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八极游龙》

第16章 劳燕分飞

作者:云中岳

点起了两支松明,店堂大放光明。

“给你十声数,给我爬出来。”杨一元站在柜外,手中抛弄着一枚新月小刀,“数尽不爬出来,我会把你钉死在夹缝内。一!二!……”

辣手红绡躲在杂货架下的货品内,身躯似乎缩小了一倍以上,如果不留心察看,很难发现她是人体,而以为是杂货的一部分。

她知道躲不住,乖乖长身而起。

她本来就认定杨一元不会杀她的,以往不会,现在也不会,除非她找到下手的机会出手。

“我算是服了你。”她笑吟吟地说,“看来,我是无法阻止你对付妙观音了。”

“我不会给你有阻止的机会了。”杨一元冷冷一笑,“你不要笑,你的笑迷惑不了我,不会再让我手软心软,我还不想要女人,所以天仙美女也迷惑不了我。”

“哦!你的意思……”她仍笑,笑容相当迷人。

“你以为你用笑容接近我,我一定不会杀笑脸迎人的女人。”

“你就是这种可敬的大丈夫……”

“是吗?我将纠正你的错误看法。”

“你是说……”

“我改变主意了。有你这种阴狠女人在身边活动,总有一天我会疏忽而遭你的毒手。任何人也可能疏忽大意的,所以,我要用江湖手段处置你。”

“你……”她悚然后退:“你不能……”

“我能的,我有一千个理由杀死你。”杨一元凶狠地说,“我不再自负,不再认为你不足为害,不再分心旦夕提防,留你在身边随时弄鬼实在愚不可及,我不想吃饭睡觉也得防着你。现在,你好好准备,我给你机会,兵刃暗器随便你选,我保证能在绝对公平之下杀死你。”

“你……你不要吓我。”她的手按上了插在腰带上的剑把,“你八极游龙不是这种人,你……”

“人是会改变的,尤其是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,一个懦夫可能变成英雄,一个英雄也可能会变成软体的鼻涕虫。”杨一元的话充满凶兆:“这次我赶夜路往南逃,就是变的具体表现。”

“你往南逃?”

“对,往南逃。”杨一元的口气,毫无自嘲的意思,“我不再自负逞强,不再像一个大白痴一样,在郑州坐等两道人马陆续赶到,集中全力把我埋葬掉。我示弱偷偷溜走,天涯海角飘忽出没,让他们像一群嗅到狐味的狗,在各地乱窜乱找,我就可以择肥而噬,一群一群把他们消灭掉。”

“他们追不上你这条游龙……”

“很难说,姑娘。”杨一元的虎目中,杀机愈来愈浓,“有你阴魂不散似的在我身边出没,我怎么可能逃脱他们的追蹑?今晚如果不是我福至心灵,反而跟在你后面,你就可以和这四个混蛋,一举把我送进枉死城了。时辰到了,郑州跟来的大批人马,应该正往这条路上赶,你的时辰……”

一声厉叱,辣手红绡双手齐杨,不拔剑而是发射飞针,奋身鱼跃,两起落便已跃出店外。

刚身形跃落,眼前人影幻现。

剑刚拔出三寸,脖子便被掐住了。

“饶……我……”她总算能叫出两个字。

胸腹某些地方感到微震,扣喉的劲道一松。

“我不再跟……着你……”她回过气来哀叫。

“现在,找不怕你跟了。”杨一元把她推开,“你很聪明,真能逐渐找出我的弱点。人是可以改变的,但在正常的情形下很难改变。我不会杀你,即使刚才你已经用飞针下毒手,因为那是你情急走险,可以原谅。你走吧!最好找地方躲起来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你已经三十出头了,姑娘。”杨一元向后退去,“美人迟暮,你还能在江湖风光多少时日?要是落在你的仇家手中,那些人决不会像我一样大量仁慈。”

“你……你在我身上弄……弄了手脚……”

“不错。”

“你这天杀的猪狗……”她尖叫咒骂。

人影一闪即逝,杨一元已经走了。

“我……我决不放……过……你……”她向夜空凄厉地狂叫。

踉跄到了坐骑旁,她仍在切齿咒骂。

挂上缰,正要扳鞍上马,猛扭头,看到身旁站着五个黑影。

“你们……”她大吃一惊,心向下沉。

“八臂金刚。”为首的人说,“咱们跟在一旁,检拾漏网之龟,准备捉鹰。凡是与杨一元作对的人,十之六人是背了不少血案的妖魔鬼怪,只要落在包某手中,立即派人悄悄押回有案的府州法办。”

