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八极游龙》

第36章 巨魔麋集

作者:云中岳

从主宅前往的魔们住宿的偏院,须经过不少院落与房舍走廊。

有财有势的大户人家,房屋重门叠户,通常奴婢不多,内院更是缺少阳气,男少女多。

因此,这种大宅院不管设备如何富丽堂皇,格局如何宏大,仍然免不了阴气冲天,愈宏大也就愈阴森,大白天在里面行走,也感到阴气袭人。

夜间更是糟糕,灯火幽暗,屋大人少,稍偏僻的地方更有狐鼠出没。在这种大宅里碰上妖魁,似乎是司空见惯的事。

京师的皇都所在地,闹狐的传闻活龙活现,京都人士称为之狐仙或胡大仙,不敢说是孤长或狐狸精,怕狐仙作弄报复。这必定与宅大人少有关,京都的大宅巨厦太多了,连皇宫的五凤楼、据说也有泥牛(龙的一种)经常出现。

神鞭太岁的大宅;院子套院子,建有多少房舍,连他自己也不清楚。

夏升是卧底的人,当然是熟悉各处环境,不需找人领路,也怕被内庄的人碰上,因此从东跨院绕出,穿越另一座有长廊相接的院落。

前面突然出现一个朦胧的怪影,似乎是平空幻现的,堵在长廊中间,隐约可以看出轮廓。

被散一头长发,灰色的长裙迤地。

没错,是女鬼。

附近没有人走动,长度也没悬有照明灯笼,白天本来就很少有人行走,半夜三更更是冷清死寂。

百绝头阳会妖术,玉虚观主道行更高深些,但他俩的手下,并不见得也会妖术。夏升追随百绝头陀,在江湖为非作歹,是头陀忠心耿耿的爪牙,仅学了一些防身的小技巧,并不会施术行法。

他相信有鬼怪,但并不怕鬼怪。

“班门弄斧!”他嘲弄地低叫,左手悄然向前一扬,人向下挫失踪,像上遁般失去形影,也像是化阵清风刮走了。

女鬼也在他发声嘲弄的同一瞬间,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发出的一枚透风嫖,远出六大文外堕地有声。

他在女鬼先前现身处幻现,警觉地用目光搜寻可疑的形影。

秋风已起,午夜凉气侵衣,四同一无所见,暗沉沉没有任何形动。

“难道我眼花了?”他自言自语,感到浑身汗毛直竖凉飕飕地,“或者……或者真有鬼魅……”

身后阴风及体,双肩被巨大的劲道扣住向后板压,腰脊被膝重重一撞,浑身一松。

“或者疑心生暗鬼。”身后制他的人,也用嘲弄的口吻说,把他快速地抱倒,用股压住腰腹,一手扣住他的咽喉,抵牢在地上,“好好回话,说你不死。”

没用,是刚才那个女鬼,披下的长发掩住了面孔,可以嗅到胭体所散发的幽香,语音十分悦耳。

当然不是女鬼,而是活生生女人。

“你……你是……”他只能发出微弱的声音。扣喉的柔软纤手控制住他的呼吸。

“不要管我是谁。”

“你要……”

“惊鸿剑客主仆,在何处安顿?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我会带着你去找,找不到,哼!”

“老天爷!我怎么可能知道那家伙的安顿处?”他叫起层来,

“宫大仙认为那些助拳人中,有一半不可靠,有些一看风声不对就撒腿,有些乘机手脚不干净,沿途作些小案自肥,不但不能赞助建立的钱,反而不协召求给予活动费补助。因此把一部分人列为不可信任人物,把他们安顿在县城附近,不让他们知道这里的中枢,以防止走漏风声。惊鸿剑客主仆,就是不可信任的人之一,他已经失去利用价值,无法再召集朋友管宫大仙卖力了。”

“在县城什么地方?”

