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面具》

第五章

作者:谢天

叶亦深好说歹说终于把珍妮佛赶回去上班了。临走前珍妮佛还罗哩罗嗦的不肯离开,叶亦深只好威胁她,如果她再不走的话,他就要点她的“说谎穴”,她这才肯离开。

珍妮佛走后,叶亦深则找了一家饭店先暂时住了下来。他现在最想做的事就是好好吃一顿,然后睡一觉。

他洗了个澡,叫了几道食物到旅馆的房间,吃完了之后,躺在床上思考这两天来所发生的事情。

他先想到,在这么敏感的时候珍妮佛无缘无故的突然冒了出来,而她的表现好像过分热情了一点,叶亦深自认自己和她并不是那么熟,即使推回到大学时代,两人恐怕也只是泛泛之交,而现在,她那么热情,对叶亦深来说,这就像是天上掉下来的午餐一样,令人不禁怀疑。很有可能,她的出现并不是全然的巧合。

不过,他也不愿意去怀疑珍妮佛,她看得出来,珍妮佛其实只是一个还没有完全长大的大孩子。

他又想,最近找他的人实在是不少,莫名其妙地蹦出来这么多人。从最早的假厄塔克南,后有阿尔卡这些不入流的情报人员,再有拉尔森这票无孔不入的中央情报局干员,到阿契罗吉诺这个拉斯维加斯的黑手党,一群完全不相干的人一下于全跑上出来,而且目标都是自己。

乍看之下,他们之间好像是没有什么关联,不过叶亦深却隐隐觉得这件事情此没有那么简单,而且似乎是围绕着某件重大的秘密在打转,究竟是什么事,他一时之间还无法知道,只能凭藉自己对事情的感应来猜测,并认为这中间必定有所隐情。

他继续回想,最早的时候,伪装成他朋友厄塔克南的人来找他,目的是为了向他要一颗珠子,这颗珠子是苏菲亚在吴范武的别墅地下室看到的,他想到这里又将那颗珠子拿了出来。他看着这颗珠子,珠子散放着淡淡的、美丽的、令人眩日的光华,就像一颗珍珠,他将珠子换了好几个方位,用不同的角度去看,它的颜色都不相同,他静静看了一会儿,便将它又放回口袋中放好。

他很怀疑,这颗珠子有什么秘密?这个伪装成厄塔克南的人为什么要这颗珠子?又为什么要得这么急?而她又是谁?她为什么有这样高明的易容术?他很气恼没有追到这个人,不然许多事情都可以有了答案。

随后,是阿尔卡的出现,阿尔卡说她是追踪这个假厄塔克南而来的,因为那个自杀的中校在死前曾经和假厄塔克南连络过,这么说来,假厄塔克南有可能知道那件武器的下落,甚至是此案的一个重大关键,所以,阿尔卡是非找到她不可的。

而假厄塔克南要又找自己,那么,自己就成为本案的第一个出发点,顺埋成章的变成众人的目标。他想到这里不禁叹了一口气。

然后,拉尔森收到了阿尔卡国家失窃秘密武器的消息,所以跑来,这还没有什么话说,因为中情局的人什么事都管,不足为奇,但是这一票训练有术的情报员员的缠上自己,倒也是顶麻烦的,不尽早把他们甩掉,以后得一直和他们玩,着实讨厌。

而这个拉斯维加斯的大哥也跑来找自己,因为他的女人“好像”死了,但是他不相信,所以他希望自己帮他找出已经死了的女友。

整个综合起来,他分析了一下,归纳出几项重点。

第一、大家都在盯着自己,等着假厄塔克南来找自己时,抓住她。

第二、假厄塔克南要找自己的原因是那一颗在吴范武住虚发现的奇特珠子,那颗珠子是什么东西?假厄塔克南为什么要它?阿尔卡和拉尔森都没有提到这颗珠子,那表示他们还不知道假厄塔克南来找自己做什么,所以自已要先搞清楚这颗珠子是什么东西。

第三、珍妮佛可以不管她。

第四、席拉的下落得从那个自杀的银行家身上下手,而她也死了,至少报上是这么说的,那么,在无法从人身上下手的情况下,就只得从那笔钱的下落上去下功夫了。

他有几件事马上要做,一是找人检验那颗珠子,二是去追查那笔钱的下落。

他想完了,计划好下一步,觉得这一天所发生的事比平常十天的事情还要多,而往后或许事情会更多,所以他得好好的养好精神,准备应付以后的事情。他打坐调息了一会儿,便倒头睡了。

