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八极游龙》

第29章 歼除余孽

作者:云中岳

少女昏昏苏醒,好半晌才神智清明。

她慌乱地爬起,发现处身在她全然陌生的地方,但并不惊慌,也不理会有如赤躶的胴体如何尴尬,仅紧了紧腰间也是蝉纱制的轻飘飘腰带,一双玉rǔ几乎要脱颖而出。

比赤躶更具魅力。

她惊讶而毫无羞怯的目光,先落在前面的的杨一元身上,再优雅地半转身,打量把守在门口内侧,唐世安一家四老少。

唐世安不敢回头观看,少女这种几乎全躶的形象。的确有伤风化,他们怎敢看?

杨一元却一点儿也不在乎,神色近乎冷森。

“老……老爷!这……这是什么地方?”少女的嗓音十分悦耳。毫无羞态从容向他发问。

“这是混沌宫静室。”他冷冷地说。

“什么混沌宫静室?”

“你不知道?”

“贱妾不知道。”少女坦然摇头。

“哦!你住在什么地方?”

“欢乐宫的瑶台,我是舞仙的领班。我们舞仙共有三十二个仙女,只知道可能是在地底下,因为不知道有昼夜,一直就以灯火的明熄作为起居的时间。”

“晤,你们的确在地底下。你来了多久了?”

“三年……可能是三年吧,我十三岁……我……记得……我我……我不知道。”

“你叫什么?”

“我叫朝云。”

“我是说。你姓甚名谁,何方人氏。”

“我……”

“说!”

“我不能说,老爷。”少女打一冷颤,脸色大变。

“我要你说,不要怕,小姑娘。”

“不,我……我我……”少女的脸色,本来就有点苍白,这时更苍白如纸,浑身在发抖。

杨一元愤怒地推开引火物,拉开神案,露出静室门,狠狠地在门上踢了几脚。

“妖妇!我知道你听得到外面的声息。”他怒吼。“你看,你们把这些可怜的小女孩。糟蹋成什么样子?你们已经不是人,你们应该被拖到大街上零刀碎剐。我发誓,我要—一查出你们的根底来,包括你们祖宗十八代,把你们的亲戚族类全部斩绝屠光,灭你们的九族。你们一定是天生的罪犯世家,身上流有罪犯的孽种根苗,只有诛绝九族,才能拔除这种泯灭人性的犯罪孽种根苗。就算你放过我的同伴,我也不会饶恕你们。这个叫朝云的姑娘,一定对你们很重要。所以你们才费心把她抱出来。如果我所料不差。你们平时一定很亲近,无意中透露你们的身世,我一定可以从她口中。彻底了解你们的根底。”

“你……你不要讲狠话。”门洞拉开了。二宫主在内尖叫。

“讲狠话?大概你还不知道我这人的铁石心肠。”

少女朝云吃了一惊,急趋室门,却被杨一元一把拉住,阻止她接近。

“二宫主……”

“那个二宫主,教你如何讨好男人,是吗?”杨一元沉声问。

“不。老爷。”朝云惶然说:“那……那是大……大宫主教……教我们的。二宫主教……教我们练舞技,对我很好……”

“不许多说,朝云!”二宫主在内高叫。

杨一元抓起一张破椅,砰然大震中,椅摔在门上露得四分五裂,二宫主的眼睛离开了门孔。

这瞬间,一条椅脚插入门孔。

门孔闭不起来了,椅脚卡得死紧,除非能将这坚如铁石的硬木溶化。不然洞门绝难重合。

“你最好仔细听听。”杨一元凶狠地说,“而且,郑州的官方健勇将很快赶到,当他们发现亲朋好友的失踪女儿出现在欢乐宫时,他们的表情你看了一定会做噩梦。

复仇之火,将令他们疯狂。拷问口供追根究底的手段。将残忍得连铁石人也会融化。”

“我……我没有亲人,我不怕你……”

“是吗?你躲不住的,我能毁灭,有把握将地底欢乐宫的人全部摆平,就有手段把你弄出这座静室,手段多得很,该使用时我会断然使用。”杨一元拉了朝云走近门前。“小姑娘!你知道这些人把你掳来,过了三年不见天日的日子。受尽蹂躏,今生今世你将被他们蹂躏至死方休。而且。你被掳走之后。你的一家老少,很可能已经被他们杀光灭口了。那个二宫主,里面还有一个三宫主,她们极有可能,就是杀掉你全家,将你掳来的凶手。这是坑害你们的地方。那些妖道凶手,我已经把他们几乎杀光了。官府即将到来救你们出火坑。现在,我要你把这两个宫主的罪行与身世详细说给我听。”

