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八极游龙》

第18章 风狂雨骤

作者:云中岳

有些朋友或邻居,相处一辈子,往来密切,但依然貌合神离高,相互敷衍甚至尔虞我诈。有些夫妻也一样,住在一个屋檐下,共睡一张床,相处一辈子,可能白头偕老,但始终无法真正的契合,甚至同床异梦。

要找一个意气相投,貌神契合的朋友,不论男女都不容易,这很可能牵涉到不可知的缘份。

江湖人士有许多朋友,有些称为道义之交,有些夸称有过命交情,但大多数却是利害相关的朋友,出卖朋友的事多得可能车载斗量。

邪魔外道的结合,以利害结合居多。

百绝头陀是南阳圆慧寺的主持,但经常不在南阳,大多数时日行踪不明,但至少有一半时日,在密县开阳山混沌下院快活。

人生在世所追求的目标是名与色。

名,当然指权势,广义的权势自然包括功名利禄;色,就字面上解释,那就单纯多了,那就是女色。

人人都在争,和尚道士也不例外。

百绝头陀有两名美丽的女弟子,替他在天下各地劫财。

中州五子五个妖道,在各地掳劫美女。

混沌宫和混沌下院,就是他们收藏金银美女的场所,僧道与邪魔朋友三位一体,为祸天下,人神共愤。

色衰的女人,就把她们送给山贼,也就与山贼勾结上了,万一有警存身不得,就遁入山寨避风头。

百绝头陀在短期间,能召集庞大的人手,并非意外,因为这些人,本来就和他们有往来,经常是在混沌官一同享乐的一丘之貉。

这些人,也是混沌宫财力的支持者,无形中结合成一个庞大的集团,虽则并没正式形成有名有旗号的组合。

妙观音在山东济宁州作案,惹上了八极游龙和白莲教,正所谓恶有恶报;若还不报,时后未到。现在,时辰快要到了。

群魔乱舞,风狂雨暴。

百绝头陀与无上散仙是有心人,把武林世家子弟也拖下了水。

惊鸿剑客不仅上了贼船,也拖世家朋友下水以壮声势。

郑州与新郑,成了风暴区,杨一元所到的地方,就是风暴的中心。

北关外西北角一座独院内,三更天仍然有高来高去的人进进出出。

这里,是群魔的集结中枢。主事的人,是无上散仙道宏。

这位见杨一元就望影而逃的散仙,诡计多端,阴险凶狠,他自己不敢面对杨一元,只敢暗中策划进兵退将,誓除杨一元而甘心。不除心腹之患基业难保。

五年来,八极游龙所管的闲事,博得多数江湖人士的喝彩和尊敬,从来没失败过。

这次,妖道决不容许八极游龙成功。

今晚,预定大举袭击,这些大名鼎鼎的人物已失去耐性,决定采取行动了。

宅内应该不会有人坐镇,人都派出去了。

可是,一批批人陆续赶回,有几个人被打伤了,一个个垂头丧气,失去杨一元的踪迹,白忙了一场。

无上散仙是三更后返回的,客厅中,几个首要人物一面品茗,一面计议。

“道宏!这个家伙到底是何来路?”龙须虎熊伯先提出心中的疑团,“白天他表现得狂妄嚣张,晚上应该有接受挑战的气魄,居然趁上街的空隙,老鼠似的溜之大吉。像他这种只知虚张声势的年轻人,怎么可能杀得了已修至地行仙境界的中州五子?你们说,是不是搞错了?”

“是啊!我也觉得可疑。”来自关中的黑道巨霸,号称关中四绝之一的落魄绝掌陈旭老眉深锁,“阴曹三煞与盖世瘟神的死,并没有目击证人。死因也可疑,怎么可能也算是杨小辈所为?算行程,他甚至不可能当时在现场呢!老道!该不是你们瞒了些什么吧!”

“会不会是咱们真正要对付的,另有其人?”生了一张三角眼,江湖朋友畏如蛇蝎的百步飞虹江人杰,也有不同的看法,“如果是,咱们这些威震天下的高手名宿,呆瓜似的盯着一个狡狯的晚辈,碍于身份不能公然向他叫阵,跟着他东奔西跑等机会,而让躲在暗中的人痛宰我们,死了也冤哉枉也。老道!真正要对付的人是谁?”

“你们别胡思乱想好不好?”无上散仙显得焦躁不安,不敢透露杨一元是八极游龙的消息,你们以为我们有意灭自己的威风吗?

