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八极游龙》

第30章 恶战山贼

作者:云中岳

她心中发寒,毛发森立,有如见了妖魅鬼物的感觉,一股寒流从尾间上升,上升……

剑好沉重。手缓缓下沉。

“嗯……”她身后的三宫主,突然低叫了一声。

她吃一惊,扭头察看。

三宫主与小雅,正向后仰面便倒。

小雅穴道被制。发不出声音,也无法挣扎,倒下便滚跃在一旁。

杨一元的双手。极为怪异地徐徐挥动。

“饶……我……”她脱手丢剑。魂不附体地跪倒俯伏求饶。

她的武功不登大雅之堂,剑术也差。大概曾经被妖道吓破了胆。知道妖术厉害。

因此杨一元说道术比五子高明十倍,她已经心中着惊胆寒了,斗志全消,心中绝望。

精神已先一步崩溃,再一感觉出异象,肉体也崩溃啦!

“静室门一开,你已经死了一半了。”她听到杨一元冷酷的声音。“再和我面面相对,你另一半也死了。我不能饶你,落在官府手中你更惨。”

门外抢入蔺永良与小琴,把小雅抱至一旁施救。

她听到脚步声,杨一元接近了,只消一抬腿,便可踢破她的天灵盖。

“老爷……”三宫主颤栗着爬起哭泣着叫,“我……我们是……是迫不得已,放……请放我们一马……”

“你们身上携有防瘴防瘟葯物,可知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。”杨一元冷冷地说。

“那……那是去年天南毒叟,在这里作客十日,我乘他睡熟时偷了他的半瓶解葯,作为日后防身之用的。”三宫主声泪俱下。

“给我看。”

三宫主赶忙从腰间的荷包中,掏出一只小玉瓶。

“我只偷倒出半瓶。从来就没有机会使用。”三宫主将玉瓶递给他:“这次我们是凑巧发现许多人纷纷倒地,情急吞服一些赌运气……”

“你们逃过一次灾难。”杨一元没收了小玉瓶。“你们走吧!能否逃得过第二次灾难,得碰你的运气了。”

“不能放过她们。”解了穴道的小雅气往上冲。抬回自己的剑。“她们几乎误了我们的大事。”

“算了。让她们自寻生路吧!”杨一元拉住她的手,“百绝头陀几个人逃掉了,我们去找他。”

“外面真有官兵?”二宫主爬起悚然问。

“很多。”

“那……我们……”

“他们不会放过你们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我对你们已经够仁慈了。”

“你如果帮助我们……”

“那不关我的事。”杨一元断然拒绝,“你们如果真是被迫的,落网的凶魔以及受难的女人,不指证你们的罪行,我相信你们可以度过难关。当然,我会替你们在俞大人面前关照一二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但你们不能拒捕,不然有死无生。”

“好吧!我们在这里等候投案。”二宫主叹了一口气:“欢乐宫共有一百七十余位受难的女人,她们都不会指证我们两人,事实上我们一直就在暗中周全她们。”

“我知道,你们把朝云带出来,朝云就曾经替你们辩护,可知你两人还不坏。”

“那些落网的人,铁定会指证我们是管理受难女人的七宫主,看来……”

“很抱歉,这方面我爱莫能助。”杨一元向蔺永良和小琴打出撤走的手式,与小雅断后向外走。

二宫主长叹一声,向静室退。

杨一元重新出现在殿门口,目送两宫主进人静室。

“静室里躲不住的。”杨一元说。

“至少可以避免冲入乱砍乱杀好得多。”二宫主沮丧地叹了一口气,“有些人是没有理性的,见人就杀。老宫主所调教出来的徒弟,作案时就使用不留活口的手段,见人就杀,不管见到的人是否有关。”

“我会关照承办此案的俞大人。”

“谢谢你。”

“不必客气。”杨一元转身。

“杨……杨爷,知道百绝头陀哪些人的去向吗?他哪些人真来了?”

“你们的宫主始虚也来了,不知道匿伏在哪一处密室内,官兵正在逐屋穷搜,摸不到可能要放火。”杨一元扭头说,“混沌宫大部分是木建的。火一起将成为瓦烁场,所以希望你们不要冒险藏匿,被烧死太不值得。”

“我想,他们已经不在这里了。”

“你是说……”

“宾馆有一条地道,通向山溪的上游,是掘开式加盖的,便于贵宾……便于那些不希望被人知道身份的贵宾出入。”

“哦!他们从地道走了……”

“可能。如果是……”

“那又怎样?”

