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八极游龙》

第17章 志同道合

作者:云中岳

天一黑,就是蛇鼠横行的时候了。

旅店的食厅自食客很多,他出店另外找小食店,那种不至于惊动太多的人,易于袭击的店。

那街尾的小店,已接近城门口,他已经来过了几次。对方也应该可以摸清楚他的习惯了。

街上行人众多,店内外泄的灯光不怎么明亮,在街上行走,显得幽暗朦胧,街道太宽,店铺的门灯不多,行人除非接近至一两丈,不然难以分辨面目。

左侧靠过来一个人,身材不高,青帕包头,褐色脸膛五官轮廓分明。

“借一步说话,好吗?”这人用低低柔柔的嗓子说,与他并肩走了个并排。

他嗅到淡淡的幽香,比街上的牛马粪味道好多了。

“我没空。”他已分辨出是一个女人,一个年轻的女人,化了装易了容,年轻女人才喜欢素衣香,总算感觉出女人没有敌意,但不敢掉以轻心。

误捉了两个假的妙观音,这个是不是?

上次随无上散仙,在店中与他约会的红衣女人,应该就是妙观音,辣手红绡已经证实是真的。这个扮小厮的女人,五官轮廓与那个红衣女人不同。

真正的易容名家,是可以改变五官的。

“我坚持。”女人说。

“我坚拒。”他拒绝。

“胆气…”

“与胆气无关,小姑娘。”他毫不激动,”我承认图谋我的人很多,他们都很了不起,但我不怕,我给他们图谋的机会,已经表示我的胆气无人能及。如果我怕,恐怕已经逃出手里外了。”

“匹夫之勇!”

“随你怎么说、激将法对我无效。”

“耽误不了你多少工夫,何况……”

“抱歉,我不接受摆布。天大地大,吃比天大;肚子是空的,打起架来一定精力不继。好处是,被打得肚子快往外翻,也不会有呕吐的秽物等候清理,抢救伤者,最麻烦讨厌的是满身污物上下狼藉。”

“哦!白天你真想把本城大爷,坐山虎王霸夫妇,打得……。

“打得肚子往外翻,满地找牙。”他笑着说,任何一地的土豪恶霸都可恶,他们一定会帮助有权势的一方,如果不先将这些豪霸整他个半死,办起事来一定缚手缚脚,甚至凶多吉少。哦!白天你看到了?”

“在对街。”女人转过头白了他一眼,“你比本城最烂的泼皮更没更糟糕,一点也没人英雄豪杰的形象,你知道吗?”

“我知道什么?”

“能杀掉中州五子,把百绝头陀一群魔道至尊赶得望影而逃,应该站在那儿像天神,坐在那儿像金刚……”

“哈哈!金刚从来就没有座位的,你外行。”他大笑,“金刚只能站殿,只能站在山门外,一个个怒目而视,抡家伙打破异端的头。”

“不要装疯卖傻了,跟我走吧!”女人大方地挽住了他的臂弯,止步不走,表示要回头。

“你要绑架?”

“你以为我不敢?”女人转腰睥睨着他,亮晶晶的明眸涌现慧黠的笑意。

“你背得动我吗了’“这里点上一指如何?”与脸蛋色彩迥异的莹白纤指,作势伸向他的笑腰穴。

“那更糟糕。”

“为何?”

“我一笑,全街都会听到。”

“走啦!走啦!我请你便饭。”女人不再和他缠夹,扭着小腰肢撒娇,挽臂的手紧挽不放,强访的意图明显,脸上表情丰富。

“有酒吗?”

“宝丰酒。”

“吕太后的筵席?”

“你不敢赴筵?”

“又是激将法?”