第二天一早,他醒过来,盥洗完之后,就顺手拿起了饭店塞进来的报纸。

才一打开报纸,他便吓了一跳。在第二版的头条上清清楚楚地写着:“拉斯维加斯赌场大亨阿契罗吉诺昨日晚间被人杀害”叶亦深还以为自己看错了,又重读了一遍,才确定没错。

他再仔细读了内文,内文写道:“阿契罗吉诺是于前天下午到达法国的。昨日下午曾经突然气管炎发作,不过经过休息之后便已无碍,他于晚间时曾经和法国几位名模一同进餐,两地是在大约十二点回抵饭店时,在饭店门口遭人枪杀的。”

后面又写道:“凶手只开一枪,子弹穿过阿契罗吉诺的头部,一枪毙命,凶手并有再开第二枪,而警方到达现场时,凶手已经逃逸无踪。据研判,凶手可能是职业杀手,所使用的枪械目前还不知道是何种型式,只知道子弹长十公分,是用钛金属制成,弹头呈银白色,弹身共有四条凹槽,非常特殊。杀人的动机据警方猜测可能是黑道的仇杀,法国的警方已经出动全部的警力追捕嫌犯。”

叶亦深看完后心里有些震惊,因为几个小时前他才和阿契罗吉诺见过面,实在很难令他去相信他就这么死了。

当然,像阿契罗吉诺这种黑社会的老大,难免会得罪一些人,仇家肯定不少,当他离开了自己的地盘,很容易变成目标。不过,他才刚刚到法国两天,就被人干掉,这也太快了一点吧。

还有,这把射杀他的枪,应该就是阿尔卡他们设计出来的那枝枪,叶亦深读过阿尔卡给的资料,猜想大概是八九不离十,只是不知道那枝枪怎么会流落市面的。

底下还有一则和此案相关的新闻,写着:“意大利黑手党已得知此事,并放话给谋害阿契罗吉诺的主谋,要他杀人偿命。”

叶亦深则对此新闻一笑置之,他心想:“这些黑道的人就是如此,总是不懂得遵守法律,就看他们怎么找这个人好了。”

他放下报纸,叫了饭店的招待早餐,随便吃了一点,吃完之后,立刻拨了一通电话到美国,找他在麻省理工学院研究所当教授的一个朋友,他这个朋友是化学专家,叫做威廉,曾在美国太空总署负责过外星矿石的分析,不过现在改行当老师,也在一家汽车公司做材料的研发工作。

电话不久便接通,他那个朋友听到叶亦深的声音十分高兴,只听他道:“叶亦深,要你打电话给我可真不容易啊,你自己说,该不该罚?”

叶亦深暗笑道:“是该罚,不过,我人现在人在法国,你想罚地罚不到。”这大概是他这两天以来最快乐的口气了。

“你总要回来的吧,还是你在法国又有什么艳遇?听说法国的女人不错哦。”威廉在电话中大笑道。

“别闹了,我现在已经快烦死了,哪有什么心情艳遇?”叶亦深也笑,不过是苦笑。

“你这么大老远的打电话来,又不是告诉我什么好消息,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,对不对?”威廉还蛮了解叶亦深的。

“嘿”叶亦深笑了一下,道:“给你猜中了。”

“是什么事,你说吧。”威廉也不罗唆,看准了叶亦深的习惯,单刀直人。

“我在德国得到一个奇怪的东西,我不知道它是什么,我想你可能会有办法知道它是什么。”叶亦深道。

“我可能会知道?你别闹了,这世界上有什么东四我会检验不出来的?”威廉道。

“那就麻烦你了。”叶亦深也知道这个人的习惯。

“真受不了你。”威廉道:“那我要怎么拿这个东西?”

