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八极游龙》

第32章 余孽星散

作者:云中岳

“惭愧,我无法挡住那妖妇。”霸剑奇花苦笑:“杨兄气色不太好,吃足了苦头?”

“侥天之幸。”杨一元的气色真的不太好,脑袋右侧被撞了一个大包,“下面是一座天然地穴,深不可测,幸好是曲曲折折的,滑下时在折向处被坚壁撞昏了,居然没继续下滑。谢谢你帮助小雅。如果我自己苏醒,昏昏沉沉中略一挣扎,便会滑下无底深穴去了。”“我想,我不欠你什么了?”霸剑奇花神情漠然,“你再三救我,我一直没有机会偿还……”“申姑娘,你并不欠我什么。”杨一元呼出一口长气。“放弃吧!那种男人。不值得你在他身上花精神报复,你没有必要浪掷生命。”“我不再和地玩游戏了。”

“你的意思……”

“我要废了他,免得他再坑害其他的无辜少女。”

“申姑娘……”

“不要劝我,杨兄。”

“我无权劝你。好好珍重。”

“我会的,后会有期。”

“申姐。请记住。我是站在你一边的。”小雅真诚地说:“小心那妖妇的妖术,最好不让她有施展妖术的机会。你的追踪十分高明,不难抓住出其不意的机会。”“谢谢你的提醒,我会抓住机会的。兄弟,后会有期。”霸剑奇花注视两人片刻。欣然告辞。

找到了南行的秘径,他俩不认识到底是不是混饨宫与下院的往来秘道,又无法找到向导。只好见路即走,先试探一段路再说。秘径甚少有人走动。因此几难分辨。

杨一元并不急于赶路,沿途仔细分辨足迹,以免迷失多走冤枉路,慾速则不达。

“三哥。那是什么?”翻越两座山腰,小雅向东南的天空一指,讶然轻呼。

“风筝,好大的风筝。”杨一元也大感诧异,“高度足有五里以上。奇怪,有谁那么闲得无聊,跑到人迹罕至的深山放起风筝来玩?”是一只大鹰在高空悠然飘浮,移动的幅度甚小,有时没在小朵的白云内,可知高度惊人。体积大,可能翼展超过一丈六。要放这种巨型的风筝。最少也需要三个人控制,绳索不小于手指粗细,材料也一定是厚度与韧度皆可列为极品的绢或缎。可以断言,放这种风筝的人绝不是普通的山民。

“就在前面那座山头放起的。”小雅说。

风从西面吹来,概略可以估计出放的位置。

“晤!可能是讯号。”杨一元心中一动。“三十里以外,都可以看到这风筝。”

“你是说…”“我们得去探查。”

“这……会耽搁行程……”

“我们并不急,小雅。就算今后不迷路,能尽快赶往密县混饨宫下院,也已来不及了。”

“哦!他们……”

“俞大人在密县的人,很可能发现情势丕变,势将不失时机勒兵进袭下院,我们赶不及了。放风筝的人,一定是混饨宫余孽,利用风筝传递某种信息,我要知道他们到底在玩什么把戏,接近可能有凶险,要小心注意。”“我走前面。”小雅快步超越,“我可不希望你再出意外。”“你会作怪?要你好看。”

小雅格格娇笑,放开脚程飞奔。

五个人在山头放风筝,格局真不小。,六根地桩安绞盘,三个两尺径的线盘,已有两个放完线,钱粗如手指。两人控绞盘,两人注线,一人守望。一旁放置了一具蝴蝶型滑车切线机,制造得十分精巧,斜伸出一具三叶绞刀型、锋利无比的绞线刀。蝶尾挂了一串鞭炮,引火绳缠成长筒型,这是延期“定时”火绳,必须凭经验来决定延期火索的长度。放大型风筝,要收回相当困难,放上两三里的高度,如果用人拉线或用绞盘绞,不但资时费力,甚至会拉坏风筝,一两个时辰不见得能收回。有了滑车切线机,那就简单省事了。

机上装有两个扣线的滑轮,扣上风筝的线。机本身就是一具小型风筝,手一松,就会循线向上飞,上面有两个响哨,但听哨声震耳,循线向上飞。放手前,点燃延期火绳,火绳缓慢地一圈一圈燃烧,有经验的人计算得相当精确。

