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八极游龙》

第24章 穷追不舍

作者:云中岳

县城西南不足十里就是山区,这一带冈陵起伏,村落星罗棋布,各处小径都有人行走,如果没有充足的人手,根本不可能防止有心人接近。这一带,也就成了群魔乱舞的好地方了。

杨一元不在乎受到攻击,只怕走漏消息,因此他和小雅不准备白天活动,希望能神不知鬼不觉,尽快秘密地接近混沌宫。

薄暮进入城关,打发驴夫离去,在一条巷尾民宅借宿,饱餐一顿后,带了应用物品,在偏僻处易装,偷越城关走上了至山区的小径。

他俩的装束,会让遇见他们的人大吃一惊。

四寸皮护腰有一排夹袋,里面盛了重要用品与暗器。上面外加了一件背心式夹衣,前后都有大袋,可以携藏山行用品与食物。

不用包裹用背包,盛了衣物与寝具。剑插在背包里,腋下系着装了工具杂物的八宝乾坤袋。手中点着一根仿葯锄形式的手杖,腰上是一把开路用的腰刀,当然也可以当作兵刃使用。

天黑后不久,小径不再有行人往来。不久,两人离开小径,认准方向越野而走。

小雅没有背包,她的寝具衣物全在杨一元的背包里。

半个时辰后,前面冈脚下出现灯光,犬吠声零星传来,表示前面有村落。

必须绕村而走,避免与人接触。

刚绕至村右,距村约有里余。犬吠声突然加剧,然后隐隐传来叱喝声。

“村子里有事故发生了。”小雅说。

“可能打起来了。”杨一元脚下不停。

“要不要去看看?”小雅说,“会不会是俞巡检的人碰上困难?”

“唔!真得去看看。”杨一元蓦然心动,“他们早到好几天,很可能碰上棘手的凶魔。把背包藏妥,我们去看看。”

将背包藏在一株大树上,悄然向小村飞掠而走。

一个有决心有毅力的人,所爆发的坚韧性与报复意识,是十分惊人的,那百折不回不死不休的耐性,常会造成一股强大的摧毁性能力,摧毁一切有关的人与事物。

霸剑奇花就是这种人,她用尽手段不畏凶险艰难,死缠住惊鸿剑客,虽则有时会失去踪迹,或者情势不许可出面騒扰,她都能随后克服一切困难,依然紧紧抓住,锲而不舍,盯牢目标死不放手。

她也因长期的锻炼,而愈来愈精明了。

转而盯住刘夫人五女,随即掌握了惊鸿剑客的动静。

天一黑,就是她的天下。

小村安顿了两批人,一是刘夫人五女与惊鸿剑客主仆,一是从崤山请来的六个牛鬼蛇神,由两个混沌宫的眼线接待,分别住在村东西的农舍内。

惊鸿剑客与刘夫人,已经公然同宿在一间厢房内,男的风流,女的冶荡,一双两好,得其所哉。

在这里,他们是安全的,附近一二十里落脚的,几乎都可以算是同道。

至少在杨一元抵达之前,所有的人都是安全的。

惊鸿剑客仍然担心霸剑奇花跟来,刘夫人也对那位鬼怪打扮的人,怀有强烈的戒心,难免有点不安。

杨一元还远在新郑密县附近出没,这里的人唯一可做的事便是等待。因此不论昼夜,只有混沌宫的一些眼线活动,没有人会笨得严加戒备,更没有人闲得派人辛辛苦苦警戒防范意外,吃喝玩乐一切照常。

杨一元和小雅太过小心,辛辛苦苦的翻山越野而走,避免走小径,怕被伏路的眼线发现。

不但小径没有伏路眼线,连住宿处也没有警哨。

惊鸿剑客心中有鬼,晚膳后便和刘夫人,前往村西拜会崤山来的六个颇有名气的人物,表面上联络感情,骨子里希望能获得支援,万一霸剑奇花前来闹事,也可以多几个人来相助。

这六个人是崤山六义,是当地的大名鼎鼎的豪霸,明里是地方上的大爷,暗中在各处要隘扮强盗,抢劫大户谋财害命。

两三百里长的山区大道,险隘处处,出了命案根本不可能被发现,这条车不方轨的东西官道,自古以来就是强盗出没的治安死角。

论名头,刘夫人与崤山六义概略相等,惊鸿剑客就少了那么一点份量了,他只能算是江湖新秀。

虽则有混沌宫一个小有地位的人居间引介,见面的气氛依然不怎么融洽。

“听说你们是唯一与杨一元交过手的人。”崤山六义的老大天狼郝义,说的话带有利刺,“很不错呀!获得赏银的条件,比咱们来替五子助拳的人有利多了,可以比咱们早一步抢得机先。但是,听说你们栽得很惨,可不可以提供些经验给咱们见识见识呀!”

