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八极游龙》

第15章 生死关头

作者:云中岳

汴京老店紧张的气氛,可从惶然进出的人脸上神情看出端倪。

对面的食店中,气氛却轻松有趣。

杨一元刚坐定,店伙刚送上茶,桌对面便坐下一个浑身脏兮兮的小花子,笑起来露出一口完全与脏不相配的洁白整齐牙齿。

“你也要揍我吗?”小花子笑吟吟,晶亮的大眼盯着他表达善意。

“不会,除非你动手动剑。”他也笑容可掬,替对方也斟上一杯茶,“我不是嗜杀的杀星,除非对方想杀我,我是不怎么计较的,杀人毕竟是不得已的事。你阴魂不散在我附近出没,似乎无意图谋我,我也就装袭作哑不加理会啦!等你动了杀机之后,再宰你还来得及。你最好早些动手,今后你不可能蹑在我身后了,我很可能兴之所至,朝游北海暮苍梧,你跟不上我的。”

“我还没准备好呢!”小花子说,“准备好之后,我会告诉你。”

“你如果事先告诉我,我就没有宰你的兴趣啦!像你这种大美人,宰了也实在暴殓天物。”

“你承认我是个美人啦!”

“你本来就美呀!喂!你怎么不去混沌宫?”“我已经用性命来还债。”小花子是辣手红绡张文锦,黯然叹了一口气,“你说过的,我已经不欠她什么了。我和她的交情并不深厚,她无意中救了我,我才感恩图报巴结她的。

这次我从湖广北上,心血来潮到南阳和她小聚,事先根本不知道她犯了些什么案,毫无怨尤报答她的救命恩情。虽则我已经还清了欠她的债,但……”

“但仍想找机会替她尽力?”

“是的。我希望你能放过她,我找机会劝她退出江湖,留一条活路给她走,只要她不再为祸江湖,佛门弟子说:“放下屠刀,立地成佛,……”

“狗屁!”他冷笑:“百绝头陀、降龙神僧、铁罗汉、死鬼九杀魔僧,他们是佛门弟子也不想成佛。放下屠刀立地成佛,对那些被杀死的人公平吗?杀人的屠夫,放下屠刀可成佛仙,而被杀死的人,却要做枉死鬼下地狱,这岂不是公开鼓励杀人吗?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易地而处,被杀的人是你的父母、丈夫、儿女,你怎么说?”

“不管你怎么说,我一定要帮她。”辣手红绡只好放弃劝解:“我不会让你得手。”

“悉听尊便。”他毫不介意辣手红绡的威胁,“我已经说过了,没有下次,只要你敢向我动手动剑,我一定会毫不迟疑地杀死你。在你没向找撒野之前,你是平安的,你最好赶到混沌宫与凶魔们会合,多一个人就多一分胜算,跟在我后面等机会的话,你会等得头发变白的。”

“杀人的手法很多,用武功可说是最拙劣的手法。”辣手红绡娇笑:“我辣手红绡心狠手辣,但也会用心机将敌手置于死地。我会找出你的弱点,等候或制造机会,一举解决你永除后患,我是很有耐心的。”

“我相信。”他脸上依然笑容安详,心中却波涛汹涌,“女人通常比不上男人狠毒,但阴险却有过之而无不及,生存能力比男人强十倍。双方条件相当,存活的一方一定是女人。这世间如果浩劫光临,天灾人祸注定人类当灭,最后死的一个,也一定是女人。”

你可以不信天地鬼神,可不要不信一个可怕女人的毒咒。

辣手红绡就是一个可怕的女人,凭她敢公然在杨一元身边出现的胆识和勇气,就知道她的确在用心机,正在逐一找出杨一元的弱点。

杨一元不会一见面就杀,这弱点她发现了。

“所以,你何不答应我放妙观音一马?”辣手红绡还没发现他的心底变化。

“我不是一个办事有始无终的人。”他懒洋洋地说,“这也是我的弱点之一,你早已发现了。”

杀机像星星之火,在他的心底点燃了。

“你该亮出你八极游龙的名号,这些人不用赶就会溜之大吉。”

“不!除非万不得已,决不用名号唬人。”

星星之火发出了火苗,发热,发光。

“这也是你的弱点之一。”辣手红绡不识相,口气中很得意。

火苗上升了些,快要成为火焰了。

“偶而有点妇人之仁。”他信口说。

“这也是弱点之一。”辣手红绡更得意了,”要不了多久,我就可看透你了。”

“是吗?”

