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面具》

第六章

作者:谢天

他们真的让珍妮佛和他们一起到中国去。心悟的一番话,确实还是有一些用处。

叶亦深先去拿了护照,之后,他们又陪珍妮佛回家收拾了一些行李,她和几个法国人分租一间公寓,地方不大,可是整理得还算舒适。她的行李很简单,只抬了一个小包包便上了路。由于珍妮佛没有中国签证,所以他们必须先到香港办理签证才能进人中国大陆。

心悟来这一趟,几乎没有花什么钱,寺里面帮他准备约两万块人民币,他只用了一点点,叶亦深很清楚,因为那天晚上他亲眼看见他从包包中拿出干粮来啃。他当时也有想到:“假如他的干粮吃完了怎么办?”这是个很简单的问题,可是他却想不出来。不过后来他却知道了,心悟回到少林寺时,背包里多了两条法国面包,而且还是加了大蒜的那一种。

三人里面属叶亦深最有钱了,他想帮两人买机票,不过都被拒绝了。心悟当然是不肯,他坚持不收这种礼物,但如果叶亦深到了少林寺愿意捐点香油钱,他是毫不反对的,他甚至还告诉叶亦深少林寺想要修整所有的地方,包括外墙、后院等等,而少林寺正在筹钱。

珍妮佛一向是自己付钱,她的习惯是如此,不回能因为叶亦深而改变。

这三人,一俗、一僧和一洋妞,终于一起上路了,远远看去,还不觉得怎么样,近一看,真是┅┅奇怪的组合。

到了机场,抱着奇怪眼光的人更多,大家都猜不出这三人是何来历,从何而来,要往何处去。而珍妮佛的心情似乎特别的好,拚命抓着两人不断的讲话,一路上就没停过。叶亦深早就料到会有这样的情形,所以有一句没一句的答着,但好像这种不成比例的对话也没办法让她静下来,因为心悟除了会很热心的接她的话之外,也有不少问题会问珍妮佛。

这一班飞机是直接飞往香港的,中间不作任何休息或停留,飞行时间预定是十三到十五个小时,不过这只是个三考数字,若是遇到顺风就快点,逆风就慢点,这不是航空公司司以决定的。

当叶亦深这么回答珍妮佛时,珍妮佛开了一个小玩笑,她道:“如果碰上劫机的话,不是更久了?”

叶亦深当然是笑一笑,他对这种“乌鸦嘴”的笑话通常是不予回答的,笑一笑已经是他所能尽到的最大努力了。

这一班飞机坐的人不算多也不算少,大概坐满了七成,还剩下不少的空位。二人上了飞机之后,没几分钟,飞机便准时起飞。

飞机还没有开动,珍妮佛便紧紧抓住椅子的扶手,好像很紧张的样子。心悟看到了,便问道:“奶怎么了?”

“我有一点点不舒服。”珍妮佛说时,脸色是发白的。

“怎么不舒服法?是哪里痛吗?”心悟很关心的问道。

“不是,我只是不想飞机起飞。”珍妮佛的脸色愈来愈白,看起来很害怕。

“不想飞机起飞?”心悟不懂她这说法是什么意思,又说道:“飞机怎么可能不起飞?”

“我就是不希望它起飞嘛。”珍妮佛的口气就像是小孩子一样。

叶亦探听到了,便道:“她这是惧高症或是飞行恐惧症。”

心悟一听,便对珍妮佛道:“奶怎么不早说?”

“说了有什么用?还不是要坐又不能划船去中国大陆。”珍妮佛很紧张,一点也没有放松。

“奶以前不知道自己有这个毛病吗?”心悟问道。

“我知道是知道,可是我还是要坐飞机啊,世界那么大,不坐飞机哪里都不能去了。”珍妮佛说话时,已经有明显的慌乱了。

“好,现在奶听我说,奶不要想我们现在在飞机上。”心悟想教她一些方法不那么紧张。

“可是我们现在就在飞机上啊,怎么能不想?”珍妮佛道,她的口气根本好不起来。

“奶只要想像自己是在平地上,想一些愉快的事情,然后静下来睡一觉,醒来时我们就已经到香港了。”心悟道。

“我没有办法去想像那些事情,我现在只想到自己的双脚是悬空的,不是在平地上。”珍妮佛的声音有点大了。

“奶怎么会是双脚悬空的?奶看┅┅”心悟用力踏了踏地板,说道:“奶看,这不是实心的吗?”

