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八荒龙蛇》

第06章 失手得手

作者:云中岳

梭宗家的番目,名梭宗达什。达什,译意为吉祥,汉语该叫梭宗吉祥,就是那位花甲年纪的番人。僧格,译意是狮。梭宗狮,是那位相貌狰狞的壮年番人。这家伙已被蓝鹃旗的人所收买,他是梭宗吉祥的堂弟,却愿替哈布尔姑娘卖命,可没将梭宗吉祥放在眼下,目无尊长,不听驱策。但对哈布尔姑娘,却奉如神明,闻声止步。

柴哲举手一挥。文天霸、田永安、杜珍妮,三人左右一分,撤兵刃戒备。

柴哲扬剑用番语大喝道:“梭宗家的头人族主,出来答话。”

梭宗吉祥不敢不出来,越趄着上前说:“汉客,我就是族主。”

“你是族主,我是客人,如果在友好的态度下见面,我该向你献哈达(红巾或绸白礼巾),但目前不行。”柴哲说。

番目梭宗达什惊得浑身发冷,惶然地说:“汉客,清说明你们的来意好了。”

“我已说过,仅是路经贵地,借宿一宵以避风雪,别无他意。”柴哲正色说。

“那……你们却……”

“不是我们要生事,而是这位喇嘛沙布伦要行凶。我相信这位沙布伦决不是贵族的坐家僧,而是蓝鹃旗派来监视你们的人。我们杀了他,我们自会担当,有这位哈布尔公主作见证,你们用不着耽心。”

柴哲一面说,一面在喇嘛身上搜解葯,救醒古灵和端木长风。

梭宗达什不敢多说,无可奈何地道:“好吧,你们可以住下来。”

柴哲点点头说道:“我们谢谢你。只是,我们不愿意分得太散,请让我们分住两座皮帐。”

说完,将喇嘛喉中的箭收回,收了剑。

“好,随汉客自选。”番目毫不抗拒地说。

“我带两位同伴住在你这里,另三位同伴带三位蓝鹃勇士住在邻右。”柴哲毫不客气地吩咐,转向古灵用苗语说:“灵老、杜姑娘,我们三人押蒙女住在番目的帐中,以防万一。白叔、文叔、少庄主,押着三位蓝鹃勇士住到右首的皮帐内。诸位请注意,番人的冬窝子建造不易,一帐中住有一家大小,甚至两家合帐,所以十分拥挤,不可能让出一座皮帐给我们住。因此,晚间除了警觉些之外,我们是客人,最好能遵俗而宿。”

“俗如何遵法?我可不懂。”端木长风苦笑道。

“番人如有外客光临,由于帐中一家大小睡在一起,男女横陈,所以主人必定晚睡早起,在客人身侧放置一根木头,暗作记号。早上主人末起之前,不必起来,切记不可移动本头。”柴哲详加解说。

“这……但是什么道理?”

柴哲低头一笑说:“如果客人看中了番女,而番女也有情,只消跨木而过,而不令木头移位,主人虽发觉,也不会过问,假使移动木头,主人早上必定冒火,那么,全族的人都会拔刀奔来问罪,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
端木长风呸了一声,笑不可仰地说:“我的老天爷,这些番人不论男女,一年洗不了一次澡,又腥又臭,谁还有看中番女的胃口?”

古灵呵呵笑,向杜珍娘说:“杜姑娘可伴哈布尔同寝,好好看住她。”

“我点她的穴道,管叫她睡得跟母猪一般。”杜珍姐笑答。

柴哲交待毕,向番目说:“族主,这位梭宗僧格是什么人?”

“我的兄弟。”梭宗达什答。

“叫他也留在此地,告诉他,晚上安份些。”

“好。”番自颔首答,立即令族人散去,派人领端木长风押着三名蓝鹃勇士,到右首的皮帐安顿。

番目的帐中一阵乱,不久,灯火通明,酒宴已备,主人肃客人座。

所有的人围成圈形席地而坐,番目身旁,坐着他的老妻,和二十余岁的剽悍番人,一个妙龄番女。再就是那位凶悍的梭宗僧格。主客位以古灵为首,杜珍娘傍着哈布尔姑娘。柴哲则坐在妙龄番女的身侧,他的左首是哈布尔姑娘。

