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八极游龙》

第31章 追杀穷寇

作者:云中岳

这些逃往朝天寨暂避的人,由山贼们安排后筹比较像样的房舍住宿。当大寨火起时,前寨的山贼首当其冲,被杀得落花流水,死掉一半以上。后寨的贵宾们并不慌乱。失火与他们无关,所以出来得稍晚。

刘夫人与惊鸿剑客,以及混饨宫的几个人,住处距混饨宫主一群首脑用远,出来得最晚。

他们是最机警的几个人,当听到震撼心魄的啸声传到时,第一个心生警惕的人就是惊鸿剑客。凭见识他就知道发啸的人是谁了。他怕定了杨一元,简直到了望影心惊的地步。

他惊得心中生寒,一把拉住了已穿着妥当。正要出房的刘夫人。

他和刘夫人一直同行同宿,已是众所周知的露水鸳鸯。

“是杨小狗。”他紧张地说,“不能跟他们出去,咱们得从后寨攀岩脱身。”

后筹倚山岩,其实是二三十丈高的陡坡。

这一带山岭只有地骨,而没有岩石。陡坡仅生长着一些野草,普通人当然无法上下.是后墓的天然屏障。但在武林高手眼中。这种地形算下了天险。

倚壁为险,这一带没设有寨墙。两人贾勇向侧方的陡坡攀升,火光明亮,满天浓烟与火星。热浪逼人。后寨也遭波及了。茅屋燃烧甚快,火势极为猛烈。天下物燥,片刻间便成了火海,热浪蒸人。

寨本身四周有内外两道防火地带,不会波及山林,连四周的寨墙也没受波及。

在陡坡上看不见塞下的景物,浓烟挡住了视线,不知道下面到底发生些什么变故,却可以看到逃至山林狂奔的人影忽疏忽视。“老天爷!似乎你成了扫帚星。”刘夫人摇头叹息,“你所经处,灾祸立至,到何处何处遭殃。看来。今后的突患未了。”“你如果害怕,我可以自己走。”惊鸿剑客极感烦躁不安,说的话就不怎么中听,“我知道我连累了不少人,但这不是我的错。”“你想分手?”刘大人脸色一沉:“我警告你,目下我身边已经没有人了,这时分手各走各路。对谁都没有好处。哦!你没招呼柳彪一声?”“他比我们早走一步,我出房已经找不到他了。”惊鸿剑客一面缓缓向上攀,一面扭头察看下面的动静,“他非常精明机警,我相信他的处境一定比我们更安全。不会替混饨宫主那些人拼命。”“我们绕下去。不能冒险由岭上脱身,太陡太高,我不想失足粉身碎骨。”刘夫人开始斜向攀越,她穿裙爬山极为不便,“哦!他真是你家的仆人”“这”

“是不是?”

“他是家父的好友,在我家住了五年,对外要家父把他当仆人。私底下与家父兄弟相称。对外他是随从。私底下我叫他柳叔。”惊鸿剑客不敢说。“晤!他真叫柳彪?”

“据我所知,他是叫柳彪,由于他的江湖经验丰富,所以陪伴我在江湖历练。”他当然不便说出柳彪姓陈。“原来如此?”刘夫人冷冷一笑,“他要你与各方人上往来,包括恶名昭彰的各道人物。我猜,一定是他替你穿针引线。是吗?”“广交朋友并不坏呀!至少我如果有困难,可以获得各方人士的协助,不但有助于我建立江湖高望,也可以左右逢源。与各方人士建立良好的关系。家父也是因朋友众多。才能保持武林世家的声誉不坠。如果仅与侠义道朋友往来。一旦有事,老实说,侠义道朋友的助力非常有限。”“他是不是尽心尽力帮助你,让你成为风流剑客的?”

“这”

“他能得到什么好处?”刘大人追问。

“他从来就不想得到些什么。他只希望我日后,能成为各方人土皆加以认同的风云人物。”“假使你得到相反的效果,各方人士皆认为你是不可信任的人,结果如何?”

“不会的。”惊鸿剑客肯定地说。“事实上,这几年来,我的朋友愈来愈多,声望如日初升,所身风云人物地位指日可待。”谈谈说说,已爬至火场的东侧,远离朝天寨两三里外。正向下缓缓攀降。

降下一处高坡,视野广阔。

“山寨空了,查无人迹。”刘夫人颇感惊讶,“人呢?怎么不见有人走动?”

