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八极游龙》

第20章 破釜沉舟

作者:云中岳

院子里阳光普照,九个人围着躺在地上的杨一元发怔,有些人惊疑,有些人困惑,有些人怒形于色,有些人脸上有怜悯的表情。

躺在地上的杨一元,浑身松垮垮地,手脚偶或作无意识的伸动,两眼直愣愣地,嘴chún不时出现古怪的吸吮神情,脸部呈显奇异的微笑现象。

一个初生婴儿,一个巨大的婴儿。

九个人分为三方,表示是三方面的人。

三个白衣裙,高贵雍容,风华绝代,很难看出真实年龄的美丽女人。

另三个也美如天仙,一身桃红衣裙,一举一动皆流露出艳冶风情,一颦一笑媚态横生,妩媚的明眸流波四射,那股妖媚的气质,与另三个高贵的白衣裙女人,形成极不调和、完全不同型类的强烈对照。

如果你是正常的、有格调欣赏女人的男人,你一定会选穿桃色衣裙的可爱动人女人。道学先生们,当然会选那三位高贵雍容的淑女贵妇。

另三个是两个中年老道,一个粗壮的豹头环眼巨人似的大汉。

“刘夫人!你要咱们花五千两银子,买这个大白痴?”那位大马脸老道,向穿桃色的衣裙,右须有颗美人痣的娇艳女人问,指着地上不时伸动手脚的杨一元,“换了你,你要吗?五千两银子,挑也要五六个人,比这个大白痴重五倍。你以为我们的银子,是从地上长出来的呢,抑或是从天上掉落在怀里的?”

“是请你们捉活的。”另一老道冷冷地说,“不错是活的,但成了大白痴,要来干什么?”

“是活的没错吧!”刘夫人沉声问。

“没错,是活的。”老道说,“但事先已经说妥了的,要捉活的来问口供,要他供出到底是什么人利用他出面扰乱?让那个人在暗处残害本宫的同道。现在,贫道请夫人问问看。”

“都是她呀!”刘夫人愤怒地向为首的白衣裙美妇一指,“都是她坏事。本夫人的丧门毒香,只能将人制成昏迷如死,六个时辰内如不施用独门解葯,假死即成真死。她偏偏在毒性还没完全行开时,不安好心强破门而入抢夺,大概头部撞中异物,便成了这鬼样子。戚夫人!你得赔。”

“废话,本夫人是抱他出室的,怎么可能让他的头被撞?”穿白衣裙的戚夫人抗议,“各行其是,各展神通,人到了谁的手中就是谁的,你无权把他视同禁脔。你用毒我用遁术快速擒人,谁着先鞭谁就是赢家,你不要输不起。

再说,你的丧门毒香可令人昏死,你看,他昏死了吗?你敢说人是被你的丧门毒香制住的?好笑!”

“你们谁也不要吵闹不休。”老道不耐地说,“等你们把他弄醒之后。再决定是谁的。依贫道估计,这白痴即使清醒也是废物了。

假使不是废物,决定是谁的,再来找我,你们知道我在何处,五千两银子赏金,我希望你们是幸运的得主。”

举手一挥,老道带了两同伴走了。

“我不信邪。”刘夫人冷笑,“这人分明已经清醒,可能是吸入的毒香份量不够,无法呈现昏死,他应该不是白痴。”

“你想怎样?”戚夫人问。

“他一定是装的。”

“不像是装的。”

“立可分晓。”刘夫人举手一挥:“上刑!”

较年轻的一个应和一声,上前抓起杨一元的襟领,将人提高上身,先给了他四记正反阴阳耳光。

他脸上的古怪笑容,换上了哭的表情,手脚无力地抽动,口中发出了伊伊呀呀的怪声音。

手一松,他被推回原处,脸上又换上古怪的笑容,目中仍在伊伊呀呀。

这表示他只能表现两种表情,婴儿最基本的表情。

“下重手!”刘夫人冷叱。

翻转他的身躯,食中两指重重地点在他筋缩穴上。

他的筋肉开始收缩,猛烈地抽搐蜷缩成团,水分大量排出,大汗彻体,似乎身躯的体积缩小了一倍,口中伊伊呀呀的怪声变成大哭,脸上哭的表情十分明显。

只有一种大哭的简单声音,没有任何成人的似乎语言声音出现。

片刻,又片刻。

“我不要了,送给你。”戚夫人摇头苦笑,偕两同伴举步。

“他本来就是我的,你可恶。”刘夫人冲戚夫人的背影大叫。

“你输不起。”戚夫人转身不屑地说,转身穿过月洞门走了。

“把他打烂,找马鞭抽。”刘夫人怒叫,“看他能装到什么时候。

打!打!打……”

