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八极游龙》

第26章 绝世瘟神

作者:云中岳

木楼是垒木草草建造的,楼下不住人,既可防潮湿,也可防猛兽夜间騒扰。

嵩山的东北一带丛山,本来土名叫五虎岭,早年猛兽成群,虎豹熊狼甚多,最近数十年,除了狼之外,虎豹熊的数量急剧减少,快要猎光杀绝了,人怕猛兽,猛兽的最可怕劲敌却是人。

唐世安的妻子田氏,子唐彦已经二十出头,女唐英才十七岁,在这里已潜伏三年,不时潜赴混沌宫侦伺,不敢越雷池一步。楼便于了望,有人搜到可以及早迁地为良,远在三里外便发现杨一元与小雅,还以为是搜山的人呢!幸好没发生意外。

一家老少在楼上待客,杨一元通了姓名,小雅只通名不通姓,不想承认自己是蔺家的人。

唐世安再次追问五子被杀的详情,大喜过望。

“你们要到混沌宫扫庭犁穴,完全走错了方向。”唐世安最后说,“再这样摸索下去,就会到嵩山去了。你们向东看。”

透过窗户,可远眺连绵起伏的山岭。

“二十余里外,也就是第二道山梁的对面,起伏不大的丛山,就是愁云岭。”唐世安指指点点,“三年来,仅发现三四次搜山的人,在第二道山梁便折回,仅今年初的一次七个人,接近了第一道山梁。

其实,混沌宫的形势。有如金城汤地,根本用不着顾虑有人在山区潜伏,他们只注意南北通向两县的小径。用声号传讯,外人进入四十余里外的山口,消息片刻便可传抵混沌宫。”

“所以我们必须爬山越岭而走,到头来仍然迷失在山里。”杨一元苦笑,“一错三二十里,太离谱啦,一个时辰便可赶到的地方,我们花了一天一夜,仍然摸错了方向,可望不可即。”

“天黑之前可以赶到,在下全家愿为前导。”唐世安自告奋勇,“五子虽然死了,他们的大群徒子徒孙仍在。其实真正杀人掳人的妖孽,执行人都是这些徒子徒孙,五妖道只是发令人而已,不杀掉他们此恨难消。”

“唐兄地头熟,在下兄妹当然无任欢迎诸位共襄盛举。”杨一元大喜过望。

唐家在这里潜伏,侦查混沌宫三年,有他们帮助,太理想啦。

“只是……”唐世安眉心紧锁。

“唐兄有何疑难?’“如果你们志在救人,救陷入地底欢乐宫的受难女人,可就问题大了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混沌宫在地表,却把宫后的山底部挖空,工程据说整整花了八年才完成。二十余年来,有些地方仍在挖掘构工,先后把重要的部门迁下,外面混沌宫事实上只剩下华丽的躯壳而且。

甚至接待外宾的接引坛,也在我家到来后的第二年迁入地底,所以远道来的贵宾一进宫,就罕见在外走动了。如果有警,封死了出入道,人从秘密通道逃走,动员上千人手,三月半载不一定能挖通,地底的女人,恐怕早就饿死了,哪能抓得住罪证?”

“你们知道上下通道口吗?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“能找得到进入过的人吗?”

“不可能的,老弟。”唐世安直摇头,“外来的贵宾,必须在混沌宫的接引坛招待,蒙上眼用手桥将贵宾抬入地下的圣堂或欢乐宫,出来也是一样。所以你找遍曾经做过混沌官贵宾的人,他们谁也无法告诉你出入孔道在何处,只知道抬了许久,孔道阴气甚重。如果全条通道皆可逐段封闭陷死,恐怕一年也挖不通。”

“看来,我非冒险亲自潜入侦查不可了。”杨一元大感不安,“如果不能阻止他们封死通道,我岂不成了屠杀数百女人的刽子手?”

“急不在一时,从长计议,老弟。”

“我一定要先得到知道地底门户的活口。”杨一元察看木楼四周。“唐兄用来防护的烟雾,有问作用?”

“是产自横岭的一种草,晒干预用,点燃时洒上水发烟,嗅入片刻便神昏慾睡,葯效并不大。”

“如果能找到葯效大,而又可大量使用的昏睡不醒葯物,该多好?”

“老弟之意……”

“地底既有宫殿,通气的管道必须大而周全。”

“哎呀!”

