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八极游龙》

第03回 技艺小试

作者:云中岳

夜游鹰射击的目标,确是随从柳彪。

先剪除羽翼,这是削弱对方实力的不二法门。

十拿九稳必可致命的箭,竟然不可思议地落了空,柳彪的超人反应,把他吓了一大跳,心中一虚,全力展绝世轻功如飞而道。

街上行人众多,他像灵活快速的老鼠,三窜五窜便消失在人丛中,摆脱了愤怒得脸色发绿的柳彪,大街上追逐,尤其是夜间,摆脱毫无困难。

窜出后街,行人已稳,后街没有夜市,大多数住宅没有门灯,走在街上像幽灵,暗沉静寂极易发现是否有人追踪。

他不得不承认失败,放弃行刺的念头,准备绕城西郊返回城北的住处。

“这混蛋的身手可怕极了,可能武功比老振武园主更高强。”他心中嘀咕,心中懔然,“难怪袁小畜生只带了他一个随从,就敢在天下各地耀武扬威。”

到了街尾,延伸的小路向西伸。

最后一家住宅外侧,黑影一晃。

他警觉地解开裹刀的市卷,将刀塞入腰带。

“你才来呀?嘿嘿嘿……”阴笑声如枭啼,阴森刺耳更像鬼哭。

没错,是随从柳彪。

他有毛骨悚然的感觉,右手赶忙挟了一支铁羽箭,他的左手本来已隐藏了一支,现在双手都可以发射暗器了,黑夜中暗器的威力可增十倍,他宁可用暗器而避免近身拼搏。

“你这混蛋武功出色,比惊鸿剑客那小杂种高明多多,”他拉开马步戒备,“居然屈身做一个跟班随从,真够光彩呢!好家伙,你到底是谁?”

“不久你就知道了。”

淡淡的人影迎面压到,目力几乎难辨形影。

他大吃一惊,铁羽箭再次脱手,机警地扭身倒地,贴地一窜便到了街边。

仆倒的瞬间,他感到一阵阴风掠背部上空而过,浑身肌肉收缩,几乎影响了手脚的灵活。

柳彪身形急旋,阴风似狂飙,两支铁羽箭被阴风带偏了小小的飞行角度,贴身飞到身后去了。

“你走不了!”声出人动,像在施展幻形术,猛扑还没站起的夜游鹰。

墙角突然刮出一团轻雾,轻雾中突然有无数绿色的小光芒闪烁。

柳彪急猛的冲势,竟然折向外冲出两丈外,被有闪烁星芒的轻雾所惊,闪避的身法十分惊人,反应之敏捷,比年轻人更锐敏。

“该处的鼠辈!”柳彪再闪出丈外,怒吼着折向截出奋勇猛扑,掌起处阴风大作。

街角空空,夜游鹰已经溜走了。

轻雾已散,空间里流动着淡淡的怪异香味。

“这混蛋请来了些什么人?”柳彪自言自语,不死心在附近搜了一遍,一无所见,最后失望地走了。

夜游鹰非常的幸运,绝处逢生。

柳彪把他堵在街尾,而且堵在屋下,除非他能打破民宅的门窗,不然休想遁走。

两支近距离袭击的铁羽箭,应该不可能落空的,居然落空了,他这才真的发现,柳彪的真才实学,比他想像的高出不可以道里计,只感到毛骨悚然。

窜逃的身形还无法稳下,柳彪已狂野地扑到,危急间,感到背项被人揪住。

“侧方有防火巷!”不等他有所反应,清晰的女性语音入耳。

借对方一揪一甩之力,他贴地滑出两丈外。

他听到柳彪的怒吼,知道柳彪正向他先前伏下处发掌攻击,三两起落,钻入窄小的防火巷,急似漏网之色,完全失去和柳彪一决的勇气。

窜出防火巷,他跃升瓦面,心中一宽,在开阔的地方,柳彪绝对奈何不了他。

武功再高明,也奈何不了不接招的对手,他的轻功,柳彪望尘莫及。

飞越半条街,飘落郊野,前面灰影从侧方掠到,轻功似乎更高明些,令他吃了一惊。

“那家伙不会追来。”不算陌生的女性嗓音,让他打消了逸走的念头。

“谢谢你,我欠你一份情。”他恐惧的念头一扫而空,行礼道谢。

是一个小泼皮打扮的人,他知道是个女人改扮的。

“别放在心上。”小泼皮走近笑吟吟地说,“你的轻功非常了不起,难怪那家伙把你堵在街上,那人是何来路?阴厉的柔寒掌力相当可怕。”

“你用有磷光的灰雾吓退了他。”夜游鹰顾左右而言他,“我想起一个人。”

“银花飞雾。”

“对,银花飞雾,吸入可以伤肺,咳得眼泪鼻涕一齐流。也可以伤肌,痛麻辣红肿三五天。最近三年来,亦正亦邪的怪女人,辣手红绡张文锦,芳名有点男性比,性情刁蛮泼辣,在江湖声誉鹊起,你就是,对不对?”