切线机循线向上滑飞的速度甚快,直飞至风筝下方翼线连结处。

这时,绞刀型的绞线刀,仍然是急剧旋转的,片刻必定切断其中一根翼线,风筝立即失去平衡。同时,鞭炮也及时点燃。

这情景相当壮观,但见风筝失去平衡歪歪倒倒,鞭炮大鸣,火光爆炸中,下面的人必须拼命绞线回收,很快就会把风筝收回。如果切线机失去效用,切不断翼线,鞭炮也可能把风筝炸破几个洞,破坏风筝的张力,也可以很快地把风筝收回来。守望的人,是一个巨熊似的中年大汉,佩了一把九环刀,份量可能有二十斤。

刚转身,便看到装束怪异的杨一元和小雅。

“什么人?”大汉沉喝,一扳刀匣,九环刀在手,九个金环刀克拉拉怪响。

“你们的兴头真大。”杨一元放下背囊呵呵笑,“跑到深山高岭放风筝。设备齐全,只有大户人家,才玩得起这种玩意。呵呵!我猜,你们不会是本地的山民。你老兄这把九环刀,双手使用,一刀可把人劈成两段,两膀必定有千斤神力,不然三刀两刀,就抬不起来啦!”四个控风筝的人不加理会,全神贯注控制风筝,两人佩剑,两人佩刀。必要时可以挥刀剑杀人拼命。“我们不是对放风筝有兴头,而是在等人。”大汉摆出我是大爷的悍形态,似随时皆可能扑上发威。“等人?等什么人?”

“八极游龙。”

“哈哈!你等到了。”

“你”

“八极游龙正是我,杨一元。”

“你真来了?”大汉似乎不怎么吃惊。

“还多来了一条小龙。”杨一元拍拍小雅的肩膀,“你老兄等我,有何见教?贵姓大名呀?”“在下温一刀。”

“我知道你,温一刀。”杨一元收敛了笑容:“你这混蛋横行鲁南,整整杀了二十年人,杀人越货曾是一山之主。难怪混饨宫的妖人,与这一带山区的山贼往来密切,一定是你这混蛋从中牵的线。”“你少给我胡说八道。”温一刀怒叫,“我离开鲁南不到两年,还不屑与这些小绿林称兄道弟呢!”“哦!那么,你是替混饨宫助拳的人了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你怎么说?”

“杨兄,混炖宫的人与你无仇无怨,我温一刀也不知道你是圆是扁……”

“混蛋!你们这些人性已失的、狗都不吃的混蛋,叭叭坠地生下来,就和我这种人有仇有怨。”杨一元破口大骂。“妙观音是百绝头陀的女徒弟兼情妇,百绝头陀是与混饨宫五子狼狈为姦的强盗兼龟公王人,你敢说混饨宫的人与我是无仇无怨?五子追到归德府找我无仇无怨?呸!你说的不是人话。”“你”

“我来了,说你的意见。”

“在下受圣手无常宫大仙所托,在这里等你。”

“干什么?”

“你毁了混饨宫。”

“不错,还要去密县的混饨下院。”

“宫大仙不在混饨下院。”

“他应该不在。”

“他说,你应该满足了,见好即收。俗语说,光棍打九九,不打加一。

“除恶务尽。”杨一元冷笑,“绝不罢手。”

“何必呢!杨兄。温一刀抓起切线机:“你走时间地点,宫大仙负责把妙观音交给你。”

“他无耻,哼!百绝头陀肯吗?”

“头阳不敢不肯。”大汉语气肯定。

“哼!他最好亲口对我说。”

“你如果答应,在下把切线机放上去收风筝,不答应。在下砍线;今后宫大仙将尽一切手段,召号天下同道和你拼命。”“我帮你砍线。”杨一元拔剑出鞘,“风筝指示你们的党羽行动,你最好把妖道的行动招出,不然……”“你不答应?”大汉厉声问。

“对极了。因为我衷心希望妖道纠合天下凶魔和我拼命,我才能师出有名,大开杀戒,斩光屠绝你们这些人性已失的兽类。”“我来砍!”小雅高叫。向线企架走去。

“飞升”!杨一元及时大叫。

两个控绞盘架与两个放线的人,不约而同转身,四具梅花神弩同时发射,二十枚强劲的弩箭分射他俩,势如雷电,相距两丈,正是威力最可怕的距离,力道可贯重甲,一般的内家气功一击即破。小雅一鹤冲霄,扶摇直上,员近的导箭几乎贴她的靴底。掠过,险之又险。

