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八极游龙》

第01章 矫龙初现

作者:云中岳

在炽热的毒太阳下赶路,中暑晒死并非稀罕的事。

南阳府南北的官道,虽说的傍伏牛山区,但仍然热得像处身在大烤炉里,成了死寂大地。

七月初,本来就该热。自从去年初冬开始,天上没飘一颗雪,新年像是阳春三月天,三月天没见半点雨,天空万里无云。

麦子没结穗,没有机会结穗。高粱不能下种,田地里的泥土干硬如铁。

河南、山东、山西,赤地千里。而各地的官府,许多州县的太爷出缺,无人主政。

主政的是朝廷直接派下来催税的太监钦差,他们唯一的要求是;加税、加赋、要银子、要粮。

这鬼地方,三年一灾,两年一荒。三年前,万历四十五年,蝗虫遮天蔽地,饿死了二十余万人。

今年,蝗好像没发;即使发蝗,也没有东西可吃。人们已经不再诅咒天人,他们已经麻木了。

蹄声得得,连雄骏的黄骠,跑起路来也是有气无力的,甚至,连举蹄的劲也消耗殆尽了。

骑士也够雄健,但也显得无精打采,头上的宽边遮阳帽压得低低的,放松缰绳,任由健马任意所之,像在鞍上打瞌睡。

鞍前有鞍袋,鞍后有马包,腰间有剑有囊,一看便知是长途旅客。

天下各地盗贼如毛,旅客们带了刀剑,多少可以收些可吓阻的功能,多一两分安全保障。

即将近午时分,死寂的大地炙热如焚。

官道上旅客渐稀,许多旅客皆找地方歇息了。中午不直冒中暑的危险赶路,须等日影偏西暑气稍散才能就道。

前面,出现一支驮队,共有三十余匹健骡驮载着货物,以及十余名骡夫,一个个垂头丧气。

有四匹马,两前两后,佩了刀带了剑,有引人注目的镖囊,是保护驮队的人,也就是所谓刀客。

最近二十年来,各都会的著名镖局,大多数先后关门大吉,十趟镖最少有一半丢失追不回来,一家家赔镖倒闭,无法再经营下去啦!

在家叫字号,出门亮旗号的时代已经过去了。

以往与绿林朋友打交道的江湖规矩,已经荡然无存,那些作案的强盗,根本很少是正式的绿林好汉,大多数是饥民亡命所组成,即使碰上皇帝的辇车,也一拥而上,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名号旗号,什么叫江湖规矩,抢获的东西到手即散,哪能追得回来?

