《面具》

第二章

作者:谢天

“喂!先生,你不可以睡在这里,先生。”

叶亦深被一个声音喊醒,他的左肩膀还被一只手不断地摇着。

“现在几点了?”叶亦深睁开眼睛,看见两个身穿警察制服的警员,一前一后的站在他身边,推他的那个,右手还扶着腰间的枪套。

站在较远的那个警员随即看了看手表,回答道:“差五分钟十点。”

叶亦深伸了个懒腰,双手在地上一撑,一个鲤鱼打挺便跃了起来,道:“睡得真饱!”说时还打了个哈欠。

“你是观光客吗?”刚才推他的那个警员收回推他的手,退后一步问道。这个警员看来相当地年轻,可能还不满二十五岁,光溜溜的嘴上胡子都没几根。

“没错。”叶亦深回答。

他看看自己一身又绉又脏的西装和光着的双脚,不禁有些好笑。

“你怎么会睡在这里?”那个年轻警员看来紧张又严肃。

叶亦深耸耸肩,回道:“昨天晚上我看月色美丽,便躺在河边欣赏月色,不可以吗?”

“我看你是从河里爬出来的,不是在这欣赏月色吧!”那警员以怀疑的口吻判断着。

“从河里爬出来?不会吧,警察先生,我看起来像是水鬼吗?你曾听说莱茵河闹水鬼?”叶亦深用他向有的轻松口气诙谐地道。

站在后面的那个警员拍了一下前面这个警员的背,对他道:“算了,可能是个醉鬼,让他走吧。”

年纪轻的这个警员点点头,便对叶亦深说道:“我相信你,下次不可以了,知道吗?”

叶亦深笑了笑,摇手道:“应该不会有下次了。”同时心里想:“下次花钱请我跳,我都不跳!”

“走吧!”两名警员赶了赶叶亦深,便迳自往河岸的马路行去。叶亦深也慢慢地往上走去。

“苏菲亚应该还在旅馆等我。”叶亦深心想:“先回旅馆洗个澡,这身味道真令人受不了。”他闻了闻自己身上的味道,自己也不禁皱了皱眉。

正当他要往上走去的时候,刚才那个年轻的警察突然转回头来叫道:“等一下!你等一下再走。”

叶亦深莫名其妙的回过头来,看着那个年轻的警员:“什么事?警察先生。”

“你昨天什么时候到这地方来的?”那个警员好像想起什么事,口气严重地又问道。

“确实的时间我记不得了,大概是昨天晚上一、两点左右吧。”叶亦深回答道。

叶亦深说时,两个警察互相对望了一眼,好像听到什么奇怪的事情一样,突然同时拨出手枪,以非常快的速度将枪指着叶亦深,并且叫道:“手举起来,不许动!”

叶亦深觉得莫名其妙,刚才还好好的,怎么突然就变了?但是两支枪指着自己,也只好无奈地把手举起来,微笑地对两个人道:“不会是怀疑我杀了什么人吧?”

其中一名警员很紧张的拉出手铐,一步一步走向叶亦深,另外一名警察则用枪紧紧地指着叶亦深,两人像是如临大敌一般。

叶亦深没想到会碰到这种情形,只有苦笑地看着这两个警察。

他心里想:“怎么每次都让我碰到这种情形呢?”他想到这?,不禁叹了一口气。

年轻的那名警员已经上来把他的手由后铐了起来,然后又用枪顶着他的背部,并把他推向另一名警察。

叶亦深觉得怪怪的,他并不是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形,不过,这两个警员明显的忘了一些逮捕的必要程序,若他是现行犯的话,这两名警员应该念出他的权利,和告知他所涉嫌的案件。

“大概是这两名警员太年轻了吧,连最基本的逮捕程序都不知道。”叶亦深心里想,他还帮他们找了一个理由。他虽然如此想,但心里还是不禁怀疑。

不过他又想:“没关系,真有什么问题的话,用脚来对付这两个警员就够了,不需要用手。”

于是他道:“你们可不可以告诉我,一个被逮捕的嫌疑犯的基本权利,和为什么被逮捕的原因?”他的口气听来很好笑,因为他这么说,就好像他是一个经常犯案的人一样。

那个年轻的警察一听,便很紧张的对他说:“很抱歉,叶先生,我们怀疑你杀了人,你必须跟我们到警察局走一趟。”

叶亦深一听,立刻发现事情真的不对,于是便笑笑地对那两名警察说道:“我好像没有告诉你们我叫什么名字吧,警员先生,你怎么会晓得我姓叶?”