“你是什么东西?敢在本姑娘面前撒野?”她忘了身上的禁制,怒火上冲。平时不管任何时候,八臂金刚决不敢在她面前撒野,难怪她冒火,“给我滚远一点,你还不配在本姑娘面前说大话。”

“是吗?立可分晓。”八臂金刚疾冲而上,享誉江湖的铁臂伸出了。

她愤怒地拔剑,剑出鞘她却心中一凉,这把最熟悉最趁手的剑,为何如此沉重?

本来神意一动,便立有反应的内功,却毫无反应,不由神意所左右。

一惊之下,八臂金刚的大手已攫住了她。

杨一元一身轻松,住马在月光下向南又向南飞赶。

这条路,五年来不知走了多少次,每一次都来去匆匆,心情与以这次不同。

这次,他是被人逼走的,按理他该心情恶劣,像漏网之鱼。

但他不是漏网之色,他是因势利导引人来追的。

在郑州逗留得太久了,闹得也够了,犹如在以窝捣了一个洞,蚁群大乱四散。但不久之后,受惊的蚁会纷纷回窝的,窝必须修补,侵入的外物必须清除。

他不能坐等对方大举聚合之后,集中全力向他群起而攻,蚁多咬死象,他不是傻瓜白痴等候对方明暗俱来,强中更有强中手,他毕竟不是不坏金刚。

引大批强敌在天涯海角追逐,是最有利的妙策。

追的人不可能长久聚在一起,分聚无常不可能准确控制他的行踪,十个八个奈何不了他,人多他溜之大吉,主动控制在他手中,他可以任意吞食;牵着他们的鼻子走。

带了大群人马,追逐一个非常强悍的人,在天下各地奔东还北,那是最愚蠢的事。

所以,他心情轻松。

另一心情轻松的原因,是摆脱了许纯芳等三个小姑娘。三个小姑娘已有两个陷入情爱纠纷中,这种情爱纠纷剪不断理还乱,闹起来就没完没了。他对三位小姑娘并无多少印象,实在不愿牵扯在内。

今日一见,明日天涯;这就是江湖豪客对男女友情的看法。一个真正洒脱的玩命者,很少发出一见如故,生死与之的情怀,因为可能相处不久,无法进一步相互了解、怎能凭短暂的相处便付出感情?

霸剑奇花与惊鸿剑客,就是一见钟情的结果,后遗症难以收拾,天知道日后会如何收场?

许纯芳说他对吕飞琼存了坏心眼,不管有意或无意,对他都是一种伤害,他觉得十分不自在。

他走得无牵无挂,心情轻松。

五年遨游期间,他结交了一些小有交情的朋友,有男有女,但还谈不上“知交”。

朋友有多种,五花八门形形色色。像八臂金刚包志毅,也算是朋友的一种。八臂金刚知道他不可能拔刀相助,就知趣地避免纠缠他。真正见面而八臂金刚发生困难,他肯定会毫不迟疑站在八臂金刚的一边。

破晓时分,新郑县城在望,一夜他飞驰了一百六十里。

扭头北望,不见有人追来。

他得留下一些线索,让追的人有机会追上他。

即使是知交的朋友,也不可能永远在一起。

霸剑奇花三位姑娘,联决在江湖邀游了一段时日,目下每个人都有了自己的感情生活,每个人必须为自己的感情生活打算了。

她们知道,是分手各奔前程的时候了,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,亲如一体的夫妇,也会有劳燕分飞的一天。

追缉夜游鹰的事未了,是她们最感遗憾的事。

但她们不得不放手了,夜游鹰已找到强而有力的靠山,对她们构成致命的、恐怖的威胁。以卵击石,她们并不笨,力所不逮,不得不权衡利害断然放弃了。

杨一元一走,她们的处境相当凶险。

杨一元对帮助她们追缉夜游鹰的事,并不怎么热衷,对她们也没有肯定的承诺,她们也不便向杨一元请求竟此全功。

第一个离开郑州的人是吕飞琼,她终于能在乐正仲明的劝解下,一同踏上了返乡的途径。

然后是霸剑奇花,紧跟着向东溜走的惊鸿刻客。她以为惊鸿剑客借被吓走东返的群雄保护,向东与随从柳彪会合。岂知一过了中牟县,便发现惊鸿剑客失了踪。这家伙根本没脸见被杨一元吓走的助拳群雄,走在群雄前面,半途溜之大吉。霸剑奇花紧蹑在群雄后面,发觉不对已经找不到他的踪迹了。