“唐兄……”

“如果能获得那个人合作,大事定矣!只是……”

“谁?”

“绝世瘟神水东流。”唐世安说,“他有一种瘟毒,不论嗅入或吞食,会虚脱昏死一昼夜,抗疫力不足的人,甚至会三天三夜难醒。

他可以在一个时辰之内,把一个三二百户人家的村庄人丁全部摆平。只是……这人不好,本性凶残孤僻。据说,他曾经和宇内十一高人的毒王王腾蚊,十年前就曾经较量过。”

“毒王四年前远在关中,暗中保护余御史,与督税署的梁剥皮为敌。余御史垮台,他不知所终。”杨一元摇头叹息,“绝世瘟神人并不坏,可惜没有人知道他的下落。这两个人如果能请得到……”

“我知道绝世瘟神在何处潜修。”唐世安说。“问题是,没有人请得动他。”

“我得试试。唐兄!他在何处潜修?”

“在登封县南三十里的小熊山白栗坪,当地人称他为不测翁,年届古稀,须发全都白了。”

“我去请他。”杨一元断然下定决心。

“这……”

“不管用何种手段,非访到他不可。”

“我们一起动身,这里不能逗留了。”唐世安慨然说,“我知道到嵩山的小径,咱们脚程放快些,一天就可以赶到,明早我们就动身。”

“一切有仗唐兄了。”杨一元诚恳道谢,“兄弟大感于心难安。”

“这里的事有我一份,老弟请勿见外。”

次日一早,推倒了木楼,六人匆匆就道。

嵩山在登封县北十里左右,地跨巩县、密县、洛阳,绵亘一百五十里。太室山的主峰叫峻极,左右罗列有十二峰。少室山在西,有峰三十六。其买,到底有多少峰岭,连本地人也一问三不知,四十八座峰的土名也各有不同。

登封以南,隔了一条颍河,所以南面一带无尽的山岭,就不算嵩山了。

小熊山在大熊山的西北,在县南三十里左右。山北面的小村叫白栗坪,有七八十户人家,坪四周环境清幽,与世无争,有如世外桃源。村民进城办事或采购贩卖,一天便可来回,颇为方便。

村民都知道三四十年前,水家便在这里落脚了,家宅在城里,白栗坪是水家的城外别业,在村西北外缘,建了占地甚广的一座大宅院,平时只留有两个老仆照料,三年两载偶或有人前来小住几天而已。

久而久之,村民几乎忽略了这座水家大院的存在。

几年前,自称不测翁的人,开始不时在村中走动,据说是水家老一辈的人,在大院养老,与村民相处颇为融洽,但很少在外走动。

有时,一年半载也见不到他的形影。

这天一早,水家大院前面的梨树林前,出现一个穿了宽大青衫的年轻英俊文士,佩了剑背着手,悠闲地向五六十步外的大院门张望。

日上三竿,文士仍在原处时坐时立,脸部始终面对着院门,神情仍然显得悠闲。

大院门一年到头很少开启,本来就罕见有人进出。

终于,院门吱呀呀拉开了,出来一位高高瘦瘦,脸色似乎不怎么健康的老仆,站在门外也向文士眺望,双方对上了眼。

有陌生人在住处附近逗留过久。必定会引人注意的。

久久,老仆穿越草坪,背着手踱着方步,缓缓接近栗林,走近年轻文士。

“早,老伯。”年轻文士笑吟吟,客气地打招呼。

老仆谈谈一笑,额首为礼,老眼依然明亮,目光落在文士的佩剑上。

“不早了。”老仆也笑容可掬,“公子爷不是本地人,本地人不佩这种剑。”

“本地人佩刀,山野中刀比剑管用。”年轻文士说,“有些少林寺的俗家弟子也佩剑,少林的达摩剑法是颇享盛名的。”

“你不是少林弟子吗?”

“不是。”

“公子爷贵姓大名呀?”

“敝姓杨,杨一元。”

“杨公子前来敝地,不会是来探测小熊山两个神洞之私吧?”

“我哪敢呀?万一里面钻出两头熊,岂不灾情惨重?剑不是对付熊的利器呢!”

“公子爷是有为而来了。”

“是的,老伯。”杨一元说,“有为有不为。”

“公子爷的话很玄,有为?”

