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八极游龙》

第25章 龙潭虎穴

作者:云中岳

小村吸引了许多凶魔的注目,但一整天没有人再前来挑衅。

吸引牛鬼蛇神目标,圆满地达成。小村由混沌宫的人,建立了颇为庞大的监视站,不断有人赶来侦查这一家十位来历不明,行动可疑的男女。大家皆无法辨明他们到底是何方神圣。

这些名义上来助拳,骨子里却是为了重赏而来的牛鬼蛇神,可不愿为了其他无关紧要的事,与武功惊世、来历不明的人结怨冲突,因此也就没有自告奋勇的人登门挑衅,所以没发生意外的冲突。

混沌宫的人,不得不出面试探了。

已经是申牌时分,炎阳即将西沉。

农舍西北便是小村的边缘,长了几株粗如牛腰的老槐树,距农舍不足百步,视野广阔。向北望,平坦的焦黄农地令人恻然,田地颗粒无收,今年日子难过了,明年恐怕将更不好受。

年轻人与那位认识霸剑奇花的侍女,盘膝并坐在大槐树下纳凉,喁喁低谈不时比手划脚,笑吟吟地似在交谈一些趣事。

第一个出现在一旁的人,是一身粉红衣裙,流露出无限冶荡风情的刘夫人,盛妆之下显得特别艳丽,隆胸细腰极为醉人,男人只消看上一看,必定心跳加快,唯一想到的事是一张床。

然后是两个中年老道,一个巨熊般的大汉。

年轻人与侍女毫不紧张,泰然自若站起整衣。

“你们到底想干什么?”刘夫人笑容又妖又媚,似乎忘了臀部禁区被踹了一脚的仇恨了。

“在这里歇息几天,有什么不对吗?”年轻人也笑吟吟一团和气。

“不会是来看风景的?”

“这一带土山岭,有什么风景好看的?我经常爬西岳华山,登过泰山。这一带山区是嵩山余脉,老实说,五岳之中,风景最差劲的就是中岳嵩山……”

“不要给我胡扯,小兄弟。”

“我说的是实话呀!”

“你认识我,是吗?”

“以往不认识,霸剑奇花出现之后,才知道你就是艳名满江湖,江湖三夫人中最妖最荡的刘夫人。你和惊鸿剑客在一起的事,已经不是秘密。”

“你知道我,仍敢在我面前放肆……”

“你给我听清了,女人,”年轻人脸一沉,不怒而威,“我知道你的底细,你已经死了一半了,我脚下留情,你很幸运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我一点也不在乎你的丧门毒香,不理会你的迷魂魔眼,也不介意你的所谓妖术,你的武功更是雕虫小技,你的美色在我眼中毫无份量。你看,我这位小侍女,真要打扮起来,你还不配做她的仆妇呢!不要招惹我,女人。这里是人人可逗留的地方,我不会承认任何人的禁区约束,能好好相处就能相安无事,闹翻了,遭殃的人一定是你,何苦代人卖命?”

刘夫人心中一凉,被人看穿了哪还有取胜的希望?

中年老道轻咳了两声,把注意力吸引过来。

“施主一定也知道贫道的来历了,贫道元昊。”老道亮道号,明白表示是中州五子的得意传人。

“抱歉,我不认识你。”

“施主是冲混沌宫来的?”

“在下与混沌宫无仇无怨,更不是除姦荡凶的侠土。除非贵宫的人打在下女眷的主意,在下犯不着多管闲事。似乎,道长正打算转恶毒的念头,有意招惹在下,准备纠众行凶。好,试试看?”

“亮名号,贫道要知道施主的来历。”

“无此必要。”

“施主贵姓……”“无此必要。”

“贫道坚持请教。”

“无此必要。”

“可恶……”老道怒叱,跃然慾动。

“老道!你要试了。”年轻人的手搭上了剑把,“在下的剑不出鞘则已,出鞘必须见血。你们人多,在下势必拔剑。现在,我等你。”