“我马上以最快的国际快递寄给你,你一天就可以收到了。”叶亦深道。

“好吧,不过,下不为例┅┅除非你回美国以后请我吃饭。”威廉道。

“那有什么问题?我回去以后请你吃中国菜。”叶亦深道。

“这里两家中国餐馆我都吃遍了。”他的声音不是那么兴奋。

“你不是最喜欢吃中国菜的吗?”叶亦深道。

“还不都是你,害我学会吃中国菜”威廉道。

叶亦深听了之后哈哈大笑,道:“学会吃中国菜有什么不好?中国菜花样多,口味又好,这是件好事情才对。”

“我现在只吃中国菜,别的菜都不喜欢吃了。”威廉在电话中叹了好大一口气。

叶亦深大笑。

“奶还好意思笑?”他道。

“你这种人叫:“得了便宜还卖乖”,吃了那么多好吃的东西还要骂人,真是┅┅”叶亦深仍是大笑。

“喂,你再这么说,我就不帮你了哦。”威廉开玩笑地威胁他道。

“帮朋友个忙,哪里来的这么多话?”叶亦深也假装凶道。

“好啦,好啦。”那边的声音很小,显然是无力了。

叶亦深当然不是那种要人帮忙却不肯回报的人,他只是爱开玩笑而已,所以他接着道:“下次我请你吃中国菜┅┅”

“还中国菜?”威廉无精打采的道。

“我还没说完,我是说,请你到中国去吃中国菜。”叶亦深道。

“中国城吗?”他还是没有多大兴趣的样子。

“中国是中国大陆”叶亦深大声的强调道。

那遍传来一阵欢呼声,然后声音十分激动的说道:“我要吃北京烤鸭”

“算奶会吃。”叶亦深笑道。

“我还要吃刷羊肉。”威廉又道。

“没有问题。”叶亦深道。

“真的?”威廉问。

“没有问题,只要你说得出来,我就带你去吃,保证你满意。”叶亦深道。

威廉很高兴的道:“好吧,你把东西寄过来吧。我要睡觉了。”他也很干脆。

“睡觉?”叶亦深奇道。

“先生,你知道现在是几点吗?这里是美国,不是法国。”他讲道。

“吸呀,我给忘了。对不起,我挂断了,东西我马上寄出去。”叶亦深这才想起美国和法国的时差问题,他对不起了两句,就要挂掉电话。

“等一下,那我东西弄好了,我怎么找你?”威廉问。

叶亦深才把他的电话、地址和电子邮件信箱的帐号都给了威廉,威廉记好之后两人挂上了电话。

叶亦深挂掉电话,心想:“这珠子交给他检验,应该是没有问题了,那我下一步该去追踪那笔被挪用的公款,如果可以找到那笔钱的下落的话,或许会更接近席拉。”

他整装好,将那颗珠子贴身放好,才出了房间。

一般大一点的饭店都有帮客人邮寄信件和包里的部门,这家饭店是五星级的饭店,当然也有。所以他先到大厅托寄物品的柜台,想请饭店相关部门帮他将这颗珠子尽速寄到美国,但是很不巧的刚好该部门的值班经理外出,特快件必须要等他回来后才能办理。叶亦深不想浪费寄送的时间,于是问明了最近的一家快递公可的位置,自己亲自跑去。

当他一出了饭店大门的时候,他便发现饭店的马路正对面,直挺挺地站着一个身穿架裟的胖大和尚,只见他右手持着禅杖,双眼一动也不动的看着饭店的大门。他的手上没有拿钵,反倒是拿着一本书,看他的样子也不像是在化缘,又不像是要住店,叶亦深看了他两眼,心里不禁觉得奇怪。

由于他赶着要去寄那颗珠子,所以也没有多想,出了门后便往快递公可的方向行去。

他在第一个路口转了弯,又前进了大概一、两百公尺,后面突然传来一个声音,道:“施主,麻烦请留步。”叶亦深回过头来一看,说话的正是在饭店门口的那个胖大和尚,他正一步一步大步地跨来,虽然他的体形硕大,但是走起路来毫无笨重感,而且身形十分潇洒豪迈,一看就知道是具有深厚的武术基础。

叶汀深依言停了下来,他心里早就猜测这个大和尚孤身一人站在饭店门口的那个样子,一定是有什么事,绝不是站在那里好玩的,只是他不知道这和尚是来找自己的。他停下来后,回过身去,看着那和尚大袖飘飘,三两步就走到工自己身旁,待他一停下来,叶亦深看着他,又看了他手上的那一本书,原来是一本旅游手册。

叶亦深先道:“这位大师,不知道找我有什么事?”

“阿弭陀佛,贫僧走了上万里的路,终于找到施主了。”那和尚道。

“走了万里的路?请问大师是从何处来的?”叶亦深好奇地问道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五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面具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