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八极游龙》

第35章 绝世奇功

作者:云中岳

杨一元说的是由衷之言;如果没有几分能耐,敢到这里撒野吗?

他不但有几分能耐,而且已获口供,了解玉虚视的底细,有备而来。

两人出现在殿后的房舍屋顶上,这一带是道站们的住处,丹房与静室甚多,白天进出也难分东南西北。

施放的烟雾其实比空气重,但大热天阳光普照,热浪将烟雾蒸发得向上升,所以晚间灯雾因气温低而下沉,掩盖住房舍以下,进出玉虚观的人,可以利用高出烟雾甚多的宏丽高耸殿堂定向,不难找到双门方向出入。

这时白天气温高,高大的殿顶已隐约难辨,后面格局低的房舍,屋顶已被烟雾所笼罩,人在屋顶上行走,有如腾云驾雾。

但上升的烟雾浓度不够,在屋上活动,视界仍可以及五六丈外,各处屋顶隐约可见。这用屋顶作为相搏的场所,各有利弊。

下面的人视野不明,不知道屋上的情势,登上之后,发现情势恶劣碰上可怕的对手,想退已来不及了。

“他们不上来,怎办?”小雅不安地问。

“她们会上来的,正好让咱们浑水摸鱼。”杨一元语气肯定。

“三哥,不如下去……”

“不,不能下去。”杨一元紧挽住地的肩膀,“我不能让你冒险,妖术已经相当可怕,再有机关理状相辅,我们胜的机会有限。”

“可是,她们不上来……”

两人在屋顶上大声说话,下面必定听得一消二楚,就是没有人上来,下面也没有走动的声息,可知下面的人已布好埋伏,等他俩下去送死。

“我会通她们上来。”

“她们不会上当……”

“你等着瞧好了。”扬一元信心十足,探囊取出火把子,火石一击。点燃了火煤,撮口一吹,火焰骤升。点燃了一根大香,熄了火把子,他取出一只布包,打开后里面有十只特制的寸大五寸长爆竹。

“里面加了很硝,外面加包了信葯侵过的煤纸。”杨一元加以解释,“所以爆炸力特强,煤纸散开时会发火燃烧。”

“哎呀!纵火?”小雄一惊,“这……这里都是木造的房舍……”

“不会的,小雅。”杨一元说:“煤纸炸后,碎片不大,火焰不强,燃烧期短暂,可发恶臭,除非刚好掉落在干布准中,所以下可能引发火灾。何况下面有人,她们哪能见火而不加扑灭!在心理上给她们增加压力,她们能不上来和我们决战?”

点燃了一个爆竹,向下面烟雾弥漫的屋角抛出。

一声轰然大震,火光如电,房舍摇摇。

烟雾中传出两声狂叫,有人被爆竹炸伤了。

火光、狂震、恶臭……下面的人忧乱的情景可想而知。

第二枚爆竹在另一座房舍下爆炸,接着另一处爆炸了第三枚。

两人在屋顶上跳跃窜走,不时丢下一枚爆竹。

第五枚爆竹爆炸,终于有人所登屋顶了。

玉虚观是女道观,住宿的静定与寺院的僧房调然不同,格局比较多彩多姿,假使发生火灾,必定一发不可收拾,至少就缺乏救火的人帮助她们抢救。

下面的人不能不出面拦阻了,火一起,一切埋伏成空,任问人也躲不分。

怒啸震天中,接二连三上来了五个人,从附近屋顶赶来的也有五六个,一个个愤怒地向这处屋顶飞跃。

最先到达的是两个老道,冲开烟雾猛外而上。

“你这孽障好恶毒……”最先愤怒冲向小出的中年老道,剑上风雷骤发狂怒地拍出七星联珠,要在她身下一口气扎上七个窟窿。

小雅冷冷一笑,身形李旋,剑出无光无声,轻轻一拂一扬,身形换了小角度的方位。

“呢……”老道这一招仅攻出第一剑,右颈侧突然出现一道横缝,割断了大血脉,鲜血狂涌,人仍向前冲,脚下突然变报沉重无比,踏破了不少屋瓦,最后人向下一沉,下身沉落在踏破的瓦西下,上身依然科仆在瓦洞的边缘,开始叫号。