“一定。”

“假以时日,可能的。”

“我是很有耐心的。”

“我相信。”

火焰逐渐转旺,向四周燃烧了。

匆匆闯入一名汴京老店的店伙,急急到了他桌旁。

“大爷!请……请不要等候了。”店伙不胜惶恐向他禀告,“那……那些老爷们,已……已经结账离……离店,从……从店后走……走了。”

“这些混蛋可恶!”他跳起来,丢下二十文制钱会茶账,冲出街人汴京老店的店门,他要求证。

□□□□□□

五个人潜伏在东关外,通向东郊的小径旁树林里,像伺鼠的猫,等候出洞鼠出现。

“杨小狗把咱们的人,吓得屁滚尿流逃出城,回家抱老婆逗孩子不敢露面了,他娘的!全是些贪生怕死的无义匹夫。”惊鸿剑客凶狠地咒骂,“现在,咱们只好靠自己了。泼妇的剑术十分诡奇霸道,咱们必须避免和用兵刃相搏,必须尽快制住她或毙了她,不然后患无穷。诸位!我全靠你们了。”

“放心啦!袁兄!”那位生了一个大酒糟鼻的大汉,拍着胸膛保证,“我无影刀不会让敌人有出手的机会,从没让朋友失望。冲咱们多年交情,我保证可以替你除掉心腹之患,只要你不心疼,我一把刀就可毙了她。”

“你无影刀的飞刀太阴毒,刀出必中,最好不要使用,让在下代劳。”另一个生了一双死鱼眼的中年人,嗓音像是老公鸭在叫,“那朵花我见过,的确美得令人心痒难熬,袁老弟口说制住她或毙了她,主要是制而不是毙,这种漂亮的女人,毙了怎舍得呀?”

“你代劳?”无影刀嘿嘿笑:“我的无影飞刀小而薄,如不有意击中要害,死不了的,只要抢救及时。

而你的飞蜈蚣淬有奇毒,有些人对毒毫无抵抗力,即使不怎么剧烈的毒,也入体无救,比我的无影刀更容易致人于死,所以你的绰号叫夺命天蜈,你一出手,那可以令人神魂颠倒的小美人死定了。”

“别吵别吵,人来了。”瘦小的大汉低叫,掳起左袖,小心地检查系在手臂上,十分精巧的袖箭筒,“有两个人,另一个母的由我追魂箭负责。”

这些人都不是好东西,全是使用暗器的专家。惊鸿剑客交游广阔,什么朋友都有。

这几个暗器名家,全是黑道之豪,因此另住在城外,避免与住在汴京老店中,那群侠义道名宿碰头,惊鸿剑客考虑周到,两种人是不能说合在一起办事的,一旦碰头,必然产生内哄的后果。

用暗器打埋伏,几乎可以说必能成功。

霸剑奇花盯牢了惊鸿剑客,却没料到惊鸿剑客也有人盯牢她,她的行动习惯,几乎全被惊鸿剑客摸清了,她的藏匿处,也被眼线摸得一清二楚。

这条小径,是她到东关,找惊鸿剑客的必经道路,她必须进关把惊鸿剑客逼出来。

她不像杨一元那么胆大包天,不敢在城关内公然打打杀杀向男人寻仇。

她的消息不够灵通,惊鸿剑客却有许多人手可用。

吕飞琼躲避乐正仲明,自然而然地找她作伴,两人都扮成普通的村妇,裹剑沿小径西行。

前面半里地,使是与东行大官道会合的岔路口,小径穿越树林,树林正是埋伏的好地方。

“我们俩的遭遇,真可算是绝配。”霸剑奇花感慨地说,“我反追该死的坏男人,你的好男人追你。我想,我们俩都有点反常。”

“这是不同的两码子事。”吕飞琼不愿提她自己的事:“申姐!

你这样做,分明是虐待自己,何苦来哉?那种男人……”

“你怎不说我想虐待他?”霸剑奇花既无受屈辱的表情,也没有羞愧的神情流露,“也许我好奇,我要看看这种男人,他们一直诱骗玷辱女人,一旦被女人不断逼迫,会变成何种型类的男人。”

“我担心你在玩火。”

“我不在乎,所以绰号叫奇花,哦!吕姐!你逃避那个什么乐正仲明老邻居,会不会与杨一元有关?”霸剑奇花也在摆脱自己的事。

“申姐!你想到哪里去了?”吕飞琼苦笑:“我与那位老邻居,从小青梅竹马相处得很不错,长大了才打打闹闹谁也不服输,其实感情仍在,这与杨爷的情形完全不同。

杨爷这种江湖玩命者,天生的风尘铁汉,他对任何女人都不感兴趣。对这种人动情,是十分危险的事,他会是你患难中最珍贵的朋友,但任何时候,他都不会把你看成女人,你明白了吧!”