许纯芳是最后一个离开的,她的家在湖广,乖乖跟在乃父身边,无精打采踏上了南行大道。

许高嵩非常重视杨一元的劝告,把女儿带在身边,五个人都化装易咨,连许纯芳也女扮男装,像五个长途商贩,夹杂在商旅群中南下。

他们想远离凶险,反而进入更凶险的风暴中心。

近午时分,他们接近了李家店。

同行的旅客甚多,都是从郑州南下的人,人、车、马、驮……人数甚多,络绎于途,谁也不管他人的闲事,在烈日下各赶各路。

午间炎阳正烈,不宜赶路,李家店正是歇息打尖的好地方,他们赶到之前,附近的树林已经有不少旅客歇息,有些人则继续赶路。

李家店停止营业,地方人士正陪同州里来的公人,正在处理店主人失踪的意外事故。

州里来的公人中,有马快秦国兴在内。

这位马决非常精明干练,他不但查出现场凶杀的痕迹,更查出李家店的店主李昌,其实是江湖人畏如蛇蝎,正道人士闻名色变的盖世瘟神廖昌。店后地窖有炼造毒葯的材料与设品,内房的遗物也证明了老魔的身分。

许高嵩五个人,在路对面的树林里歇息。李家店已经关闭,他们只好吃自己带来的食物,带了坐骑到小河饮马,远到三里外的村落实饲料。

五人围坐在大树下进食,酒葫芦有酒,从郑州带来的食物相当丰富,不虞匮乏。

许纯芳一直显得无精打采,对什么事也提不起劲,似乎认为随乃父回家,有点心不甘情不愿。

也许,与情同姐妹的两位女伴分手,有点不舍,不胜依依,闷闷不乐是清理中事。

许高嵩早就感觉出爱女落寞的神情,也认为是与女伴分手的正常反应。

“那条龙到底是往东走了呢!抑或是往西走了?”许高嵩的话题,转到杨一元的身上了,“往东,是追踪惊鸿剑客请来的一群莽夫;往西,是到混沌宫去了。”

“以往西的成分最大。”葛字洪说,“他是一个宽宏大量的人,不可能追赶那群匹夫找他们出气。”

“如果他一个人前往混沌宫,可能凶多吉少。”周日青苦笑,”百绝头陀离开归德,就派八十万火急,向各地传讯,召集群魔助拳。咱们一到郑州,群魔便迫不及待向他下手了,可知前往混沌宫聚会的凶魔们,必定高手云集群魔乱舞,他单人独剑,恐怕……他很了得,但毕竟魔道中有不少功臻化境的名宿,他双拳难敌四手,好汉也怕人多。他断然与咱们分手,中止前往混沌宫缉拿妙观音,就是已看出情势极为不利,只好静候机缘。我猜,他不会前往混沌宫冒险。”

“他没将要办事告诉你?”谢南云向许高嵩问。

“没有。”许高嵩摇头,”我也不便追问,追问他也不会说,说走就走了。哦!

丫头!他向你说了些什么?有否透露一些玄机?”

“女儿陪乐正仲明去找吕姐,返店时他已经走了,只向店伙留下两句话。”许纯芳神情沮丧,无精打采:“那是:速离危城,后会有期。”

“他走得匆忙,走前大肆示威騒扰,显然另有用意,存心激怒或吓唬两方面的人,最后一走了之。真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葯。噢!那位官差老兄似乎冲咱们而来的。”许高嵩指指正越过官道的人。

是马快秦国兴,确是冲他们而来的。

泰国兴认识他们,曾经在客店见过许纯芳,但许纯芳不认识他,杨一元与泰国兴打交道,并没将秘密打交道的事告诉任何人。

“是捕快,郑州的办案公人。”葛宇洪说,秦国兴穿的是骑装公服。

“诸位好。”秦国兴笑吟吟打招呼,“南下?”

“是的,南下。”许高嵩油然兴起戒心,“公爷!在这里办案?”

“是的,血案。”秦国兴在一旁坐下,“死了四个人,来头不小。”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6章 劳燕分飞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八极游龙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