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面具》

第九章

作者:谢天

叶亦深驾着“借”来的船和温妮莎两人回到了欧洲,他和铁拳说要将船停在里斯本港,是以他们便在里斯本上了岸。

里斯本是葡萄牙的首都,也是第一大城,它的位置在伊比利半岛的西部,南边是海,北边是丘陵,所以整个城市足建立在海滨和而陵地中间,有山有水,是个美丽城市。

从里斯本出海,只七公里就到大西汗,对叶亦深来说,渊温莎选这个地方实在是很聪明。

这个城市曾被西班牙占领过六十年,这期间里斯本一直没有什么发展,直到独立以后,才恢复了繁荣。它的市区共分为五个区,东区为旧城,建物都比较古老,而其他的新城区,像浅市区、西区、阿尔坎塔拉和贝拉姆都在西边。叶亦深和温姬莎两人上岸之后就在西区。

温妮莎的双脚还不能行走,叶亦深在还没有帮她找到辅助的行走工具之前,都必须背着她。所以一上岸便引来不少人的目光。

温妮莎对叶亦深的敌意降低不少,一路上什么事都让菜亦深作主,她只是乖乖地什么话都不说看叶亦深怎么做。

叶亦深首先找了一个地方将两人安置下来,这一次他选择了去借住民居而不去饭店,因为饭店住宿是要登记的,虽然这里是葡萄牙,但以黑手党的势力和能力来看,要在里斯本的饭店找到两人实在太容易了。

两人为了安全和方便,便谎称两人是夫妻,如此一来叶亦深可以就近照顾温妮莎,也省了许多麻烦。果然,他很顺利地只花了一个小时就找到了一个愿意让他们暂住的民家,而且一天只收他们二十块美金,算是相当便宜了。

借宿给他们的那户人家是一对老夫妇,心地非常地好,对两人也非常的客气,不断的邀请叶亦深两人一起活动和吃饭,叶亦深不好拒绝,只得答应下来,和他们一同进餐。

两人回到房间后,首先便是好好洗了一个澡,叶亦深进了浴室,便又泡又搓,整整洗了将近一个小时,使都快磨破了。但这还不算什么,温妮莎从下午进到浴室里,直到叶亦深外出帮她买了一张轮椅,和几件衣服回来后,温妮莎还在浴室里,叶亦深着实不耐烦,但温妮莎说她的脚不方便,用这么久的时间也是他害的,叶亦深哑口无言。

两人梳洗完毕后和屋主一同晚餐,屋主夫妇第一件事便是问两人为什么如此狼狈?叶亦深便随便说了个原因,只道两人驾船出游,在海上遇到了大风浪,船不幸翻覆,还好遇到路过的船只救起两人。老夫妇两人听了不断的感谢上天,说他们两人好福气。

晚餐席上,叶亦深的话不多,只是对老夫妇两人的问话作些回应,且通常是问的多,答的少。这个情况在温妮莎身上刚刚好相反,她不但东西吃得多,话也说得多,天南地北和老夫妇两人说得不亦乐乎,好像她和老夫妇两人熟得不得了似的。叶亦深几次向她示意不要罗哩叭啦的,她却装作完全没听到。

叶亦深也不清楚她究竟是怎么回事,也不知道她是不是一直就是这种个性?还是有什么特别的目的?还是她只是今天的心情特别好,所以话才这么多?

老夫妇的菜做得好极了,对叶亦深这个爱吃又重视吃的老外来讲,这一顿吃得他大呼过瘾。

这顿晚饭由于温妮莎的废话,直吃了两、三个小时才结束。饭后,叶亦深和温妮莎两人回到房间,温妮莎说睡不着,想到外面走走,叶亦深没办法,只得推着轮椅陪她到海边散步。

两人到了海边,此时夜阑人静,空气清新,海水拍岸之声让人觉得心情一轻。只听温妮莎道:“你觉得这里的风景如何?”

