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八极游龙》

第02章 游戏风尘

作者:云中岳

小驰出三里外,惊鸿剑客突然叱喝一声,向同伴示意,勒住坐骑,挡住摩云神手的健马。

“刘兄,这件事我招揽下了。”他向摩云神手正式说,虎目中冷电乍现。

“老弟,你不是开玩笑吧?”摩云坤手吃了一惊。

“你看我像开玩笑吗?”

“这……老弟,当真?”

“半点不假。”

“老弟,犯得着吗?”摩云神手脸色难看,“我与金兄交情非浅,去年他也曾经在常州拜会过令尊。他杀了赛玄坛一门老少,与你毫无关连。他在我这里避仇,我能出卖他吗?”

“不关你的事,你可以置身事外。”

“这……老弟,不要逼我做下不仁不义的事。”摩云神手几乎在哀求。

“他没躲在你的田庄里,出了事怎能怪你不仁不义?你回避一两天,好吗?”惊鸿剑容声色俱厉,咄咄逼人不留余地。

“这”

“我会把你藏污纳垢的事公诸天下。”随从柳彪阴森森地说,“我家少爷决定了的事,你最好赞成,这件事不容反对,知道吗?”

“不要逼我,阁下。”摩云神手怒叫。

“我准备有效地逼你。”柳彪不住阴笑。

“你不会为了一个恶名昭彰的凶魔,断送咱们的交情伤了和气吧?刘兄。”惊鸿剑客换了另一个面孔,笑吟吟一团和气。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不要可是的,刘兄,你知道如何可以不着痕迹置身事外,是吗?”

“罢了,我……我只好置身事外。”

“谢啦!刘兄,你真够交情,呵呵……”

同一期间,襄城。

这座小城早几年,在西南角加开了一座城门,面对快要干涸见底的汝河,新建了河堤码头,也兴建了码头长街,便于来不及入城的旅客安顿。

杨一元不急于赶路,投宿在临汝客栈。

店中设有供旅客交际的会客厅,他懒散地在厅中,和一位中年旅客下围棋,一面品茗下棋一面信口聊天,自得其乐。

他持白子,大龙已经把对方的黑子分割成一块块,胜算在握。

厅口大踏步闯入三名大汉,一个中年老道,一个穿破僧袍的花甲年纪大和尚,还有一个年轻貌美,浑身喷火的成熟女人,红衣裙真像一团火。

六个人都带了兵刃,大和尚的浑铁匠金禅杖沉甸甸十分惊人。

客厅的休闲旅客个个大惊失色。惶然走避。

他瞥了众人一眼,六个人已列阵似的面对着他。

“无量寿佛!贫道稽首。”老道正经八百向他稽首行礼,脸上有莫测高深的阴笑。

“不敢当道长大礼。”他口中说得谦虚,坐在条凳上翘起一腿,流里流气状极傲慢无礼,“诸位气势汹汹,来意不善,请教道长上下如何称呼?”

“贫道清虚。”

“久仰久仰。”

“施主是…”

“在下姓杨,杨一元,一元复始的意思。”

“施主从南阳来?”

“该说走了一趟南阳。”

“找妙观音梅含芳?”

“对,妙观音梅含芳妖妇。”他喝了一口茶,目光在众人身上源来源去,在红衣美好身上停留得最久,尤其注意那双高耸的酥胸玉rǔ。

“你和她有仇?”

“无仇。

“有怨?”

“无怨。

“为何?”

“是这样的。”他慢条斯理,笑容怪怪地,“我是一个猎人,猎人的人,在江湖行业中聊可算沾了一点白道的边,与行侠仗义无关。

三月前,山东济宁州的城门口告示栏,出了一张赏格告示,捉拿谋杀仕绅张大善人一家七口的女飞贼梅含芳,绰号叫妙观音,所以,我来了。”

“没有结果?”

“在官府的紧急追捕下,她带了劫得的百万金珠,投奔梁山泊找四大金刚的白莲教第一金刚张世佩。张金刚吞没了她的金珠,深恐引起官府的注意,要杀她灭口,甚至想将她杀死后交给官府。

她早一步知道张金刚的阴谋,重新偷回金珠逃出山东。我到南阳圆慧寺,找她的师父百绝头陀普化。寺中僧人说,住持百绝头陀已经涅般一年了,所有的僧侣一问三不知,坚决否认有这么一个叫妙观音的女居上,我白花了百余两盘缠,一事无成大亏老本。道长,是否有消息见告,赏金分你三成,这是规矩、三百两,你可以建一座偏殿呢?”

