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八极游龙》

第13章 群魔聚会

作者:云中岳

聚会天下群雄群魔,可不是十天半月便可办成的事,说不定一年半载,也办不出成果来。

所以这件事暗中必须积极进行,外表却偃旗息鼓看不出紧张情势。即使距离近的城市有人陆续赶来聚会,也不会贸然公开活动。

杨一元也在暗中准备,搜集一切有关愁云岭混沌宫消息,多一分准备,就多一分成功的机会。

他忙,两位姑娘也经常在外打听消息,希望得到,有关霸剑奇花的动静。

霸剑奇花化装易容活动,两位姑娘也易容化装四处打听,想得到,必定白费劲。

许纯芳非常痛恨惊鸿剑客,自从杨一元告诉她们,惊鸿剑客可能仍在本城某处藏匿之后,她发誓要把这婬贼找出来痛下杀手。

吕飞琼不但讨厌惊鸿剑客,也对霸剑奇花不谅解。她与许纯芳正好相反,她不想见这一双男女。

这天一早,杨一元独自前往兵器店,监督工正打磨他订造的法器,无法预估返店的时刻。

他所订造的所谓法器,其实是两寸径的新月型小弯刀,两刀相对合拢,便成了一个径大两寸的圆环,环内开全刃,外圈尖端磨半锋。

五个环握在掌中,发射出去便成了十把小型新月飞刀,飞旋切割走弧形路线,发出奇异的旋转急激破风声,恍若交叉聚合的雷电。

打磨的手工非常精细,锋刃的角度不能相差分厘,每支的造价是二两银子,非常的昂贵。

他这种超绝的高手,吹口气也可以杀人,竟然订造大量外门暗器,可知他不敢忽视即将聚会,数量空前的妖魔鬼怪。

他一走,两位姑娘也随即外出,穿越州城,到了北关外。

北关大道是过河的大路,在北关外的街市,可以打听有关河对岸卫辉府的消息,留意往来江湖有名人物的动静,北关外的街市也最为热闹。

已经是巳牌末,得准备回城了。

两位姑娘扮成两个小厮,剑裹了破布当做打狗棍,居然扮得相当神似,用了易容葯的脸蛋脏兮兮,谁会想到她们原是爱洁的小姑娘?

大街伸展出里外,街口前面有一座槐林,两人正打算从街口折回,目光落在槐林的左面,看到三个青衣人在林边纳凉,坐在树下进食,目光不时向北面眺望,似乎正在等待从北面来的人。

恰好有一个人站起,向北望似乎有所发现。

“来了!”这人向同伴说。

两同伴跳起来,将剩余的食物全丢入大口中。

吕飞琼脸色一变,一拉许纯芳的手,闪在最外侧房屋的壁角隐起身形。

“你看,那畜生,认出来没有?最外侧的那一个。”她向许纯芳低声说,“化装易容术拙劣,大概他从来就不屑化装易容。”

“哎呀!真是这畜生。”许纯芳兴奋雀跃,“他真躲在本城,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;这畜生必须受报。”

“不可鲁莽,许姐!”吕飞琼拉住了她,“他人多,北面还有其他的人。”

那个人,确是惊鸿剑客,换穿了褐衫,像一个驴夫,裹布的剑挟在腋下。

两个同伴也扮成脚夫,剽悍之气外露。

远远地,两匹健马急驰而来,是两位女骑士,遮阳帽戴得低低地,看不见面孔,看那矫健切娜的身段,与华丽的翠绿与水蓝的绸质骑装,必定是年轻的武林女英雄,所佩的剑装饰十分华丽。

一声忽哨,驰近的健马四蹄一缓。

“家驹!是你吗?”穿翠绿骑装的女郎,掀高遮阳帽兴奋地娇呼。

“小翠!等了一个时辰呢!”惊鸿剑客举手示意,“过河不顺利?”

“搁了浅。”健马驰到,女郎扳鞍下马,“咦!你们怎么扮成这鬼样子?”

“别提了。”扮脚夫的人说,“潘姑娘!一言难尽,袁老弟碰上仇家,不得不化装易容。我派人送信给你,信中不便提及,安顿妥当后,他会告诉你的。”

大道穿槐林而过,对面那株槐树下,出现扭成村姑的霸剑奇花,剑鞘插在腰裙的系带内,手中剑光芒四射,姜黄色的不健康面庞,涌现奇怪的笑意。

“家驹!你可以把经过告诉你的老情妇呀!不要怕,我都不介意,你怕什么呀?”

