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八荒龙蛇》

第15章 高人暗助

作者:云中岳

柴哲冷哼一声,阴森森地说:“索克图牧地一场血战,苏鲁克族上千番骑,在下同样来去自如,区区两个人又算得了什么?”

两黑影大吃一惊,站住了,左面那人问:“你……你是谁?”

“在下姓柴名哲。”

“你……,此来有何图谋?”

“先说说你们自己的听听。”

“咱们要西上,打上京法王的主意。”

“但你们却说是毕拉寺的护法。”

“咱们在此等候消息,毕拉寺可以供给咱们有关法王的动静。目下西上的同道甚多,或许有觊觎毕拉寺的人,毕拉寺油水并不多,闹开了反而打草惊蛇,因此咱们昼夜派人在四周守候,阻止到毕拉寺立事的人。”

“就凭你们几块料,也敢说阻止的话?老兄,你知道这次经过这里的人,是些什么人物么?”

“咱们共来了三十二人,阁下知道为首的人是谁?咱们四个人虽然算不了什么,其他的人可不怕你柴哲。”

“柴某并不要人怕我,然而在下的事却不许任何人干预。假使有人阻拦,柴某却不在乎。”

“阁下不必大言,你该听说过屠龙僧般苦大师。”

柴哲吃了一惊,心说:“原来是一僧一道三逸隐中的一僧,这赋和尚贪鄙残忍,朋友众多,镔铁方便铲重有八十二斤,气功金钟罩已练至化境,号称天下无敌,惹他不得。”

但目前他不能认栽,冷笑道:“屠龙僧吓不倒我姓柴的,柴某人也不是省油灯。首先咱们得说明,为敌为友悉从尊便。咱们不西上劫法王,也无意打华拉寺的主意。”

“那……那你们……”

“你们的消息该比柴某灵通,何用套口风?”

“咱们四人在此把守了两天,只听说阁下与一群人击杀了苏鲁克族四百余人,其他并无所知。咱们要明天方能撤返般若大师的落脚处听候差遣哩。”

“你既然不知,在下告诉你。咱们要找几个仇家,他们今早到了毕拉寺,获得呼伦上人的庇护。这三个喇嘛消息灵通,咱们刚落店他们就来了,居然警告咱们,限令咱们明日离开毕拉寺地境,因此咱们要擒住他们传话,你听错了,回去可转告屠龙僧,除非他能将我们要找的人赶出毕拉寺,不然咱们不会放手的。屠龙僧没有三头六臂,更不是佛法无边的活菩萨,他保得住呼伦上人;可保不住数十间佛殿僧房。只要他将咱们要找的人遣开,咱们保证不侵犯华拉寺一草一木一砖一瓦,两全其美。如若不然,咱们只有各行其是了。”

柴哲泰然地说完,伸手向被射伤的人讨回铁翎箭,扶起全身发麻,但并未昏厥,仅被星形缥击中穴道的古灵,解了被制的神堂穴,从容走了。

两黑影也救醒了七星手,四人在一旁低声商量片刻,最后认为刚才的话,已被受伤的喇嘛所听到,为免后患,必须灭口。

三个喇嘛两昏一伤,不知大祸之将至,被四人带至偏僻处,宰掉埋入深雪中。七星手当下叫两人在道旁把守,他带了受箭伤的人,匆匆离开报信去了。

古灵在回程时一直缄口不言,直至接近客店,方始长叹一声,感慨地说:“柴哥儿,我又欠你一份情。那七星手封平,打得一手出神入化的星形镖,镖的五角有一只是钝的,因此可用以制穴,也可切割、更可锲入,十分可怕。他的艺业,与我相去不远。但你却在一招之间便制住了他,今晚我总算看清你了。咱们六个人中,你该是艺业最高明的人。”

“古老别抬举小使了,小侄只不过用机智激怒他,行险幸胜而已。”

“呵呵!老朽再昏庸,也不至于到这种地步。令师徐公是怎样调教你的我不清楚,但据我所知,徐公先后调教了三批门人,没有一个够得上出人头地四个字……”

“这次五师兄妹中,三位师兄都比小侄强。”

“真的?”

