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八极游龙》

第14章 斩断爪牙

作者:云中岳

“告诉我,怎么一回事?”杨一元一面检查女人的百宝囊一面问,检出几个小瓷葫芦,仔细检查里面的丹丸葯散,凭经验他知道里面装盛的是各种解葯,“我是说,那个乐正仲明。”

“没什么啦!”吕飞琼有点不自然,甚至有忸怩不安的神情流露。

“真的?”

“我就是不要见他。”

“躲起来?躲多久!”

“他可能是途经郑州,明天会走的。”

“干脆,我揍他一顿,把他赶跑。”杨一元没收了几个小瓷葫芦,丢百宝囊出窗,他的爪功很了不起,打断他的狗爪好了。”

“不要啦!”吕飞琼脸一红,“他不是坏人……”

“那我是坏人啦!坏就坏到底,我……”

“他是我的邻居。”吕飞琼悻悻地说,“他们家的武林声望,一向就比我家高……”

“唔!我知道了。”杨一元说,“武林声望颇高的人中,姓乐正的好像只有一个,八爪龙乐正弘光,是个方方正正颇孚人望的名武师。”

“那是他老爹。”

“那一个他?”杨一元笑问,恶作剧地眨眨右眼。

“喂!你不要说话带刺时不好?”吕飞琼脸更红了。

“除非我明白毛病出在哪里。”

“是这样的啦!”吕飞琼只好实说,她哪能斗得过杨一元?杨一元的怪笑她就无法应付。“他们家四兄妹,一个比一个神气,从小两家子弟就打打闹闹谁也不服输,提起武林声望他们却稳居上风。

我一气,就仗剑闯江湖,我要闯出超过他们家的局面,让他们神气不起来。哼!一个名武师有什么好神气的?”

“我明白了。”

“明白什么?”

“你们两家子弟打打闹闹,没打破头吧!”

“没有那么严重啊!”

“因为其实感情不算坏。”

“他那两个妹妹,从小就会撒赖,输了就放泼。他兄弟俩和我的兄长也不和。”

“你老爹放心让你出来鬼混?嗯?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你是偷跑出来的。”

“没有呀!我妹妹就知道。”

“两个小鬼狼狈为姦。”杨一元向房外走,“该打一百荆条。我去看看那小子,是出来闯道呢?抑或是找不想见他的人。”

“杨大哥……”

“哈哈!别慌,我不会把他揍得鼻青面肿,毕竟他是块好材料,至少他见义勇为表现得很不错。就算他从小欺负你,我也会原谅他的。呵呵……”笑声中启门走了。

“吕姐!要不要我帮忙?”许纯芳也哈哈笑,“帮忙揍他一顿,替你出口气。

“啐!”吕飞琼脸红耳赤。

□□□□□□

杨一元年长两三岁,闯道五载已是老江湖,他理该作东,找店伙备了一桌酒菜,就在这一进客院的小厅中款待乐正仲明。

他豪放不羁,摆明了提携后进的前辈老大哥气派。许纯芳姑娘作陪,年余的经历也显得老练。

对前来行凶的人袭击内情,杨一元略加解说,江湖寻仇事件太多极为平常,没有详说的必要。

“乐正兄光临郑州,仆仆风尘早早落店,有何贵干?”杨一元神色泰然,当然是有意探口风,“打算有多少时日逗留?”

“预定逗留三天。”乐正仲明身怀绝技,但目击杨一元擒凶手的出色表现,口气谦虚不敢自负,“兄弟不是仗剑行道的人,但目见不平不得不管,无意与人结怨,希望这期间不要再生是非。”

“在下对郑州还算是熟悉,江湖见闻尚算丰富,但不知乐正兄的事,是否需要在下效劳?”

“兄弟是年初出外遨游的,半载以来,踏遍了半壁江山,这次准备入关。”乐正仲明的口气,表示对江湖不算陌生,不是初出门的人,“杨兄既然见闻广博,兄弟想向杨兄打听一个人。”

“什么人?”

