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八荒龙蛇》

第11章 因祸得福

作者:云中岳

柴哲像猫一般欺近,收了铁翎箭,抬起堆放在帐角的蛇纹杖,悄然走近。

只有古灵、五岳狂客师叔侄、文天霸和梭宗僧格五个人看到他,古灵心中狂喜。

“噗”一声响,一名大汉的脑袋开了花。

他顺手用杖尾挑出,“噗”一声挑中另一名大汉的背心。大汉“哎”了一声,向前一仆。

“噗!”杖头下击,把大汉的脑袋几乎打成两片。

他丢掉蛇纹杖,拔出藏锋录,分别割断捆着众人手脚的绳索。

古灵一跃而起,抓起蛇纹杖门在帐门旁戒备。

“两名警卫一死一昏,小心另一帐内的人。”柴哲一面割断杜珍妮的捆索,一面向古灵低声交代。

扶起杜珍娘,他低叫:“快剥贼人的皮袄穿上,小心招凉。”

当他走向五岳狂客时,古灵低喝道:“别理他,咱们走。”

柴哲一怔,唐壁却叫“我猜想你不会见死不救,难道这时……”

柴哲一咬牙,向古灵说:“小侄并不知你们陷身在此,本是为救他俩而来的,来了又弃之不顾,岂非无情无义?”

不管古灵肯不肯,迅速地割断两人的捆索,说道:“外面两名警哨的皮祆尚可穿用,你们自己想办法。”

他到了帐后,割开帐篷说:“强敌将至,咱们快走,跟我来。”

众人跟着他钻出裂缝,发腿狂奔。

谷口方向,隐隐传来黑蝴蝶的叫吼声:“这儿两个担任警哨的弟兄到何处去了?怎能这么大意?八成逃跑到背风处睡觉去了,快找他们出来。”

柴哲向东折人一座山口,慌不择路。众人的手脚被捆了许久,手脚麻木,走路歪歪倒倒,步履虚浮,无法赶路,更无法避免留下足迹。

“这样走是不行的,必须歇会儿。”古灵叫。

柴哲只好停下说:“他们不久定会循踪追来,必须及早远走高飞。诸位快活动手脚,尽早上道。”

古灵揉动着手脚,向跟近的五岳狂客喝道:“阁下跟来,不会有好处的,咱们道不同不相为谋。”

五岳狂客站住喘息问:“阁下必定已猜出在下的身份了,是么?”

“你五岳狂客居然到了西番,岂不可怪?难道说,中原的名山胜迹你都游遍了,到西番来见识不成。”

五岳狂客淡淡一笑说:“阁下怎样说都成,反正在下已来了。不错,咱们道不同不相为谋,在下就此分道,后会有期。”

说完,领着唐壁走了。临行,冷冷地瞥了柴哲一眼。

“老兄,谢谢你,珍重。”唐壁叫。

文天霸无名火起,咬牙切齿奔出。

古灵伸手虚拦,低叫道:“算了,这种狂傲的人,不通人情自在意中,何必和他一般见识?”

文天霸只好站住,切齿骂道:“王八蛋!连谢也不谢一声,就此挟着尾巴走路,可恶。”

他下敢多言,心说:“如果你们知道他是为追捕咱们而来的人,不气炸了肺才怪哩!”

他一念之慈,日后替自己带来了不少麻烦。

古灵运气活动血脉,不敢久耽,首先举步说:“快走,先脱离股境再说。”

柴哲对地势不算陌生,领先意走,还得搀扶梭宗僧格,急急如漏网之鱼。

抄道奔出山谷,尼牙本措山丹已经不见了。

柴哲不再找寻,领着众人急奔,沿足迹凌乱的小径向北走,希望追来的人找不到踪迹。

谷内隐隐传来呐喊声,不时传出一两声叫号。

古灵一面走,一面向柴哲问:“柴哥儿,你是否带了同伴前来?”

“同伴?”柴哲讶然问。

“是的。听,里面有人动手,呐喊声和叫号声隐隐传来,显然里面有一场可怕的恶斗发生。”

“除了刚才我们要找的番人外,我没有同伴。”

“难道是五岳狂客不成?”端木长风接口问。

“五岳狂客不是他们的敌手,两个人易于脱身,恐怕比咱们跑得还要远呢。”

柴暂不愿再提五岳狂客的事,偶然扭头向后看,看到两个人影正以奇快的轻功,衔尾追来,相距已不足二十丈了。他心中一懔,低喝道:“有两个人追来了,快!”