“那就是我。”

“在下金百禄。”

“夜游鹰?难怪轻功如此高明。刚才那个人,打扮很像随从,你在长江酒店门口暗算他,为何?”

“咦!你……”夜游鹰油然兴起戒心。

“我也在颖川酒坊里。”

“原来如此。”夜游鹰放了心,“那家伙是惊鸿剑客袁家驹的随从,叫柳彪,来历不明身份可疑,武功比惊鸿剑客高得多,非常可怕,哦!张姑娘怎么化装易容,来许州有何贵干?”

“你惹上了惊鸿剑客,笨哪!”辣手红绡直摇头,“那武林浪子交游广阔,是个表面英雄,暗地里满肚子坏水的伪善者,找上他既无利可图,更得不到好处,你这老江湖愈混愈回去了。”

武林浪子与江湖浪子是两码子事,前者遨游江湖,到处结交武林朋友,地位崇高,神气得很,后者与江湖朋友鬼混,每种江湖行当都插上一脚,捞上一笔就走人,那些江湖大家大场,最讨厌这种人。

武林与江湖也是两码子事,江湖朋友所从事的江湖行当中,至少有一半人不需会武功,会武功出了人命反而有大麻烦。

“我怎会不上道招惹他?是他被女色所迷计算找。”夜游鹰气愤填膺,“我在陈州宰了赛玄坛一家老少,斩草除根的江湖行规不是我订的。我并没有错,偏偏碰上和你一样,一出道就名震江湖的霸剑奇花申菡英,把我追得上天无路。惊鸿剑客在摩云神手家做客,认识了那鬼女人,逼摩云神手出卖我,几乎死在他们的手中。我愈想愈不甘心,我和他们没完没了。”

“你对付不了他们,我听说过霸剑奇花,据说她的剑术神乎其神……”

“你也对付不了她?”武朋友最令人诡病的事,就是好勇斗很,死不服输,为争名不惜用命作赌注,你要指你某个人的武功差劲,很可能栽上了杀身之祸。

夜游鹰将激将法用在武朋友身上,几乎百分之九十九会成功,尤其用在刚扬名立万,气血方刚的人身上最为灵光,

“没见过面,很难说。”辣手红绡居然不曾激动,但口气已经有所表示,“她如果获惊鸿剑客相助,你最好忍下一口气赶快远走高飞。”

“以后再说,他们也不见得奈何得了我,我也会找朋友助拳,实在咽不下这口恶气,张姑娘,你居然化装易容,一定也碰上了棘手的事,是吗?”

“你听说过艾红姑?”

“知道,别忘了我是老江湖,她比你成名早两三年,轻功相当了得,绰号相当响亮,叫绛羽飞天。”

“对,就是她。”

“你两人都是江湖女霸,都是不好惹的雌老虎。”夜游鹰的口气有调侃意味,“大多数闯道的朋友,对酒色财气有偏好,但真要他们必须用性命,追逐酒色财气,仍然有所顾忌的,你们,就是那种让人又爱又怕的女霸,哦!你和她……”

“我和她有交情。”

“原来如此。”夜游鹰似乎不感到意外,“意气相投的人,走在一起是合理的事。”

夜游鹰是真正的老江湖,武技轻功皆是第一流中第一流的,见闻广博阴狠机警,这是他混世的本钱,在江湖无恶不作,很少吃亏上当。

当然,这与他的狡狯性格有关,知道什么时候该进,什么时候该退,也就是所谓明时势,知道何时可以见风转舵从中获利。

“我和她都在这里。”辣手红绡话中有暗示。

“你化装易咨,显然有了困难。”夜游鹰精明得很,他自己目下也有困难,察言观色便知是难友,“我也是,又加了两个劲敌,你们……”

“惹上了一个像冤鬼一样,颇为杰出来历可疑的人,叫杨一元,是一个猎赏人,要猎艾姐的师姐妙观音梅含芳,我能不两肋插刀吗?”