名副其实的魔剑,老道根本不知道剑从何处飞来的。

“你是第二个……”小雅的剑指向第二名老道。

可是,老道并没冲上,浑身突然涌起一阵烟雾,左手掩住心坎,剑突然失手掉落瓦面。

火光一闪,老道身外的烟雾四面进散,似乎烟雾中有火爆发,身躯剧烈地抖动了几下,向前一仆,衣泡外似乎仍有火光闪烁,骨碌碌向下滚坠。

“先天真火炼骸术。”杨一元向惊讶的小雅说,“你如果在他身畔三尺以内,必定与他同遭火劫尸解。这妖道知道在数难逃,要与接近他的人同归于尽,拉一个人垫棺材背,所以我不许他接近你。”

“他们……”小雅指指在两丈外狂叫着我倒的两个人。

没有人能接近至两丈内.接二连三冲来的人,身形跃落这座屋顶,便在叫着摔倒向下派。

“人太多,小雅,你不可逞强和他们拼武功公平地交手,他们不会给我们公平的机会的。”

杨一元大量订制新月环刀,目的就是应付群殴。混饨宫男女弟子一两百,加上助拳的无数字内凶魔,凭单人独剑与数不清的高手拼搏,简直有意糟蹋自己的生命。

他双手并用,连环发射新月环刀,来一个毙一个,手下绝情,小新月刀飞行太快,难见形影,刀到人倒。

刚才如果他不在丈外把妖道击倒,妖道的先天真火烧骸术必定波及小雅,与小雅同归干尽。

先后摔落十八个人,没有人再敢上来了,真正不怕死勇于面对死亡的人,毕竟为数不多,上去就死,谁还敢上去送命?

烟雾渐稀,已经有人逃命。躲在各处封闭的角落施放烟雾,碰上有人纵火,这些花放烟雾的人必定无路可逃,大势已去,不逃才是不知死活的白痴。

应付群殴的最有效手段,是以雷霆万钧的声威,冷酷无情凶狠地、猛烈地杀死一大堆首要的高手,其他的人,就会心凉胆跳,斗志全消了。

搏杀了二十余人,土崩瓦解。

烟雾徐散,胆小的人都逃掉了。

屋下仍然烟雾弥漫,观西面隐隐传来两声惨号。

杨一元与小雅已抵达观后的静室深处,正在分辨所找的目标在何处,屋下面的视野依然模糊。

“咦!那一带有人浑水摸鱼。”杨一元指指惨叫声传来的方向,却看不见那一带的景物。

“那朵花一定是她。”小雄肯定地说,“她不甘心,她真豁出去了,死而后已,恨真的很可怕。”

“晤!可能。”

“惊鸿剑客可能从那方面逃走了。”

“我们不能多管她的事了,按计行事。”

“人都逃掉了,你还要下去?”小稚不以为然。

“主事的人不会逃,至少玉虚观主不会逃。”’杨一元说得十分肯定,“妖道与贼和尚仍有勇气和实力和我们放手一拼,也认定我们会枉费心力四处追逐。他们一定是仍然躲在秘室中窃笑,说不定还在设宴庆贺呢!