叶亦深不假思索的便回道:“这里的风景很好啊,没想到这里夜晚的感觉竞是如此之好。”

温妮莎听完,叹了一口气,又道:“这里的景色虽好,但我觉得还不如在小岛上的风景好。”听她这么说,好像很怀念在小岛上的时光。

叶亦深想到在小岛上,与世无争,人和大自然生出一种亲近的感情,每到夜晚,万点繁星在海浪声的拥抱中映照着自己,世界彷佛停止了运转,一切的烦恼、痛苦和忧伤全都抛得远远地,他没有忘记那些天他的内心里经常是平静而安详的,那种脱俗绝尘的感觉,自不是这繁华之外的宁静可比的。那些天的感觉,他不禁也有点怀念,只见他笑笑道:“怎么,你还想回去住一段时间,是不是?”

“如果真的可以,我倒想再回去,这也没有什么不可以。”温妮莎回道。

“真的吗?”叶亦深倒真没想到她会这么说。

“我觉得人世间的一切都是假的,只有在那小岛上时,我才感到真的快乐。”温妮莎道。

“这是很自然的事情,我看你是太累了,所以才会觉得在小岛上比较好,人都需要休息的,在都市待了一段时间之后,会产生疲倦,所以才需要休假来调适一下,不管是身体上或是心理上。”叶亦深笑着道。

“是吗?”她说这话的感觉,有些微的失落。叶亦深不知道,她的内心里已经有了其他的想法。

叶亦深还是那个笑笑的表情道:“你只要回到家,休息一段时间就会好了。”

“回家?”温妮莎道。

“是啊,回家。”叶亦深不知她为何有这种疑问。

“我能回家就好了。”她的口气中有一股迷悯的感觉。

“你……”叶亦深不方便问她,这是很私人的事情,若是关系到他的事的话,他或许得问一下,不过,这不关他的事,他也不方便多间。

只听温妮莎又道:“如果要你在那个小岛上住一辈子,你会愿意吗?”

叶亦深想了一想,回道:“住一辈子?你别开玩笑了,那岛上什么都没有,怎么能住一辈子?偶尔去玩玩还可以,就当是去露营什么的,真要在那里待上一辈子,不活活难过死才怪。”

“上次去是不小心的,所以才会什么都没有,假如真的要去那里住的话,可以从城市里搬运必要的东西去那里,再盖一个小房子,不就什么都有了?”温妮莎讲这话的时候,眼里闪烁着希望的光华。

“这么说也是说得过去,不过那个小岛是属于什么人的也不知道,要在那个地方盖一座房子,也不是那么容易,有好多地方要想、要计划,最终也不知道行不行得通?”叶亦深道。

“你怎么还没做就想到做不成?你不去做,又怎知道不行?”温妮莎道。

她这个说法,倒是让叶亦深真的吓一大跳,他本来以为温妮莎只是一时的感慨,信口说说而已,万万没想到,温妮莎竟然是真的这么想。于是他道:“你不是真的想去小岛上住吧?”

温妮莎只把嘴一翘,倔强地说道:“有什么不可以?”

“不是不可以,只是……”只是什么他也说不上来,他心里觉得温妮莎是有点异想天开,但又觉得也没什么不行,是以这句话就说不出口。

“你如果不愿意,也没什么关系,我没想到你是这样一个胆小又没有理想的人。”温妮莎竟然骂叶亦深。

叶亦深被骂,心里并没有不高兴,只是想:“为什么我不愿意在小岛上居住呢?是真的觉得小岛不能居住,还是我放不下繁华世界里的一切?还是我根本就是害怕寂寞?假如我真的和我所爱的人可以在小岛上长相守,这不是很美的事吗?又有何不可?”他想想,其实并无理由让他不去这么做,但,总要有一个真正的原因吧。

“你为什么想去那个小岛上住呢?”叶亦深问她的想法。

温妮莎没有回答叶亦深的话,心里不知道在想什么。叶亦深又问了她一次,她才顾左右而言他的说道:“也没有为什么,只是觉得那里好而已。”

叶亦深一听就知道她没有说真话,只是个搪塞的藉口,他也不想逼她,于是便道:“你早点休息吧,我想去打个电话。”

温妮莎问:“这么晚打电话?”