商旅们必须自求多福,除了组成具有自卫能力的人手外,另外雇请一些年轻力壮,武艺高强的刀客保护,加强自卫能力。

这些刀客,有些是失了业的镖师,有些是敢杀敢拼的亡命、品流复杂良莠不齐,但大多数都能保有往昔镖师的风范:镖在人在,镖亡人亡。

但他们不保证人货的安全,也不负责人货的损失赔偿,碰上强盗,他们拼到死伤殆尽为止,各安天命,谁也不怨天尤人。

当然其中也有不讲道义的混蛋,本身就不是善类,所以非常靠不住,串通盗贼的事故层出不穷。

驮队走得慢,这位孤单的骑士走得也不快。

南面尘埃飞扬,赶来了四名劲装骑士,一看便知是江湖豪客,人强马壮精神抖擞,全是些寒暑不侵的人,不伯毒太阳当头,速度甚快。

孤单骑士策马避至道旁,让四骑士神气地超越。

这一带全是白沙,路旁的地也是灰白色的,健马急驰而过,那灰白色的尘埃在滚滚飞扬。

孤单骑士不加理会,仅把掩住口鼻的青巾紧了紧,摇摇头表示无可奈何。

白河流域有许多支流,前面就是从西面流下的小支流秋河,宽不足三丈,河床溪流渐浅,是附近还没有枯竭的河流之一。

路东有座歇脚事,两座歇脚的贩卖食物棚屋。对面是毫无生气,叶子稀疏没结果的枣林,快要届枣红时节了,但今年仅给了几粒小指大的果实,收成无望。

秋河桥是座大木桥,但下面有石墩,桥的这一面有歇脚亭,可知这里本来是一处歇脚站。

已有不少旅客歇脚,要午后方能就道,亭左右的广场停有三辆车,栓马桩有十余匹坐骑。

四骑士先到,驮队也随后到达,歇脚亭增加了两倍歇脚的旅客,但没发生喧嚷吵闹的事故,各忙各的,坐骑牲口必须先牵至河下饮水。

孤单骑士片刻后到达,懒洋洋地先让马饮水。

等地安顿好坐骑,挟了鞍装进入食棚,五副座头已经满座。

最外侧棚北的分一副半隔开的食桌,有三位女食客,都很年轻,明艳照人,虽则所穿的骑装因沾了尘埃,而不显得特别抢眼,身材却曲线玲现,令人想入非非。

尤其是那位穿水湖绿骑装的少女。那双深潭似的明眸极为动人,秋波一转,真可让大男人神魂颠倒。

都佩了剑,挂了囊,不折不扣的武林女英雄,打有坏心眼的人最好少打滥主意,看上一眼心里乐一乐无所谓,想讨野火上前勾搭可得小心了。

瞥了四周一眼,目光落在四骑士的大桌上。

这是可坐八个人的大八仙桌,四骑士各占一方,都是高大魁梧,英气勃勃的大汉,胆小朋友一触他们充满霸气的目光。保证会矮了半截,避远些可保平安。

孤单骑士也高大魁梧,而且年轻,二十二三岁血气方刚,有猛虎的性格和气质,剑眉虎目一表人才,但却一脸霉相,无精打采唬不住人。

他放下鞍装在壁角,到了四大汉桌旁。

“借光,抱歉打扰。”他在那位生了一双大牛眼的大汉旁陪笑说,“天气好热,辛苦了,诸位。”

四大汉可能被他的胆气所折服,居然不计较。

“坐。”牛眼大汉居然和气地让出一半座位,“随便弄点食物填五脏庙,稍后就道也精神些。喂!你小子怎么无精打采?”

“在南阳府城办事,霉透了,耽误半个月工夫,一事无成,哪能精神得起来?”

他就座,笑得无奈,“在下姓杨,杨一元,到南阳找朋友,扑了个空。”

“在下张三,他李四。”大牛眼大汉随口胡扯,替同伴引见,“还有王五赵六,应朋友的邀请,从襄阳到许州,你老兄是本地人?口音与南阳的人一模一样。”

杨一元吩咐跟来的店伙准备食物,反正这里只供应一些烙饼硬馍,咸菜酱蒜汤水,没有蔬菜更没有肉。

“在下这种四海为家的人,到哪儿就学哪儿的话,哪能一模一样,还算不错就是了。”杨一元随口应付,“诸位到许州,许州有位大名鼎鼎的人物,江湖上名号响亮的仁义大爷,摩云神手刘天裕,这位爷真不错。”

三位美丽的女食客,斯斯文文进食,左面,低声交谈,但注意力显然放在他们这一桌上。

提到摩云神手刘天裕,穿水湖绿骑装女郎的眼神略动。

“听说过这号人物。”张三淡淡一笑,“据说他早年曾经在道上混得有声有色,最近几年才返乡安居纳福,手上功夫非常了得,好像是什么大天龙爪吧!是吗?”

“张老兄的消息不假。”杨一元点头同意,“大天龙爪的攻击部位广,比大力鹰爪功厉害多多,普通的刀剑,一抓即断,所以声威远播,诸位如果前往许州,前往拜会必定受到良好的关照。”

“我们会的,于礼也应该拜会呀!哦!杨兄,许州还有多远?”

“依诸位的赶路方式,今晚可以抵达裕州,诸位的坐骑很不错,再两天就可以赶到了。”

“这条路咱们没走过,只知道大官道很好走,裕州过去是叶县。襄城。再一程是许州,对不对?”

“裕州过去是叶县,没错,但叶字只有你们湖广人读树叶的叶,在他们这里读折县,没有叶县,别弄错了。”

“咱们的路引上,分明写着要经过叶县呀!怎么乱读?什么意思?”

“这牵涉到古春秋时代的事,这些典故没有追根的必要,反正本地人怎么叫,你就怎么听就错不了。”

“好家伙!你是许州本地人?”张三的大牛眼中,涌起极端警戒的神色。

“不是,张兄请勿误会。”杨一元断然否认:“在下已经表明,我是四海为家的人。多少对各地的有名人物有些了解,小鬼与金刚谈不上交情。比方说,诸位来自襄阳,襄阳的隆中三英就是江湖的风云人物,其实根本不知道他们是高是矮。摩云神手对我来说,我对他一点印象都没有。”

最后面的一桌,那八名食客突然放下了食具,一打手式,表示肚子填饱了,该办正事了。

八个精壮大汉,各佩了兵刃威风凛凛,四面一抄,包围了这座食桌。

“听说湖广来了几个地老鼠,要到许州自掘坟墓,”那位留了八字胡,手按刀把的中年人冷冷地说,“许州不埋地老鼠,所以咱们在路上等,在路上埋葬少却许多麻烦,哪能让一些不知死活的地老鼠,到许州灭咱们的威风?哪四个是汉江四霸?”

