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八荒龙蛇》

第04章 夺关斩将

作者:云中岳

“如果诸位不见示身份,咱们惟死而已。”

“老夫就成全你们。”

“且慢。”黑影急叫道:“在下成都锦毛虎李金山……”

“等一等。”古灵摇手叫,谈谈一笑道:“翻云手李家进,阁下如何称呼?”

“那是家叔。”黑影不假思索地答。

“他目下可好?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你可以毫无顾忌地说。”

“家叔就在前面蚕陵山下。”

“咦!他来这儿做甚?”

“一言难尽。前些日子,家叔的好友赛灵宫牛成琮与成都的恶霸苟云卿交恶,苟老狗买通官府,牛大叔被判窝藏匪盗死罪,全家入狱,详文已下,秋后即将处决,家小流放两千里。家叔召集好友,上月劫牢反狱,救出牛大叔,由于官府逼得太紧,咱们只好亡命远走西番图发展。成都的历通判是苟老狗的姻亲,这狗官请来了大批江湖高手,四出搜捕,已追踪前来。在茂州咱们曾和他们狠拼了三场,牛大叔与咱们的几位朋友负伤颇重,在夷人的村寨附近躲了半月余。前天在黑水河口,又被他们钉上了。

昨天躲在栅排山,发觉狗官已比我们先至叠溪。入暮时分,咱们看到一批化装为夷人的江湖高手,向北越行,很可能到前面的新桥堡拦截咱们,也可能沿途截击埋伏。为防意外,家叔希望在下半夜方行动身,将人分为三拨,在下带了四位朋友断后,在此地截去追来的人。诸位如果是鹰爪,在下认命,至于你们想截住家叔,决难如愿。”

古灵徐徐走近,笑道:“李老弟.你确实知道有一批高手过去了?”

“在下亲眼见到的,共有二十一人之多,因此咱们不敢动手。”李金山诚恳地答。

“你知道到松潘的小道么?”

“不知道,到松播只有这一条路。”

“你们一共有多少人?”

“十六个人三个人受伤,不能搏斗,但不需特别照顾。”

“你们要到西番?”

“是的,黄胜关草地,家叔有朋友,在番寨中混得不错。”

古灵转向端木长风道:“二公子,咱们只有和他们联手,或可硬闯关隘,不然很难出境哩。”

“一切由古叔定夺。”端木长风欠身答。

李金山讶然道:“诸位是……”

“呵呵!咱们有志一同,也是到西番的。”古灵笑着说。

“尊驾……”

“老夫的名号,说出来李老弟也不知道,提一个人,老弟自不会陌生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成都锦江楼侧的水源栈东主罗柄,他是老夫的好友。”

“是独掌擎天罗老前辈。”

“正是他。”

“但…”

“老弟如果仍然怀疑,老夫不想勉强。这样好了,老夫六人往前赶,令叔如果愿意联手,可以赶上会合,不愿便各奔前程,咱们先走了。”

古灵说完,向端木长风举手示意,六人仍按先前的次序,向北迳自走了。

柴哲仍走在端木长风的右首,一面走一面问:“二公子,翻云手这人为人如何?”

端木长风重重地哼了一声,不屑地说:“一个黑道袅雄,是个卑鄙无耻的恶贼。”

“那……那灵老为何要和他们联手?”

“人多容易闯,脱身的机会多些。”

“明知不是伴,事急且相随?”

“不,利用他们挡灾。”

“这……这不是有失光明么?”

“咦!你这人怎么这样死心眼,互相利用,谁也不勉强谁,怎说有失光明妮?”

“不过……不过与这些黑道恶贼走在一块儿,毕竟声誉不太好。再说……”

“边荒地境,谁去管声誉不声誉?”

“咱们等于是帮助罪犯出境……”

“你这食古不化的娃娃,少说两句好不?”端木长风不耐地说。

柴哲只好住嘴,片刻的言谈,他已看出端木长风的为人,心中甚感不快。

快接近新桥堡,后面果然跟来了十六个人,柴哲走在前面,听不清古灵和那些人的交谈。不久,两个壮年人走近身后,向端木长风招呼道:“两位慢走,在下兄弟在前开道。”