杨一元声出人向右仆倒,身形倏动时双手齐扬,四只新月飞刀环共有八把刀出手,打击也急如迅雷,似乎比乌箭更快些。人触地猛然斜升,侧空翻飘落绞盘架旁,在一名大汉的身躯倒下之前,夺过大汉的尺二大型弩闻。每只刀环在肚腹内爆开,两把新月小飞刀把内脏绞成一团烂肉,铁打的人也受不了,刀到人倒。变化太快,结束更快。

温一刀没有配合努箭侧击的能耐,也在心理上认定四弩必可得手,因此不敢扑上夹击,等弩箭落空,夹击的机会已消失了。“冲上来!你这卑鄙的杂种。”杨一元沉叱。

温一刀僵住了,不敢冲。

杨一元手中。有夺获的一具梅花神弩。四大汉摔倒在地挣扎,发出叫不出的窒息性叫号。

梅花神弩一发五支,第二次射花心的一支。

温一刀负责布伏,当然知道弩箭的可怕,最后这一箭在一丈以内,可能将人射穿,怎敢冲上去送死?小雅也在一分飘落,也格了一具梅花神弩相候。

“我和你公平决斗,拼刀!”温一刀厉叫,双手扬刀,金环发出怪响。

“你已经不配决斗。”杨一元冷冷地说。

“你没有种,你……”

“你要在下用你身上何处部位?”

“我要求……”

“我这人使用暗器的手法非常拙劣,从不自命不凡认位发射,所以只向容易射中的部位下手,只要能射中就好。胸腹是容易射中,所以你的四个死鬼同伙,肚子里一团糟,挨一下就完了。所以…你的肚子…”九环刀一转,保护住胸腹。这种大型刀宽度足有三寸。具有大面积的保护作用,侧身向敌,刀挡在身前几乎可当盾牌用。“原来八极游龙也是一个浪得虚名的人。”温一刀慢慢向后退,“以往从没听说过你使用暗器,也从没听说过你胆怯怕死。今天,人不但用暗器,而且胆怯怕死,不敢和在下决斗。”“所谓对付非常事,必须用非常的手段。”后一元轻松地说:“以往。在下从来没碰上如此众多的高手凶魔,所以不使用暗器,我不想酷待我自己。现在你只剩下一个人。应该放弃成见,给你一次决斗的机会。这并非表示我在意你胆怯怕死的胡说人道。而是给你一次死得其所的机会,而且不希望一下子就把你弄死,我要口供。”丢下梅花弩筒,一脚踏破。

就在他将省简丢下,提脚踏下的刹那间,温一刀左手一抬,电芒乍现。

劲道极为强烈的袖箭,真正的名称是最小的管。

相距仅丈余,箭一发即至,速度快得肉眼难辨,根本不可能闪避。

温一刀成了温一箭,一箭致命。

箭出人倒,杨一元如遭雷随。身形一震。手抱着左胁扭身栽倒。

一声狂笑,温一刀狂喜地抢进,刀环暴响声中。一刀向地下的杨一元脑袋劈落。

小雅心胆俱裂,弩箭破空而飞。

躺在地下的人体闪动,双脚上飞,闪电似的踢中温一刀的左肋。将人踢得向右飞跌,沉重的九环刀也斜抛而出。小雅射出的一支管箭也因而落空。杨一元顺势倒翻两起,一脚凶狠地跟在温一刀的右胁下。左右肋先后被踢断了两根肋骨,温一刀丢掉了半条命,再也支持不住,失去了挣扎爬起的力道。杨一元仍不放松,一连给了温一刀几脚,直至对方狂叫不出声音,停止挣扎进入半昏迷境界才停止打击,温一刀似乎成了一团软肉山。“你…吓坏我了……”小雅在一旁虚脱地说,脸苍白冷汗直流。

“我知道他会使用暗器,却万没料到是抽箭。”杨一元拾起丢掉的袖箭察看,“是袖箭名家夺命神箭雷花及所制三校箭,可破内家气功。我接得相当冒险,这家伙我要好好整他。”风筝由于没有人控线,正缓慢地向下斜降。

杨一元把温一刀的右脚捆牢在绞盘桩上,用风筝线相牢左脚开始控制风筝线。

一下一下奋力拉线。风筝重新上升。然后逐分逐寸放线,松开统盘的刹线闩插。

如果放手松线,温一刀将被拉成两半。

逐分逐寸放线,温一刀的双脚,也逐渐被拉开成一字,上半身侧空悬,仅一手可以撑地。

“啊……哎……啊……”温一刀发狂般地厉叫,被拉成一字大开的双脚开始拉长。

“你的一半身子会被拉上天。”杨一元冷笑着说:“除非你把供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32章 余孽星散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八极游龙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