“这哪里是实心的?这下面是空的。”她的声音已经开始影响到别人了。

“奶不要害怕,我们在这里陪奶。”心悟很有爱心,一直不厌倦的安抚着珍妮佛。

“我们会掉下去的,对不对?”珍妮佛的双手突然很用力地抓住心悟的手臂,害怕的道。

“不会的,不会的。”心悟连忙拍着珍妮佛的肩膀,安慰她道。心悟自己也只坐过一次飞机,对这种事说实在的也没有什么经验,他一直期盼叶亦深能过来说两句话,帮忙一下,不过叶亦深一直没有讲话,他不禁有点生气,为什么珍妮佛发生这种问题了,他还能不闻不问。于是这时他将箭头指向叶亦深,问道:“你怎么都不说话?她有惧高症啊”

叶亦深完全是一副没有关系的样子,连回答都不回答。

“你这个人怎么这个样子,她有难,你却不闻不问?”心悟似乎要发怒了。不过,他没有,当然他的话也没有让叶亦深感到愧疚或是不安,只见叶亦深仍然老实地在坐着,一点要帮忙的样子都没有。

“算了,不找你帮忙了,我叫空服员跟机长讲,这里有个病人,请他们停机。”心悟说这话时,人已经解开了安全带站了起来。

叶亦深这才说话,他道:“飞机已经开动了,你只管坐下来,把安全带系好就是了。”

心悟听他终于说话了,遂转过头来说道:“奶不是说她有惧高症吗,你怎么都不闻不问?”

“我哪有不闻不问?”叶亦深懒懒的回道。

“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?”心悟还是很急。

“就叫奶不要带她来,你就要说这是什么“缘法”,现在好了,又来个什么“惧高症”,真是被你们两个打败了。”叶亦深道。

“这个时候你还在想这些?应该赶紧想想办法啊”心悟道。

“我并没有说我不想办法啊。”叶亦深道。

“那你想到办法了吗?”心悟的姿势还是往前的。

“早就想到了。”叶亦深平静地回道。

“什么办法?”心悟问道,他很好奇。

叶亦深看了一眼在隔壁紧张得半死的珍妮佛,然后才回道:“把她打昏。”

他们真的用了这个方法,不过不是真的打昏她,而是叶亦深点了她的穴道,让她好好睡一觉。飞机还没起飞,她就已经睡着了。这样也好,两人一路上也安静些,不然要是珍妮佛醒着的话,两人肯定无法得到安宁。

用过餐以后,大部分的乘客都休息了,灯光也暗了下来,叶亦深和心悟说了一会儿话,也想睡了,就在他撇过头去的那一刹那,他看见一件不是在飞机上该有的事情。

首先,他看见一个乘客去了趟洗手间,然后几乎是同时有五个乘客也去上洗手间。这本来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,吃完饭后上洗手间是很正常的,不过,他却感到不对,因为这些去上洗手间的人全都是身材壮硕的彪形大汉,除此之外,他们都还有一双锐利的眼神,一看便觉得杀气腾腾。

上厕所没什么,不过六个凶巴巴的彪形大汉一起去上,就不太对劲儿了。

像叶亦深这种经常在危险中打滚的人,对危险的感应比一般人要来得敏锐许多,尤其是对人的杀气,他特别灵敏。

之后,第一个上洗手间的乘客回到座位,并不坐下来,直接便打开置物箱,拿下了他的行李。

这个乘客的行李相当大,已经超过了航空公司规定的正常行李的体积,通其实也没有什么,常常有人就是会做这些不合规定的事。有一位空服员看见了,还好意的想帮他,却被他拒绝了。

这个人的行李大得有点过分,他拿下行李之后,便从他的包包中拿出一个长约一尺的盒子和一个小袋子,叶亦深在他翻动行李的时候,隐隐看见了一个背带,还有一条拉绳露了出来。

也许是直觉,立刻有一个念头从他心里闪过去:“那是一个降落伞”

带降落伞到飞机上,这是什么道理?客机是不能跳伞的,这一点是不用说了,那这个人带降落伞是什么意思?