跳下一座花本扶疏的院子,四周仍然谈谈的烟雾滞留。

一声剑鸣,杨一元首次主动拔剑出鞘,而附近似乎没有任何活的人现身,他却如临大敌。

小雅也提高警觉,剑出鞘全神戒备。

明风乍起,烟雾骤然转浓,似乎在刹那间天昏地暗,各种慑人心魄的声音,闪动的光芒,充塞在整个空间里,有如光临天地求日。

房舍、院子、花木……全都消失了。

除了浓浓的灰雾、异味、阴风、怪声……其他世间的事物已经不存在了。

接着出现的,是各种奇形怪状的光彩闪动流泻。

小雅心胆俱寒,正感慨乱。杨一元的大手已将她换入怀中,她的脸不由自主地紧贴在杨一元坚实的胸膛上,神智倏然恢复清明。

她走下心神,倚偎在杨一元怀中默默行功。

感觉中,她知道杨一元的左手紧抱住她,在原地沉着地轻灵地移位,右手剑幻起慑人心魄的光华。

风吼涛涌,雷电交鸣,各种强光与阴火温天彻地闪烁,异鸣怪吼绵绵不绝,震耳慾聋,劲烈的阴风振衣,走石飞沙,天昏地暗。

她闭上眼睛,默运心法行功,摒绝外界一切声色的震撼与诱惑,甚至连杨一元抱着地闪动的感觉地也几乎浑然或忘。

雷电交鸣光华眩目中。劲烈的彻骨明风把他俩的衣裙青衫刮得飞扬而起,不时传出裂帛声。将在裙撕成条状,有几处裂成碎帛飞走了。

感觉中,他知道接二连三几次猛烈的狂震发生在她背后极为贴近处,刺鼻的腥风,中人慾呕。

同时,她也感觉出一股劲烈的无形力且将他俩紧紧地围住,外界每一次狂震,这股无形的力量也随之而胀缩。

她可以感觉出压力,但他禁受得起,而这股力量所形成的无形保护墙,随时间的飞逝而逐渐联大扩张,向外逐渐膨胀。

墓地,响起两声可怕金鸣,雷光连闪,一股巨大的震力将她和杨一元震得挂退丈余,摇摇慾倒。

她吃了一惊,骇然扭头回顾。

这瞬间,她看到杨一元挥出的剑光过热幻化为满天金蛇,射向涌来的几个巨大的、无法看清体形的怪物,立即引起了一连串没房的爆震,满天雷电,惊心动魄,她惊得快要昏倒了。

狂震声中夹杂着令她心脏俱寒的鬼哭神号声浪,罡风徐散,烟雾急剧涌腾,明火纷纷飘落。

她又闭上了双目,重新假伙在杨一元怀中。

杨一元的身地热气蒸腾,呼吸一阵紧,她听到杨一元口中,发出奇异的一阵怪声。

血腥味好浓好浓,她身上却感到好冷好冷,连杨一元炙热的身躯,似乎也无法带给她温暖,虽则她被杨一元的左手紧抱在怀里。

惊惶中,突然万籁俱寂。

“站稳了,准备用剑。”她清晰地听到杨一元有点沙哑的声音。

脱出杨一元的拥抱,她精神一振,举剑向前,深深吸入一口长气,功行百脉,剑发隐隐龙吟。”

她终于神智清明,看清了四周的情景。

烟雾徐散,怪味也淡了许多。

满地碎木片、碎金属、破布帛、几把断成小段的刀剑、几滩鲜血、散布的肢体计……

最低的估计,附近最少有十个人被杀分尸。

谢谢天!她是完好的,杨一元也是完好的,但两人的衣衫皆凌落被裂,多处部位肉帛相见。

杨一元脸色苍白,右肋有血迹。伸出的到血迹刺目,剑身有不少缺口。

对面三四丈外,年已花甲出头的圣手无常,身上的道袍也许,这女仙姑真修成了青术。

烂得无法蔽体,头上的灰发吹散,脸色泛青,显得更为狰狞可伯。

百绝头陀也一身破烂,胸口有两条浅浅的创口。

玉虚观主快要成为躶体美人了,右rǔ房露在外面,年已半百的老女人,rǔ房依然尖挺白嫩极为诱人,半躶的左大腿更是撩人情慾。

也许,这女仙姑真修成了长青术。

稍远处,也有五个人,其中有郑州名气惊世的降龙神僧,右膀肌裂鲜血仍在流出,其他四人是一老道、一道站、两个中年人。

八个人虽然也是完整的,但气色灰败,其力将竭。

“双剑合壁,上!”杨一元沉喝,“除恶务尽。”

剑向前一指,光华再现。

八比二,对方仍占绝对优势。

但小雅是唯一精力丝毫未损的人,她对杨一元有绝对的信心和信赖,一声娇叱,挥剑直上。

圣手无常发出一声近乎绝望的长号,狼狈地飞退。

后面是一排房舍,刹那间人群急散,狼奔京空,片刻间全隐没在烟雾仍在的房舍内。

“不可追入。”杨一元急叫。

小雅闻声止步,退至杨一元身旁戒备。

她知道,杨一元已接近力尽边缘,他是唯一精力旺盛的人,她必须替杨一元阻挡一切意外的攻击。

杨一元退至一处花台下,立即坐下行功吐纳

四周声息全无,似乎附近已无生物。

良久,杨一元像是睡着了,但脸色逐渐恢复红润,呼吸也变平稳深长。

小雅像一头守住小豹的母的,随时准备扑向接近警戒区的异类。

她的心弦绷得紧紧地的,身上每一条肌肉皆跃然慾动。这时候,杨一元如果受到任何外力侵扰,皆可能产生可怕后果。

走火入魔在玄门修真的人来说,后果极为可怕,丧失道基成残是最幸运的结局,严重时心脉断裂,甚至身躯可能自行爆炸。

糟!前面的房舍中,三个人影抢出,三支冷芒四射的长剑,发出隐隐风雷声,以令人同眩的速度冲来。

她像一头怒豹,迎上无畏地抢攻,一声怒叱,迸射出满天雷电,全力卯上了,她已别无抉择,分秒必争,决不容许任何人接近杨一元。

绝望的惊恐感觉爬上心头: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35章 绝世奇功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八极游龙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