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八极游龙》

第34章 初探玉虚

作者:云中岳

这一带的所谓小径,通常是指不直接通向大城镇的路,而是指各乡镇的往来小道。

其实不算小,都可以供车马往来,所以如果不是路折向或小弯,视界可以远及里外,不利于跟踪。乡镇的道路很少有外地的陌生人行走,老远便可分辨是不是本乡本土的人。带了兵刃以及穿着显眼的外地人,绝难逃过怀戒心的人的耳目。

这条小径穿越两座小村落,便可看到两里外的冈脚下,茂林丛中高出林用的飞檐画栋,那就是颇有名气的玉虚观。西南一带青葱的小山.就是名胜区卧龙冈。玉虚观方向,一个五短身材的村夫,在胁下挟了用青布卷住的长剑,脚下掠走如飞,向这一面飞掠而来,有若星跳丸掷。后面四五十步,两男一女衔尾追逐,速度也相差不远,腰间有囊,左手有连鞘长剑。

必须逃入小村,才能设法摆脱追逐的人。

小径绕村南而过,往来的人不需出入村庄。村西百步外是一座树林,树林也可以作为摆脱追逐人的好地方,小径穿林而过,可以向左右人林躲避。但树林势难摆脱紧迫追逐的人,在村落脱身的机会比在树林大得多。

逃跑的人,显然志在逃人树林,没有逃入村的打算,在树林可望制造歼除追逐人的机会.所以距树林三四十步,速度便慢下来了,而且扭头回顾,有意让追逐的三男女跟上。一声长笑,树林前突然出现四个村夫打扮的大汉,狂笑着拦住去路,四支长剑光芒四射。

“此路不通,咱们候驾。”一个村夫止笑,堵在路当中,声震林野,“敢到这附近撒野,阁下不知是何方神圣,我一剑双绝葛太元天不怕地不怕,何方神圣也得留下向葛某交代。”逃的人被堵住了,却不怎么害怕,脚下放慢,将布卷塞人腰带,拔出剑徐徐向拦路的四个人接近。这人五短身材,穿了老旧的村夫装,貌不惊人,皮肤灰褐,流露出不健康的气色,但双目却光在有神,与不健康的气色完全不同。星目神光炯炯,投注在一剑双绝的身上。

“你这江湖大名鼎鼎的水上大豪,居然也跑到河南来入伙做龟公,真是恬不知耻,呸!”这人清脆的女性嗓音十分悦耳,骂起人来依然动听。一剑双绝脸上一阵红一阵白,愤怒地举剑逼进。

“太爷是来河南逍遥的,你胆敢侮辱太爷?”一剑双绝怪眼中似要喷出火来,剑上传出隐隐虎啸龙吟,体功已注剑身,要行致命一击了。“葛施主且慢!”追来的三男女到了,到得最快的中年村夫高叫,“要活的,她的口音……”“是女的。”一到双绝高声答。

“那她一定是霸剑奇花,难怪,她是追踪刘夫人和惊鸿剑客的。目下正是用人之际,最好能活捉,这鬼文人很了不起,正好派用场。”“放心啦!始纯道长。”一剑双绝伸左手拍拍胸胆,“我负责,你要活的,她一定是活的,交给我啦!”七个人迅即合围,把霸剑奇花困住了。

“葛施主,割鸡焉用牛刀?”始纳老道说的话相当客气,但口气并不怎么友好,“不是贫道对施生没有信心,而是施主的双绝神技太过霸道,摄魂神掌与冷电流星都是致命的绝技,如果施主出手便把她弄死了,贫道无法向家师交代。”“在下不用双绝……”

“不,还是由贫道擒她,诸位只需堵住她不许她逃走,贫道便可活擒她了。”

一剑双绝冷冷一笑,不再坚持出手。

霸剑奇花知道走不了,也不想走,对方既然志在活捉她,她有自信可以制造脱身的机会,甚至可以找机会毙了几个人。“你一定是混饨宫的老道,扮村夫伏路兼守望,似乎大材小用了。”她用剑向始纯老道一指,语含讽刺:“不错,我是霸剑奇花,与贵官无仇无怨,并水不犯河水。本姑娘与惊鸿剑客的过节,你们没有插手干预的理由,冤有头,债有主,你们……”“惊鸿剑客已经是本宫的人,本宫的人有权管他挑冤担债。”始纯老道犯声打断她的话,“他答应替本宫游说亲朋好友,出钱出力重建混饨宫。刘夫人也甘愿捐出地的窖藏金银,召请她的朋友共襄盛举。你是个奇女子。好人才,本宫正用得着你相助,何不丢开和惊鸿剑客的小恩怨,相互合作共创惊世新局……”“你这些话对本姑娘是难以入耳的最大侮辱。”霸剑奇花也打断对方的话,“目下我势孤力单,还不打算与你们公然为敌,你们最好不要管我与惊鸿剑客的恩怨,多增加这个强敌对你们毫无好处,目下你们的困难已经够多了……。”声未落入比速选电,从左后方飞射。