“你这孽障是赚血腥钱的刽子手,赚不了钱反而亏了本,难怪一脸霉相。”老道用嘲弄的口吻阴笑。

“我如果不装出霉相,不垂头丧气像个好欺负的,你们会出来找我吗?哈哈!”他大笑而起,精神焕发,虎目中神光炯炯,似乎在眨眼之间,他突然脱胎换骨,完全变了一个人,一个与先前全然陌生的人。

“贫道……”老道骇然失色。

“你是百绝头陀的方外知交,无上散仙道宏而非清虚。”他打断老道的话,“你道术通玄,在江湖有你极高的评价和地位。百绝头陀并没死,妙观音在逃出山东时,便知道张金刚派有可怕的杀手追蹑她,她一定把我也看成白莲教的杀手了。带我去找她,好吗?”

“去你娘的!你是什么东西?”和尚破口大骂,一点也毫无出家人有道高僧的风范。

“不要和我比嗓门大,和尚。”他脸一沉,不怒而威,“我不否认我是刽子手,而且不是执法的刽子手。刽子手奉命执法,对犯人没有喜怒爱憎,也不管审判的冤枉曲直。我不同,我没向官府领受过任何的赏格。我玩这种风尘生死游戏并非为了钱,我本身就是百万富豪。”

“那你…”

“游戏,懂吗?”他眼中涌现出一种热烈的光芒,一种令心怀鬼胎的人发抖的光芒,“一种竞争;一种刺激,一种凶险;一种乐趣。

五年来,我身上共留下二十七处几乎致命的疤痕,每年要花掉一两千银子,二十七次从鬼门关重回阳世,迄今依然乐此不疲。和尚,你的人恐怕不比我少,不要向我示威,我不吃你那一套。我要妙观音,死活不论,她不能为了抢劫一些金珠,连三岁小儿也一刀断头,所以官府以空前的高额赏格要她偿命。”

“你知道首山吗?”和尚咬牙问。

“知道,在城南不足五里,那一连串山尾间,向西攀升衔接嵩山太华。

本地人称为首山,其实应该称为尾山,河南西部的山区,这条山尾伸入襄城平原,到此山势已尽。

本地人首尾不分,可能是心理上的满足吧!

“她在山麓等你。”

“很好,她总算有担当。”

“午正,过时不候。”

“在下准到。”

“今正见。”

“午正见。”

他收拾棋子,神色平静安详。

桌旁多了一个人,不是和他下棋的旅客。

“你认识那位大和尚?”脸圆圆像富家翁的中年人,在对面的条凳落坐。

“不认识。”他友好地笑笑,“请教。”

“敝姓许,许高嵩。”

“久仰久仰。”

“呵呵!你一辈子也没听说过我这个人,久仰什么?免客套啦!”

“礼不可废,俗人岂能免俗?毕竟大叔年岁比我大一倍,不便在大叔面前卖狂。也许我没听说过大叔的高名上姓,自信双目不盲,尊称大叔为前辈,保证错不了。”他谦虚地收起狂态。

“我可能听说过你这号人物。”许高嵩打量着他。

“我从不在沽名钓誉上浪费工夫。”

“杨一元是真名?”

“有关系吗?”他笑笑,不直接回答。

“杨超尘又是谁?”

“游戏风尘的人,谁没有几个假名?”

“杨起风又是谁?”

“是假名中的一个。”

“八极游龙的绰号不是假的吧?”

“如假包换。”

“久仰久仰。”

“前辈不必抬举我,八极游龙只是一个讨人厌的狂诞浪人,正道人士嫌找论他们的光彩,邪道人士骂我心狠手辣,魔道人士讨厌我多管闲事,牛鬼蛇神恨我刺骨。我把所有的人都得罪了,所以非必要,我宁可通名而不亮号,名也朝易夕改,减少无谓的麻烦。我这种人,活得是相当寂寞的。”

“公道自在人心,小兄弟。”许高嵩正色说,敬佩你的人多着呢!