那小狗就是杀了五子的凶手,这是无可置疑的事,虽则没有目击的人作证,但曾经参与的圣手无常,可不是长他人志气的没种名宿,你们难道也不相信他?”

“这个……”提起圣手无常,落魂绝掌可就无话可说了,那老魔妖术通玄,凶残恶毒,目中无人,修为比五子深厚,说的话当然算数。

“毙了那小狗,诸位就可明白了。”无上散仙瞥了众人一眼,“诸位都曾经是混沌宫的贵宾,也是混沌宫的护法施主,享受过人间至乐。目下混沌宫人间仙境,可能化为乌有,在这濒临存亡续绝关头,诸位不会退缩吧!杨小狗是不是吓住你们了?”

话说得重,把这些凶神恶煞扣得牢牢地。

“像你这种谋而后动,前怕虎后怕狼的作法,到哪一天才能除掉这小狗?’名杀手沈兴隆冷冷地说:“这小狗显明地要前往密县,到混沌下院撒野,咱们只要在路上等他,哪怕他腋生双翅飞渡?在城里偷偷摸摸闹来闯去,惊动官府咱们会倒霉的,在路上集中全力一击,这才是一劳永逸的妙策。老道!赶快拿定主意吧!今晚白忙一夜,明晚谁知道小狗又会出什么花样?他往城里一躲,咱们岂不是光瞪眼?”

你一言我一语,最后仍然洽商不出一致的结果来。

近午时分,杨一元仍在那间小店进食。

他这种固定的进食习惯,是有意让有心人了解他的动静。

小店规模不大,只能容下三二十个经济状况不佳的穷食客,那些目中无人的大家大勇,是不屑自贬身价,在这种只卖小食的地方出入的。

跟踪盯梢的人,也用不着紧随在他左右,他公然大摇大摆活动,没有必要近身监视。因此他在小食店进食,没有安全上的顾忌。

蔺小雅、小琴两个小流浪汉,占了右邻的食桌。

右邻,三个人:八臂金刚、马快秦国兴、另一位是国字脸庞颇具威严的中年人。三人已来了片刻,酒菜已吃了一半。

“老弟!何不过来坐?”八臂金刚招手,“有朋友希望与老弟亲近,不嫌弃吧!”

“哈哈!可以省几文酒菜钱,敢不如命?”他欣然就座,向国字脸庞的人和秦国兴抱拳行礼,“幸会幸会,请多指教。”

秦国兴是人精,办事精明干练,一直替他守秘,没将他的绰号透露给任何人,见面也假装不认识,守秘密的工夫到家。

两人客气地行礼,与他那豪放不羁,吊儿郎当的神情完全不同,可知两人在他面前执礼甚恭。

客套一番,八臂金刚低声替两人引见。

“这位是郑州的巡检俞公权俞大人。”八臂金刚放低声音,“握有州判官大人的令符,可以调动丁勇民壮。问题是混沌宫与下院远离城厢,既无犯案事故发生,亦无苦主告发。派往巡查的公人,也找不到地底欢乐宫的入口,出动丁勇民壮师出无名,十分棘手。

但如果老弟能获得罪证,俞大人愿意以急令出动丁勇民壮相助。”

巡检是正式的从九品官,所以八臂金刚称之为大人。八臂金刚是捕头,秦国兴是更低一级的捕快,不是官,是衙役。

“俞某奉有密令,可克期紧急出动荥阳,密县的丁勇民壮,只要老弟能在三个时辰之前通知一声,俞某的兵马即可召集出动。”俞巡检说,“多年来,各地失踪的少女,有案的以本州来说,就不下于百件之多。”我的同下不是不知道混沌官的底细,只是无法获得罪证不能轻举妄动。出动丁勇民壮,可是极为严重的事,如果出动无法获得罪证,不但州判官获罪,知州与同知大人也会丢官坐参。所以我携带的是密令,出了事我一身当之。老弟!我们全靠你了。”

这一身当之四个字,不知包含了多少悲壮与沉痛的情怀,那表示不连累上官,用身家性命做一次豪赌。

也就是说,密令可以视同伪造的。

伪造机要公文,唯一的刑罚是斩决。

“诸位感情可感,但我拒绝你们的盛情。”杨一元郑重地说:“这一来,我乘机歼除天下妖魔鬼怪的计划,将大半落空,那些混蛋一哄而散,仍会在天下各地作恶多端,你们一动,他们铁定会一哄而散的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我可以郑重告诉诸位,我这次以大无畏的决心,乘机除魔歼恶,能否如愿谁也无法预料,所以你们千万不可轻举妄动打草惊蛇。我能保证的是,我将全力以赴,不死不休,势不两立。诸位如果真的有心,何不遴选少数几位精干的人,远在外围伺伏,待机而动?如果我成功了,必须有官方的人出面善后,你们的人如果不能及时赶到,我还真的不知如何是好呢!