怎能快?除了他之外,其他六个人被擒时吃了不少苦头,又被捆了许久,真力早虚,再奔逃了近十里,跌跌撞撞心怀恐惧,已是无法再支持的人,即使为了活命而奔逃,也比常人快不了多少。

“咱们拼了!”杜珍娘切齿叫,她比任何人都虚弱。

“等他们追上来再说。”古灵叫。

追来的不止两个人,侧方一二十丈外稍后处,也有两个白影,但是不易发现。

柴哲向前面的树林一指,低喝道:“到林中隐身用暗器对付。”

如果能入林。敌明我暗,尚可一拼,至少对方不敢放胆追袭。

可惜,距松林尚有二三十丈,追的人已经近身了,喝声传到,声如沉雷:“站住!在老夫夺命天罡面前,谁跑得了?乖乖就缚或可免死。”

古灵心胆俱寒,向端木长风叫:“云梦双奇来了,贤侯快走,我挡他一挡。”

柴哲是初生之犊不怕虎,忙将梭宗僧格放开,回身拒敌。

古灵回身冲到,大叫道:“小心他的右手!”

可是,柴哲已经出招,一剑向追得最快的人挥去,那人正以右手掌向到上架来。

“铮!”金铁接处声响震耳,爆发一阵火星。

柴哲感到虎口慾裂,凶猛的反震力从剑上传到,剑不但卷了口,人也被震得斜飘八尺,大吃一惊,这家伙的手是铁打的,不然怎会爆出火星?

古灵到了,蛇纹杖发似惊电,杖风厉啸中,拦腰便扫。

夺命天罡冷哼一声,右手一沉,身形直迫而上,左手拔剑出鞘。

“铮!”右手架住了古灵的蛇纹杖,斜身切人,剑虹乍吐。

古灵被震得横飘八尺,无意中逃过一剑之厄。

夺命天罡一闪即至,叫道:“武林小辈,纳命!”

柴哲抓住机会,喝声“打”!脱手发出三支铁翎箭。

“得得得”三声轻响,三支铁翎箭击中夺命天罡的左胁背,但却反弹而出,翩然坠地。

夺命天罡剑已攻出,眼看要刺入古灵的右脑,被箫所阻,手上一顿。

古灵仰面便倒,向侧急滚。在剑尖下进得性命,生死间不容发,脱了险,仍惊出一身冷汗。

夺命天罡大怒,转向柴哲叫:“好小子,你敢用暗器袭击老夫,该死一万次,杀!”

喝声中,一闪即至,剑出“长虹经天”,毫无顾忌地进击。

柴哲见三支铁翎箭皆被对方的护体奇功震落,大吃一惊,心中一急,本能地心念一动,毅然拔出了藏锋录。

对方剑到,他大喝~声,挥剑接招。

古灵已没有机会夹攻,另一名黑影到了,两人接触,双方展开抢攻,一杖一剑缠成一团。

柴哲挥剑接招,“铮铮铮”三声暴响,他接了三刻,却被迫退丈余,形势极为凶险,对方的左手剑不仅招式诡异,而且剑沉力猛,锐不可当。要不是经过安闲云的指点,这三剑他就无法接下,很可能丢掉小命。

“呔!”夺命天罡大喝~声,右手迎头拍下。

柴哲对这家伙的手深怀戒心,不敢用剑接,向侧一闪,改攻对方的左胁。

这瞬间,一旁的古灵一杖落空,另一名黑影一闪而人,一到刺中古灵的左小臂,皮袖破裂,鲜血泉涌。

古灵脚下一滑,“哎”一声惊叫,向前仆倒。

黑影一剑点出,点向古灵的脑门,完了。

蓦地,一丝细小的黑影,从侧方的深雪中射出,“嗤”一声贯穿了黑影的右小臂,仍向前飞,一闪不见。

黑影本能地收手,“哎”一声惊叫,握住了伤处,身形一颠,急退两步。

古灵向侧滚,远出丈外一跃而起,几乎站立不牢。

在这瞬息万变的同一刹那,另一面也胜负已分。

柴哲反击对方的左胁,夺命天罡一声长笑,撇剑一振,喝声“撒手!”

