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八极游龙》

第21章 离间铩羽

作者:云中岳

这条官道上行走的客车并不多,许州才是南北大官道的分界站。从许州到开封的长程客车比较多,共有三家骡车行经营。

许州到郑州的经营车行只有一家,独门生意。许州骡车行郑州线的长程客车,每天只有一班。

郭店驿,就有许州骡车行特约的站头,通常在这里无法获得座位。这里只是一处歇脚站,午间车抵达,歇息后继续北上,旅客都是到郑州的,没有人在这里到站下车,所以也就不可能在郭店驿乘车北上。

但有人照料,就不会有困难。

昨晚定期长程骡车在新郑歇息过夜,就有三位旅客放弃余程,空出三个座位。

午间在郭店驿歇息,登程时上来了三个行商打扮的旅客。在郭店驿上下车,根本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。

三套骡车速度相当快,每趟车可载二十名旅客。

杨一元三个人的车座很理想,紧靠在前厢,少吃不少灰尘,而且视野良好。

走出二十里左右,他们看到霸剑奇花,孤零零单人独骑,快马加鞭超越骡车,赶到前面去了,显然是往郑州赶,猜想她可能查出惊鸿剑客一群人,遁回郑州溜之大吉,她怎么肯干休呢?

“看样子,她要赶惊鸿剑客到海角天涯。”小雅傍着杨一元,摇摇头喟然说,“到底是爱呢?抑或是恨驱使她这样做?”

“爱也好,恨也好,深了都会伤人,”杨一元苦笑,“要是再拖下去,很可能掀起江湖狂风巨浪,两方面的亲朋好友,都会被卷入漩涡。”

“惊鸿剑客为何不远走高飞?”小雅提出疑问,“他一个人如果要走,快马加鞭一天可以穿州过县,换几匹马,三五天就可以远出千里之外,谁能找得到他?找处地方躲起来更安全。”

“他也不甘心呀!何况百绝头陀也牵住了他。他不怕霸剑奇花找上振武园,却不得不害怕百绝头陀到振武园去捣乱。所以他必须带了人在我附近出没,硬着头皮替百绝头陀扯我的后腿。他没料到这朵花也死缠住他不放。进退两难,自食其果,这个风流剑客的处境险恶得很。我猜,百绝头陀一定在混沌宫。”

“根据什么?”

“这里由无上散仙调度,始终不见有僧人出没,头陀一定和降龙神僧铁罗汉一些人,躲到混沌宫防守老巢。惊鸿剑客与头陀订有密约,几经挫折,可能真的有意远走高飞,他必须找到头陀解约。

他如果往回走,那就是表示要去找头陀。我担心的是……”

“担心他那些朋友对我们不利?”

“担心这朵花不知自量,跟人混沌宫。那种地方,她一个美丽的女人,结果将是非常悲惨的,混沌宫是女人的地狱。小雅!你和小琴千万要记住,不管任何行动,切记不可离开我身旁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如果我请求你不要和我入山……”

“我会坚决拒绝你的,三哥。”小雅正色表示态度。

“所以,我有责任。要去,我们三人同命。只要我们能凝三人的力量为一,千军万马我们可以杀得进去,冲得出来。如果……”

“没有如果,三哥!我和小琴是你的左右手,这是无庸置疑的。”小雅郑重地说,凤目中焕发出一种稀有的光彩,“你说的话,我……我好开心,三哥。”

“我的什么话?”

“笨哦!”小雅突然红云上颊,扭转娇躯羞笑,背倚在他怀里躺得舒舒服服。

官道积尘半尺,对车轮有缓冲作用,因此车行平稳。不久小雅倚在他怀中睡着了,秀丽的面庞仍残留着极为动人的笑意。

小琴本来是倚在车栏上假寐的,不久也靠在小雅的身侧睡着了。

车厢中间摆放着行李,厢壁是木栏,四面透风,旅客只能靠在栏上入睡。车行迅速平稳,厢内空气流通不至于暑气迫人,所有的旅客皆昏然慾睡,乘车旅行是相当惬意的,而且十分安全。

眼线们的目光,不会落在乘车旅客身上。

他不去想笨与不笨的问题,挽住小雅以免倾跌,不久也迷迷糊糊睡着了。他并没想到,“要去,我们三人同命”这两句话,在小雅的内心深处,涌起多大的波澜。

一个人如果不知自量,又不知自爱,行事必定趋于乖张,情绪一失控就不顾后果。

惊鸿剑客就是这种人,他妄委想带了人和杨一元捣蛋,暗中策应百绝头陀,以便激起侠义道朋友的愤慨,岂知诡计一而再落空,反而让霸剑奇花死缠住他不放,哪有余力对付杨一元?