所有的人,皆取下了裹头毡巾,露出本来面目。

老番妇和番女的衣着,与男人相同,只头部有分别。番女五官倒也相当姣好,一双眼睛经常泛着笑意。她们头发梳成十八根小辫子。这是说,她已十八岁了。辫垂身后,用红巾为发囊,上绣五彩花卉图案,下穿缨络,用金银环片作饰,走动时,叮当作响。颈上,一串宝石环绕项四圈,后面盘住发辫,下端塞入发囊中。两串珊瑚耳坠上挂顶门,下垂过肩,悬挂在脸颊附近晃荡,说是耳坠却不是穿在耳孔上的。看了她头上的饰物,便可猜出她的身份必定不寻常。

番目就坐毕,先替众人引见。

老番妇是他的老妻。

青年人是他的次子,梭宗默(火)。

少女是他的三女,梭宗藏布(美丽)。

他说他有两子三女,长子已离家三载,名叫梭宗额林沁(善),音讯全无,生死莫卜。次媳在去年坐骑失足,跌入玛楚河失踪。

柴哲自然不会将古灵一群人的姓名说出,只说了自己的姓名。

两位番人负责将茶盘送上。中间悬了一只大釜,里面盛着几块近尺长的羊腿肉,每块重约三两斤,骨头在外,便于抓握。

客人前面,有一只大木匣,中分数格,盛了青棵粉、糖、酥油、干果等等。每人一只木碗,是盛酒的。

柴哲心细如发,乘酒莱将备的前片刻,用苗语向古灵和杜珍娘说道:“等会儿吃肉时,请看我的举动,以免失礼。咱们没有切肉刀,等会儿主人会替咱们准备,切肉时刀尖不可外向,食罢还刀时,刀尖亦不可外向,不能植刀于地,也不可将刀插在肉上。肉都是半生不熟的,最好取小块的,吃完将骨放在面前,吃得愈干净愈受主人欢迎。吃完肉,主人将亲执客手以衣襟拭净客人的手,不可抗拒。肉吃完,然后方上麦饭,饭吃多少无所谓。木盘中的调味品,可用手抓。”

番人倒上酒,杜珍娘可就感到头痛了,酒中似乎有股怪味,中人慾呕。她能吃酒,但这种酒却不敢领教。

主人已知古灵和杜珍娘不懂番语,便以柴哲为主客,含笑敬客,先干了三大碗酒,再敬哈布尔姑娘。

柴哲从小生长酒乡,他不在乎,三碗酒下肚,脸上只涌起一丝红晕。其实,这种难吃的奶酒,酒味极淡。

敬过酒,主人请吃肉;在腰间拔出切肉小刀,却发现三位汉客没有刀子,赶忙命番人送上三把小刀,亲自—一奉上,请客取肉。

柴哲取一块大肉放在左轴上,倒握着骨柄,小刀自外向内一削;肉破血涌出,挑起肉条,血仍不住往下滴。他毫无表情,往口中一塞,吃得津津有味。

杜珍娘看得心中发毛,用汉语问柴哲说:“我不吃这些东西,简直在茹毛饮血。”

柴哲喝了一口酒,笑道:“我已吩咐主人,你面前那块小的,保证全熟,吃吧!”

“真要命,多脏,怎么放在衣袖上?”杜珍妮苦笑问。

柴哲呵呵笑说:“怕什么?不论藏人或番人,襟袖油腻愈多愈光愈感到自豪,你看哈布尔和梭宗藏布两位姑娘,她们是公主的身份哩!襟和袖还不是油光水亮?那木碗中的奶酒虽无酒味,又酸又臭,但十分滋补哩!”

古灵吃得心中叫苦连天,龇牙咧嘴,接口道:“柴哥儿,拜托拜托,另弄些可入口的东西来吃好不?”

柴哲摇摇头,苦笑道:“不可能的,灵老。除了要将肉煮熟些之外,小侄无能为力,他们长年累月只有这些东西吃,别看我吃得津津有味,这叫做黄莲树下弹琴,苦中作乐,不吃不行,咱们总不能饿肚子呀。”

“可不可以烤来吃?”

“到了蒙人的部落,烤羊肉随时可有。在番人部落,是吃不到烧烤的。”

藏布姑娘目光灼灼盯视着杜珍妮,杜珍娘虽是男装,但没有男人的粗壮体魄,五官俊美,怎么看也不像男人,难怪藏布姑娘对她动心,假使不是正式的宴会,这位番女恐怕已缠住她了。

柴哲知道这些蒙番女人毫无贞操观念,深怕引起纠纷,便用苗语向杜珍娘说:“杜姑娘,今晚你必须小心,这位番邦女子对你有意今晚你可能有麻烦。”

杜珍妮正为了食物难以下咽而光火,冷哼一声说道:“你看好了,等会儿她就有麻烦了。”

“你可不能动火啊!”

