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八极游龙》

第10章 背水一战

作者:云中岳

这两个人,当然是霸剑奇花的人啦!

巫山神魔无暇多想,也受不了她女霸的骄傲神情,老眼中杀机怒涌,厉叱一声,手动剑出招发,冲进来一记势逾奔电的笑指天南。

在许州期间,霸剑奇花表现得并不出色,曾经被百绝头陀几个人,轻而易举地把她们三个人擒获。

在摩云神手的练功房中,混战中谁也发挥不了超绝的武功。

这就是巫山神魔轻敌的原因所在,一代老魔哪将一个不出色的小姑娘放在眼下?

因此毫无顾忌地走中宫强攻,这一招声势虽猛,却是最容易化解的剑招。

霸剑奇花负在背上的剑,本来拔出不易,但她拔剑的手法十分圆熟,技巧妙到巅毫,以令人目眩的手法拔剑、封出。

不是封,而是格。

“铮”一声金鸣,把巫山神魔的剑格开半尺,错剑的刺耳怪声传出,锋尖已经吐出、突入、中的。

锋尖贯人右胸半尺,抬手扳剑飞退丈外,气势浑雄有如电掣霆击,赫然名家身手。

巫山神魔的四同伴大吃一惊,不约而同勃然惊怒,也不约而同怒吼着拔刀剑抢出。

惊鸿剑客也不慢,滑下鞍掠走如飞。

利用小集的房舍脱身,还真管用,落荒逃遁,必定逃不出高手的衔尾追逐。

霸剑奇花本来挥剑迎向一名留白花山羊胡老人,眼角瞥见坐骑的鞍上,惊鸿剑客的身影不见了。

一声怒叱,她飞纵而起,飞越冲来的两个人上空,去势如逸电流光,向惊鸿剑客身影刚消失的集口狂追,速度骇人听闻。

留下一个人照顾垂死的巫山神魔,另三人也向小集发疯似的飞赶。

□□□□□□

妙观音只有一双眼睛可以活动,房中的一切尽在眼前,烛火明亮,房中的景物一览无遗。

好静,好寂寞,但仍可听到一阵阵微弱的秋虫鸣声,这种声音反而增强寂寞的效果,在天地死寂中,令人平空生出空茫死寂的感觉。

杨一元的确不在屋中,看不见任何活的形影,连烛火也像是凝结了的,没呈现晃动摇曳的现象。

她对这种死寂的情景,不算太陌生。

小时候,她听过许多有关鬼怪的故事。

神、佛、菩萨、妖、魅、鬼、怪……天堂、地狱……

她曾经在某处地方,宅院,荒郊古庙,或者旅邸,一灯荧然,突然在某一段时间醒来,可能是夜静更阑,或者天将破晓。

就那么突然间,她悠然醒来。

一点不错,确是她醒来了,眼中可以看到孤灯,看到周遭一切的景物,她是完全清醒的。

可是,一片死寂,想动,动不了,想叫喊,发不出任何声音。那种空茫死寂的恐怖感觉,事后的一段时日中,想起仍然有毛骨悚然的感觉。

这种现象,不知持续了多久,也许是一刹那,或者片刻,心中恐怖已极,有疯狂呐喊跳踯的慾望,但毫无动的感觉,似乎认为已经到了地狱,或者未知的世界。

突然地,万籁俱寂的情景,一下子就消失了,手脚可以动了,一切声浪又回来了,重回阳世的感觉君临,知道自己的心跳仍在加快,浑身冷汗彻体。

现在,今夜,此刻,她似乎又发生了这种可怕的经历,重回那种恐怖的时光。

但她知道不是真的,她并没重回那种恐怖时光,这时的她是完全清醒的,这种情景,是杨一元造成的,让她产生错觉,让她重回那种时光。

“不……要……”她心中在狂叫,口却发不出声音。

一阵阴风从门,从窗,带着怪异的隐隐呼啸刮入,烛光开始摇曳。

“不……”她心中再次狂叫,浑身汗毛根根矗立。

当第二阵阴风刮入,第一道金光入室,烛火变绿急剧闪烁,第一声厉号传入,她心中狂叫一声,脑门嗡的一震,便失去知觉。

昏厥的前一刹那,感觉出床在抖,帐在掀,天动地摇,满室妖光飞舞,各种可怖的异声震耳。之后,她便一无所知了,吓昏啦!