“不,是请。我不喜欢匹夫之勇,但我佩服有胆识的人。如果你连这点胆识都没有,算我看错入了。”女人低下头,嗓音有点变。

“走!我领你的情。”他拍拍挽左臂弯中,那只嫩滑的小手。

“我好高兴。”女人欣然挽了他向后转。

后面跟来了另一个小厮,也是女人。

同一期间,西门内大街,永新马驿对面的清南老店灯火明亮,旅客川流不息进进出出的。

清南老店的规模,虽然比不上永新驿大,但已经是西门第一家,投宿的旅客品流最高,与城外的客店龙蛇混杂不同。

许高嵩五个人,分住三间毗邻的上房。

酒食送入许高嵩与葛宇洪的上房,五个人安静地晚膳。在城内落后,安全性高,至少白天不必担心一万人打上门来行凶。

叩门声传入,大概是店伙送最后两道菜。

许纯芳是晚辈,当然由她开门。

门闩刚拉开,门便被强猛的力道推开了,大踏步闯入五名相貌狰狞的男女,一个比一个骠悍,佩刀挂剑来势汹汹,标准的闯门怨客面孔。

许高嵩四人椎凳而起,脸色一变。

云梦四奇曾经是江湖名人,虽则隐退十余年,但并没脱离江湖遁世,对江湖的成名人物与动静,仍然相当熟悉,已经认出来人的身分了。

“你们给老夫听清了。”为首那人声如洪钟,震得众人耳中轰鸣,“咱们不想多树强敌,不想牵连各方人士介入。已经证实你们不是来历不明的人,同时也证实你们对咱们并无敌意表现。所以,咱们不管你们是何来路,有何图谋,没有费神进一步清查的必要。”

“你们……”许高嵩口气明显地软弱。

“老夫龙须虎熊伯先。”

邪道名宿中,少数几个硕果仅存的最凶残巨魁之一,龙须虎熊伯先,名副其实的凶残老邪。那一脸乱糟糟的白虬须是活招牌,腰间悬着用金色绣袋,绣了锦毛虎图案的金色虎爪,更是他的慑人心魄招牌之一。

在当代的超等风云人物中,真找不到敢和这凶残老邪大声说话的人。

“你们的来意……”

“明天一早,你们必须乖乖出城就道,沿途不许停留,有多远就走多远。”龙须虎霸气十足,“咱们有人留意你们的举动,半途回头,杀无赦,记住。”

“咱们……”

“没有你们说话的余地,照着做就是。千万记住,老夫已经警告过你们了。”

五男女昂然出室,留下许高嵩五个发怔。

“咱们怎办?”许高嵩掩上房门悄然问。

“罢了!”参与最热心的谢南云长叹一声,‘’咱们已别无选择,以卵击石,断送在这些凶魔手中,于事无补,咱们禁不起这老不死一击。”

次日一早,他们乖乖随着旅客群,走上了南下的大官道,不再慢慢趱程。

许纯芳一步一回头,热泪盈眶。

她知道,她对杨一元所付出的感情,到此为止了,留下的只是一段惆怅的回忆。

迄今为止,她还不明白杨一元疏远她的原因何在?但在郑州,她就感觉出杨一元的疏离神情了。

杨一元用手段,解除地方豪霸所加的压力。凶魔们也在用手段,斩断他一切可能的外援。双方的手段都相当成功,凭双方所有的实力周旋决战。

杨一元本来就不寄望有人策应,他心中雪亮,魔道巨擘从四面八方汹涌而来,声势浩大无比,普通的江湖朋友,谁敢不顾性命挺身以卵击石?

要说他天不怕地不怕.那是欺人之谈,如果他真的毫无所惧,就不需要诱敌远走决战了。

他是十分小心的,严防陷入绝境。

十个八个高手,想把他堵在绝境里,是十分困难的事,除非那十个八个高手,每个人的武功修为比他差不了多少,想找这么多高明的人不是易事。以百绝头陀的身价,要号召这种超绝的名宿,份量似乎不够。

但据他所知,按常情.阴曹三煞的名望声威,绝不是份量相等的百绝头陀所能请得动的,事实上阴曹三煞的确来了。

这表示什么!有比百绝头陀更具声威的人,在明暗间主持大局。

这也表示,对方已经知道,他是专与妖魔鬼怪作对的八极游龙,辣手红绡已经透露他的身份了。

而与他照面交过手的入,并不知道他是八极游龙。

百绝头陀工于心计,只向那些超绝的人物透露他的身份,不告诉其他一流以下人物,以免丧失斗志。

他暗中决定,什么时候亮名号。

一亮名号,至少有一半凶魔心中发毛,减少他不少压力,先声夺人是制胜的主要手段之一,对方人数太多,他为何不好好利用。

扮小厮的女入,挽着他的臂弯反往北走,越过他投宿的苑陵老店,折入右面的小街,光度更幽暗,小街没有任何门灯照明。

他提高戒心,这位小女人到底是何来路?是敌是友?真在考验他的胆识呢!