自古圣贤皆寂寞……”

“哈哈!诗仙李白这个胡人,只会吟诗舞剑,他不是圣贤,体会不到圣贤的心态,所以他说自古圣贤皆寂寞,狗屁!君不见圣贤的庙堂里,文武百官时节拜家何等热闹风光?死了还不寂寞呢!距午正还早,大叔可否喝几杯?晚辈作东。”

“此时此地,你还敢喝酒?举剑的手……”

“哈哈!酒是英雄财是胆呀!我两样都有,这就是游戏风尘的玩命者生涯,大叔不要俗,走,高粱烧。”

“你这小子……”许高嵩直摇头。

首山全长不足十里,登山的小径有两条,从大道岔出的一条是主要的登山小径,可以直达山上的圣泉。这座小山,也是县城的望山。

近午时分。

杨一元出现在山麓的平坡上。

四周的树林毫无生气,在炎炎的烈日下奄奄一息,山上的圣泉也干涸了,野草一片枯黄。

右面的树林中,踱出一个曲线玲现的妙佳人,绯色劲装把铜体最美的部分呈现出来,该凹的凹,该凸的凸,该浑圆的圆很抢眼,整个人呈现出夺目的光华,几乎动人情慾诱人犯罪。

但是,腰带上那一排排色丝穗飞针,与手中光华烟烟的宝剑,可就令人望之生畏了,以色眼看她的心情,将一扫而空,心中发寒栗。

脸蛋五官之美,也是无暇的,水汪汪的媚目加上粉脸桃腮,老天爷偏心,该给她的美全给她了,把丑留给老天爷不钟爱的人。

杨一元丝毫没感到惊讶,也没被他眩目的美丽所迷惑,她的绰号叫妙观音,成熟女人的风韵魅力,绝对胜过毛丫头似的青春少女,江湖朋友谁不为她神魂颠倒?她可是名动天下人人乐于追逐的风騒妙女人。

观音是菩萨,不是佛,有千亿化身,大慈大悲最为佛门信众所尊崇的救芳救难菩萨,女性也是化身之一,随岁月如流而愈来愈美同日。

好像在唐以前,包括唐代前期,观音的像一直是男性的,相貌狰狞而且有大胡子。

唐代中叶以后,就有女性的观音塑像出现了,可能与民性有关,女性开始有社会地位而抬头。

唐朝李氏皇室是胡人,胡人的女人地位与男性几乎是平等的,甚至还保留有母性社会的遗风,胡人的风俗也与中原大大的不同。

因此,唐代的女人担胸露背是正常的事,刚健烟娜多姿也与骑马有关,隆胸细腰不同凡响。

也因此,观音的铸像不但以女性出现,也呈现扭动的曲线,与从前留胡子身材如铁塔的庄严宝扫完全不同,把相距两百年的铸像放在一起,打死你你也不会相信是同一个菩萨。目下的佛门弟子,就不肯承认观音是男的。

把一个放荡的女人,取绰号为妙观音,对佛门弟子来说,简行是最大的侮辱,百分之行的宗教迫害。

但江湖朋友天生反叛,有大半心目中没有天地神怫,信口胡扯,这位风流荡妇俏女贼就成了妙观音,不理会任何人的抗议。

面面相对,幽香醉人。

“你找我?”妙观音水汪汪的明眸凝视着他,紧吸住他的眼神,笔容又悄又甜极为动人,热力十足。

“对,找你。”他也微笑,笑得邪邪怪怪地,虎目中神光闪烁,决不是请欧之火在眼中燃烧。

“你既然不是张世佩的人,就没有找我的理由。”

“我找你另有理由。我不认识张金刚,也没见过徐教主,他们的野心太大,我不想沾他们的光。”

“济宁州张家与你有亲?”

“无亲。”

“有故?”

“无故。”

“那你……”

“我要你。”他说得斩钉截铁,“要活,你可以跟我到济宁州。要死,挺剑上,够简单吧!”

“天杀的!你够狂,你可恶,你愚蠢,你找死!千里迢迢,你追到此地来,太不上道。你说吧!不谈死活,你要什么,我给什么?”

妙观音跳脚尖叫,咒骂。

“我要你。”他不为所动。

“我跟你。”妙观音一口答应,表错了情。

“跟我到济宁州投案。”

“你去死好了。”妙观音再次尖叫。

“还没到时候……”

一声娇叱,针雨漫天。

他身形疾转,反而到了妙观音的右后侧,满天针雨落空,面对面的碎然急袭功效并不大。

草丛中人影矗起,暗器如飞蝗。

幻影依稀,似流光,像逸电,穿入五六支外的树林,暮然失踪。

暴起的人影四散,山坡上空寂无人。

片刻,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2章 游戏风尘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八极游龙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