“我真的不知道。”他绝望地说,“逼死我也是枉然。老实说,那家伙在这里,还算不上人物,正不上什么用场,根本不受重机,再加上他的仇家霸剑奇花死缠不休,有他在反而误事,把他安顿城外还算抬举他呢!宫大仙还想把他赶走。要不是普化大师认为他的振武园,日后仍有利用价值,不但会赶他走,甚至会杀掉他灭口呢!所以他在县城安顿,绝不会住在什么好地方受到贵宾款待。”

“是镇平县还是南阳县?”女鬼追问。

樊家庄在两县交界处,但地属镇平。

“南阳。”他不敢隐瞒。

南阳府城以外,都属南阳县。玉虚观、卧龙冈,都属县城而非府城管辖。

“该死的!”女鬼咒骂,“他逃来逃去,最后仍然在原处躲躲藏藏。”

“姑娘,你……你是霸剑奇花?”他壮着胆探口风。

“她才是。”女鬼向分一指。

他被压躺在地逼供,看不见四周的景物,扭头一看,看到另一个女人的身影。

“你……你们……”

“你对我们已经失去利用价值了。”

“我带你们去……去见宫大仙,向……向大他讨……讨取惊鸿剑客,只……只要你们离开少管闲事。宫大仙会……会答应的。”

“我们与宫大仙没有过节,没有理由找他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你死吧!”

他死了,无法向百绝头陀传答了。

霸剑奇花与刘夫人,擒住夏升问日供,自始至终没发觉有人在旁问伏偷听,她们一走,夏升的尸体套出现杨一元和小雅。

他俩穿了怪异的可变形市装,充分发挥隐身变形的功能。

“三哥,你认为这人的口供可信吗?”小雅低声问。

“有一半可信。”杨一元扶起死尸,“这两个女人成事不足,败事有余,把尸体留下打草惊蛇,会惊走这些凶魔的,得带出去藏匿。”

“三哥,哪一半可信?”

“惊鸿剑客藏匿在南阳县的一部分可信。”杨一元说,“这死鬼要带他们去见宫大仙,讨取惊鸿剑客的一部分不可信。妖道和头陀一些首脑,已经悄悄离去了。”

“但……我们所获的消息,的确证实他们……”

“供给消息的人,是从玉虚观主乘轿前来樊家庄而估计的,这是妖道乱人耳目的诡计,他希望我们跟来白跑一趟,他成功了”。

“要不要去证实一下?”

“不必了,以免打草惊蛇。”

“那我们下一步……”

“妖道与头陀一群首脑,可能仍在赶赴府城途中,我们跟踪霸剑奇花。她能找得到惊鸿剑客。”

“但妖道已不重视惊鸿剑客,他们不会在一起。”

“不重视并不表示弃置不用,会找出线索的,走吧!”

圣手无常与一群首脑人物,早就偷偷离开了,这些人被杨一元整得灰头上脸,住处一夕三迁,不分昼夜秘密地与陆续赶来的亲友会外响中布过天罗地网反击。杨一元一日不死,他们一日不得安宁,如果不能除去杨一元,重建温饨宫有如痴人说梦。

玉虚观已宣告暂时封闭,不久将动工整修各处殿堂,所有的施主香客一概谢绝,显得冷冷清清,门前冷落车马稀,不明内情的人,皆感到惊讶疑惑,既不是岁修,也没看到房医倒坍,为何要整修?

有许多道站失踪,留下几个老道婆照料,观门昼夜皆紧闭,偌大的宏丽道观像是死城般。

不再有人走动,没引起有心人的注意。

真正的有心人,却不认为这里已人去现空。

瞩霸剑奇花与刘夫人,以往在这里侦伺多日,这次是轻驾就熟,以玉虚观为目标。

白天罕见有人走动,夜间也不再烟升雾涌。

经过两天两夜的昼夜侦伺,她们心中有过,人躲在里面,一年半载不出来毫无影响,房舍甚多范围太广,秘密进出极难发现,即使是大白天出人,也不怕被人看到,四面都是树林草丛,向外一窜便形影俱消。这里,的确是最理想的藏匿处。

圣手无常在这里受挫,死了不少得力臂膀,观主也被弄成废人,乘轿远走高飞,按常情凶魔不可能行巡回藏匿,杨一元也不会再来搜寻,这里应该是安全的地方。

把一些二流人物摆在这里藏匿,该是大胆而安全无虑的好办法。

她俩已经认定,惊鸿剑客主仆一定在这里藏匿。

圣手无常与百绝头陀一群高手躲在樊家庄,他俩有把握对付一些二流人物。

大过自信的人,有时会盲目而估计错误,错误是需要付出代价的。

霸到奇花是这一代的女强人,刘夫人更是当代女强人中的女强人。强人通常充满自信,行事经常凭直觉判断,一旦有所认定便很少改变。

惊鸿剑客如果在里面躲上一年半载,她们哪能等在这里干耗。

这天日上三竿,她俩出现在观后的静室区。

她俩是从西面接近的,钻出树林便看到高高的院墙,两端连接着房舍,墙内可看出是一排厢房。

“夜间秘密进出的人,确是从这里越陆出入的。”穿了劲装,浑身散发出刚健妇娜,而又曲线玲球,女人味十足的霸剑奇花指指点点,说出侦查的所见:“通常只有两个人出或入,次数甚少。昨晚一整夜,不见有人出入,可知躲在这里的人不多,出入的人很可能是信使。”