“这……这……”

“不要怕,她们已经无法再伤害你了。你要是不信,我可以请人去拖一个老道来杀给你看。”

“我……怕…”

“不要怕。你已经安全了。”杨一元扬声叫,“唐姑娘,劳驾去拖一个老道来。

用解葯弄醒。咱们来好好用酷刑问口供。”

“遵命。”门口的唐英姑娘大声答,出门去了。

“老……老爷!”朝云畏畏缩缩地说。“二……二宫主是……是我被捉来的第二年来的,不……不会是她把我掳来的吧!是吗?”

“应该是她做的好事。但我在找到证据之前,不能断定是不是她所为。”

“我……我希望不是她,老爷,她……她对我很好。像我的姐姐。尤其是当我对某一个穷凶极恶的男人感到十分可怕时。她会帮我离开那个男人安慰我。我……”

“这并不等于她真的对你好,也许因为她杀了你全家而感到一时内疚。”

唐英姑娘匆匆拖入一个老道,由杨一元取解葯塞入老道的咽喉。

在老道苏醒之前,唐姑娘已经着手把老道的手脚关节,膝与肘扭得换了向,手筋脚筋都几乎扭断了,即使不杀掉,日后也将成为废人。

“表姐!愿你们九泉瞑目,九泉断…目……”唐英一面哭泣着祝告,一面扭住妖道的脚,踏住大腿,拼命将小腿用力绞扭。

少女朝云毫不动容,仅眨动着双目强忍泪水。

“你不怕?”杨一元问。

“怕什么呢?老爷。”朝云樱chún抖动,但说的活稳定,“他们曾经多次,强迫我们一群姐妹,跪在地上看他们把一些反抗的姐妹,百般凌辱残杀,不许我们掉眼泪,而且要一个个去摸触血淋淋的姐妹尸体,甚至要将血抹在自己的身上。平时,我们是不许穿衣服的,鲜血抹在身上,我们的魂已经不附体了。任何人反抗。一律残忍地处死。”

“凶手!”唐英突然发疯似的尖叫,拔剑划下妖道一条大腿肉。双手血淋淋地将内向门洞缝里塞,“凶手……我一定要活割了你们,一定……”

“我不是凶手,我也不曾掳人。”二宫主在内大叫,“我也是不得已,二年前被降龙僧的门人,郑州开碑手罗杰,到我家诓骗家父,用胁迫手段把我骗来做歌舞教习的。我原来是南京金陵十六楼,凤台元乐花的一级首席女史。”

“她没说谎。唐姑娘。”杨一元说:“她的武功根基很不稳,剑术只能勉强可算一流的。即使她胜任掳人杀人。也犯不着派她亲自出马。”

“哎……唷……”老道苏醒。痛得浑身抽搐狂号,“我……我怎……怎么了?我的手……脚……哎唷……”

“你的手脚废了。”杨一元一脚踏住老道的小腹,“你们的宫主是四天前离开的,不会来救你了,你最好识相些,我要口供。”

“哎唷!去你娘的口供……呃!”

“这家伙相当根。”杨一元颓然收脚。

老道已咬断了舌根,整条舌头滑出口腔,鲜血大量外流,即使不死,也已经无法说话了。

门外传来隐隐长啸声,接着是几声沉喝。

“把门重新堵死。”杨一元急叫。“不许她们逃走。我出去看看,千万不要擅自启门”。

“我们会守在这里的。”唐世安一面说。一面重新拖神案与引火物,堵住了静室门。

杨一元走了。父子俩也把殿门闭上加杠。

惊鸿剑客与刘夫人,是随最后一批埋伏爪牙,一同往混沌宫飞赶的。那时。紧急警戒的角声,传了几次之后,已经停止多时了。

紧急警戒的角声传出。在各地的人,必须丢下所有的事务,撤回混沌宫应变。”

他曾经向埋伏的十二人,说出后面有人追赶的消息,很可能是冲混沌宫而来的。

但负责人不理会他的话,以最快的脚程往混沌宫卫赶。

冲近大牌楼,便看到四具死尸。

向百步外宏伟的宫门眺望,也可以看到倒毙的死尸。不妙的是,全宫静悄悄。

领队的是一个中年老道,脸色惨变,不敢再进,恐惧的神色出现在每个人的脸上。

“老天爷,大事不好。”老道悚然地说,“人都……都被杀死了?这可……可能吗?”