女人解了他的筋缩穴,找来了皮制的马鞭。

一鞭一道血,一鞭一条痕,他身上的衣裤全烂了,浑身血污成了个血人。

除了哇哇叫喊,没发出任问其他声音。

“打死他也没用,夫人。”上刑的女人停止鞭打,无可奈何地说。

“打死就算了。”刘夫人不肯罢休。

“打死了,岂不完全无望了?也许过些时候他有恢复神智的希望,打死了一切成空,五千两银子咱们得不到一分一厘了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夫人!何不观察一段时日?”

“好吧!好好看住他。”

“是的,夫人。”

这家大宅有很多房舍,他被丢入一间秘室,门重窗小,青砖墙厚度两尺,大牯牛也撞不毁门或墙,门外还有人把守。

他已经是大白痴,实在用不着派人看守。

小雅主婢快要急疯了,慌了手脚不知如何是好。

杨一元失了踪,这是无可置疑的事实。

所有的物品皆留在房中,唯一可疑的是房门损坏了,门折断,门上没有重物打击的遗痕。

八臂金刚更是焦急,出动人手四出打听消息。

焦灼了一天,八臂金刚在黄昏降临时,在小雅的住处等了半个时辰,才等到垂头丧气返回的小雅主碑。

“唯一的办法,是向妖人们讨消息。”八臂金刚咬牙说,“我知道他们藏匿的地方,也是他们在这里的接待站。我可以出动十个人手,加上郑州的十位干练人员,以破釜沉舟的决心,歼灭该处的妖孽。但如无两位小哥参与,成功无望。”

“不!你们不能去。”小雅坚决拒绝,“如果我三哥真落在他们手里,你们一动手,我三哥危矣!千万不可轻举妄动。”

“用……小哥!咱们岂能一无所为,眼巴巴地枯等?”八臂金刚显得急躁,“总该……”

“我兄弟俩去。”小雅脸色难看已极,立即取出长剑准备,“你们避远一点。”

“两位……”

“我们会见机行事。”

“我领路。”

“谢了,我知道那地方。”

她曾经和杨一元,诱敌绕城西追,半途剑创龙须虎,新月飞刀第一次扬威,杀掉十大暗器名家之一的百步飞虹,惊走群魔取道北奔,声援霸剑奇花。

那时,她和杨一元已经知道,北关外西北用那座独院,是群魔集结的中枢。追赶他们的两批人,就是从这家独院出动的。

无上散仙道宏在第二批人中,半途知道龙须虎被杀的恶耗,吓了个心胆俱丧回头溜走,幸运地躲过了可能丢命的大劫。

“小兄弟准备三更前往?”八臂金刚知道情势严重,打消了跟去的念头。

“不!立即前往。”小雅语气非常坚决,“兵贵在于神速,二更之后戒备将会更为森严。”

“祝两位马到成功。”

“谢谢你的祝福。”

不久,两人隐身在独院的西北角树影中。

里面灯光明亮,可看到走动的人影。

“奇怪,戒备松懈得很。”小雅不安地说,“仅院门外有一个无精打采的看门人,似乎没有防强敌入侵的准备,是不是人都走掉了?不好。”

“什么不好?”小琴问。

“如果三哥真落在他们手中,肯定会将人带往密县,这里已无遭人騒扰的顾虑,所以用不着戒备。糟糕,如果被带往密县混沌下院……”

“小姐!先不要往坏处想。”小琴安慰她,“先捉活口,取得口供再说。”

“也只好如此了,捉活口。”小琴不再迟疑,小心地探索而进。

混沌下院建在密县的开阳山,山在城北二十里左右。密县是偏僻山区的小县城,因此新郑是进入密县的中枢要地,下院在城外建了招待站,在城内另建有下院高阶层人士往来活动的秘窟。

无上散仙不是自己人,只是狼狈为姦的合作伙伴,可以在下院居住进出,但不配在各地秘窟落脚,也不知道各地秘窟坐落在何处。

城内秘窟建在一座大院内,接近城东的朝阳坊,右邻是小有名气的玄都观,双方之间有地道往来。如果秘窟的人穿道装出入,必须从地道由玄都观进出,如果走大院,岂不引人生疑?