左后方那位假村夫早有提防,但看到剑光射到的速度,大吃一惊,不假思索地一剑封出。

挣一声狂震,假村夫连人带剑霞飞出丈外,重围溃解,霸剑奇花这一剑委实霸气十足,无可克当,剑上劲道极为猛烈,难怪绰号称霸剑。这瞬间,也感到左背肋一天,一股颇为猛烈的劲道击中了她。

她承受得了,护体神功禁受得起打击。

她所修炼的吴天神罡,是直门罡气的别支,普通练功火候在五成以下的高手,用刀剑如不击中要害,也奈何不了她。她知道,一剑双绝在她身后打了她一掌。

她仍向前飞掠,两起落便穿林而入。

后面七男女奋起狂追,衔尾跟人。

树林技极低垂,林下杂草丛生,视野难及丈外,想追一个身法如电的人谈何容易?

片刻间,七个追的人互不相顾。

遇林莫入,穷寇莫追,这是禁忌。意思是说:林中易于藏匿,施放暗器威力倍增;穷追须防临危反噬,情急拼命极为危险。始纯老道倚仗人多势众。不理会禁忌,狂追人称,岂知急追三五十步,已失去瞩剑奇花的踪迹。片刻间,其他五个同伴也不见了,只有一个人跟在他身后,是那位扮成村姑颇有几分姿色的女人。他们都是伏跌的暗哨,监视这条路上的往来岔眼人物,所以全都扮成本地村夫村妇分段潜伏,以确保玉虚观秘荡的安全。右方不远处突然传来一声惨叫,枝叶簌簌,有人倒下了。

两人一惊,飞奔而出。

霸剑奇花屈一膝半跪在一株大树下,以血迹斑斑的长剑,支住摇摇慾倒的身躯,双目已失去光彩。一名大汉右肋中剑,摔倒在丈外,压倒一片野草,仍在抽搐挣扎,已叫不出声音,胸腔大概已被血充满了,这一剑人体足有一尺以上。“你这鬼女人依然凶悍绝伦呢!”始纯老道站在丈外并不接近,剑也无意伸出:“你的掌难发作了,真可惜。”

霸剑奇花吃力地坐在树下,双手仍能缓缓将剑伸出戒备,气色灰败,似乎已有点支撑不住了。“我……我已经赚回老本了,是吗?”她脸上有冷森的怪怪笑意,“你们扑上来呀!”

“贫道不想和将死的人计较。”始纳老道阴笑,“你快要死了。”

“是吗?”

“一剑双绝的双绝之一,便是连他也没有解葯的摄魂神掌,他每天都服用预防中毒的葯,却没有从对方体内排毒的解葯,所以中者无救,称为一绝。他真该死,竟敢不听贫道的警告妄行出手,把你弄死了,是本宫一大损失,告诉我,你在玉虚观附近潜伏多久了?”“久得足……足以知道你们的动……动静……”她双手已逐渐脱力,创举不起来了。

“你到底看到了些什么?”

“看到了一切。”

“什么一切?”

“你,动中明白。”

“你得说,从实招来。”始纯老道想叫,剑升起了。

“你……少做清秋大梦,你……你还不配向本姑娘谕……供。”

“我会一剑一剑割你,剥光了再割。”始纯老道凶狠地逼进,左手一挥,示意要女伴绕到树后去。论真才实学,老道是混饨宫第二代成就最佳的弟子,妖术也许不错,用剑相搏仍比霸剑奇花差了一段距离。霸剑奇花掌毒发作,居然仍能宰了一个高手,可知霸剑名不虚传,老道真不想与将死的人冒险拼搏。“你混炖宫都是些猎狗不如的富生,用惨烈的手段残害了许多女人。任何惨无人道的事,你们都可以做得出来.我一点也不怕你用任何手段对付我……呢……”女人溜到树后,拂出续成束的腰带,奇准地勒住了她的脖子,把她勒紧在树上。