“真的。”

古灵饱含深意地干笑了笑,说:“哥儿,好自为之,虽然我不知道你的底细,但我可知道你的为人和艺业。人不可自卑,自卑是不会有好处的。今晚的事你知我知,等会儿我和少庄主谈谈,告诉他一僧已经插手,咱们今后的打算必须慎重其事。”

“小侄料想屠龙僧必定不肯甘休,明天咱们要小心了。”柴哲提出警告。

“因此,咱们目前必须暂时忍耐。”

“明天将是很难过的一天,灵老千万慎重。如果小侄所料不差,也许尚有转机。”

“哥儿的意思是……”

“屠龙借必定和呼伦上人攀上了交情,甚至可能已在毕拉寺挂单。他为了继续套取消息,技鼠忌器,可能不会与咱们在店中冲突,最多不过派几个高手前来示威,自己不敢出面,也许会说动呼伦上人,赶谢、金那群人走路呢i因此咱们必须把握机会,不能太过示怯。”

古灵沉思片刻,喜悦地说道:“对,不能太过示怯,明天仍由你出面,可收事半功倍……’”

“但……但少庄主……”

“少庄主那儿,老朽自有主意,你放心就是!”

回到客店,端木长风正等得心焦,酒肉已准备停当,只等候他们回来。

两人就坐,人多不好多说。端木长风还没发话询问,邻席的江淮暴客已呵呵怪笑,转首问:“古兄,弄到手了没有?”

古灵吞了一口肉,若无其事地说:“到手了,只是碰上了鬼。”

“什么鬼?”江淮暴客追问。

“屠龙僧。”

“般若和尚?”江淮暴客惊问。

“不错,正是他。”

“我的天!他来了?”端木长风骇然叫。

“不但他来了,共来了三十二人。目前他可能在毕拉寺挂单,咱们八成又有麻烦了。”

江淮暴客与同伴低声商量片刻,站起来说:“九现云龙与无为居士住在北面的客店,我去知会他们一声,商量商量。”

古灵接口道:“屠龙僧与诸位同道,明天可能派人前来,诸位必须及早准备才是。”

消息传得真快,次日一早,在索克图共患难的六批人,已经全部到齐,都带了行李马匹,在这家店中投宿,彼此间少不了客套一番,不约而同地会合商讨应付屠龙僧的事。”