可以远眺寨墙的这一面。也可看到寨门外的情景。

“难道被杨小狗赶跑了?应该不可能呀!”惊鸿剑客大感惊讶:“混饨宫逃来的二十余人中,每一个皆是功臻化境的高手,加上百余名山贼,怎么可能看不见活动的人了?怎么一回事?”“去看看就知道啦!”刘夫人说。

“晤!真该去看看。”

“得小心,可别闯进枉死城哪!”刘夫人居然还有心情说俏皮话。

混炖宫不仅与山贼互通声气,有买卖女人的实质关系,也互为奥援,往来密切。妖道们对山贼其实具有控制的能力,有些心腹派在山寨卧底,所以山寨的底细一清二楚,事急可做为临时的避难所。百绝头阳知道外宾接待所中有那么一座利用天然地穴所改建的陷坑,事急便从接待所逃命,也希望利用陷坑对付死敌杨一元。杨一元追得太快,他逃得更急,超越陷坑,冲势极猛,刹不住脚步,直冲入天井中,隐约听到身后传出翻板转动声,却无法回头察看,事实上他根本不知道身后的变化,逃命要紧。杨一元的暗器太可怕了,他不能在两丈内被追及,而且必须避免处在直线可及的范围内。

天井相当宽阔,冲出时便向侧窜走。

刚转身戒备,眼瞥见有物临头,还来不及转意,“噗”的一声,脑袋挨了一记重击,“啪”的一声,碎瓦乱飞,满头灰土双目难睁。他的脑袋坚硬无比,却也被打得天旅地转,禅杖一丢,凭先前察看景物的记忆方向飞跃而起,跃上厢房的屋顶,飘落鼠窜而走,并被绊倒了三次,居然被他窜进一道登上寨墙走道的木梯。幸好泪水把眼中的灰尘冲走了不少,眼前勉可看到模糊的景物,拼命爬上栅墙,跳出寨外如飞而适。一直以为是被杨一元用可碎的体形物击中他的,而且肯定那玩意是一个陶制的香炉。香灰入目,除了刺目以外尚无大碍。大难不死,他的胆却快要吓破了。

接待厅鬼影俱无,人都逃光了。

小雅找不到人,不假思索奔入走道,杨一元追赶百绝头陀,一定追到后面去了。

冲入天井,果然有人。

“咦!你?”她讶然轻呼,疾退两步。

枝从她身前一掠而过,差了一尺。

是霸剑奇花。仓猝间用刚拾起的禅杖,无暇分辨,一杖猛扫,望影挥杖反应出乎了本能。

霸剑奇花一惊,收杖急退。

“对不起,来不及分辨是你。”霸剑奇花脸一红,“还以为是贼陀头的党羽呢!”

“哦!头陀……”

“这贼和尚厉害。”霸剑奇花苦笑,“我从后面出来,看到人影,不假思索抓起壁根的一个香炉击中他的脑袋,他竟然飞跃而起,丝毫不受影响。这是他丢下的禅杖,眨眼就飞走了。他的妖术我禁受不了,所以不敢追赶。”“咦!我三……你看见杨兄吗?”小雅心中一慌,杨一元狂追百绝头阳,头陀是被霸剑奇花出其不意击走的,那么,杨一元呢?“没有呀!杨兄不是和你在一起吗?”霸剑奇花讶然说。“我比你们早到,昨天就偷偷跟他们来了,一直躲在接待室附近,高手太多,我没有下手的机会。”“杨兄是追百绝头陀进来的。”

“没有,只有贼头陀一个人。”霸剑奇花肯定地说,“绝对没有杨兄跟来。”

“哎呀!”小雅大惊失色,“我亲眼看他追入这间屋子,我随后进来的。那……那他……”“快到前面去找。”霸剑奇花吃了一惊,“贼头陀一冲进来,我就从他的侧后方给了他一香炉,事后才看出是贼头陀,还在后悔没拔剑给他一下呢!贼头阳后面,的确没有人追赶。”小雅心中恐慌,扭头急奔入走道。

霸剑奇花仍握着沉重的禅杖,信手作杖,随后跟入。

“不对。”霸剑奇花讶然自语,将禅杖在地面再连点几次。

声音不对,走道铺的是木板。

小雅已经奔出外面的接待厅,正在搜左面的两间小屋。

“小兄弟,快来。”霸剑奇花高叫。

小雅应声急奔而至,脸色大变。

“申姑娘,怎么啦?”