她脱力地挣扎,剑丢掉了。

始纯老道收剑一跃而上,左手抓住她的领然作势撕衣。

一只大手扣住了老道的后颈,背心也挨了一击。

“呕……谁……谁……谁在我身后暗……算……”老道狂叫,浑身发届伸不直腰带,想反抗力不从心,被人抓住脖子施至一旁。女人正在心花怒放拉紧腰带,没料到身后有人无声无息地接近,只感到脑门一震,便失去知觉。“是……是你们……”霸剑奇花回过一口气,看清拖走老港的灰发老人。

杨一元经常化装易官但她对杨一元的一双虎目印象深刻,相处了一段时日,这双虎目瞒不了她。“你怎么啦?气色不对。”杨一元丢下半昏迷的老道,扶住她问。

“我……我要死了。”她虚脱地说,“我中了一剑双绝的摄魂毒掌,中者无救……”

“唔!是很麻烦,但……”

“连他自己也……也没有解……葯……”

“废话!那是骗人的。”杨一元说,“那混蛋的底细我一清二楚,他如果没有解葯,岂不早就死了?他是有意不救被他击中的人,也利用机会表示了不起,借以吓唬想与他为敌的人,让对头心中害怕而且。他在这里?”“是的……”

“你有力量大叫吗?”

“这”

“你一叫,他会来的。”

“我试试……哎晴……”

杨一元向小雅打手式,一间不见。

叫喊声必定可以将人引来的,所以受伤的野兽通常很少发出哀鸣向同伴求救,叫反而会引来敌人。三个人几乎同时赶到,一剑双绝最先到达。

一个老道随后到达,也最先发现同伴老道始纯的尸体。

“留活口……她杀了始纯师兄”老道急叫,阻止一剑双绝向坐在树下,气色灰败的霸剑奇花出手。随后赶到的中年村夫,发现了女人的尸体大感吃惊。

“孔姑娘是被人从后面拍破脑门的。”中年人大叫示警,“绝不是这朵花下的毒手,她有同谋……呕……”中年人身后,出现了比装成老村夫的杨一元,大手扣住了中年人的后树干,中年人的叫声卡住了。“嘿嘿嘿……”杨一元发出怪笑。

老道与一剑双绝左右一分,双剑出鞘。

“放了我的人。”一剑叹绝剑,指向三尺外的场剑奇花厉声叱喝,一不放,她死!”

“桀桀桀……你这混蛋说话又怪又好笑,语无伦次。”杨一元得意的怪笑,令人莫测高深,“我老人家在这一带猎食,六亲不认,对你们毫无认识,你们你砍我杀,与我毫不相关。你杀那个快要死的人,等于是提早解除她的痛苦,帮助她早死早超生,与我何干?桀桀……这个人身上,一定有不少值钱的财物,佩的剑最少也可以值四五十两银子,剥下衣裤也可以卖三五百文钱,你要我放她来换一个快要死的人,你以为我是谁?白痴?桀桀桀……真好笑。”摘下佩剑往自己的腰带上一塞,再取百宝囊。

一剑双绝顶了眼,但不死心,剑徐徐伸向霸剑奇花的胸口,目光紧吸住杨一元的眼神变比。“我要发财了,这家伙的囊中金珠多多,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,甚至是比我更坏的混蛋”。杨一元队夺来的百宝囊中,掏出一把金银兴奋地怪叫。中年人已经昏迷了,被他一脚踏住腰肯压在地下。

“不要浪费时间了。”老道咬牙切齿向前逼进,对一剑双绝不扑向杨一元替同伴报仇,反而利用固剑奇花胁制有浓浓的反感,“上吧!再带一迟疑,你的拜弟腰脊恐怕断定了,为何要利用死人灭自己的威风,你不像一个成名人物。”一剑双绝受下了刺激,身影倏动,三道可发出怪异闪光的电虹破空,以令人几乎自力难及的速度,分上中下三路向杨一元射去。虽则分为中上下三路,但每一道电虹所走的路线都是弧形的,令人莫测高深,连续闪动的光芒,其实是反射了来的阳光,可以证明暗器本身是以高速急剧旋转的,与一般的嫖箭不同。双绝中的另一绝,是发则必中的暗器冷电流星。一般的星形暗器通常是四角或六角,但他的却是五角星,径有两寸四分,算是名实相符的流星,击中人体时,可造成甚大的创口,入腹必死。糟了,杨一元刚好俯身,把脚下的人抓住、提起。这人,是一剑汉绝的拜弟。

“不……”一剑双绝冷电流星一出手,便发疯似的狂叫着冲上了。

相距仅丈余,手一出生死已决,反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34章 初探玉虚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八极游龙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