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八极游龙》

第28章 血腥宫门

作者:云中岳

他在混饨宫活动了两天两夜,不能再拖延了。玄风老道显然是从通密县的小径赶来的,新郑密县那边,一定起了无法预测的变化,很可能假冒他活动的人被揭穿了,所以玄风老道丢下那边的事赶回混饨宫。午夜时分,他回到监现混饨宫的山梁。

忧心如焚的小雅接到他,投入他怀中喜极而泣。

唐世安一家老少,也感到心头一块大石落地。

“怎样了?”唐世安等小雅情绪稳定下来,才上前询问。

“一切顺利。”他乐观地说,“明天一早,我再将相关事项,居高临下分配扼守位置。供水区的葯包,已牌初溶解,正好赶上用水举炊的时间,午牌末未牌初瘟击发作,我们必须在未牌初抵达混饨宫。大叔四人扼守住秘门,由小雅负责策应。诸位必须记住,必须以最快的速度,搏杀任何接近的人,千万不可慈悲。苍天佑我,我要大开杀戒。”混饨宫的人,分日夜两班工作,应该有一半人不会中瘟毒,所以势将有一番惨烈无比的、有我无敌的疯狂搏杀,慈悲手软,必将自陷危局。“我家在穷山中苦熬了三年,就等这一天到来。”唐世安咬牙说,“小老弟,你放心,慈悲两字在我来说,已经毫无意义了,我不是佛门弟子。”“我担心的是人手不足。”唐世安的妻子田氏说,“但我们必须尽全力保持秘门的完整。”“这里警讯传出片刻声号可传抵山口。”他郑重地说,“郑州俞大人的人,如果沿途没有多少耽搁,薄喜时分可望能够赶到,所以只要支撑至日落时分,我们就可以立于不败之地了。”“武功高强脚程快的人,一个时辰就可以赶到。”小雅说。“从山口到混饨宫,四十里地算得了什么?我和三哥如果全力。飞赶,半个时辰便可到达。唐大婶!放心啦!”“你别信口开河。”杨一元拧了她的小嘴一把,“平地飞奔,我也许办得到,攀山越岭,不累死才怪。即使能赶到,也已经精疲力尽。只能任人宰割,谁肯做这种不要命的傻事飞赶?再说,俞大人的手下,真还找不出能一个时后飞赶四十里的人才。”“敢打赌吗?三哥!”小雅在他身畔躺下,笑吟吟地说,“我赌一定有人飞赶来策应,如何?”各就草窝子歇息养精蓄锐,明天将是决定性的一天。

“赌什么?”他将薄龛替小雅盖妥,躺下笑问。

“赌……赌……”小雅挤在他腋下,嗓音似乎走了样。

以往,两人也曾经相传相偎同眠,她从来就没感到异样的感觉,只感到有杨一元在身边,极为自然地有温暖和安全感。自从经唐英姑娘的提醒,再经过三天的焦虑等待,她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,杨一元在她心中的份量有了奇妙的变化。现在,她熟悉的杨一元似乎陌生了,陌生得令她感到异样的不安,而这不安与惊怕的不安完全不同,心理与生理都起了她陌生而又刺激的变化。“咦!你有点不一样了。”杨一元感觉出她的变化,亲呢地将她挽紧,“你的不安反应是正常的,不要太过担心好吗?下面混炖宫中,总人数仅有三百余,瘟毒可以摆平他们一半以上,其他的人心惶惶,我们六支剑……”“我……我不担心这些啦……”她感到浑身灼热,心跳加快了一倍。杨一元挽紧她的手,与往昔完全不同了,似乎变成了令她喜悦而又害怕的魔手,连杨一元的气息和体温,也令她感到异样的喜悦和不安。“最好不要担心……哦!不要胡思乱想。”杨一元突然感觉出她的不安和畏缩,有点恍然,“这几天,我也好思念你。好好睡,你一定要好好歇息。”杨一元思念她!