□□□□□□

不知过了多久,她从万籁俱寂的阴间,悠然苏醒重回阳世,首先便嗅到各种刺鼻的怪味。

灯光暗淡了许多,房中的景物仍可看清。

菜油灯不见了,五支牛油火烛,只剩下两支荧然发光,甲乙、王癸、戊已三方位的烛不但熄了,而且滚跌至壁角下。

满地纸屑,竹木屑,碎陶瓷,小铁片,以及一些不知名非木非石的怪碎屑。桌、凳等筹家俱,全都支离破碎成了废物。

令她惊心怵目的,是横七竖八堆放在墙角的六具死尸。

五个是披头散发,穿了道袍,形如魔鬼的年近花甲老道,尸体扭曲变形极为恐怖。

室中唯一活的人是杨一元,正在检查五只属于老道的八宝乾坤袋内,一些稀奇古怪的杂物,看了看即随手丢弃,大概引不起他的兴趣。

杨一元可能已经知道她醒来了,但不加理睬。

踢开了五只乾坤袋,杨一元开始将长衫的下摆,抄起纳在腰带上,顺手将连鞘长剑也插入腰带系妥,怀中掏出一尺二匕首,系在右小臂的护臂皮套上。

“你错过了最精彩的泣魂天殛大法。”杨一元到了床口,脸色苍白,虎目中神光已敛,露出倦容,“这五个妖道必定来头不小。”

“他……他们……”她觉得自己的声音全变了调,身躯仍在发寒颤。

“他们妄用元神役煞,遭到天殛,作法自毙。”杨一元摇头苦笑,“修道人应该知道,术不能乱。当年费长房随壶公学道,妄自乱役鬼物,最后失役鬼之杖,而为群鬼所杀,修道人皆以之为戒。这五个妖道,情急犯戒,不惜以元神役煞行破釜沉舟一击,终于作法自毙。”

“你……你是张世佩的人?”

“不是。”

“是徐教主的使者?”

“我在山东云游了一段时日,曾两度见过徐教主。他那些人其实都是被苛政弄得家破人亡,被迫挺而走险的可怜虫,我想杀他,但于心不忍。”

“那……你不是白莲教的人。”

“当然不是。”

“你……你也会妖术?”

“术用之妖则妖。我略晓一些小技巧,但从不用来感人。我并没用术杀妖道,他们是死在自己的术中的。天亮后再解你的禁制,好好定下心睡一觉。”

“你……你要……”

“来而不往非礼也,我去找你的师父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杨一元手一伸,又制了她的哑穴。

她张口大叫,想有所表白,但张口却发不出声音,叫声只响在她的意识里。

烛形摇摇,杨一元已经走了。

□□□□□□

李官镇很小,意思是丁户不多。

其实镇的范围占地颇广,每一家农舍几乎都是独立的,散布面广,每一家都有晒麦场、大院子、牲口拦、麦仓房……因此显得零星散布,毫无市镇的规格。

唯一的小客店位于大道旁,其他的房舍向北延伸,最北的一家农舍,事实上距大道已在里外了。

已经是破晓时分,最北这家农舍却毫无动静,完全违反乡野农家良善勤劳的传统,平时除了小孩之外,这时光都该起床忙碌了。

躲在晒麦场旁草堆中戒备的人,突然发现场中间出现一个人,吃了一惊,弄不清这人是如何到达的,一看便知不是自己人。

心中一急,便长身而起奔入场中。

“什么人?”这人拔剑沉叱,声如乍雷,盘问兼示警,难怪嗓门大。

“劳驾,把你们的人叫出来,我找百绝头陀,他欠我一笔债。”

“咦!你……”

“我,杨一元。”

“你还没死?”这人大惊,剑伸出戒备。

“你看我像一个死人吗?”

“你死吧!”

声出剑随,居然风雷隐隐,内功的造诣相当深厚,担任警哨确是大材小用了。

抢攻的速度快通电光石火,料定他措手不及无法拔剑封架。

一步错全盘皆输,估计错误就得付出代价。

“铮”一声金鸣,杨一元不但拔出了剑,而且信手轻描淡写挥出,奇准地崩开将近胸的锋尖,顺势切入送剑。

封招反击一气呵成,警哨看不清剑影,反击太快了,毫无闪避的机会,剑贯胸而入,一招生死立判。

人群涌出,警哨呻吟着倒下了。

“杨一元到。”喝声震耳慾聋,“百绝头陀,是时候了,我等你。”