老道人脸色一变,却不敢拔剑。

“小子,太爷陪你玩玩拳脚。”大汉上前怪叫,拍拍双手表示手上没藏有伤人的小兵刃,也表示叫阵,掌大指粗相当唬人,一看便知是孔武有力的外功高手。

“奉陪。”年轻人也拍拍手上前。

一声虎吼,大汉进马步左手一伸,巨灵之爪毫无顾忌地走中宫深入,五指像大钢爪劈面便抓,右拳像千斤巨锤,蓄劲待发。

只要将人抓住,铁拳立出会将人打烂。

年轻人的右手一抄,抓住了大汉的巨爪,一声冷笑,手向下一沉,疾退八尺。

“哎……”大汉厉叫,被拖倒拉出八尺。

“去你的!”年轻人沉叱,马步一挫扭身便摔。

“啊……”大汉狂叫,被飞摔出三丈外,砰然着地再滚了三匝,似乎地面亦为之浮动。

“这种货色,也敢逞强撒野,简直寿星上吊嫌命长。下一个。”

“我……我的手……”大汉坐在地上,举起五指寸裂的左手狂叫。

“你的手完了。”在一大外的刘夫人苦笑,“你的大力鹰爪功可以抓石成粉,现在连烂泥巴也不能抓了,你的运气真不好,一照面就……就……”

“咱们走。”老道铁青着脸下令,“小辈,你给贫道小心了,贫道会注意你们的一举一动,你们最好不是冲本宫而来的。”

“哈哈!欢迎你们注意我。”年轻人大笑,“我会给你最佳的行凶借口,因为我也很需要师出有名。好走,不送。”

另一老道扶定了大汉,刘夫人却没走。

“是霸剑奇花请你们来的?”她沉着地问,知道只要不出手,她是安全的。

“你的记性太差。”年轻人说,“我只听说过这么一号人物,唔!

她很漂亮。奇怪。”

“奇怪什么?”

“霸剑奇花比你年轻,比你这妖荡的艳姬美貌,惊鸿剑客不选她而选你,岂不奇怪?这小有名气的风流剑客,对女人的品味未免太差太低俗了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我对你这种女人毫无胃口,想起你和那么多男人上……”年轻人脸一红,因为侍女正白了他一眼,赶忙停止说粗话,把将要出口的床字吞回腹中,“简直恶心透顶。你走吧!免得我又兴起揍得你头青面肿的念头,“我揍女人是不理会哪处部位能不能接的。”

“小畜生你……”

“我要打掉你满嘴尖牙……”年轻人沉叱,疾冲而上声势汹汹。

牙齿被打掉,这在爱美的女人来说,她宁可死掉,牙不能掉。

一跃三丈,刘夫人亡命飞遁。

“这女人精明机警,最好除掉。”侍女急急地说,“留下将有后患,她认识杨爷,有她认……”

“她不算大恶,不能滥杀。”年轻人说,“以目下散布在附近的妖魔鬼怪来说,除非他们行凶,我们也不能以任何借口除掉他们。总不能认为他们是妖魔鬼怪,凶名昭著而杀掉他们为世除害,那我们岂不是比他们还要令世人害怕吗?我们并不是代天行诛的神佛,神佛也不可能把人间的恶人全消灭掉呀!”

“这女人,甚至霸剑奇花,都会带来麻烦,甚至会造成伤害。”侍女显得有点不安,“性情一变,做事就会不顾后果,铁定会不断制造麻烦,麻烦势将影响大局。有她们到处搅局,会出大毛病的,她们都认识杨爷。”

“她们算不了人物,你是不是太过杞人忧天了?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放心啦,我们要对付的,是更高强、更凶残的众多牛鬼蛇神呢,只要一有动静,就得把这些人完全阻绝,届时很可能得大开杀戒,这女人可能在数难逃。”

他俩不再逗留,返回农舍歇息。

天一黑,杨一元与小雅,立即从露宿的树林动身入山,直趋山口。

昼伏夜行,他们必须秘密抵达混沌宫,出其不意发起雷霆万钧的强袭,直捣心脏中枢,不能让魔宫请来的妖魔鬼怪沿途纠缠。

飞渡四十余里山区,不能在唯一的小径上行走,夜间也不行,一被发现,沿途必定受到不断的伏击,凶魔们前后夹攻,恐怕永远也到不了混沌宫。

小径在山腰或峻陡的河谷旁蜿蜒,有些地方一夫当关万夫莫开,兵贵神速,不能花时间逐关硬闯。

预计要花一夜工夫,才能秘密通过山口。第二天越山飞渡,就不能昼伏夜行了,必须先看清小径的走向,再绕山攀越,直至绕到前面,重行发现小径走向,然后再绕走,至少比小径远五倍。

愁云岭附近的山民,到县城的普通脚程也要一天。

接近双峰夹峙的山口,果然发现有夜间巡逻的人,可知沿途必定有伏哨,封锁得十分严密。

两人不敢逞强硬闯,从右面的山峰攀登峰西。好在这一带没有悬崖绝壁,只是林深草茂,荆棘丛生,人钻进去不知天地在何处,黑沉沉倍增艰辛。攀登不易的地方必须一绕再绕,有如迷失在茫茫天地里。

四更天,终于到了峰南麓,另一座山又矗立在眼前,像一头硕大无比的巨兽瞪视着他们。

歇息片刻,大汗已收。

“必须从峰西绕过去。”杨一元将背囊扔上肩,“小雅!辛苦你了。”

“没什么啦!”小雅整理身上的携带物,卷妥爬山绳,“不知到了什么地方了?”