“应该,不然要朋友做什么呀?一个下三滥的江湖猎赏人,算得了什么?听口气,你们两个江湖女霸。似乎应付不了他。妙观音的名头武功,更比你两人高,三个威震江湖的女霸居然被—个默默无闻的江湖猎赏人,吓得化装易咨躲躲藏藏,奇怪。”

“他到了南阳,找不到妙观音,便打道回头到了此地,我们是跟在他后面来的。”

“他知道?”

“可能知道。”辣手红绡支吾以对,“这个人的武功胆识,委实令我们深怀戒心,因此一直不便采取行动,等后续赶来的人会合再作打算。这种人如不处理掉,日后将是心腹大患。”

“对,斩草除根有其必要。”夜游鹰咬牙说,“我知道被人追蹑的滋味,附身的冤鬼不去不安。”

“你是无所不知的老江湖,也许可以知道姓杨的底细,你帮我们除去他,我们助你除去惊鸿剑客,互相合作,成功的胜算倍增,金兄,有兴趣吗?”

对付强敌,人愈多胜算愈大,同恶相济,相互谋利,这是理所当然的事,通常会一拍即合,同仇敌忾。

“晤!我考虑。”夜游鹰慾擒放纵,“你有多少人?管用吗?”

“妙观音师门长辈即将赶来,名号响亮的亲友甚多,正在途中向这里急赶,她的恩师,百绝头陀普化,南阳城圆慧寺的主持,目下在外地云游,近期内即将赶回,可能激了一些朋友参与大计。”

夜游鹰心中暗喜,精神大振。

百绝头陀普化,江湖十大禅功盖世名僧之一,十大名僧有一半是有道高僧,另一半则是十不戒的凶名昭著魔僧,百绝头陀就是魔僧之一。目下的字内十一高人与风云十杰,有大半不是百绝头陀的敌手。

只要百绝头陀站出来,站在他的一边,惊鸿剑客即使吃了老虎心豹子胆,也会乖乖滚蛋。

“好吧!我答应合作。”夜游鹰欣然说。

“一言为定。”辣手红绡击掌三下。

“一言为定。”夜游鹰也击掌三下。

隔了五家店面,是小型的悦来客栈,与隔了五家店面的颖阴老店,设备与规模差了十万八千里,所以只能称客栈,而且是小客栈。

杨一元就落脚在悦来客栈,他不想引人注意。

霸剑奇花三个人是爱洁的少女,所以住在颖阴老店,不像男人们可以随遇而安,睡牛棚也安之若素。

他并没有在许州逗留的打算,这里是宿站,打算休息一天半天,把坐骑照料好,就动身北上,追缉妙观音的事,他并不急,断了一根线索,就得另行打算,这种事急不来的。

他循线索追查了三个月,第一次追及见了面,依然失败了,他一点也没感到意外。

妙观音不是一流人物,而是超级的江湖新秀。

他对妙观音的认识,仅限于江湖传闻,在商城他所看到的红衣女郎,是他第一次与妙观音见面。

其实,在此之前他根本不认识妙观音。

如果妙观音不约他在首山见面,在街上碰面,他也不知道红衣美女是他要找的人,所以这次见面,他算是成功了一半,认识妙观音的本来面目了。

赶了一夜路,他直睡至巳牌正才出房。

小客栈有食物供应,当然不可口,他出店直趋不远处的长社酒店。

说巧真巧,刚走到颖阴老店前,店内出来了惊鸿剑客与三位姑娘,大概也是出店找地方午膳的。

他不认识惊鸿剑客,三位姑娘却认识他。

当然,并不知道他是大名鼎鼎的八极游龙。

不是冤家不聚头,三双凤目对上了。

“是你!”曾经逼他的吕飞琼讶然惊呼。

“见了鬼啦!”他脱口叫,扭头便走。

霸剑奇花在江湖口碑不差,他不想和这种江湖女英雄结怨。

人影从侧方一掠而过,转身劈面拦住去路,走不了啦!真是人善被人欺,马善被人骑,他示弱走避,就有人放不过他。

惊鸿剑客在女人面前表现英雄气概,世间这种男人多的是。

“小辈走得了?”惊鸿剑客傲然大叫,伸手来一记金豹露爪劈面便抓,走中宫强行突入,目中无人。

杨一元以不徐不疾的速度闪动,一抓落空。

惊鸿剑客的出手速度惊人,身法更为灵活,第二爪、第三爪……

连衣袂也没沾上,这位剑客火大啦!大喝一声,用上了现龙掌,以破空内家掌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3回 技艺小试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八极游龙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