“他们会到朝天寨躲藏一段时日,官兵不可能长久封锁山区要道。”

“朝天寨在何处?”

“过了山溪,向上游走,约两里左右,便可找到一条隐约可辨的小径,十余里外第二座山头,朝东一面便是一股山贼的朝天寨。”

“你知道那地方?”

“我没去过,是听一位姐妹说的。”二宫主坦然地说,“那位姐妹是从一位醉了的贵宾口中知道这件事。”

“那位姐妹……”

“死了一年了,是被……冤孽……”

“你们俩如果愿意和我走一趟,就可以脱出这里的是非场。如何?”

“天啊!那还用问吗?”二宫主欣然叫,“但……但我不能保证能找得到道路,我并没去过。”

“呵呵!姑娘!没有人要你保证什么,给你们片刻工夫换装,我在外面等候。”

俞大人与一百一二十名裹粮入山,冒险攀山越岭,秘密抵达的壮勇,对抄没混沌所获的罪证,简直到了瞠目结舌,不敢置信的地步。

救出自十三岁至二十四岁的少女,共一百七十余名,那简直是天下最大、最豪华的教坊娼馆。

抄出的金银珍宝,价值难以计数。

挖掘出三座骨骸冢,掩埋了二十余年来的暴毙虐杀的男女骨骸,初步统计超出八百具以上。

混饨宫的余孽,除了击毙的以外,生俘一百三十三人,其中老道有八十余名。

所有的人惊骇得毛发森立。也气愤填膺,一阵鼓噪,俞大人也愤怒得失去理智,下得不顺从众议断然处置。

共盘查出二十名老道是重要的负责人,—一割断手脚大筋,制拖架解送州城。其余一百十二人,就在骨骸冢前就地斩决。

俞大人太忙,杨一元留下唐家父子自行返回故里。他与小雅一马当先扑奔朝天寨斩草除根势在必行。

小雅已经替他引见了一家老少,他才知道姑娘的祖父是魔剑神箫;难怪小雅的剑术如此高明,的确可以称名实相符的魔剑。

他这才明白,永良与小琴在离开他和小雅之后。决定暗中助他一臂之力,到达进山口阻挡凶魔们声援混沌宫。在获得群魔蠢动的消息,以一个时辰五十里快速脚程飞赶。击溃沿途所碰上的埋伏,总算能及时赶到共襄盛举。

蔺家本来远赴华山访友,为了他的事而耽搁了行程。

他坚拒蔺士奇夫妇助他赴朝天寨的好意,反而清老人家把两个宫主带走。

已经找到小径。他不需要两个宫主带路了。

小雅的心情有了改变,不要小琴再跟在她身边照料,兴高采烈偕同杨一元裹粮入山,一点也不介意艰难凶险。兵贵神速,两人展开脚程入莽莽山林。

朝天寨在第二座山头,所谓座,范围有大有小,有些绵延数十里,有些不足十里地。朝天寨所在的这座山,向东伸展出三十里外,山顶小有起伏,不易分辨到底哪一处是山顶。

小股匪盗啸聚的山寨,占地不会太广,在这一带想找出一座小山寨,还真不是易事。

好在小径虽然不太明显,却可分辨不久之前,有人走过的痕迹,沿迹追不至于迷失在山林内。

薄暮时分,他们终于看到山腰的树林深处,出现垒木为屋,竖栅为墙的山寨形影。

离开小径,两人越林而走,在天黑之前,悄然接近山寨的南端。

远在里外,便看到寨栅的顶端加建了内走道,有警哨在上面走动,似乎人不多。

“先找地方歇息。”杨一元观察良久。大致了解山寨的形势,天色不早,不能再详加侦察,“五更天进去,白天和他们决战。”

“白天他们人多呢!”小雅有点担心:“山贼来势如潮,我们占不了便宜。”

“你放心,乌合之众,何足道哉?”杨一元却信心十足,“真要碰上亡命死士。

我们引他们出来分而歼之。山高林密,足以任由我们纵横,山寨困不住我们。白天,妖道与贼头陀脱逃不易。夜间进去,圣手无常的妖术威力倍增,我不希望你冒险。你还不足以和妖道抗衡。”