“来请人。”

“请什么人?”

“水东流。”

“带剑请?”

“这就牵涉到不为啦!”

“你可以进去。”老仆说,“没有任何保证。”

“连老天爷都不替任何人保证。”

“好,胆气不错。”老仆点头冷冷一笑,“既然你能知道水东流,想必定有所恃,所以敢明目张胆在这里示威。老太爷会见你的,问题是你是否能克服得了凶险。生死由命,富贵在天;但我们这类人从不信什么天命,只能相信自己。”

“对极了,如果人人安于天命,这世间就没有什么好争的了,作恶多端与救世行善,部是无意义的事了。”

“你为何不早些进去?”

“早些进去不但冒昧,也有被误会为贼的后果。老伯!谢啦!”

“请自便。”老仆让开去路。

老仆并没伴随杨一元进入水家大院,入村到了村北,在村口略加了望,不久便出现在一座路旁的树林内,看到有人在内活动。

五个人都在忙碌,不理会走近的老仆。

小雅准备的用品,有一部分是就地取材的,例如:截取爬山绳、代弦的木弓、木箭、纵火的火箭、开路的火叉、可抛投的火把……

“你们在干什么呀?”老仆笑问,笑容有点僵。

“时候一到,我的三哥没能平安出来。”小雅冷盯着老仆,她凤目中森森杀气好浓好浓,“那就杀。我敢打赌,白栗坪这一带,一定烈火焚天,血流成河。”

“哦!有这么严重?”老仆的笑容更僵了。

“比你所想像的更严重。”小雅加重语气,“我们本来抱着和平的态度而来的。”

“满身武器,这是和平?”

“老伯!和平是需要付出代价的,天不会平空把和平掉下来,人的本性中是没有和平的。”小雅摆出世故相,“要勉强要求人存天理去人慾,与空口说白话奢求和平同样愚蠢。所以,要求和平,就得先有保持和平的实力做后盾,首先得有能力保护自己不受伤害。

一旦和平不可得,就得准备玉石仅焚。”

“你们行吗?”

“一定行,老伯。人的决心,是世间最可怕的东西,俗话说,有志竟成。”

“力不从心的人,有决心是不够的。”

“那是当然,所以天下间没有几个黄巢呀!有决心救河南的旱灾,至少必须能飞上天兴云造雨才行;要不就把太阳遮起来,或者干脆把天网破一个大洞。那位老前辈取绰号叫不测翁,他知道天心不测,天有不测的风云;人心更是难测,希望他这次能预测未来的结果才好。”

“好,我替你把意思转告。”

“谢谢你,老伯。”小雅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,“我三哥为了救一大群可怜的无辜女人,甘愿受千辛万苦与魔鬼们斗智,他本来可以仗手中一把剑,堂堂正正扫庭犁穴的。最后又冒中瘟中毒的凶险,来请求绝世瘟神助一臂之力。如果他有了不测,我发誓……”

“好了好了,我怕有决心的女人发毒誓。”老仆真的笑了,“我总算知道,你们不是来寻仇的人。”

“我们是来求助的……”

“我知道,看你们的造化了。”老仆转自走了。

整座大院空阒无人,幽静死寂,大白天也显得阴森诡谲,似乎每一个角落都隐藏有不测。

没有人接待,似乎是许久没人居住的空屋。

杨一元在空旷的大厅耐心地等候着,等候有人出面来招呼,不便乱闯,他无意上门闹事。

不知过了多久,入窗的阳光已经退出窗外了。

隐隐传来一阵钟声,低沉暗哑不像是金鸣。

他跳上案桌,片刻便成了一个石人,用五岳朝天式打坐,虎目半张神光内敛。

似乎,他的呼吸也停止了。

体内有变化,恶心、慾呕、隐痛、气虚。

他毫不介意,安坐如山。

“砰嘭嘭……”三座大厅门不住开合,发出震耳的开合碰击声。

像是被风吹动的,但没有风,也没有人,门似是自动开合的,或者有几双无形的手,在推拉沉重的厅门,力道不小。

“砰啪啪……”窗户也急剧张合。

可以听到隐隐风声,但的确没有风。

他安坐如故,丝毫不动。

体内所发生的反应也依旧,但他浑如未觉。

胆气不够的人,一定会被这鬼屋似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6章 绝世瘟神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八极游龙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