“我知道。”霸剑奇花脸上一热,想起那天在十里亭,被无上散仙侮辱的经过。

那时的杨一元,似乎没把她们几个绝色美女看成女人,对躶露的女性胴体,既不惊讶也不动容,若无其事神色泰然自若,这是绝大多数男人绝难办到的反常态度。

“也许,他的眼界高吧!”吕飞琼的想法不一样。

她说:“可能他真把我们看成小孩。”

路有二三十步外,传出一声怪叫,树后闪出一个人影,然后又隐人树后。

“什么人?”霸剑奇花沉叱,一跃入林。

这瞬间,身后路左飞出三道淡芒。

吕飞琼正想跟进,迈出一步,后面的右股后有物入体。身形乍起,突觉剧痛君临,右腿一软,冲势下降,“砰噗”两声摔倒,滑出路外。

“小心暗……器……”摔倒的瞬间,她仍能尖叫示警。

远出两丈余,已经入林的霸剑奇花,身形一闪即逝,闪在一株大树后。

一道淡芒擦树而过,贯入前面另一枚大树干,是一把长仅四寸的柳叶刀,一种高手名家才能使用的小型飞刀,击中要害才能致命的薄小飞刀,飞行的速度很快,短距离目力难及,所以也叫无影刀。

前面现身诱敌的人,再次现身急掠而至。

霸剑奇花闪在树后,立即向下一伏,像是被击中要害,倒下去便重创不起的人。

吕飞琼也十分机警,身形一扭便滑下路旁的深沟。

“人是我的……”现身掠到的人,狂喜地大叫,不用暗器急冲而上,向下一挫伸手擒人。

剑光一闪,淡然扭转身躯的霸剑奇花,已悄然出鞘的剑,刺入那人的胸口,身形再滚,跃起重新隐藏在树后,小心用目光搜寻敌踪。

“哎……救……我……”倒在地上的人在叫求救,蜷曲着滚动挣扎,叫声凄厉刺耳。

刺入胸正中,短期间死不了,假使左偏三寸,便会剖开心房顷刻致命。

“啊……救我……”求救的叫号声断断续续,特别刺耳惊心。

没有人出面救他,惊鸿剑客四个人发现偷袭失效,自己有人被杀,吓得不敢出面去抢救。

“吕姐!”霸剑奇花心中大急,不幸的感觉爬上心头。

“不要管我。”躲在沟中的吕飞琼大声回答。

“你可……无恙……”

“不杀掉他们,我脱不了身。”

“我接应你……”

刚从树左露面,立即挫身反从树右斜掠而出。

袖箭发射的声浪入耳,一枝袖箭贴树左掠过,假使她从树左扑出,这一箭必定贯入她的胸腹。

树右也有一枚异形暗器,从她的顶门掠过,卟一声击中后面的大树干,两排尖钩抓牢附贴在树上,是一枚可怕的蜈蚣镖。

人影快速闪动,两面一分。

“袁家驹!果然是你。”霸剑奇花看清了其中一个人,她隐身在树下大叫,“我要把你像牵狗一样,从河南牵你到常州振武园。”

“泼妇!咱们走着瞧。”惊鸿剑客也大叫,“我要把你送给我这几位朋友,他们都是好色如命的江湖暗器名家,他们对你的胴体垂涎慾滴,够你好好快活了。”

她向声音传来处一窜,立即引来几枚暗器。幸而她躲闪的速度惊人,但也惊出一身冷汗。

她心中大急,处境恶劣得很,对方利用大树藏身,只用暗器袭击,一击即走闪动如飞,很难盯牢一个人近身用剑反击,她被缠住了。

显然,吕飞琼受了伤,走不了。

她可以撤走,离开暗器威力倍增的树林,但怎能置吕飞琼于不顾?她也走不了。

树林下野草高与腰齐,活动不受限制,但蹲下去就视野难及三丈,很难预料暗器射来的方向。

疾起疾落,她迅捷绝伦移位。

这次,只有右后侧有暗器循声射来。

“这里!扑过来”左前方传来刺耳的怪叫,“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5章 生死关头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八极游龙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