刘夫人可不是肚量大的人,惊鸿剑客更是骄傲自负的货色,当然听得懂带刺的话,登时脸色就不怎么好看,气氛有些紧张。

“没错,我们是栽得很惨,所以元享、元贞几位真人,才肯花大笔赏金,请三山五岳的英雄好汉,抢这笔五千两或六千两财富呀2”

刘夫人妖媚地娇笑,心中却怒火渐升,“诸位在崤山称雄道霸,横行一州五县,声威显赫,当然不在乎一个默默无闻的杨一元啦!我也是情面难却,失败了仍然愿为百绝头陀尽力,也许有点不自量,但输仗不输气,所以跟来争回一口气哪!如果我碰上了杨一元,败军之将不足言勇,本夫人一定让诸位高手名宿奋勇争先,我这里预祝诸位马到成功。”

“刘夫人其实已经捉住了杨小狗,要不是戚夫人争功误事,杨小狗尸骨早寒了,整整囚禁了他八个时辰。”惊鸿剑客也按捺不住,话中也带刺,“在下睁大眼睛,看诸位如何大发神威摆布他,凭诸位的声威武功,六个人应该可以轻而易举获得六千两银子赏金。在下如果先发现他,一定先加转告,让诸位先下手,决不争功,直至诸位宣告放弃,在下再和刘夫人上,够情义吧!”

“狗屁!”天狼郝义勃然大怒,“崤山六义为朋友两肋插刀,做任何事也不会宣告放弃,就算武功不如人,也不去扮丧家之犬。小辈。输了认输,才是真的英雄好汉,你们已经栽了,实在不应该再来丢人现眼的。”

“咦!你这家伙真以为你能对付得了杨一元?”惊鸿剑客冒火了,虎目怒张。

“那是一定的。”天狼傲然地说。

“那是说,你比袁某武功高明多多。”

“你不服气!”

“咱们到院子里证明一下,不证怎知?”惊鸿剑客倏然拍桌而起。

“有何不可?”天狼也愤然拍桌而起。

“大家别动气好不好?”混沌宫的眼线大急。出面阻止,“你们都是够朋友仗义前来助拳的人,杨一元还远在新郑,何必伤了和气……”

“庞老兄,你别管啦!”天狼不领情,愤怒地往外走,“郝某就证明给他看,让他知道一个成名的前辈,不是凭嘴皮子得来的声誉,更不是被人赶得像丧家之犬,也可扬名立万称英雄的。”

“不久就可以证明,你这位前辈是什么英雄好汉了。”惊鸿剑客大踏步跟出,“希望阁下真的了不起,不要在我这晚辈面前丢人现眼。”

有了利害冲突,这些英雄好汉必定奋起而争。

五千两银子,谁不想独吞?

再就是名气之争,武朋友谁都以为自己了不起,一句话不对就会拔刀相向,头被打破也不肯服输,见面你嘲我讽,话不投机,最后必定翻脸成仇,刀剑相见,甚至不是你死就是我活。

其他五义不但不反对,反而冷嘲热讽加以鼓励。

刘夫人心中有数,对惊鸿剑客颇有信心,一直就用含笑的目光,给予惊鸿剑客精神上的支持。

混沌宫的代表庞老兄,仍想尽力劝解,却被崤山六义的人拉住了,说好说歹阻止他多事。

院子宽广,正好施展。

天狼郝义正在气头上,忘了武林礼教江湖规矩,剑出鞘便托大狂傲地向惊鸿剑客一指,毫无前辈的风度,倒像一个强横的泼皮。

“嘿嘿嘿……”天狼的阴笑尖锐刺耳,“小辈,听说你出身在什么武林世家。天下间武林世家没有十万户,也有八万以上,也许你这一家真有几把刷子,掏出真才实学来。让郝某看你是不是骗人世家,上!别客气。”

惊鸿剑客如果真的差劲,怎么可能博得剑客的崇高声誉,也许他比不上杨一元,比霸剑奇花也差了一段距离,但跻身于一流之中的一流高手是决无逊色的。

剑一出鞘,他暗咬钢牙。

“在下的家传武学,也许在武林中算不上第一流的,但用来屠狼杀虎,应该是绰绰有余。”他的话锋利伤人,有意激怒对方,“我不会给你客气,更不是用木剑印证,我会用上绝技让你开眼界,我上了。”