共出来了八个人,一字排开列阵,其中没有头陀,没有和尚老道,女人只有一个。

最抢眼的人,是巨人阴山鬼王邓宣威,也叫录鬼屠夫,手中的托天叉光芒闪烁,长度和重量十分惊人,任何兵刃也挡不住这种长柄大叉。

当年在川北,这位扫地王摩下第一悍寇,叉前无一招之敌,勇冠群寇,所向无敌,杀人如麻。

叉长八尺,锋尖宽一尺五,一叉攻出,对方的刀剑休想从叉前抢入中宫,砍不动劈不进,刺更是手不够长,决难近身攻击,只能任由他宰割。

“头陀不在,这里我鬼王作主。”阴山鬼王怒吼,“小狗,这次你逃不掉了,上次你这胆小鬼不敢应约,一逃几百里……”

“你吹起牛来了。”杨一元挥动着长剑,“好,就算我是胆小鬼,一逃几百里,你们已经追及了,宰我的机会来了。你最好等一等,进枉死城不需操之过急,我要和百绝头陀当面讲理,他这样穷追不舍,太不上道,面对面解决一了百了。”

“我再告诉你,头陀不在……”

“在何处?”杨一元感到有点不安。

役煞的五妖道和另一个人,作法自毙死在客店中。

按情理,这种用役煞杀人的妖术极为厉毒,道行差的人不能接近配合攻击,煞发起威来是不分敌我的,遇者必死。这是说,妖道们不可能有人配合策应。

除非,另有高明的人支援。

百绝头陀与无上散仙,可能就有支援的能耐。

他估计出百绝头陀这一群人,不曾随同妖道行动策应,远离行法现场,在远处等候消息。

估计只对了一半,百绝头陀一些首要不在这里,那么必定是随行法的妖道们行动了。

把妙观音留在现场,很不妙。

“小狗,你过不了我这一关,不需要知道头陀在何处了,拿命来!”阴山鬼王大叫大嚷托天叉一挥,气流激动声如隐隐风雷。

八个男女,排山倒海似的一拥而上。

杨一元心悬妙观音被救走,不想在这里浪费精力,身形倒射三大外,转身向客店飞掠而走。

他不能白忙一场,妙观音不能被夺走。

叱喝声如雷,阴山鬼王八男女穷追不舍。

小店坐落在大道旁,老远便看到店前剑气飞腾,三对男女正展开猛烈的搏斗,势均力敌难解难分。

三位中年人三把剑,守住了三方,严密监视其他的人接近小店,左手的暗器时刻准备发射,有人接近至三丈外,便先下手为强用暗器阻挡。

有两个中年人在一旁裹伤,显然是被暗器击中了。

百绝头陀与无上散仙,以及五名党羽,注意力皆放在激斗中的三双男女身上,暂时搁下冲入小店的行动。

呐喊声传到,吸引了双方的注意。

“小心,杨小狗来了!”无上散仙惊恐地叫,“他怎么反而在外面?这……”

“后面是我们的人,堵住毙了他!”百绝头陀大叫,七个人两面一分,严阵以待。

恶斗中的三对,是吕、许两位姑娘,与一直和妙观音在一起的两个美貌女人。其中一个,是被杨一元误捉,发现捉错了人,放走了的绛羽飞天艾红姑。

第三对是许高嵩,与一名相貌威猛的中年人,杀得难解难分,三丈内罡风劲烈,剑气彻骨,剑影飞腾,人影八方闪烁,进退如电,也是势均力敌。

以百绝头陀为首的列阵七个人中,夜游鹰站在最外侧,鬼眼乱转,要留心找逃命的路线。这家伙精明机警,可没有与这些人共存亡的打算。

绛羽飞天与同伴穿红衣的女人,目下已经不穿那抢眼的衣裙,都换了青骑装,除了面目宛然之外,已看不出艳装时的妖冶风情了。

许纯芳的对手,就是那位红衣女郎。红衣女郎十分高明,剑术狂野奔放,每一招都是狠招,攻势之猛烈有如狂龙闹海。

但许纯芳的御剑内功要强一分半分,剑术同样神奥,攻多守少,不时攻出三两记神来之剑,不但封住了对方狂野的剑招,而且逼对方急撤移位,因此她的攻势虽然只占了四成,但所造成的威胁却占了六成以上。

势均力敌,谁也不能在短期间主宰全局。

杨一元来势如电,但在百步外身法放慢了。

阴山鬼玉手长脚长,高大的巨人通常行动蠢笨,但鬼王一反常规,脚下快捷绝伦,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0章 背水一战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八极游龙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