闵老人一行六人,在会中不作任何表示。云梦双奇与黑蝴蝶一群人,坚决表示不与屠龙僧冲突,但希望从屠龙憎口中,获得有关法王的消息。

无为居士与江淮暴客,则不愿示弱,抱定在此休息三五天的态度,去留决不受人拘束威胁,谁要横加于涉,誓将周旋到底,决不退缩。

五岳狂客的人,表示与屠龙僧无患无怨,如果见面,大家井水不犯河水。但屠龙僧如果托大加以驱逐,那是不可原谅,难以容忍的侮辱,可不能接受。

当然,在未会见屠龙僧之前,谁也不知昨晚的事,更不知古灵与谢、金那群人的恩怨,也不知谢、金那群人托庇毕拉寺的内情。

由于目前并不是生死关头,而且彼此各有打算,因此,并没有人挺身而出主事。即使有人出头主事,也没有人会听从指挥,会谈未获结论,草草收场。

但所有的人,皆没有作离开的打算,经过连日的长途跋涉,饱历风雪之苦,精神不振,疲惫不堪,必须在此地将息三五天,筹措粮草方能动身西行。

五岳狂客的人,却不再作西行的打算,希望在此多耽搁一些时日,以便将黑蝴蝶和古灵一群要犯弄到手,所以表示不再接受屠龙僧的威胁,更希望双方冲突起来,方可从中获取渔利。

表面上,所有的人,不愿受屠龙僧威胁的意见是一致的,但暗中仍然各怀鬼胎,没有忠诚合作的可能。

巳牌正,从西面三里外的另一座番寨中,来了十二骑,骑士却不是番装,皮风帽,皮袄裤,腰悬刀剑,及膝皮靴。第一次看到中原装束,感到十分岔眼。

骑士们在店门口下马,留两个人在外照顾坐骑,十名骑士大踏步推帘而人,左右一分,威风凛凛,杀气腾腾。

番人店伙早已溜了,屋中黑压压地散处着以无为居士为首的七十二个人,或坐或立,或躺或卧,神情相当懒散,似乎毫不重视这十位不速之客。

江淮暴客一条腿架在泥墙上,半躺在壁角中,冷然注视着人店的不速之客,木无表情。

云梦双奇背靠背假寐,倚坐在门右首的壁角。

柴哲站在粗制的帐台前,抱肘倚台而立。他左首站着杜珍娘、古灵、和端木长风,手按台面倚台而立。

飞花姹女席地而坐,距柴哲远不及丈。

无为居士与五岳狂客坐在台面上,一双腿垂在下面不住摇晃。

十名骑士满以为进得店来,必将引起极大的騒动,岂知却大谬不然,没有人理睬他们,不由大感意外。

中间为首的三个人,不约而同地将皮风帽的掩口向上翻,露出了本来面目。

中间那位为首的人,五短身材,显得极为平凡,年已花甲左右,脸部没有惊人的特征,是一张极为平庸,不易令人一见难忘的人物。

左面那人中等身材,有一张引人注意的三角脸,鹰目炯炯,留了八字胡,脸部皱纹密布。

右面那人深目、高额、鹰鼻、双耳招风,年约半百,身材高瘦。

露出了本来面目,但仍然未能引起騒动,仅有些人眼神露出惊容而已,似是早已知道他三人必定出现,毫不足奇。

右面高瘦身材的人,似乎大为不悦,怒叫道:“你们都给我拉下裹头面的毡巾,露出本来面目,让在下看看你们是些什么英雄人物,免得有所怠慢。”

没有人理睬他,所有的人皆不言不动。

“你们都是聋子么?”他愤然地叫。

场面依然尴尬,没有人理睬,十分没趣。

他勃然大怒,指着柴哲身侧的杜珍娘厉声问:“你,是谁?”

杜珍娘冷然一笑说道:“你人屠江汉江爷找我一个女流之辈发威,岂不是太过看轻自己了么?”

她的口音娇嫩,当然不是冒牌女人。人屠江汉一怔,不悦地说:“江某号称人屠,同样会杀女人。”

“我怕你,江爷,这总可以吧?”杜珍娘从容地说。

人屠江汉踏前一步,正待发作。

中间五短身材的人伸手相拦,笑道:“江老弟,不必和她一般见识,请鱼兄另找一个人问问,大家先不必动气。”

左首三角脸的鱼兄向门右倚壁假寐的云梦观奇招手,用老公鸭似的沙嘎嗓音问:“你两位老兄神态沉静,似有所倚,真人不露相,可否起来请教一二?”

夺命天罡抬头打呵欠,懒洋洋地说:“我知道你老兄是八步追魂鱼祥鱼大侠,我怕你,饶了我好不好?”

“阁下,咱们过去见过么?”八步追魂沉静地问。

“咱们少见……”

“你阁下贵姓大名?”

“你八步追魂是江湖高手名宿,眼高于顶,只看上不看下,我范志高江湖小卒,鱼大侠怎会知道我这号人物?”

范志高三个字,江湖人怎会陌生?八步追魂脸色一变,沉声道:“原来是云梦双奇的老二夺命天罡来了,鱼某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哩!”

“好说好说。范某是湖广人,可没到过山东,不曾见过泰山的真面目,云梦古泽早已干涸了数千年,倒有不少小山,怎敢与泰山相比?”

“阁下,站起来说话。”八步追魂愤然叫。

夺命天罡闭上双眸,有气无力地说道:“抱歉,在下乏得紧,找我没意思,老兄,我得睡觉。”

八步追魂大怒,左手一抬,“得”一声脆响,一把飞刀钉在夺命天罡颈侧的泥壁上,怒叱道:“在下向你叫阵,一向狂傲自大的夺命无罡,决不至于置之不理吧?”

夺命天罡连眼帘也不曾眨动,仍然懒洋洋地说道:“俗语说:光棍不吃眼前亏。范某目下有气无力,有沧海客公孙罡在你身旁,范某天胆也不敢狂傲自大。我怕你,老兄。”

八步追魂正想抢进,却被为首五短身材的人拦住了。

“鱼兄请忍耐片刻,范老兄既然指名要公孙某人出面,我沧海客公孙罡总不能让他失望?是么?云梦双奇名震宇内,与他同行的人,决非无名之辈,看来咱们今天不掏出一些看家本领,恐怕要灰头土脸啦!”五短身材的人一面说,一面向云梦双奇走去。

坐在台面的无为居士继染笑说:“瞧,沧海客要用看家本领断熬神掌了,准可一掌将双奇劈成四片,不信可拭目以待。”

沧海客站住了,扭头含笑问:“尊驾认识老朽,可否以大名见示?”

无为居士拉掉裹头毡巾,阴森森一笑。

沧海客一怔,半晌方说:“原来是解庄主的大驾到了,在下走了眼啦!”

“阁下目力不减当年,比解某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5章 高人暗助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八荒龙蛇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