如果他这个伞只是一件行李,那么为什么不当作托运行李呢?而且航空公司竟然允许让乘客带降落伞到飞机上,叶亦深这辈子还是第一次听过。

所以,就是他想从这架飞机上跳下去罗。那他为什么要从这架飞机上跳下去?

叶亦深给了这件事一个答案:“劫机。”

他够警觉了,想立刻采取行动,不过他地想到:“大部份的劫机都不是一个人行动的,通常是好几个人,如果这是犯罪组织的话。”于是,他很快的前后看了一眼,果然发现那些刚才一起上洗手间的大汉各自在两边拿行李,而他们的行李虽然外观不尽相同,不过都很大,大得装得下一个降落伞了。

这些大汉共有六个,前面三个,后面三个,座位卡得刚刚好,平均的分配在飞机的两边和前后。

这使得他很难处理,假如他轻举妄动而不能同时制住这六个人的话,很有可能其他的人会暴起发难,这一定会波及无辜的旅客,搞得不好,弄得飞机失事也说不定。

而且,除了这六个人之外,还不知道有没有其他人暗藏在别处,万一有呢?

他想了一想,摇醒了旁边的心悟,心悟还没有睡着,所以马上就张开了眼睛。

“什么事?”心悟问叶亦深摇醒他做什么。

叶亦深小声的告诉他现在的情形,并且要他不要惊慌,和他一同想办法。

心悟偷偷地前后看了看,他是不怎么紧张,因为他不曾看过劫机的电影,也不知道劫机的一些危险性,这是他第二次坐飞机,对这件事,他知道得太少了。他唯一知道的,是这些人要做坏事,对这些飞机上的人不利。

“阿弭陀佛,那现在我们该如何是好?”心悟道。

“他们有六个人,分别在六个不同的位置,我们得在同一时间制服所有的人,不然的话,他们只要其中有一人开枪的话,我们就完了。”叶亦深分析道,他又暗暗地指了六个人的位置给心悟看。

心悟顺着叶亦深所指,看了六个人的位置,然后道:“这有点难,因为他们的位置很分散,如果集中的话,就有办法。”心悟将他的看法说出来。

“我也知道,这和我的看法一样,他们是故意坐开来以便控制整架飞机的,而我们得想办法破坏他们的阵形,把他们集中起来,然后一次一网打尽。”叶亦深道。

“但是有什么方法可以让他们跑到一起呢?”心悟想不出来,便对叶亦深道。

叶亦深想了想,实在想不出来,他道:“山不转路转。不能将他们集中,我们就必须分散。”心悟听了很赞同,点了点头表示同意。

“不过,在动手前,我们得先确定他们究竟有几个人,除了这六个人之外,是否还有其他的人,免得弄巧成拙。”

心悟又点了点头,在紧急事件的腕理上,他实在不及叶亦深。

叶亦深说完便从座位上站起来,假装去要了杯水,利用极短的时间,很快地观察了一圈,待他回到座位,他将整件事情大概整理了一下。

这一群人总共只有六个,很难确定有没有其他的接应,但至少是六个。这六个人都应该批带有降落伞和枪械,看体型和动作,也是受过这类恐怖活动的训练,这次劫机事前应有过预先计妻和演练,行动相当地一致。

“这些人都是危险人物,恐怕都有受过训练,无论如何,我们在出手时都得一击得手,绝不能让他们有任何反击的机会。”叶亦深很慎重其事地对心悟道。

心悟问道:“确定有几个人了吗?”

“目前能确定的总共有六个,不过其他的就不知道了。”叶亦深回道。

“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?”心悟间。

“你会使用暗器吗?”叶亦深反问心悟。

“会一点,不过很久没练了,不知道现在技术如何。”心悟回道。

“事到如今,也只有硬着头皮冲了。”叶亦深道。

“好吧,不然还能如何?”心悟也没别的办法。

“待会儿,我们先看他们的行动再作决定,一有机会,便下手攻击,你来处理右边的三个人,我来虚理左边的这三个。”叶亦深对心悟道。

心悟点点头,表示同意,叶亦深又道:“你的这串佛珠,待会可能会派上用场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心悟问。

“充当暗器啊。”叶亦深道。

心悟毫不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六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面具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