这一次更惨,连杨一元的面也不曾见到,半途便被小雅出面帮助霸剑奇花,一剑便把他吓得胆落而逃,怎敢再前往新郑找杨一元挑衅?

不敢进只好退,逃回郑州另作打算,以为霸剑奇花必定追向新郑,与杨一元会合,这次可以摆脱霸剑奇花,可以从容另作准备了。

另行招兵买马的事必须进行,他已经身不由己。

他身边还有几个人,连情妇也算上,总数还有七个之多,实力仍算雄厚。其他的人已经丢下他不管走了。

武功、身份、地位最高的大河苍龙,由于其他伙伴贪生怕死逃走,伤势几乎恶化,把惊鸿剑客恨入骨髓,雇了车回郑州,便发出信息,要求所有的朋友,与振武园断绝往来,等于是截断了惊鸿剑客一条求助的门路。

七个人落脚在南关外的五福老店,当天便接到三位远道赶来助拳的长辈,他大喜过望,实力更为可观了。

这天他在店堂午膳,十个人坐了两桌,酒足饭饱,穿越膳堂返回客房,越过一位食客身侧,突觉腰带有异,伸手一摸,摸到一角纸方卷。

回房打开一看,脸色一变。

他以为回头走郑州,不会有人知道他的下落行踪,这下可好,他的如意算盘打错了一遭。

杨一元料错了他,他并非潜赴混沌宫找百绝头陀解约,而是想摆脱霸剑奇花之后,再纠集一些人虚张声势,让三方的人都不敢找他的麻烦。

三方面:霸剑奇花、杨一元、百绝头陀。

只要他具有够强的实力,三方面都不敢找他。

他是在胁迫之下,与百绝头陀协议的。他自问已经尽了力,实力不足以威胁杨一元,不是他的错,他再三失败,已经证明他尽了力,百绝头陀没有理由怪他临阵脱逃,不履行协议,他逃回郑州是不得已、情势不由人。

很不妙,麻烦似乎躲不掉。

站在南街尾路旁的大槐下向南望,大官道上行人稀少,偶或有一两位骑上经过,扬起一阵尘埃。

“他娘的!你们最好不要做得太过分。”他烦躁不安自言自语:“不要以为你们真吃定我了。”

掏出纸条看了一遍,生气地把纸条撕得粉碎。

身后传出一声轻咳,转身一看,立即气往上冲,剑眉一挑冷哼一声。

“是你这混蛋,你敢来?”他冲动地大骂,“艾红姑呢?她为何还不来?”

艾红姑,就是杨一元费尽心机,捉住要押往济宁州法办的绛羽飞天,被八臂金刚认出身份,不得不自认倒霉一走了事。

江湖朋友都不知道绛羽飞天的底细,其实她是妙观音的师妹,百绝头陀的另一个得意女徒。但她在外行走作案,从不透露身份,只有百绝头陀的几个知交,知道她是百绝头陀的女弟子兼情妇。

为了这三个滥污的复杂关系,无上散仙就表示既羡慕又嫉妒。

来人是夜游鹰,难怪惊鸿剑客怒火上冲。

说来说去,他今天落得如此狼狈,夜游鹰就是引起纠纷的罪魁祸首。他为了接近霸剑奇花,拍胸膛保证协助捉拿夜游鹰。

“嘿嘿嘿……”夜游鹰发出一阵得意的阴笑,“在下为何不敢来?就算在下不代表头陀向你传话,你也奈何不了我。你,加上霸剑奇花三个女人,也奈何不了我。你最好识相些,别摆出臭面孔鸡猫狗叫。”

“你这狗养的神气起来了。”惊鸿剑客恶向胆边生,猛地疾冲而上伸手便抓。

夜游鹰比他机警,轻功也比他高明,反应奇快,忙一个侧闪,间不容发地避过他闪电一抓。

“你要是撒野,太爷不传口信了。”夜游鹰还真不敢和他来硬的,基本武功没有他扎实,“本来是艾红姑找你传口信的,她去见刘夫人,由我代传。”