另外一名警察一看情形不对,立刻大声地制止另外一名警员,凶巴巴地骂着年轻的警员道:“真是狗屎,每次都被你搞砸!”他一边骂一边很快地走近前来,用枪托重重地击在叶亦深的后颈。

人的后颈部有通往大脑的血管,若是受到重击,脑部会立刻缺氧而昏眩,要让一个人立即昏倒,这是最好的方法。

但是叶亦深是一个具有高深武术的人,他接受过严格的训练,除非是真的受到相当大的力量的攻击,否则不会立刻晕倒。

叶亦深已经知道这两个人有鬼,不是真的警察,他心里也立刻决定,暂不反抗,索性将计就计,在被击中后颈的时候便假装昏倒,看看他们玩些什么花样。

当他假装昏倒之后,那名攻击他的警员查看了他一下,然后又大声斥责另外那名年轻的警员道:“你搞什么?差一点就露出马脚来了,怎么可以这么不小心!”

另外一名警员口气也很不好,道:“你紧张什么?他都被铐起来了,而且我们还有枪。”

“老板说的话,你忘了吗?”较老的那名警员道。

“老板说什么?”那个被责怪的年轻警员一副不爽的样子。

“老板说他功夫很好,可以一个人打十个人!叫我们不要正面和他冲突。”较老的那个警员道。

“什么都是老板说,我就不相信他有这么厉害,可以一个人打十个人!”年轻的警员将头上的帽子往地上一摔,看来很不服气,紧接着又对另一人道:“奇怪了,你凶什么?我干嘛要听你的指挥!”

“你不要忘了,老板说,我们两个这次行动,你必须听我的,你忘记了吗?”前一人道。

“哼!你不要,你不要忘了,假如要论资历的话,我还比你老一些。”年轻的警员道。

“这个不是资历的问题,老板这样安排一定有他的道理,若是你不高兴的话,你自己去跟老板说。”较老的警员冷笑地说道。

“可恶!不要老用老板来压我,我自己一个人就可以把这家伙搞定,不信的话,现在你就把他叫起来,让我和他比一比高下,看看是谁比较厉害?我就不相信他有三头六臂。”年轻的那个警员道,口气中带有几分酸酸的味道。

“算了吧,不要意气用事了,还是赶快把正事办完要紧,不然回去又要被老板责骂。”较老的那个警员这么说道,口气却十分嘲讽。

“不行!我今天一定要和他比一比高下,不然我死也不会回去。”那个年轻的警员道。

“你看,你又来了,就是因为这样,老板才叫你听我的。你做事情太莽撞了,上一次也是因为你鲁莽行事,才坏了事情,你被老板责罚得还不够吗?”较老的那个警员道。

年轻的警员“哼”了一声,撇过头去,不再说话。

“好了,不要再生气了,赶快把他带回去吧,老板还在等呢。”较老的警员道。

“保罗,你看着,等事情结束了之后,我一定要和他比一比高下,让老板知道我的能耐。”年轻的警员说道。

“好,好,你行,可以了吧?”那个叫保罗的假警员道。

年轻的警员这才一脸不高兴的和那个叫保罗的假警员一人抬头,一人抬脚,往河岸边的路旁走去。

叶亦深被两人抬着,心里却不停地在想:“最近是怎么搞的?怎么又碰到冒牌的?昨天一个冒牌的,已害我弄得这么狼狈,今天又来两个,不知道最近在走什么运?”