“两位小心在意,不可大惊小怪。”端木长风信口答,让在一旁,示意两个壮年人超越。

远远地,一盏暗黄色的灯笼高高地悬在半空,新桥堡快到了。

后面,突传来隐隐蹄声,有马群在后面向前赶。“有人马追来了,快!”古灵在后叫。

众人脚下加快,向前急奔。

人是不可能与马匹长期竞走的,急骤的蹄声渐来渐近。蓦地,前面火光大明,堡中早有戒备。

新矫堡甚小,倚水连山,江对面也是奇峰壁立,水声如雷。官兵们在路左右列阵,两排箭手在两翼布置,长枪大刀林立,数十枚火把照得四下里明亮如昼,无所遁形。

“退!”古灵发令。

其实官兵并未发现他们,只是奉命列阵等候擒人而且。

退了百十丈,如雷蹄声已近。

“快退,先收拾追来的人。”古灵低吼。

再退了六七十丈,蹄声迫近。

“散开,等他们到了用暗器袭击。”古灵再次发令。

“灵老,何不先躲一躲,黑夜中易于藏身,他们是不易发觉咱们的。”柴哲低叫。

古灵总算从善如流,下令道:“快找地方藏身,伏下!”

刚藏好身躯,三十余匹健马已狂风似的驰到。

二十二个人,分伏在路两侧,路右的山坡相当峻陡,但仍可攀越,山坡上长了不少草木。路在近江岸,水际也有不少矮树和野草,隐下三五十个人毫无困难。

柴哲藏身在江岸一边,在马群驰到的前片刻,他突觉身后有微弱的光影一间即逝。

他身后没有人,所有的人,注意力全落在路南,蹄声震耳,马群已接近二十文内,谁也不会留心身后的事,有他心中尚真稳定。

火光一闪,虽则光度极为微弱,但他仍然察觉到了,本能地扭身回望。

不见有人,火光也不见了。他心中一惊,急向后退,想找出这位亮火光的人来。

可是,已没有机会了,马群已到,但听一声长啸发自马群中,狂奔着的三十余匹坐骑逐渐缓蹄,在第三匹马经过他潜伏处附近时,有一位骑士发出一声沉喝,所有的坐骑皆勒住了。

“下马,搜!”有人发出震天大吼。

柴哲心中一跳,暗叫道:“糟了!翻云手的人中有好细。”

三十余名骑上左右一分,前一半骑士拔出刀剑,扑向路左,后一半骑士扑向路右。

每一个骑士都穿了黑劲装,左臂上握着白巾,在喝声震耳中,扑入路左右,有人大喝:“恶贼们纳命,投降的不杀。”

黑夜中骤不及防,二十几个人各自为战。柴哲贴地后退,看到两个黑影扑到,他沉着地缩在草中,两黑影从他身右冲过,居然未被发觉。

呐喊声雷动,吼声惊心动魄,兵刃交击声震耳。对面,古灵的厉叱慑人心魄。

柴哲伏着不动,他要看看用火光引敌的人是准。

一个灰影从三丈外的草丛中窜出,视线不明,但仍可看到那人的模糊轮廓。那人从先前火光闪亮处窜出.壁上也缠着白巾,一跃两丈,向北飞逃。那人的身旁本已扑到两名黑影,但并未加以阻拦。

他心中大恨,蓦地飞纵而起,奋身急追。

一名黑影发现了他,一声叱喝,钢刀一闪,“力劈华山”迎面攻到,拦住了去路。

他闪身抬剑,“挣”一声架住了钢刀,乘势抢入飞起一脚,“噗”一声踢中黑影的小腹。

“啊……”黑影狂叫一声,踉跄后退。

他如影附形跟进,手腕一振,崩飞黑影的钢刀,左手一掌猛劈,“噗”一声劈中黑影的颈根,黑影叫不出来了,仰面挫倒。

第二个黑影恰好赶到,“云横秦岭”刀攻颈脖,刀风虎虎,来势甚疾。

他急忙挫身避招,已来不及拦架,“唰”一声钢刀擦顶而过,把他的风帽砍飞,危极险极。

对方一刀落空,他的机会到了,但生死关头,他仍不愿下毒手,对缉捕盗贼的公人,他手下留情,横剑一闪而过,窜出两丈外。

“唰”一声轻响,剑尖掠过黑影的刹那间,把黑影的左臂划了一条血槽。

黑影“哎”一声惊叫,不敢追赶。

他前面已无人阻挡,奋力急迫。可惜因两黑影的拦截,耽搁了片刻,灰影已退出七八丈外,等他追上路面,灰影已钻人路右山坡的矮林荒草中,一闪不见。

他心中一动,不再追赶,也向路右一钻,心说:“我会找出你来的,老兄。除非翻云手死了,不然你老兄仍会跟来的。”

他往西路绕走,想帮助古灵几个人。但已用不着他操心了,古灵五男女像出押的疯虎,这些公人怎禁得起他们五头疯虎的残杀?