“铮”一声暴响,双剑相交,柴哲被震得连退五步,脚下大乱,立脚不牢,但剑并未撒手。

夺命无罡如影附形逼进,劈胸点到。

柴哲临危自救,全力运剑封出。

“铮!”双剑再次接触。

“撒手!”夺命无罡怒叫,剑奋力一绞,右脚踏进,右手伸到柴哲的脸部。

柴哲的剑脱手飞走了,但他大喝一声,突然向下一伏,让手擦过顶门,扭身撞向夺命天罡的右腿。

夺命天罡的右手早年从手肘折断,安装了一段假手,以精钢打造,相当精巧,但毕竟没有真手灵活,一击落空无法立即任意收回,被柴哲从下面近了身。但他毫不在意,以为自己浑身刀枪不人,岂怕赤手空拳的柴哲近身?毫无顾忌地一脚踢出。

柴哲也是心神已乱,而且深怀顾忌,不敢迎着踢来的腿挥匕,信手斜划,伏地侧窜丈外。

“嗤”一声轻响,在命天罡的右小腿外侧,裂了一条斜缝,深几及骨,鲜血泉涌而出。

“哎……”他狂叫,单腿侧跳丈余,脚落地突觉下面一虚,失足滑倒,“蓬”一声掷倒在浮雪上。浮雪甚滑,稍一大意便会失足滑倒。

柴哲跃至落剑处,抬起了自己的剑。

夺命天罡倒地的刹那间,也就是与古灵交手、被神秘暗器射运手臂的大汉跃退后一刹那。

古灵和端木长风众人早已入林,不敢再恋战,对柴哲能将夺命天罡击倒的事,十分骇异,叫道:“风紧,走!”

柴哲心中有数,藏锋录一击得手,但可惜未给予对方致命一击,双方的艺业相差过于悬殊,冒险一击的机会不会再有,可一不可再,不走不行,应声撒腿便跑。

手臂受伤的黑影发觉夺命天罡倒地,吃了一惊,无暇追袭,跃到急问道:“志老,怎样了?”

夺命天罡用手按住创口,坐在地上说:“快给我撕衣裹伤,非追上他们不可,他们逃不掉的,即使逃至三十三天,我也要追取他们的狗命。”

古灵与柴哲奔入林中,喝道:“快走!老匹夫可怕,快!”

众人已惊破了胆,立即撒腿狂奔。

夺命无罡裹好了伤,两人举手示意,向林中狂赶。

距林还有三两丈,林缘的树后突然飘出一个白影,阴森森的语音直透耳膜,发自白影之口:“阁下,留步,不可赶尽杀绝。”

夺命天罡吃了~惊,定下身形厉声问:“你是谁?管闲事架梁么?你知道你在向谁说话么?”

白影穿一身白裘,白狐皮风帽,身材修伟,佩剑挂腰,只露出一双亮晶晶的眼睛,站在雪地上浑身白,与雪同色,不易发现。

“呵呵呵……”白影笑,笑完说:“不必问我的来历。你是云梦双奇的老二,夺命天罡范志高,中原武林中的顶尖儿人物,黑道中的霸主大豪。今晚你和老大梦笔生花郑家昌,从中原赶来,同行的还有五名江湖中大名鼎鼎的黑道巨孽,另一人来头更大,号称江湖第一大财主,与第一位无敌剑手,轻功超尘拔俗,他是九现云龙尤天长,没错吧?”

夺命无罡大惊,骇然叫:“你……你怎么知道在下的行踪底细?你……”

“呵呵!若要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。谷中你那些朋友大概已被人戏弄得愤怒如狂,你还是早些回去算了。”

夺命天罡冷哼一声,逼近沉声道:“范某人从不在乎吓唬,你……”

“你要和我动手?”白影含笑问。

夺命天罡用一声沉叱作为答复,冲上就是一剑。

岂知剑虹递出,白影不知用何种幻术拔剑,剑不但已拔出,而且已先一刹那从夺命天罡的剑侧欺入,点在夺命天罡的胸口上。剑身光华流动,剑发出龙吟虎啸似的隐隐振鸣,彻骨奇寒的剑气直通心脉。

快!快得令人难以置信。

“阁下,你太老了,即使再练三年五载,也不会有进境的。老不以筋骨为能,阁下,你已届古稀之年,何苦仍在江湖中现世?”白影冷冷地说。

夺命天罡心胆惧寒,僵直地站在那儿发愣,久久虚脱地问:“你……你到……到底是……是谁?”

“恕难见告。”

“天下间,有……有如许迅捷手法的人,只……只有武林三隐逸,你……你是……”

“可惜在下不是三隐选,不敢冒名顶替有污高人清誉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你走不走?”

“我……我走,我走。”在命无罡战栗着答,徐徐后退。

“快走!”白影低叱。

两人如见鬼魅,扭头狂奔。

白影收到人鞘,雪地中突然跃起另一个白影,轻叫道:“爷爷,我们快追。”

“怎么,不等你爹了?”白影笑向。

“他们马快,不用等嘛!”

“不等!爷爷知道你为何…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1章 因祸得福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八荒龙蛇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