“刘夫人?江湖三夫人的刘夫人?”他一怔,停止撒野,心中有数,对方用游斗术与他周旋,他的确无可奈何,追逐也脚下不争气,夜游鹰随时皆可能摆脱他。

他一点也不知道新郑所发生的事,在郭店驿便抽腿向后转了。

“对,就是她。”夜游鹰站在三丈外,保持距离以求安全,“她和戚夫人同时途径新郑,被重利所诱,两个夫人互相算计,结果……

谁也没得到好处。我也不清楚内情,艾红姑去找她有事洽商。”

“那鬼女人如狼似虎,与百绝头陀那种花丛老手,该是相趁的绝配,应该混在一起在床上分高低。”惊鸿剑客冷冷一笑,“我不喜欢那种婬荡的妖女。”

“你喜欢诱拐那些初出道的毛丫头,自命风流洋洋自得,其实狗屁!你根本就不懂享受女人,真该向头阳好好学一学。”夜游鹰嘲弄地说。

“去你娘的!说!什么回信?”他又要冒火了。

“立即赶回新郑……”

“什么?”他大叫。

他还没到就逃回来了,霸剑奇花一定在新郑等地,他的人又对付不了杨一元,怎敢又赶往新郑?简直开玩笑。

目下他的实力仍然不够,新赶来的三个人,或许可以对付得了霸剑奇花,但那朵花已经有了两个更高明的丑小子相助,他这几个人胜算有限得很。

“本来靠你到新郑牵制杨小狗,你半途折回溜之大吉,头阳的人很不高兴呢!”

“我被霸剑奇花那泼贱货,重创了我最有力的高手大河苍龙,被她阴魂不散死缠不休,我的人都被她吓跑了,我还能牵制杨小狗?不回来难道要我去送死?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你去叫头陀来说。”他怒声说,“要我做力所不逮的事,他一定没安好心,玩弄借刀杀人阴谋,他最好不要过分逼我,哼!”

“你真要见他?”

“那是当然,我要当面告诉他……”

“你要告诉我什么?”再后传来百绝头陀的嗓音。

这里槐树成林,躲几个人容易得很。先前夜游鹰的突然出现,他没感到惊讶,这次百绝头陀现身,也不算意外,但他一转身,心中叫苦。

不只是头陀一个人,共有五个人之多,两个老道,两个娇艳美得惊人的粉红衣裙的女人。

香风醉人,他知道这个人的来历:刘夫人。

江湖三夫人,稍有名气的人都知道她们的来历。

他是名气不小的风流剑客,却不愿与名女人打交道。刘夫人艳名满江湖,妖艳冶荡裙带松,不是他所喜欢的类型,刘夫人的名气也比他响亮。他自负地认为他应该征服女人,而不愿被女人征服。

霸剑奇花一翻脸,她就缺乏兴趣了。

对方人多,他强硬不起来了。

“我人手不足。”他硬着头皮说:“去找杨小狗我毫无胜算,你要我到新郑找他送死,对你又有什么好处?头陀!不要逼我。”

“你这该死的混蛋。”百绝头陀破口大骂,“要你去,用意是你可以牵制他,让他分心,谁要你去送死?你半途就扮个怕死鬼向后转,误了佛爷的大事,折了不少人,你该当何罪?”

“你……你不要把责任往我身上推……”

“是吗?”百绝头陀顿着手中的禅杖,凶狠地一步步向地逼进:“你报本没把协议的事当一回事,只把全部精力,放在搞那朵花上,却又连那朵花都对付不了,你是在故意敷衍佛爷。”

“你这样说就不公平了。”他心中发慌,一步步后退,“是那朵花不放过我……”

“此路不通。”身后堵住的老道冷叱。

“给你两条路走。”头陀不再逼近。

“你是说……”

“去新郑,或者随佛爷到混沌宫。”

“老天爷,我哪敢到混沌宫,你要绝我的路?”他咬牙大叫。

他如果出现在混沌宫,振武园算是完了。

“你不必到混沌宫,佛爷只要求你带了你那些英雄豪杰,堵在荥阳的入山路口,以向杨小狗问罪的借口,设法缠住他,最好能缠住他十天半月,就不需要你了。”

“缠住十天半月?”

“对,十天半月,届时混沌宫就一切停当,只等杨小狗前来送死了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目下他仍在新郑,鬼鬼祟祟出没。你不去也好,因为佛爷的人已经不再理会他,你一去,佛爷的人不可能策应你了。”

他心中更寒,没有人策应,杨一元便会全力对付他了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1章 离间铩羽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八极游龙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