“天亮就可以概略分辨了,咱们攀越前面山岭的西侧,就可以歇息一上午,希望不要迷失在丛山内。”

“真该找向导的。”

“谁敢充任?而且也没有时间找。我可以分辨方向,大致错不了。”

“这次我开路。”小雅领先便走:“你带的东西太重,倍极辛劳……”

“我曾经在双脚上绑四十斤的铁瓦,一个时辰爬三座高峰,全程四十余里,这点小山岭算得了什么?要不是黑夜怕失足跌落坑洞,我甚至可以带你走呢!跟在后面啦!开路是男人的事。”

小雅不再坚持,跟在他后面穿林拨草向前探进。

天亮之前,他俩在岭的南面茂林中,已经相偎相依在树下睡了半个时辰,一阵悦耳的鸟鸣把他们惊醒,半个时辰仍未能消除疲劳。

“吃饱了再睡。”杨一元从背囊中取出食物包和水葫芦:“又是一个大晴天,老天爷肯帮忙。爬山就怕下雨,一下雨就寸步难行。”

“真要下雨,这才算老天爷帮忙哪!快大半年没下一滴雨啦。”

“现在下雨,也救不了这场旱灾。”杨一元将烙饼肉脯分给小雅,“老天爷如果存心坑害苍生,会坑得很惨的。太阳出来之后,我到山顶找路。”

“到山顶找路?三哥,你何不说上山顶找村落?”小雅笑嘻嘻地调侃他,“找村民就可以问路了。”

“上了山顶。不但可以找路,也可以找村落,一点儿也不好笑。”他也笑,“所谓登泰山而小天下,意思是说,居高临下,天下皆呈现在你眼底。能看到村落,也一定可以看到路,我们就可以知道身在何处,就可以找出去向了。”

半个时辰后,两人同时登上山顶。

左前方那座山的西南麓,果然看到山径,而且看到三个人走动,远在七八里外,仍可分辨出不是山民,甚至隐约可分辨身上佩带有兵刃。

“那一带可能有伏兵。”杨一元肯定地说,“这三个家伙是巡逻的人。”他指指南面的另一座小山,“我们从那边绕过去,到达山顶再观察去向。”

“干脆把他们弄到手……”

“不行,稍有差错便前功尽弃。”杨一元不同意袭击伏哨或巡逻。“他们一定携有以音传警的器物,瞬息间警讯可传百里外。歇息两个时辰,恢复精力动身。

很不妙,爬了两个时辰,他俩迷失在山林里了,既看不见山峰,也没有高处可爬。

冈岭绵亘,即便没有森林阻挡视线,也难以分辨哪一处是山,哪一处是峰,似乎举目四望,都是相差不远,无法作为指标的小山峰。

早上作为起点指标的山,也与其他峰岭相差不远,已经难以分辨了。想找一处展望点也非易事。

烈日炎炎,方向倒是不会养错。

他们唯一可做的事,是向南又向南。

他们并不焦急,食物饮水充足,三天两天无虞匮乏,但也难免感到沮丧。

申牌初,倦鸟归林,各处偶或传来零星的兽吼声。该找地方歇息了。

杨一元一马当先,从茂密的森林穿越,披荆斩棘向南又向南,奋勇前进。

钻出林缘,两人怔住了。

前面两里外的山坡上,出现了一座木楼,外线竖木为栅墙防兽,楼上有作为眺望用的阳台。

“有人居住。”小雅低呼,“只有三五户人家。三哥!要不要问路?”

“按行程,距愁云岭应该不远了。”杨一元是很小心的,并不急于找山民问路,“如果是混沌宫的人建在外围的警戒所在,会打草惊蛇。我们等天黑之后,再前往踩探,见机行事。”

“何不接近些?”

这两里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5章 龙潭虎穴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八极游龙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