“你听。”霸剑奇花用掉杖点地。“你相信这种简陋的山寨走道会用木板铺设吗?你听,是相当厚的木板铺设的。”“这”

“混饨宫机关遍布,这里……”

“撬开看看。”小雄立即拔剑。

霸剑奇花双手运杖,一阵猛砸,轰然巨响,打破了几块木板,再用杖逐块撬开。

“翻板!”撬开十余块木板,出现翻板的外缘,一撬之下,用力过猛,这一面的两道自动锁合的板闩折断,丈长的翻板可以自由翻转了。小雅大惊失色,知道糟了,两人转直翻板,砸断两寸厚的一半板面。

“三哥……”小推向下面黑沉沉的坑底尖叫。

“老天,是一个奇大的地洞。”霸剑奇花说。“这间屋子有一半是盖在洞上的,难怪走道用木板架设,山贼挖这么大的地洞干什么?”“三哥!”小雅在狂叫。

“小兄弟,洞很深,快找绳索。利用翻板的中轴垂下去看看。”

小雅神智一清,逐屋寻找绳索。运气不错,在后面的内室,找到几捆爬山绳,这是山贼们必备的工具,用来爬岩越壁十分管用。把几捆爬山绳串结停当。挂在肩上,一头在中轴系牢,利用单绳下挂。

“下去小心。”霸剑奇花把自己的火把子递给小雅:“我在上面戒备,需要我往上拉,抖绳三下。以免叫喊声听不清。”“一切有仗申姐了。”小推心存感激,无意中叫申姐而不叫申姑娘。

“你放心下去吧!上面有我。”

“谢谢。”

小难下垂三四丈,上面便无法看到形影了。

“天老爷!下面好深,怎么可能?”霸剑奇花自言自语,“也许……也许山贼原来打算在这里挖井。也不对呀!井哪能挖这么大?”她想不通,一想却有点毛骨悚然的感觉。

这一带仍是愁云岭的余脉,岭上空经年云雾镣绕。

据说各处有许多山洞和地洞,有些洞深不可测,阴气甚重。升起的潮湿气体不断上升,一与外界的空气混合,便凝结成云雾,这些洞穴便是妖怪的巢穴。假使下面真的住有妖怪,那……

她毛骨悚然,暗叫不妙。

正在胡思乱想,前面厅堂突然传来脚步声。

她悚然而惊,这时来的人,铁定是敌非友,而她不能让强敌发现杨一元跌下陷坑的事实。

她悄然拔剑,快速地冲出厅堂。

“畜生!你来得好。”她欣然叫。

接着,她又悚然而惊。

踏入接待厅的人是惊鸿剑客,接着抢人厅的人是刘夫人。

“你像缠身的冤鬼。”惊鸿到客咬牙切齿地怒叫着,有刘夫人在,这位大剑客胆气一壮。

“真是冤家路窄啊!”刘夫人笑吟吟地闪在一旁,“家驹,我替你押阵,这地方像是绝地,你一定要把这件事作一了断,不过,你不能杀她。”“为何?’惊鸿剑客勇气百倍拔剑。

“我的人都不在了。”

“这…”

“我需要武功超绝的人做侍女,这朵花,比我那些侍女高明多多,虽则她不会法术,但应该一教即会。”刘夫人得意洋洋,“我会有效地控制她,她一定会心甘情愿做我的侍女的。”霸剑奇花心中叫苦,当然她知道大厅是绝地。

然而,惊鸿剑客接不下她几剑,她却对刘夫人的妖术,以及霸道的丧门毒香,怀有难以克服的恐惧。这时退走,已经来不及了。

她不能退走,陷坑中还有杨一元两个人,她对小雅有承诺,而且小雅也是她的救命恩人。杨一元也是。剑出鞘,她的恐惧逐渐消失了。

“不要和她硬拼。”刘夫人指示机宜,“把她的精力耗尽,就可以活捉她了,我要你亲自捉,表示你的确对她断情绝义了。”“我早就对她断清绝义了。”惊鸿剑客厚颜无耻。毫无愧色,举剑逼进。

霸剑奇花一反往例。卓然屹立不主动进击。她需要争取时间,定下心神,把神意完全凝聚在剑上。她知道,定力是对付妖术的最好办法,神意能有所寄托,就减少受外界诱惑影响的干扰。

如果她能达到以神御剑境界。妖术的威力有限得很。

剑光如匹练迎面射到,大剑客豪勇地进击了。

“挣!”她又一反往例。挥剑硬接。

惊鸿剑客的剑被震出偏门,她并没乘势反击。

果然不错,刘夫人的剑已接履而至。如果她乘势向惊鸿剑客反击,刘夫人正好乘隙攻她的侧背。剑光急旋。她闪动如电,不接招反而进攻,避招进击快逾电光石火。

这瞬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31章 追杀穷寇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八极游龙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