大院内灯火辉煌。十余名重要人员,在大食厅摆了两桌盛筵,兴高采烈大事庆祝,庆祝劲敌已经除掉,今后可以高枕无忧啦!

穿道装的有六个人,包括白天与两个夫人打交道的三个,高踞上席,可知六人的身份地位最高。其他八个俗装人士四男四女,是秘窟的执事人员。

“戚夫人已经走了吗?”一位老道向上首的同伴问,“已经到手的五千两银子飞了,她一定笑不出来啦!有人竞争确是好事,咱们省了五千两银子,妙极了。”

“还没走。”同伴说,“她怕刘夫人恼羞成怒,出其不意在路上打埋伏找她出气。说真的,她也未免贪心了些,刘夫人得手是事实,她乘隙强夺说不过去,”

“如果她不乘隙抢夺的话,咱们哪能省下五千两银子呀。哈哈!哈哈……”有人大笑。

“可是,咱们得不到口供,没有活人示众江湖,损失比五千两银子更重呢!”

“师兄!你算了吧!”下首的老道说,“人早晚会死的,化骨扬灰同样是死,一死百了没有必要再劳师动众,搞什么示众江湖那一套把戏。既然有人代杀,本院反而乐得置身事外,不会引起对头的注意,杨小狗的朋友不会找咱们拼命,何乐而不为。”

“五师兄的话很有道理。”另一老道说:“再说,五千两银子不是小数目,近些年来,天灾人祸惨烈,大户富豪纷纷破产,咱们作案每次所得愈来愈少,能一次有三五百两银子,已经算是丰收的大案了。掌门大师兄舍得花五千两银子,那是因为做案用不着他亲自出马,当然舍得出手大方啦!”

“闭嘴!不许说掌门的不是。”上首的老道混叱。

劫财劫色,这是混沌宫的两大目标。妖道们不但自己劫,也利用其他妖魔鬼怪劫。他们的同路人,更是厉上加厉。

圣手无常、五方揭谛、百绝头陀、无上散仙,都是混沌宫合伙人、同盟、死党、自己人……

所以,无上散仙可以指挥混沌宫的弟子。

正在开怀畅饮,外面传来钟声三鸣。

十四个人一怔,慌忙整衣而起,在厅口分列。

片刻。

脚步声欺近,两男两女领路,后面是三名老道,仙风道骨很像有道全真。

“参见圣堂师兄。”十四个人稽首行礼恭迎。

“免礼。”为首的老道喜气洋洋,“院主派我们来了解详情,顺便参加你们的庆功宴,呵呵!你们辛苦了,可喜可贺。”

重整杯盘,片刻备用的酒菜纷纷上席。

敬酒三巡,由主事的老道,将与两位夫人打交道的经过,—一详尽禀告。

坐在上首的两老道,听完睑色一变。

两人互相用眼色传递心意,脸上的笑容消失了。

“师弟!你说,那小狗真的像个白痴?”为首的老道沉声问。

“是的,大白痴一个。”主事老道有点惊讶。

“像个婴儿?”

“是的,只知道哭笑,任何酷刑也毫无改变。

“唔!不对。”

“师兄的意思……”

师兄不理会主事老道,扭头向同伴注目。

“师弟!听说过大轮回解脱玄功吗?”

“听说过,只是传说而已。”师弟双眉深锁,“据说是度生死大劫的秘术。元神紧锁于灵台,躯体回复元婴状态,无知无识无感无觉,元神已抛弃皮囊,皮囊便成了入世时的状况;也就是不曾接触世俗的状况。”

“那就是胎儿状况,也称元婴。”师兄说:“我知道确有这种奇功秘术,据说也称万劫转化玄功。”

“哎呀!”师弟变色而起。

“如果不在六个时辰之内杀死他,转化期回复原状,元神归位,他又重主复苏了。”师兄也失色,”据说,在元婴状态中,只能伤害他的皮肉,用斧头也砍不断他的脖子。要杀死他,必须用烈火焚烧。

糟!过了多少时辰了?”

“五个时辰了。”主事老道看出事态严重了。

但他犯了计算上的错误,杨一元中毒紧锁元神,是五更寅时。

老道在两夫人处见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0章 破釜沉舟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八极游龙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