八臂金刚包兄很了不起,由包兄不时与我暗中联系,诸位从速秘密建立指挥侦查网,非绝对必要,不要渗入他们的警戒范围内,就算是有效地帮助找了。”

“老弟!反正我们一切听你的。”俞巡检当然知道困难所在,不愿去影响杨一元的计划,“有件事老弟可能想知道,贵女伴明天可能有危险。”

“我的女伴?”杨一元一怔。

“霸剑奇花。”八臂金刚说,“她在郑州死缠住惊鸿剑客,缠出大麻烦来了。”

“怎么一回事?”他心中一跳,他对那朵奇花印象不怎么好,但仍然有点关心。

“惊鸿剑客会合了群侠义道人物,浩浩荡荡准备动身南下找你。他在许州被你折辱得脸上无光,在郑州又把他的人像赶狗一样吓跑,他怎肯甘心?”

“让他来好了。”杨一元冷笑。

“那些欺世盗名的杂种真可恶。”俞巡检忍不住咒骂,“这些年来,各地的治安人员,无不想尽办法,请求他们协助侦查富户被劫与少女失踪案。起初一个个拍胸膛保证参与,之后一个个撒手干脆躲起来,大概他们已经知道要面对的人是谁,所以,一个个噤若寒蝉扮胆小鬼。为了区区小事,他们却亮大嗓门找你出气,真是无耻。”

他们要在郭店驿动手,擒捉霸剑奇花示众江湖。”秦国兴咬牙说,“我和俞大人今晚动身,到郭店驿坐镇,看那些欺世盗名的狗东西怎么说?”

“你们不要去。”杨一元怒火上冲,“他们是来对付我的。也许你们还不明白,惊鸿剑客那混蛋,暗中已和百绝头陀取得协议,由他的人打起侠义道问罪旗号,策应妖魔鬼怪,一明一暗把我打下十八层地狱。你们不要去,我去。不许你们干预,我说话算数。”

“我不去,那不关我的事。”八臂金刚首先表示态度,本来就不关他的事,他是陈州府的捕头,携带的海捕公文指名捉拿夜游鹰,哪能管郑州的事?

“我也没有空呀!我要悄悄到密县办些公务。”俞巡检更是玩法的专家,会玩翻云覆雨避重就轻的把戏,“秦巡捕!你留在县城侦查,留心些,不要和新郑的巡捕们走的太近,切记避免走漏风声。

“属下理会得,这鬼县的人靠不住。”秦国兴恭敬地受命。

新郑的地方豪霸,已被凶魔们所控制利用。豪霸们交通官府是铁的事实,官府的消息,豪霸们一定会先一步获得,任何秘密也瞒不了地方豪霸。所以八臂金刚与秦国兴,就不敢与新郑的治安人员接触。

他在房中检拾行装,小雅像老鼠般溜进房。

“三哥!怎么啦?”她讶然问。

“有事了断,你小心不要乱闯,明天晚上我才能赶回来。”杨一元说。

“你和他们的谈话,我听到一些,”她说,“霸剑奇花是什么人?”

“一个很自负的姑娘,我的朋友。”杨一元坦然说,“她与惊鸿剑客有一场情爱纠纷需要解决,目下她可能有危险,我应该替她尽一分力,何况这件事也与我有关,必须先行解决,以免腹背受敌。”

“应该,三哥。”小雅欣然说,“她是你的朋友,也就是我的朋友,我也去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你不让我去,我会不高兴的,三哥!”

“好!你回去准备,半个时后后,乘坐骑动身,绕城西到永新驿。”

“咦!郭店驿不是在北面四十里吗?”

“引鳖入瓮呀!如果不先把这里的人杀个落花流水,让他们也跟去,岂不是中了他们的计,多增两倍劲敌吗?所以,你要带剑。”

“得令。”小雅俏巧地怪叫,雀跃地走了。

半个时辰长得很,杨一元悠哉游哉准备行装,在店外好整以暇准备坐骑。他并没结帐离店,所以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8章 风狂雨骤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八极游龙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