“你……你再不上来,我……我要疯了。”她忘情地挺身而起,伏在杨一元的胸口,紧抱住杨一元,将脸庞紧贴在杨一元的肩颈上,兴奋得眼前朦胧,喃喃地低唤:“三哥,一……元……”“哦!你这小可爱……”杨一元突然感到怦然心动,情不自禁抱紧了那颤抖的温暖娇躯。

他知道,往昔那份近乎兄妹的感情,已经逝去了。

近午时分,两人已回复了怪装束,不带包裹,浑身皆携有杀人的利器。

唐世安一家,也是劲装待发。

居高临下看得真切,工人们已歇息收工等候午膳。

“我先下。”杨一元将剑系在背上,开始动身,“两道警哨,我负责清除,走。”

北面群山深处,突然传来隐隐的牛角长鸣,一波接着一波向这里轰传,片刻间角声已近。

最后转传的地方,是北面的第二座山头。

“糟,很可能有警讯,混饨宫一乱,他们无暇饮食,妨碍咱们行动了。”唐世安吃了一惊,“是一长一短又一长,不知是何讯息?”用角声传讯。只能传递简单的预定讯息,只有负责传递的人,了解声息信号的含义。

混饨宫收到讯号了,立即先吹了一长一短一长的信号,再回了三短声,共传了五次三短信号。可能是表示信息收到了,角声随即沉寂。混饨宫没出现混乱的情景,传来的信息似乎并不重要。

“不是警讯,老天爷帮了大忙。”田氏心中一宽,如释重负地说。

“平时你们听过他们的信号吗?”杨一元问。

“很少。”唐世安说,“三年中,好像仅有过三五次,不知是何含义,外人无从了解。从这里到山口,共有五或六座传讯站。传递的速度快得惊人,片刻之间,山口发来的讯号片刻可到。所以想派大批官兵前来换证,那是不可能的事,官兵还远在三十里,混饨宫除了躲进地底的人之外,其他的人早就远撤啦!”“五妖道苦心经营,成就斐然,再假以时日气候已成,恐怕真的无人能制他们了。不管是任何讯息,咱们的计划已没有改变的可能了。”“对,没有改变的机会了,你看。”小雅用手向下一指“有动静了。”

远在四五里的高度,当然直线距离要缩短三处之一左右,可以看清下面的景物,也可以听到隐隐的叫喊声。一点不错,有人倒下,而且还不止一个人。人群騒动,叫喊声此起彼伏。“可能他们提早进膳。或者是口渴先喝水的人发作了。”杨一元有点不安,“不能按步行动,情势不太妙。如果上苍有意苛待那些女人,我……我只能说我抱歉,计无万全,我已尽了力……”他向下飞奔。脸色十分难看。

“三……哥,不……不要自责,好吗?”小雅紧跟着他焦灼地说,“天可怜见,他们不……不会想到是人为的瘟疫,不会封死秘门“不能靠老夫见怜,只怪人谋不臧。”他心中如割,痛苦地说,“我不该太过小心,着意准备周详,反而错失良机,一有意外就全盘皆输。我该提早两天动手的,看来,谋事准备太过充分,不见得是好事。”降下半山腰,混饨宫的警号声传出了,逐段分向南北轰传,片刻可远及百里外。

福无双至,祸不单行;惊鸿剑客觉得,他真的是在走亥时运了,祸事接二连三临头,霉到家了。他与刘夫人急似漏网之鱼,急急忙忙奔向入山口,却发现有不少助拳的牛鬼蛇神,衔尾跟在后面不知有何图谋,心中大为焦急。在入山口被混炖宫的人拦住了,总算有娇艳的刘夫人出面,说服了混炖宫的人,让他们混饨宫与百绝头陀商量合作的事。跟来的牛鬼蛇神仍在和混饨宫的人群分辨,辩说把两人留在山口有利于辨认杨一元,两人一走缺乏指认的人,助拳的人岂不大费周章。混饨宫派在山口警戒的人,人数并不多,哪能压制这些名义上来助拳的自己人?七嘴八舌情势大乱,有人不听制止,不管三七二十一超过警戒区,拼命追赶两人去了。有人起头,就有人追随,结果,有不少人乘乱纷纷随后跟进。

结果,谁也不知道到底有些什么人进山去了。

这就是有小纠纷的信号,传往混饨宫时候。

不久,混饨富有警的讯号传到,混炖宫的人慌了手脚,火速传出信号,召集分布在各处的人,包括来助拳争赏金的朋友,先后纷纷往山内撤。沿途没有人出面拦截,在路上沿途布伏的人,皆认为警讯是比混炖宫传出的,而非来自山口,纷纷撤伏往混炖宫赶,不理会从山口返回的人到底是敌是友。有人追赶。惊鸿剑客在与刘夫人知道不妙。

想摆脱衔尾穷追的人,唯一的办法是有多快就走多快,看准后劲不继,看谁的速度快耐力够。刚超越混饨宫第一道埋伏撤回的十二个人,这十二人中有一个人认识他惊鸿剑客,看他俩赶得十万火急。还以为他们急于赶往混饨宫声援呢!不但没加以阻拦,反而劝他俩不必赶得太急,香讯并非急讯,只表示宫中出了可疑的意外,而非有强敌入侵的警讯。两人心中有鬼,不想解释依然放开脚程飞赶,连行囊也丢掉了。以减轻身上的负担。