他心里虽然已经决定要将计就计,跟两人去看一看是怎么回事,但还是忍不住要整一整这两名假警员,顺便一报被骗之仇。

于是叶亦深在两人抬起他时,暗暗运力,使出“千斤坠”的功夫,让自己的体重变得非常地重。

“狗屎!这小子看起来瘦瘦的,抬起来却这么重,真是奇怪。”年轻的警员一边抬一边骂。

叶亦深心里觉得好笑,继续施展着“千斤坠”,虽然只有几十公尺的路程,却把两个假警察累得半死。

年长的那个警员也道:“这个家伙真有点邪门,人家说:『中国猴子鬼怪多』,好像真有点道理。”

他们好不容易将叶亦深抬到了路上,那里原停了一辆警车,两人将叶亦深丢在警车的后座,喘气兼咒骂的休息了半天,才由较大的一名警员开车,离开了河边。

叶亦深躺在后座,一路上听着两个人的对话。

原来这两个假警员都不是德国人,年纪大的那个叫保罗,年纪轻的这个叫做克拉克,两个人都属于同一个组织,不过年纪大的入门较晚,但做事比较谨慎,看来较受重用。而年纪轻的虽然入门较早,但是好像做事比较莽撞,以致没有办法受到重用。

由两人的对话里听起来,这两个人根本早就知道叶亦深会在这?,是计划好来抓叶亦深的,这一点,让叶亦深感到非常怀疑。

“是谁早就知道我在这?呢?除非是昨天的假厄塔克南,难道是她昨夜离开之后便安排了这两个人在今天早上来抓我吗?可是她又怎么知道我昨天没有离开,在河边睡了一觉呢?”叶亦深愈想愈觉得可怕,这个他们口中的老板,不但心绪很缜密,而且对叶亦深的个性也很了解,是一个很可怕的敌人。

叶亦深没有张开眼睛,只是任由两个人开车将他带到他们要去的地方。他不晓得两个人要去哪里,只是觉得愈开愈远。差不多将近一个小时左右,叶亦深算一算离他上岸的地方大约已经有数十公里远了,两人这才把车停下。

车一停妥,立刻就有几个人围上前来,好像是接应的人,两个假警员一起下了车,和接应的人霹哩叭啦地对话起来。

叶亦深在车?听不到他们在车外说的话,但是依话声判断,来的人大约有七、八个,等他们对完话之后,后车门便被打开,叶亦深被四、五个人抬了出去。

其中一个抬着叶亦深的人很谄媚地说道:“克拉克,这一次你们抓住了他,可是为老板立了大功,回去老板一定会重赏你们,升你们的职,以后可不要忘了小弟啊!”

克拉克就是那个年轻的警员,只听他很得意的道:“我早就说过,有我出马一切都搞定,这次抓住这个家伙,根本不费吹灰之力,老板若是真的升我的职,我都觉得有点不好意思。”他停了停,又道:“不过,若是老板真的升我的职的话,我一定会提拨你们的。”克拉克忍不住哈哈大笑。

叶亦深听他得意的笑着,心里也很忍不住想要大笑,心想:“这个家伙搞不清楚状况,抓住我的,是我自己,凭他的能耐,十个来也抓不住我,到时候我跟他们老板说,看他们老板是不是也要升我的职。”

那个说话谄媚的家伙立刻变得更谄媚,不住地说:“多谢前辈提拨,多谢前辈提拨。”

叶亦深心里笑道:“那我也来提拨你们一下好了。”于是他又施起了“千斤坠”的功夫,而且这一次是使出了六成的功力,比刚才克拉克两人抬他的时候的两成功力不知重了多少倍,以至于这四、五个人抬着他的时候仍不住的叫重。

克拉克看着抬他的人一直在喊重,心里面觉得好笑,但还是装着一副很老大的样子说:“刚才我们两个人抬他的时候都没有喊重,你们现在四、五个人一起抬,还像杀猪般地叫个不停,真是没有用,这样叫我怎么提拨你们?”

叫保罗的假警员看了这个情形,便催促着道:“不要罗嗦了,赶快把他抬上飞机,不然要是迟了,谁来向老板交待?”

叶亦深一听,心想:“原来这些家伙要把我带上飞机,不知道要到哪?去?会不会离开德国呢?如果离开德国的话,苏菲亚还在旅馆等我,等不到我,她一定气死了,这该怎么办呢?”

叶亦深突然想起苏菲亚,可是现在骑虎难下,若是他现在起来把这些人通通解决掉,然后赶回去找苏菲亚,虽然可以不惹苏菲亚生气,但是他却没办法知道这些人的幕后主使人到底是谁,他为什么对自己这么清楚,而他要玩什么游戏也不得而知了。

他再三考虑之下,决定先跟这些人去,等到事情解决了以后再回过头来向苏菲亚解释。苏菲亚好找,而这些人若是跑掉,就可能再也找不到了。

于是他仍然装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二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面具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