霸剑奇花皮笑肉不笑,说的话愈来愈大胆,“你的老情人,应该知道你这风流剑客的毛病,你有多少情妇,老情人不会在乎的。像我,就不介意你过去有多少女人,以后不行,新的旧的一概拒绝往来。”

惊鸿剑客虎目怒睁,解布巾取剑。

“该死的!你不要做得太过分了。”他气冲斗牛,有同伴在旁,便胆气一壮,“你不要脸我要脸,不要在这里丢人现眼胡说八道。”

“你还要脸吗?”霸剑奇花换上了明媚的笑容,举步踏入大道向前接近,“你倒是说说看,你如何要脸。我当然不要脸,不然怎敢在大庭广众间,承认是你的情妇,逼你娶我做你袁家的媳妇?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你过去一直抓住女人的弱点,认为女人和你上了床,吃了亏必定不敢声张,任你为所慾为。我不怕,所以我的绰号叫奇花,别人不敢做的事,我敢。所以,你今后最好不要在我面前耍花招。”

“这是怎么一回事?”眉目如画的小翠,用充满敌意目光瞪着霸剑奇花,却是向惊鸿剑客追问,纤手本能地移向剑把:“家驹!她是什么人?”

“我是他新任的情妇,绰号叫霸剑奇花。”霸剑奇花大声说,像是宣告主权,“我不许他再四处拈花惹草,要将他带回江南常州,要他今后乖乖守在振武园内,不许他再江湖鬼混,你有什么意见吗?”

“哦!你就是霸剑奇花?”

“不错,那就是我。”

“你知道,情妇是没有地位的……”

“我不但有地位,而且有权利,所以我要用剑保障我的地位和权利,他知道我的剑有这份力量。家驹!你胆敢一而再,在我面前亮剑?你胆子不小,哼!”

“去你娘的,你这不知羞耻的贱女人……”扮挑夫的人忍无可忍,叫骂声中,快速地冲上就是一剑吐出,声及剑及,极具威力。

剑光一闪,再闪,然后风雷隐隐消逝。

霸剑奇花幻现在侧方八尺外,剑尖有血迹。

挑夫一剑走空,收不住势,直冲出丈外双脚一乱,猛地丢掉剑,手掩住鲜血狂涌的右肋,“呃”了一声,摇摇晃晃向前一栽。

“杀光了你的猪朋狗友,你就会乖乖地,死心塌地的让我带你回江南了。”霸剑奇花笑吟吟地说,含笑杀人下手不留情,“朋友没有了,你就混不下去啦!该死的东西,你得去死!”

另一挑夫乘她分神的好机会,连发三把飞刀。

她左扭右移,左手扣指连弹,不可思议地弹落了三把飞刀,身手妙曼不带丝毫火气,第三把飞刀未落,剑已出手。

剑光闪烁,电闪雷鸣,招发即中,霸道绝伦。

挑夫的胸口七坎要害,剑留下的创洞鲜血泉涌,踉跄倒退六七步,创口血泡涌出,发出奇怪的响声,口叫了半声,仰面便倒,在血泊中挣扎呻吟。

“来一个杀一个,我霸剑奇花说一不二。”

她的剑向小翠一指,格格娇笑。

小翠与同伴惊骇地向后退,想拔剑却又迟疑。

“你还要他吗?”她含笑向小翠逼问,手向惊鸿剑客一指,“我要斩断你们对他的余情,再也不许他有朋友,不许他有其他的女人,不许他……”

小翠一声娇叱,三把柳叶刀破空而飞,身形却反退,飞跃登鞍。

霸剑奇花这次不敢用指弹同时到达的飞刀,柳叶刀两面有刀,不能用指弹,向侧一绕,三把柳叶刀落空,偏差的角度太大,飞行的小弧形失去作用。

剑光飞腾,猛扑登鞍的小翠。

健马腾跃,斜冲而出。

霸剑奇花也扑错了方向,两匹向北飞驰。

扭头一看,惊鸿剑客已经不见了。

“你跑不了的。”她向左面的槐林大叫。

北面站着一个花甲老人,握了一根问路杖,似乎视觉有障碍,老眼昏花。

“这里有死人。”花甲老人说话有气无力,“女人!你在干什么?”