“我在东面守候,整晚毫无动静。”刘夫人悄然措草木掩身向前接近:“这表示藏匿的地方,该在一面的几栋房舍内,进去就知道了。”

“这就进去?”

“对,就从这里进去。”刘夫人不但是成名人物,年纪也大得多,两人合作,自然是理所当然的司令人,行动时也一马当上。

两人胆大包天,飞跃登墙。

杨一元与小雅,藏身在百步外的树林外,跃登横校向里面的房屋搜视,隐约可看到侧方百步外,霸剑奇花、刘夫人跃登院墙的情景。

“这两个女人竟然来明的硬闯。”杨一元直摇头:“未免太大胆大自负了。”

“也许里面真的只有几个二流人物藏匿。”小雄并没感到意外,“她们本来就骄傲自负,那将几个二流人物放在眼下?”我们……”。

“我们来暗的。’杨一元说,“我总觉得有点不对头,似有不安不祥的感觉。”

“三哥,你的意思……”

“二流人物何需藏匿?任何地方都可以躲一些时日,所以我疑心里面所藏匿的人,绝不会全是些二流人物。我们必须心中有所准备,准备应付骤然出现的超绝高手,以免吃亏上当,尤其提防暗器偷袭。记住,你一定要避免与妖道交手,由我来对付他。”

“妖道会在里面?”小雅对妖道深怀戒心。

“不知道,但有可能。”杨一元说.“白天躲在里面养精蓄锐,夜间出来与狐群狗党见面磋商。按活动范围估计,在这里歇息的可能性很高,前往府城与抓牙会商,脚程放快些片刻可到。这几个窗脑神出鬼没,谁也九法猜测他们到底会在何处藏匿。这朵花两个人,便敢明目张胆在白天公然进入,想必是已知道妖道们不在这里,很可能我们也跟着白忙一场。但为了避免发生意外,所以你必须避免与妖道相搏,几次交手,连我也奈何不了他。”

“我希望这朵花估计错误。”

“估计错误?”

“她们估计妖道不在,我们却希望妖道在,早些了断早些安心,这件事拖得太久了实在很累人。”

“当然我希望妖道在,走!”

两人从院墙倒方的房舍,悄然攀墙潜入。

遍搜十余栋房舍,鬼影俱无。

每一栋房屋都门窗紧闭,外门全部加销,她俩必须破销而入,表明里面已经没有人居住,应该知难而退,不再作浪费时间的无望搜索。

但她俩不死心,依然暴躁地逐屋搜索。

闯入一间密室,终于发现里面有茶具,杯中条清未干,表示喝茶的人不少于四个,而且离去不久。

“的确有人藏匿。”刘夫人兴奋地宣布,“我们一定可以把他们搜出来。”

“怎么搜?”霸剑奇花冷静下来,“他们存心躲避,何处不可藏身?这里面可能有复壁地窟,更可能有难以看出痕迹的封闭性密室我们只有两个人……”

“再搜不到,我要放火。”刘夫人凶狠地说,“一不做二不休。”

“这”

“听我的吧!”刘夫人可不是省油灯,且不达目的便不择手段,无所不为的任性妄为女霸,放火小事一件,“再搜几处他们仍然不露面,我来放火。”

再搜两栋房舍,一头闯入老地方:上次杨一元与小雅,与群区狠斗搏杀的斗场。

花木依然零落到处可见激斗后留下的遗痕,但。已经过整理打扫,斗法后遗留的杂物已经清除,连血迹也经过清洗了。

一处花台前,站着一个中年老道,一个高大的花甲老人,一个中年道姑,似乎已在这里等候她们光临。

“你们好大的胆子。”老道阴森森地说,“果真是天堂有路你们不走,地狱无门却要硬闯进来,让你们穷搜了将近一个时辰,你们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36章 巨魔麋集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八极游龙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