“少年子弟江湖老,每天每年,不知有多少英雄儿女,怀着雄心壮志踏入莽莽江湖,最近二十年来,有不少女英雄出人头地,武林十杰就有三位是女的,上一代的字内十一高人中,也有三位女高手。这些女英雄的成就,吸引了许多年轻姑娘们仗剑追随,希望也有她们的成就和声望,有些姑娘们可能出道的第一天,便……”

“你到底想说些什么?”杨一元单刀直入打断对方的话。

“兄弟有位邻居,姓吕,芳名叫琼玉,今年十八岁了。”乐正仲明黯然地说,“已经离家年余,迄今音讯全无。她的武功很了得,拳剑已登堂奥,只是个性好强,小性子一发就令人头疼。”

“小姑娘们眼高于顶,平常得很呀!”杨一元直盯着许纯芳笑,许姑娘对他却直翻白眼。

在南阳桥头歇脚亭,出面向他挑衅的就是吕飞琼,可知小丫头的好强个性,比霸剑奇花更强烈。但三女中,吕飞琼平时所流露的温柔气质,却是最佳的一个,正是所谓外柔内刚类型的人。

“我出来找她,她的兄长也出来了。半年来,我们跑遍了半壁江山的大城镇,就没有人知道吕琼玉是何人物,我实在很担心,我一定要找到她,感觉中,我觉得她一定平安,但是……”

“但是,天有不测风云,你担心是应该的,一位小姑娘出道仅年余,就算她有绝世的武功,能有多少成就呀!说不定连绰号也没混到手呢!何况她不可能用吕琼玉的本名扬名立万,对不对?”

“她是擅自离家的。”

“那就对了,假设你能找到她,她肯跟你回去吗?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求她?”

“这……不。”乐正仲明一挺胸,“我会劝她,哄她,她如果不听……”

“如何?”

“捉她回去。”乐正仲刚提高嗓音。

“糟糕!你这个笨蛋。”

“杨兄!你……”

“你去捉吧!”杨一元向通向东厢的走道口一指。

扭头一看,乐正仲明跳起来。

吕飞琼站在走道口,杏眼圆睁狠瞪着他。

“琼玉……”他奔出兴奋地大叫。

吕飞琼呸了一声,扭头一闪不见。

奔至走道口,吕飞琼的倩影已经消失。

他倏然转身到了桌旁,虎目中似要喷出火来。

“你……你这混蛋故意使坏。”他暴跳加雷,向杨一元大叫大嚷,“你在存心整我,可恶透顶,去你的!你这阴险的家伙……”

铁钵似的大拳头,凶猛地向杨一元的脸上招呼。

杨一元抬手架住了大拳头,下面一脚踹在乐正仲明的右膝上。

乐正仲明盛怒之下,下盘毫无防备,被踹得急退五六步,几乎摔倒。

还没站稳,杨一元到了,一声怪叫,铁拳疾飞。

小厅还算宽阔,两个疯牛似的庞然巨汉,拳来脚往尚可施展,打得激烈万分,拳掌着肉声犹如连珠花炮爆炸,一记比一记沉重快捷,看谁禁得起连绵不绝的重击,记记落实公平交易。

许纯芳不加理会,独自据桌大快朵颐,不时传出她的娇叫。

“喂!过去一点。”她的娇叫声,压下了拳掌着肉的暴响,“再过去一点,酒菜要翻啦!”

保护酒菜要紧,打斗的事与她无关。

贴身缠斗如果不是死仇大敌,危险性并不高,发拳出掌很难发挥全力,速度太快出劲的距离也不够,看似激烈万分,其实有惊无险。

各挨了百十记重击,乐正仲明有点吃不消啦!“砰砰扑”三声闷响,小腹挨了闪电似的连环三撞拳,被打得飞退五六步,背部砰然撞在墙壁上,似乎房舍摇摇。

“她与许姑娘同房,快去捉。”杨一元在拳头上吹口气,怪腔怪调大叫。

乐正仲明真听话,疯子似的狂奔出厅。

“这小子不错。”杨一元回到桌旁坐下,摇头晃脑,“就是鲁莽急躁,难怪吕姑娘受不了他。”

“大哥!你也用不着故意整他呀!”许纯芳笑吟吟替他斟酒,俏巧地睥睨着他,“要不,就是你对吕姐存有坏心眼,所以……”

“有坏心眼的人,才会往坏处想。”他神情微变,“我怎知道吕姑娘也来了,她本来就坚决表示不理会的呀!再说,我想把这件事弄个明白,才能决定该怎样撮合他们,把双方的芥蒂原因明白摊开来,是不是有助于他们相互进一步了解?”