“杀人。”霸剑奇花收剑,“杀无义的人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还有,捉拿逃夫,情夫。”

“世风日下。”花甲老人摇摇头表示慨叹,点着问路杖摇晃晃向州城方向走了。

霸剑奇花把两具尸体,拖入槐林深处,重回路中,长叹了一声。

“我们到街上午膳。”她向许纯芳两人说,“你们也来。”

“值得吗?”许纯芳黯然低问。

“值得的,至少以后不再有无知的女人上当了。”

“你杀不了他,他逃的功夫非常了得。”

“我不杀他。”

“哪你……”

“我要把他像猪一样圈起来养。”她向街口走:“记得吗?我是奇花,我与一般女人不同,我要用奇的方法和手段,让世人明白,一个离经叛道的女人,要侮辱她是需要付出代价的,我就是离经叛道的女人。”

“何苦?申姐。”吕飞琼叹息,对霸剑奇花的误解冰释了。

“不谈我的事,你们……”

“我们仍在追踪夜游鹰。”

“真的?”霸剑奇花挽了吕飞琼含笑举步,“那凶手随百绝头陀一群人,到莱阳山区的混饨宫去了。听说杨一元宰了可怕的中州五子,可能是真的了,难怪他们急急忙忙逃命,召请群魔的十万火急信息已经传出。那畜生也在召请友好赶来聚会,暗中策应百绝头陀,他已向头陀屈服,立了卖命契。

“我和你去见杨爷。”吕飞琼说,“杨爷是很有见识的人,申姐!听听他的意见,好吗?”

“那是一个不解风情的男人。”霸剑奇花完全不像一个心碎的弃妇,心情甚至相当愉快,“我可不想去找挨骂,和他那种人在一起,是相当乏味的,我对斥责挨骂根本就毫无兴趣。”

“我们相处期间,他并没斥责叱骂我们呀!”许纯若提出抗议,“他自己就糊糊涂涂,做事大而化之,不拘小节马马虎虎,怎么会扮神圣斥责我们呢?”

吕飞琼将杨一元又捉错妙观音的事说了,并没说出他就是八极游龙。

“我的事,铁定会挨骂的。”霸剑奇花其实感到羞愧,托辞掩饰心中的不安,“我得全神对付那畜,有机会再和你们相聚。”

三人恢复往昔的友情,重新成为盟友。

□□□□□□口

杨一元并不如两位姑娘所说,性情糊糊徐涂,办事大而化之,其实他是对一切事务不怎么计较,大事他却精明,更不像霸剑奇花所说,和他一起乏味。

在客店的客室里,两位姑娘把会晤霸剑奇花的经过说了。

“你是说,申姑娘在北门外,曾经两次拦截那位大剑客?”他一面品茗倾听一面信口问。

“是呀!这次杀掉他的两个朋友,吓走他往昔的两个情妇。”吕飞琼说,“我有点担心甲姐,她性情的改变个人感到害怕。”

“这是说,申姑娘仍要继续羞辱那位大剑客了。”杨一元并不担心申菡英性情改变的事。

“是的,申姐誓言决不放过他。”许纯芳显得相当高兴,“她第一次与那畜生交手,一招便刺了那畜生一剑。她有不少门路,消息的来源可靠,盯梢术相当高明,那畜生的动静瞒不了她。”

“可一不可再;事不过三。”杨一元郑重地说,“你们得提醒她,须防反噬。那位大剑客工于心计,阴险狡诈,城府甚深,会设计反击,狗急了也会跳墙呢!叫她千万小心,以免中计上当。”

“大哥!你愿意帮助她吗?”许纯芳对他的称呼,愈来愈简单亲见,“她不好意思向你求助。”

“我会的,但……要我在大庭广众之间,光天化日之下向剑客挑衅兴师问罪,我办不到,除非那家伙不知自爱主动找上我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你真笨哦!呵呵!”杨一元大笑,“难道你们就不会制造借口吗?一句话就可以引起一阵暴动呢!在我没抓到他和百绝头陀那些凶魔勾结的把柄前,我找他,在理字上就站不脚,会引起蜚短流长的,所以……”

“我明白了。”许纯芳欣然说。

“明白什么?”

“比方说,申姐与他冲突,我和吕姐恰好也在场,或者凑巧在场……”

“你两人会加入,我岂能袖手旁观?”杨一元笑说,“在许州,你们三个丫头向我一叫嚷,那家伙就冲上毛手毛脚,以护花使者自居撒野。我会做护花使者呀!保证传神,比那家伙更像,嗓门更大,可打包票。”

“我们哪配要你护花?”许纯芳红着脸白了他一眼。。

“我不适宜做任何人的护花使者。”杨一元毫无机心泰然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3章 群魔聚会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八极游龙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