“她如果讨厌,我点她的麻穴。”

哈布尔姑娘听不懂他们的话,扭头向柴哲问:“柴哲,你们说什么?”

蒙人的称谓十分简单,对宗法的观念淡薄,呼名道姓还算是客气的哩!柴哲呵呵笑说:“我这同伴说,你们两位姑娘都很美。”

“你认为美不美?”哈布尔笑问。

“十分美。”他信口答。

“进入西番逃避中朝追缉的人,大多在西番落家,做番人的女婿。如果你有此打算,我替你做媒,怎样?”

“哈哈!你是不是对我这位同伴有情意?可惜我的同伴没有牛羊行聘。如果你蓝鹃旗不嫌贫附马,我或可替你们撮合,如何?”

哈布尔姑娘撇撇嘴说:“蓝鹃旗的女人,不要像女人般的男人。”

柴哲向文天霸一指,笑道:“他像个伊克喀喇(大黑马),如何?”

“哼!像个伊克保喇(大雄驼),我们族里多的是。”

柴哲身在危境,居然有心情开玩笑,指着端木长风道:“他是我们六人中,武艺最好的一个,人才一表,英俊潇洒,你看他是否合意?”

哈布尔摇摇头,不加思索地说道:“目光太厉,嘴chún薄,为人阴险刻薄,他这人不好。”

柴哲心中暗惊,想不到这位蒙女居然善于相人,而且相当有见地,不简单哩!淡淡一笑道:“你似乎通晓中原的相术,只是知而不精。你到过中原?”

哈布尔凝视着他说:“我到过西宁、兰州、洮州。”

“是跟着你的族人,打到那些地方劫掠么?”他信口问。

“到西宁是打劫的,其他不是,是去玩。”

“去玩?你不怕被抓去杀头?”

“我才不怕。本族有你们八个汉人,他们都是贵朝廷要捉拿的人,武艺很好。有他们带着,没有人知道我们。”

柴哲心中一动,道:“那八个汉人是所谓汉姦,他带你们抢劫自己人。”

“那是不确的,他们不带我们抢劫你们的人。”

“那他们……”

“他们替我们贩货购物。”

“他们之中,是不是有一位姓沈的?”

“姓沈?没有。”

“也许他改了姓。其中一个有一半是你们藏人,叫巴颜鲁。他还有一个香名,名和硕丹津。”

“巴颜鲁?没有这个人。”哈布尔姑娘摇头道,略一沉吟,反问道:“你找这些人有事么?”

“我们这次在四川杀了人,逃入西番,原意是找去年已先人番境的朋友暂避风头,却不知如何找法!”

哈布尔姑娘用目光捕捉他脸上的神色,片刻方笑道:“我决不相信你是个杀人逃犯。”

“事实我是逃犯,杀人、拒捕、杀公差、杀官兵,千辛万苦逃出国境。”

“真的?”

“我不骗你。”

“这样吧,你们可以到我们那儿暂避些时日,我父亲很好客,同时他并不仇视你们汉人。”

“见鬼!蒙人没有不仇视汉人的,我们汉人把你们赶回大漠。”

哈布尔咯咯笑,笑完正色道:“你错了,柴哲。我们原是生活在大漠中的人,我们的祖先曾做你们汉人的皇帝,你们将我们赶回大漠,彼此互不亏欠。人与人之间。

不能永远仇恨,祖先们的事,这一代的人没有理由再提起古老的仇恨。”

“但你们仍不忘重返中原,无日不在向中原烧杀劫掠。”

哈布尔的神情很沉重,苦笑道:“人,谁不想生活过得好些?你永不会知道我们在大漠的生活,是多么的艰苦。祖先们留传下来许多有关早年在中原的美好生活。便是神话般绮丽,这些古老的传说,促使我们的族人不怕牺牲,追求那些传说中的幸福生活,逃避大漠的酷寒。饥饿……唉!不必说了。我们知道那是不可能的,我们已失去了祖先们奋斗创业雄霸天下的精神,不可能重振祖先的声威了。”

“但你们仍然秉承祖先的剽悍作风,侵入了西番。“

“这叫做退而求其次,我们不能不争取生存。番人的牧地很多,我们占一些并不过份。”

“哼!说得好听,你们要他们做奴才。算了,我们不说这些不愉快的话题,请告诉我你们那八位汉人的姓名和面貌,好么?”

“你要找的到底是些什么人?”哈布尔机警地问。

“一个姓谢,一个姓金,一个不会武艺姓沈的人,还有三位一姓高,一姓夏,一姓云,都是三四十岁武艺高强的人,他们是去年到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6章 失手得手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八荒龙蛇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