“也许更糟……”

“应该不会。”杨一元不以为然,“芥蒂在心里隐藏得愈深,愈增误解。与人相处,我宁可选择向我大叫大嚷,甚至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的朋友,可不想与一个经常站在身边、鹰视狼顾像冷恶的猛兽、冷静应付我的人走在一起。朋友也好,男女之间也好,彼此把话都放在心里,早晚会不可收拾的。当然,这些话要不涉及隐私。”

“无话不谈推心置腹,也有坏处呀!”

“那是当然。”杨一元喝了一碗酒,“不可能把两个人变成一个人,任何一个人,一生中难免有些事不足为外人道。人生有光明的一面,也有黑暗的一面,心中的梦魇,永远不可能与人分享分担。

你如果刺伤触及某个好朋友的隐私,他就会成为你的仇敌。亲如夫妇也一样,一百对同床异梦的夫妻,最少有五十双毛病出在这里,都希望对方毫无隐私。”

“这个……”许纯芳发现他眼中的飘忽神情。

“我这个人是有点怪,我承认有点让人觉得不易相处,可能与我的玩世性格有关。我不是一个为别人而活,为世俗的评价而活的人。

我对所参与的事相当执著,但并不操之过急,我会随情势的凶险程度而更改方法,所以很容易遭到误解,而我又不介意,这就很难令每个人都满意了。以吕姑娘的事来说,我实在没料到她会前来偷听,如果我必须为了揣摸每个人的心态言行,而必须留心讨好每一个人,岂不活得太辛苦?我哪有闲工夫去做误人又不利己的笨事?”他说的是他自己,但神情却漠然。

许绍芳感到气氛不寻常,感觉出某些地方不对劲,正在用心察言观色,厅外闯进脸色臭臭的乐正仲明。

“她提了行囊走了。”乐正仲明想冒火地质问,却又有点气馁。

“她一定去找霸剑奇花。”杨一元冷冷地,不再热衷,“在郑州她除了许姑娘之外,最亲近的人就是霸剑奇花了。”

“霸剑奇花在何处落脚?”

“我不知道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我真的不知道,我这人很少管闲事。”

“你一定……”

“我警告你。”杨一元虎目怒睁,火往上冲,“我很忙,我自己也有许多事摆不平,哪有闲工夫去管别人的闲事?更不会无聊得去管一个姑娘们落脚在何处,你以为我是什么人?追逐女人的风流浪子?”一掌拍在桌上,杯碗乱跳,“要找你自己去,别来烦我。”

乐正仲明受不了啦,扬掌提拳要爆发了。

“我耐性有限,你给我记住。”杨一元踢凳而起,“你要是敢撒野,我要把你的爪牙折断,把你的肚子从口里打出来,不信你试试看?”

许纯芳总算第一次看到,他为了一点点小事发火,以往他对一些不伤大雅的事故,从不当真一笑了之。

她就是感到不对劲,也许是今天太过闷热,每个人的情绪都有点反常吧!天气热难免火气大。

“大哥!不要这样嘛!”她不得不提心吊胆劝解,“乐正兄也是心中焦急,毕竟在江湖奔走寻觅了不少时日,一旦……”

“看他这副德行,即使寻觅了十年漫长岁月也是枉然。”杨一元气消了,赌气不再进食,往厅外走:“他居然狂妄地要把人捉回去。

我花了百日工夫,紧迫追踪一个差劲的对手,迄今仍然可望不可即呢!他的心态如果不改变,铁定会害人害已。”

回头瞥了怔在当地的乐正仲明一眼,大踏步走了。

□□□□□□

他是一个大而化之的人,人走江湖什么也不在乎。

他说:他不是一个为别人而活、为世俗的评价而活的人。

又说:如果我必须为了揣摸每个人的心态言行,而必须留心讨好每一个人,岂不活得太辛苦?

其实,他不可能做到这一地步,某些事,某些话,他仍然介意的。

他对女人的心理与感情生活,所知有限得很。

他可以把一个女人剥光,不理会任何后果。

他可以狠揍一个女人一顿,不论对方是美是丑。

但他并没忽视女人,不至于荒谬得认为男女无别,只是忽略而已,不想花时间了解女人。

许纯芳说他对吕飞琼存了坏心眼,伤害了他的自尊,对伤害自尊的话,他不能毫不介意。

他与两位小姑娘同行,唯一的原因是夜游鹰已和百绝头陀走在一起了,各办各的事,同路一并解决事属平常,事后各走各的路无牵无挂,如此而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4章 斩断爪牙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八极游龙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