张三“嘿嘿”一笑,倏然拍桌而起。

“汉江四霸敢远走许州,扮过江的强龙,当然不在乎半途有人拦截撒野。”张三大牛眼一翻,杀气腾腾,“咱们汉江四霸曾经是名动江湖的英雄人物,被人称作地老鼠。阁下又是哪座寺庙的大菩萨?我神刀破浪张家认识你是老几吗?”

食客一乱,四位保护驮队的刀客,紧张地招呼驮队的人赶快离开,以免受到波及。

杨一元摇头苦笑,真不妙,霉到家啦!竟然一头闯入风暴的中心。

他想溜,却知道任何举动,皆会引起两方的注意,而引发风暴,乖乖坐在原处不敢移动。

汉江四霸,他听说过这四个人,在湖广,这四个一方之霸真称得上英雄人物,决不是八大汉口中所说的地老鼠,虽则四霸并没有”强龙”的份量。

许州地当往来要冲,河南平原的大都,隐有不少名动江湖的真正龙蛇,摩云神手便是其中之一。

汉江四霸如果没有真本事硬功夫,敢远走许州撒野?就算他们具有强龙的份量,也人地生疏不敌地头蛇,可知他们具有相当浓的自信心,大摇大摆往许州闯。

“不要问在下是不是大菩萨,届时便知。”八字胡中年人傲然地说,“保证你死得瞑目,上!”

一声刀吟,单刀出鞘。

“去你的!”神刀破浪沉叱,抢进一步巨掌疾吐。

单刀刚出鞘,可怕的壁空掌力及体。八字胡中年人,没料到对方是已可凭内功伤人于体外的高手,已来不及反应了,大叫一声,连人带刀飞退,撞翻了一张食桌,“哇”一声喷出一口鲜血挣扎难起。

一声狂笑,汉江四霸同时撤刀剑挥刃直上。

杨一元向下一蹲,乘乱窜走,出门人少管闲事以免送命,三两闪便窜出棚外。

香风入鼻,穿墨绿劲装的少女,突然在他身侧幻现,速度骇人听闻。

“不关我的事。”他急叫。

少女的纤纤玉手,已向他徐徐地伸出,远在八尺外,他已感觉出一股彻骨的劲气直压体。

“你分明与汉江四霸是同路人。”少女冷冷地说,总算纤手不再退进。

“真是天大的冤枉。”他愁眉苦脸,“我上月中旬从郑州到南阳,找朋友办事,朋友失了踪一事无成,白白花了五六十两银子旅费,心中正充满失败感往回走,我根本不认识汉江四霸是何神圣。小姑娘,别找麻烦好不好?”

“你的话,我一个字也不相信。”少女横蛮地说,亮晶晶的风目狠瞪着他。

漂亮的年轻小姑娘发起威来,其实也相当吓人的,脸一板就显得神圣不可侵犯,锐利手指抓及五官那就灾情惨重。

如果身旁有其他的人,肯定会激于义愤帮助小姑娘打抱不平,倒霉的一定是男人,所以在大庭广众之间,男人们最好识趣些,不要招意女人而犯众怒。

外面就有不少走避的旅客看热闹,他不能强硬。

“小姑娘,你要怎样才相信?要不要到府城查我的行踪?”他沮丧地说,“我一直住在……。”

“本姑娘从府城北上,不能转回去。”

“那……那你打算……”

“摩云神手虽则不是什么好东西,襄阳的隆中三英也好不了多少,两方的爪牙,都是为虎作伥的牛鬼蛇神,最好互相残杀死光屠绝。你不能见机逃走通风报信,必须拔剑和他们拼个同归于尽,不然……。

“不然,你就代劳杀我?”

“那是极有可能的。”

“好吧!我去参与。”

“去!”小姑娘神气地向棚内一指。

棚内,十一个人正火杂杂地刀剑交加狠拼,情势是二比一,但势均力敌,有两对已经到了棚外交手,刀来剑往打得激烈万分,甚有看头。

棚内仅有的食客,是两位少女,两人谈笑自若,旁若无人,一点也不介意附近的刀光剑影。

“好吧!”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1章 矫龙初现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八极游龙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