加上翻云手的人也不弱,公人们只多了十一二个人,并未因人多而占优势。黑夜交手,艺业高明的人占了绝大的便宜。

他闪在一株矮树后,暗叫道:“这些公人走了霉运,恰好碰上咱们六个人加入。”

他心中不忍,冲出大叫道:“官兵将到,咱们走!”古灵一声狂笑,一杖敲破一名黑影的脑袋,叫道:“咱们撤,上山。”

公人们已死伤过半,不等他们撤走,已纷纷向前后奔逃,有人抢坐骑逃命。

众人向山坡上撒,向上急走。北面火光大明,官兵已到了半里外。

翻云手的十六个人,死了三名,伤了六个,居然带走了两具尸体。

柴哲六个人也有些少损失,端木长风的右臂外侧,混战中被人划了一道寸余长的小伤口。白水安的左小腿也受了轻伤。杜珍娘的背胁部,不知被谁刺了一处分余深的创口,柴哲则失去一顶风帽。

黑夜中混战,耳目都不够灵光,刀剑乱下,防不胜防,受轻伤已是很大的便宜。

官兵仍在后面追,众人不问方向,从容易攀登之处急走,半个时辰之后,方扔掉追赶的官兵。

预定赶到归化关的计划落空,奔走了一夜,不知翻越了多少座高山,以天上的星斗决定概略的方向,向北又向北,在丛山峻岭盘旋,狼狈万分。

第四次歇脚,已是五更将尽。他们处身在一座谷中,古木参天,兽吼四起,他们毫无所惧,分别躺在树下养息,等候天亮。

翻云手的人聚集在一处,放下尸体,替受伤的人换葯,忙了许久方分别歇息。

柴哲躺在不远处,先是留心细察他所要找的人,最后感到倦意甚浓,不知不觉沉沉睡去。

晨光和一阵脚步声,将他从恶梦中惊醒,本能地掀掉盖在身上的老羊皮外扶,警觉地抓起身畔的长剑,一跃而起。

第二个受惊醒来的人是古灵,老家伙还没有柴哲警觉。

糟了!他们已受到包围。

四周全是夷人,缠头、短祆、短围、裹腿。相貌是突眼、多须、浓眉、高颧。大口、薄chún、平鼻、皮肤粗而苍、身材都不太高。

看人数,约在四五十人之间,站在正北的十余人,引弓待发,其他三方的人,皆手持猎刀,张着皮盾,一个个凶猛狰狞,来愈不善。

只消看第一眼,他便知遇上了所谓番匪了。番匪,是指松潘附近不受管柬的番人,四出掠劫,生性残忍,居无定所,官兵对这些人极感头痛,守法的番人更畏之如虎。

他们与生番不同,生番在他们的地境内很少过汉境。同时,他知道已到了生死关头。

“杀出一条生路。”古灵低吼。

“不可,代价太大,我们经不起损失。”柴哲赶忙制止。

“那……”

“我们且见机行事,等候机会。”柴哲用苗语说。他发觉番匪懂汉语,因此改用苗语表达意见。古灵在苗区住了这许久,苗语十分流利。

这时,所有的人全醒来了,看清了形势,也看到身为首领的古灵没有动手的打算,也就不敢妄动。

柴哲丢下长剑,张开双手向前面的番匪走去,在丈外合掌稽首,用番语说:“我是为首的人,请你们的头人前来相商。”

这位番匪愕然,想不到柴哲居然会说番语,盯视半晌说道:“你们,不许走动,我们的土司将到。”

“你们有土司?”

“有。”

“那么,你们是有寨堡的人。”

“我们是大黑水寨的人。”

“大黑水寨是……”

“是叠溪六寨最大的一寨。”

柴哲心中暗暗叫苦,遇上番寇倒不难打发,了不起破财消灾,碰上受官府统辖的番人,麻烦就大了。“你们的土司何在?”他再问。

“就要到了。”

“你们打算把我们怎样?”

“交给太平堡的官兵,或者押回叠溪。”

“这儿是什么地方?”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4章 夺关斩将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八荒龙蛇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