小雅虽则正在勤练克制妖木的心法,毕竟火候太浅,对真正的妖术通玄高手,还真有点信心不足,也就同意白天发动的计划,找地方歇息。

这一带山区没有猛兽。不需在树上架窝。

今晚,小雅显得有点心神不宁。

这是自从她心理有所改变之后,第一次真正单独与杨一元在山林露宿。以往她依偎在杨一元身旁,片刻便可沉沉入睡。今晚,异样的感觉令她不安,连杨一元身上的纯男性气息,也让她感到心情杂乱。

“你怎么啦?”杨一元感觉出她的异样。紧偎在身旁的身躯似乎畏缩地要拉远距离,“你的心跳很不正常。是不是为明天的事担心?”

“没什么啦。”她支吾以对。

“我不会让你冒不必要的凶险,小雅。”

“我一点也不担心那些人。”她突然时出一口长气,“我要换回女装。”

“换女装?”杨一元一怔。

“那两个美如天仙的宫主。居然没把我看成女人。”

“也幸好她们没看出你是女人,所以没想到用你来对我加紧胁迫。”

“三哥,你……你从来就没看过我的庐山真面目。”

“是你一直要保持比装易变的面目呀!”杨一元伸手给她作枕。将她的肩挽住,“我也习惯了,但我知道,你如果改回女装,一定秀丽脱俗。与那位宫主的美是迥然不同的。小琴回复侍女装。气质上就比那些妖女高尚好几品。待这里事了,我陪你到华山与你爹娘会合,再换回女装好不好?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说嘛!”

“那时候我们就不能如此无拘无束相处了,那时你将是一位淑女。”杨一元叹了一口气,“你不可能和我这四海为家的行道者浪迹天涯,我将失去你这位志同道合的红粉知己,我……”

“二哥。我……我不要换回女装……”她转身脸颊紧偎在杨一元的健壮胸膛上。

激动地低唤,“我……我愿意这样伴你浪迹天涯,我……”

“别傻,小雅!”杨一元轻抚她的秀发:“我对家父有承诺,要以十载光阴积修外功。还有漫长的五年……”

“不要说五年。”她忘情地伸手,轻抚杨一元好几天没修剪过的八字胡,“一生一世,岁岁年年,你都会让我伴随着你。是吗?二哥!我要你说是。”

“小雅……”

“三哥,但愿你不会说出让我心碎的话。”

“一生一世,岁岁年年……”杨一元感情地低吟。

“生生世世。岁岁年年……”小雅接着柔声应和,更把一字改为生字。

一字之差,意境所含的情感更为浓郁。

满山兽吼袅啼。四野虫声卿卿。夜色凄迷,他俩却拥抱着春天。

“哦!小雅,我的小精灵……”杨一元紧拥着她,在她耳畔喃喃低唤。

天将破晓,两个警哨站在寨门楼上。两双锐利的鹰目,警觉地留意寨前的动静。

竖巨木构成的寨栅墙,高有两丈以上,普通的人不可能爬上来,上面搭架了走道,供巡逻的人往来巡查。寨门楼也是警哨的住处,山贼们通常派一至二十名哄罗在内轮番警卫。

以往,这里仅有百十名山贼啸聚。不时远出至山外的市镇打家幼舍,实力有限。

老实说,这股小山贼不论任何方面,都不配替混沌宫挡祸抵灾,平时根本不敢接近混沌宫的巡逻警戒区。但作为临时招待站,却又绰绰有余,混沌宫不时派人前来笼络,通常都会在山寨受三五天的招待。至于山贼与混沌宫暗中订了些什么协议。只有主要的负责人明白。

两个奇形怪状的物体,从寨门楼的右侧三十步外,像壁虎一样爬上了墙头。贴着走道蠕动,快速地进入寨门楼。两个警卫毫无所觉,不知身后有人接近。

后脑挨了一击,来不及倒下便被拖至一旁塞入壁根。

了望的楼后,寝室有十五个小贼呼呼大睡,每个小贼都脱得赤躶躶,长明灯的光芒幽暗,但足以分辨身上的各处部位。

对付熟睡的人十分简单,咽喉和心坎都是下手下刀的好地方。片刻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30章 恶战山贼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八极游龙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