“是啊,难道我不能打电话?”叶亦深道。他是想打电话请人帮他打听一下心悟和珍妮佛的情况,这些日子他在岛上,没有办法得知他们的消息,他虽然每天过得好像很自在,其实心里一直没有将这些事搁下来,现在好不容易有了空档,他便想去解决这挡子事。

“没有……”温妮莎呐呐的,不知要说些什么。

“好了,你赶快休息吧。”说完帮她把床铺好,抱她上了床。

“我睡床上,你要睡哪里?”温妮莎拉着被子对叶亦深说道,好像很紧张的样子。

“当然是睡床上罗!不然睡哪里?”叶亦深完全是故意开玩笑吓她的,他喜欢恶作剧。

“这样……会不会不太好?”温妮莎道。

叶亦深满以为她会大叫一声,然后说不行,倒是想不到她竟然这么说,反而让他不知道怎么办了。他本来要说的“我只是开玩笑的,我睡地上。”这句话便没有说出口,只呆呆地没有作声。

“随便你,你要睡床上也可以,没关系。”温妮莎说完,假装要睡了,便侧过身,拉过被子,让出了一边。

叶亦深傻了一会儿,这才出了房门,下楼去打电话。

电话一只是在客厅里,另一只是在饭厅里,叶亦深怕吵到房主夫妇,便选择了饭厅的那一只。

时间已经不早,叶亦深很小声的走到饭厅,他拿起电话正要拨号时,忽然听到电话里有人在说话,他心想:“大概是房主在打电话。”偷听别人说话是很不礼貌的行为,是以他第一个念头就是赶快把电话挂掉。不过电话里的声音传来,说的是意大利话,叶亦深心想:“房主夫妇又不是意大利人,为什么说意大利话?”于是便偷听了一下。只听一人说道:“那两人睡了吗?”

另一人回道:“应该睡了。”

先前那人又道:“那对夫妇都处理好了?”

“处理好了,我将他们关在地下室里,应该没有什么问题。”另一人又回道。

“你现在把他们两人看住,我立刻派人来,三十分钟就到。”先前那人又道。

“我知道了。”这人道。

两人挂上电话,叶亦深也挂上电话。他知道他们两人说的就是自己和温妮莎,这些人可能是黑手党的人,要来找自己,他站在黑暗的饭厅里,心里想:“黑手党也真厉害,我和温妮莎悄悄地上岸,神不知鬼不觉的,竟然还是给他们找到了,可怜的是这对夫妇好意收容我们,却不料给他们带来这么大的麻烦,这个地方看来待不下去了,得赶快离开这里。”

他立刻小声的上了楼,一进门便闪到温妮莎的床边,小声的对她道:“我们的行踪被黑手党的人发现了,他们三十分钟之内就会赶到,我们得马上离开这里。”

温妮莎正在床上胡思乱想,叶亦深开门她都没听见,这时陡然听见叶亦深的声音,不禁吓了一跳。

“怎么会……”温妮莎道。

“先穿上衣服,我们还得到地下室去救那对夫妇。”叶亦深一边拿她的衣服给她,一边说道。

“那对夫妇被他们抓住了吗?”温妮莎穿上了衣服。

“好像是,我听他们是这么说的。”叶亦深回道。

“我们有时间去救他们吗?”温妮莎道,她已经穿好了衣服。

叶亦深不管她说什么,只将她往身上一背,道:“就算来不及也得去救他们,他们可是因为我们才被关起来的,我们不能不管他们。”

“可是这样我们可能来不及逃掉。”温妮莎想阻止叶亦深去救他们。

“来不及也得救。”叶亦深很坚决。

“黑手党不会对他们怎么样的,我们走了,他们应该不会去刁难他们。”温妮莎远道。

“不行!见人有难,怎么可以当作看不见?况且他们还有恩于我们,如果我们就这样走了,以后还有什么面目做人?”叶亦深说这话时,人已经下到了一楼。

“你这样会惊动他们的。”温妮莎还想劝叶亦深不要去救人。

“惊动就惊动,人我是非救不可的。”叶亦深对这件事很固执,他背着温妮莎在一楼飞奔,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。他们来到她下室的门口,蹲了转地下室的门把,发现已经上了锁。

“上了锁,怎么办?”温妮莎看到了,便道。

“没办法,只有用力踢开了。”叶亦深向后退了几步。

“这样他们会发现的……”温妮莎话还没说完,叶亦深已经一脚把门给蹦开了。不过这一声很大声,想不惊动楼上的人也不可能了。

两人立刻听到楼上房间有人说话并且冲了出来,叶亦深不及细想,将温妮莎放在地下室的台阶上,道:“你在这躲一会,我去想办法打发他们。”他说完,一个飞身,人就弹上了阶梯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九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面具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