远出里外,便听到了后面传来出号声,一听便知那十二个撤回的人,出了可怕的意外了。

两人心中更慌,全力飞奔。

两个警哨是年轻的道人,哨位在距宫约两百步的山坡上,地势比官高不了多少,只可看到山墙里面一些空旷的所在,正感到疑惑震惊,还不知道发生了些什么可怕的变故,反正宫内的叫喊声震耳,有人奔跑叫喊,忘了警戒的任务,转身向宫内张望惊疑不定。“转身!”身后传来震耳的沉喝。

两道人大吃一惊,迅速转身,只感到心中一凉,眼前出现浑身装来怪异的杨一元,手中剑光华四射。“你……”两道人一面喝问。一面迅速拔剑。

“杨一元…”

声到、剑到、人到,激光连闪,连剑光也来不及分出,剑已贯体,几乎同时心坎中剑,剑到人倒。直冲下山脚,不从侧方飞越深场、高墙,与第二重警卫接触。

这次是小雅当先,从侧方悄然扑向两名警哨,人似流光。剑似惊电。她可没有闲情现身打交道,悄然扑上剑出如穿鱼,刺倒一名警哨不拔剑而用双手,勒住第二名各哨的脖子猛地一扳,警哨脖子折断也发不出叫喊声。奔出小径直趋混饨宫门外的牌坊,杨一元领先向四名把守牌坊的警卫冲去。

“什么人……啊……”警卫首领刚喝问拔剑,新月环形小飞刀已破空而至。

两个环,中途分开便成了四把小小的新月飞刀,刀小而成半环形,人体急猛旋绞,穿肉附骨形成血洞,痛楚难当而不致命;当然击中要害又当别论。六头猛虎沿大走道冲向宏大的窗外门,势逾奔雷惊电,把守宫门的另四名警卫,仅来得及传出警讯,便成了剑下亡魂。全宫大乱,任何繁讯也无人理会了。

到处都有人发呕、倒地、昏迷不醒、发高烧、口吐白沫。到处都有人狂喊进忙抢救,有些抬人的人,半途自己也倒了,症状与被抬的人完全相同。瘟疫控制了这一坑害人的魔宫,有些人惊恐万状地逃避温疫。

闯入的六个人是杀神。比瘟疫更令人害怕。

狼奔家穷,混饨宫成了血肉居场。

杨一元最先到达祖师殿,前面院子里乱成一团。

从云房一带逃来的人,要往地底欢乐宫躲。祖师殿的人则要往外逃。

欢乐宫内的瘟疫,据逃出的几个人说,比外面更严重,主持欢乐宫的七位宫主,恐怕没有一个能逃出大劫,在里面无处可逃,进去有如送死。杨一元到得正是时候,剑劈十七名道侣,冲入大殿,恰好赶上四个老道,正在扳麒麟与白象,要封闭地底欢乐宫。飞刀破空,手下绝情,四老道毫无抗拒之力,狂叫着摔倒。

扳回麒麟白象,秘室门重新徐徐开启。

唐世安一家正在收拾残局,击毙了最后两个老道,将中了瘟毒与被杀死的人,快速地拖放至两廊。小雅在板动白象,眼看要扳至定位,必须发出“卡”一声怪响,秘门才会滑至定位后卡住,不然门将停住,慢慢恢复封闭状态。谁也没留意白影倏见,现身的速度也的确太快了。

白象座下还没传出响声,她突感双耳后一震,双手立即失去力道,浑身发但。

对面的杨一元,刚将初阶扳转至定位,响声传出,便嗅到扑鼻的香风,眼角看到白影问动。反应已来不及了,与小雅相距四丈。

“谁下令封闭室门的?咦……”是银铃似的女人口音,十分悦耳,虽则语气带有怒意。

是从密室冲出的两个少妇,罗农胜雪,白衣裙是近乎半透明的蝉纱般软绸精制品,里面的胸围子亵神隐约可见,十分钦人情慾,曲线玲现剔透,喷火的身材焕发出动人的冠力。好美丽的女人,武功更是出类拔萃。一个少妇右手扣住了小雅的后颈,姆、中两指控制了双耳后的藏血穴,左手反扭住小雅的左手,确确实实擒住了。扣藏血大的两指,即使不制死穴道,只消略加压力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8章 血腥宫门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八极游龙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