“何不先派人进去看看?”惊鸿剑客也感到毛骨悚然,心中生寒。

老道不理会他,仰天发出数声震天长啸。

没有回音,没有动静。

“走。”老道断然下令,事实上已不容转身逃走。

抢入宫门。众人心胆俱寒。

大殿前的广场,尸体七凌八落。左右堆放建材的地方,也尸体横陈。

三座殿门大开。鬼影俱无。

“啊……啊……”老道惊怖地再发长啸。

后面枪入十头猛虎,是小村的十位神秘男女。

侍女小琴一马当先。她可不理会什么英雄式的叫阵拼搏,悄然扑向人丛,近身时才娇叱一声,剑出灵蛇吐信,一剑贯入刚转过身来的大汉胸口。

年轻人更是勇悍如狮,闪电似的超越,长剑风雷乍起,猛扑中年老道。

好一场暴乱式的拼搏,叱喝声与惨号声齐扬。

惊鸿剑客心中有鬼,一看清来者是谁,兔子般向侧溜走,完全丧失了与这些人交手的勇气。

刘夫人更是机灵,她吃过大亏,心中更虚,比惊鸿剑客逃得更快。

他俩与埋伏的人不同,那十二位仁兄必须为混沌宫奋力一拼,他俩却事不关己,逃走第一。

即使非拼不可,他俩也不是这十个神秘人物的敌手,鸡蛋碰石头,智者不为。

进了官,不能向外面逃,两人拼命的绕侧方的凌乱建材堆,从偏殿窜入,走得愈远愈好。

十二个负责埋伏的,都是了不起的高手,老道尤其高明,一支剑奇招迭出,不时施展法术小技巧,硬将勇悍如狮的年轻人缠住了。

中年人夫妇俩,先后以无可克当的神奥创术,摆平了三个人,胜得并不怎么轻松。

可知这些瓜牙,全都是一等一的超绝高手。

十比八,激斗炽热地进行。

很不妙,叱喝声与咒骂声发自身后,进来了一群大汗淋漓,像鸦群般的个鬼蛇神。

追逐惊鸿剑客的凶魔们,在紧要关头赶到了。

人数真不少,人群的前端进了宫,后端仍在里外,陆陆续续飞赶,有些人已经气喘如牛。

“住手!”一位虬须大汉,举起光华耀目的沉重娱蚣钩,“这些混蛋男女怎么也来了,哪一个是杨一元。给我滚出来,我夺命神钩公羊越要你的命。”

混沌宫的人急急飞退,只有五个人脱出斗场。

老道是其中之一,年轻人拦不住他。

“公羊施主!先……先毙了他……他们……”老道不安地大叫。

先后已经到了二十人以上,一个个脸色不正常。

死尸太多,宫中不见有人活动,这些三山五岳的凶魔,也难免心中发毛,不祥的凶兆预感,让这些号称天不怕地不怕的凶魔,一个个心怀鬼胎。

“始基道长,急不在一时。”夺命神钩公羊超不同意,“反正他们已是入阱之虎,急什么?老夫要的是杨一元,我要看看他是什么玩意,希望他不是三头六臂的怪物,看他能挡得住老夫夺命一钩否?”

年轻人哼了一声,举剑上前。

侧方人影来势似流光,像是平空幻现。

三个人,脸色狰狞可怖,因愤怒而扭曲的脸似乎走了样,神情极为可怕。

百绝头陀普化,中间是混沌宫名义上的宫主始虚、高大如巨佛的铁罗汉昙非。

中州五子死后,名义上的宫主,是得意门人始虚,但只是挂名的宫主。

事实上的宫主,则是圣手无常宫天豪。混沌宫是中州五子所创建的,广罗羽翼,培养门人子弟,实力日渐庞大,爪牙众多。

但帮功五子创业的人也不少。圣手无常和五方揭谛,便是五子的强力支持者。佛门同道同好,则有百绝头陀、降龙神僧、铁罗汉等等特等的高手名宿。

所以真正的主持中枢决策人物,为数甚多,有各方超绝的人物支持,才能有二十余年名震天下的局面,僧道俗都有,才能与天下的牛鬼蛇神圆满地打交道。

中州五子死后继承的当然是五子的门人,但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9章 歼除余孽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八极游龙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