“我叫杨一元。”他找话搭讪。

“我知道,有关系的人都知道。你在这里公然亮相,口口声声提及密县,唯恐别人不知。”

“似乎我失败了,密县开阳山的混沌下院,没有几个人。真正为祸天下的首恶,仍在云雾山混沌宫,那儿才是包庇罪犯,勾结山贼的中枢要地。”

“哦!中州五子死了,那地方已经不重要……”

“他那些门人子弟,足以支撑山门,仍然可以号令妖魔鬼怪,地位更重要啦!请问芳名?”

“唷!不再粗野了嘛!”小女人调侃他。

“我这人见人说人话,见鬼说鬼话,很讨厌是不是?”他笑问。

“没什么关系啦!碰上道貌岸然的人,才真的讨厌乏味呢!我喜欢不拘小节的人。我姓蔺,知道完壁归赵的故事吧!小名叫小雅。”

“后面那个呢?”他意指后面跟来的小厮。

“小琴,我的侍女。从小我们一起长大,说是姐妹反而恰当些。

她很了不起呢!拳剑都是超拔的。”

“等于是抬你的身价呀!婢胜小姐、夫人的并不多,意思是你更超拔啦!”

“我总不能自甘菲薄,对不对?”

“你很俏皮慧黠,多大了?”

“十……十……”

“十二?”

“呸!人家十八啦!”

“十八?不像呀!小女孩。哦!你没带剑?”

“带剑?城市里怎能动不动就用剑?这……”

“你不带剑,你不想招摇生事,但别人可不像你这么想,何况身在城外,而且是在夜间。”

“你的意思……”

“马上就会有人跳下来,把巷子两头堵死。”他指指巷顶:“很理想的地方,鼠斗于窟力大者胜,用人墙就可以把强敌压垮。哦!不是你的人吗?”

“我没有同伴……”

“那我们就上去。”

说上就上,一挽蔺小雅的小腰肢,一鹤冲霄扶摇直上,轻灵飘逸速度不徐不疾,似乎他是个失去重量的人,带一个人上跳轻而易举。

后面的小琴也向上飞升,轻功使极了。

这两端,人影同时疾降。

刚升上屋顶,两侧人影正好会合。

“去你的!”杨一元大叫,双掌一分,闪电似的与冲来的那三个人影撞上了,风雷大作。

蔺姑娘也不慢,人化流光,虚影连闪,把巷对面屋顶扑来的三个黑影,一掌一个像打拍苍蝇一样,眨眼间便打落巷下去了。

与杨一元接触的三个人,已先一刹那狂叫着,从屋顶骨碌碌向下滚,滚落里面的院子,发出落地的砰然大震,眨眼间六个人都不见了。

“走!下面上来的人一定非常厉害。”杨一元叫,领先越屋飞掠。

“他们真敢乱来呢!”蔺姑娘主婢跟在他们后面,一面飞掠一面嘀咕。

“他们没有什么不敢的。”杨一元说,“他们冲我而来,把你们也算上啦!”

“我才不怕他们呢!”

“老天爷!你比我还要胆大狂妄。我怕,所以逗他们奔东逐北逐个收拾,就不敢直捣魔宫,一看人多我就跑。”杨一元举手示意,跳下横街,“喂!怎么走?”

“跟我来。”

不久,到了街边缘,蔺姑娘主婢领先,飞越院墙跳入一座小院子。

“主人睡了,不会出来。”蔺姑娘说:“我借住东厢,已经好几天了。”

小厅堂有一盏长明灯,小琴进入内间,出来时擎了一座双支烛台,厅中一亮。

蔺姑娘肃客就座,和小琴耳语片刻,“小琴下厨是很能干的,当然我的手艺也不错。”

“呵呵!原来你根本没有请客的准备。”

“我没有把握能请到你赏光。”蔺姑娘晶亮的明眸笑意极为动人,说轻薄些真有勾魂摄魄的扭力,“你居然肯赏光,我……我好高兴。说真的,如果你不答应,我也不会怪你,拒绝一个丑八怪似的女人邀请,是十分正常的事。”

“你真是一个丑八怪吗?妙哉?哈哈!”

“妙什么?”

“我最近一直和一些千娇百媚,美如天仙的大小美人缠夹不清,有一个丑八怪在身边做朋友,可以耳目一新了。你来这里好几天了,有何贵干?”

“打算走一趟密县开阳山,消息不够详尽,不敢冒失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7章 志同道合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八极游龙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