崤山六义都是以猛兽为绰号,老二叫疯虎尚信。他说屠狼杀虎,影射他有对付猛兽的能耐,也就是表示有对付六义的本领。

上字出口,剑化虹破空,果真翩若惊鸿,第一剑便用上了全劲发招,又快又狠又准,像电似的剑光难辨剑身实体,正面强攻气势若虹。

一声怒吼,天狼郝义封三剑,换了三次方位,总算脱出狠招飞虹残日的威力圈。

无法乘隙反击,惊鸿剑客暴叱震耳,第二招一剑连一剑,一步赶一步,剑光闪烁如电,绵绵不绝紧迫进攻,一口气把天狼迫得八方闪避。

“铮铮……”爆发出一连串急剧金铁交鸣,天狼反击的七剑,皆被惊鸿剑客一一瓦解。

天狼的锐气迅速消退,被惊鸿剑客掌握了七成主攻权,心中愈急怒,剑术的技巧愈不能发挥。

“谁要想不顾身份规矩,在一旁玩弄阴谋诡计。”刘夫人盯着跃然慾动的疯虎尚信,“本夫人的丧门毒香如果不能把他摆平,算他祖上有德。”

“我疯虎却不信。”疯虎大踏步而出:“女人,我向你单挑。”

“本夫人奉陪。”

人影飘降,从屋顶下来三个人。

“你们疯了吗?干什么?”是三个老道,为首的中年老道沉喝,“本宫请你们来助拳,可不是请你们来较技印证或者拼命的!”

中州五子到底有多少徒孙,恐怕连他们自己搞不清数目。第一代弟子以元字排行,第二代以始字为首。

目下的两辈徒子徒孙,年龄参差,不以岁数论序,而以入门先后排名。因此始字辈的徒孙中,有些人的实际年龄,可能已半百出头了。而元字辈中,有些人可能年仅十四五,甚至有十二三岁的少年。

惊鸿剑客已停止攻击,以免让老道们难堪。

“道长!你们请这些二流人物,与在下一同守在这里等候杨一元,那是毫无希望的下着”惊鸿剑客冷冷地说,“简直是驱羊斗虎,白送死。这里不安全,在下与刘夫人另找地方安顿,这里让给他们好了。”

“你们如果不同心协力,当然毫无希望。”老道冷哼一声,“你看吧!你们只知道争强斗胜,甚至意慾自相残杀,才能让人乘虚而入,在你们左近看笑话。”

“道长话中有话……”

“不错,话中有话。”老道沉声说,“贫道从城中来,发现城中来了不少行踪可疑、不三不四、来意不明的人物,准备赶回山口,另派高手眼线前来侦查,被你们的呼喝声所惊动,进来看个究竟,发现有人潜伏在这里,你们大概毫无所知,是吗?”

“有人在这里潜伏?”天狼一惊,“刘夫人,你的人暗中跟来了?

有何用意?”

“我的人都没来呀!”刘夫人坚决否认。

老道举手一挥,哼了一声。

“师弟!把人赶出来就明白了。”老道高叫。

对面的屋脊上,有人长身而起,黑夜中面目难辨,但从衣着上,概略可以看出是三名老道。

“我行法擒人……”一名老道高叫。

听说要行法,蛰伏在屋角瓦栊上的人,知道已被发现无法藏身啦,长身而起向侧方的屋顶飞掠。

身材娇小,穿了深灰色夜行衣,贴伏时身躯尽量缩小,所以下面的人是无法看到的。身形骤起急动,便无所遁形了。

高叫的老道身形似乎更快些,斜截而出身形似电,半途长剑出鞘,剑出风雷骤发,截住了。

“铮!”黑影的剑也中途撤出,百忙中挥剑急封。

火星飞溅,两人同被震飘八尺。

下面的人纷纷向上跳,三老道与刘夫人轻功最佳,最先跃登截住黑影的去向,迎面堵住了。

黑影的冲势已经消失,走不了啦!

“是小泼妇霸剑奇花!”下面的惊鸿剑客看出黑影的形态,他当然认出是他最熟悉的申姑娘。

霸剑奇花必须杀出一条生路来,对方人太多了,一声娇叱,她向最外侧的刘夫人冲过去。

“她是我的!”刘夫人娇叫,升剑候敌。

糟了!剑刚升,便感到背心一震,浑身突然发僵,人向前一栽,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4章 穷追不舍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八极游龙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