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八极游龙》

第37章 再入玉虚

作者:云中岳

二十步外沟的这一边,并肩相偎相倚椅的一双男女,正含笑向墙上的三个人注视,似乎像是两个到郊外游玩的情侣,所佩的剑只是装饰品。

男的穿一袭水湖绿长衫,女的则是黛绿衣裙。男的飘逸英俊有如临风玉树,女的青春活泼美得像朵花。

这才是杨一元和小雅的真面目,相偎相侍状极亲见,笑容可掬不带丝毫戾气。他对杨一元似曾相识,再仔细看一眼,便知道是谁了。

“你们要偷跑吗?”杨一元笑吟吟地说,“船将沉之前,老鼠必定先一步逃得精光。你们没带行囊,逃得十分匆忙狼狈,里面出了些什么祸事啦?”

从许州发生冲突始,三方面皆不曾真正拼死活。惊鸿剑客只配替百绝头陀摇旗呐喊,这期间一直受到霸剑奇花的追逐騒扰自顾不暇,哪敢和杨一元拼老命?

夜游鹰更糟糕,只能负责跑腿传讯,一个大名鼎鼎的凶悍飞贼,像奴仆般当走卒使唤,天天提心吊胆,怕碰上霸剑奇花丧身丢命。他打了杨一元一支铁翎箭,杨一元也成为他最害怕的死对头。

他们不能再退回去了,混饨宫的人不会饶他们的。

杨一元笑容可掬,似乎给他门吃下一颗定心丸,面对一个笑吟吟一团和气的人,’总比面对混饨宫一群阴险狰狞的面孔安全些。

惊鸿剑客硬着头皮向外跳,有进无退。如果刘夫人追到两面夹攻,情势岂不更坏?

脚一沾地,前面不足十步,杨一元与小雅相挽俏立,笑容依旧和蔼可亲。

他大吃一惊,怎么一眨眼对方就接近了十余步?

“你……你不要欺……欺人太……太甚……”他惊恐地拔剑,往柳彪身侧退去。

平时,他是主人;事急,柳彪是他的保缥护身符。

chún亡齿寒,夜游鹰不得不采取一致行动,与惊鸿剑客并肩站,也想借惊鸿剑客主仆壮胆,左手臂套内的铁翎箭,悄然滑下手掌,右手拔出狭锋刀。

“你这家伙失心疯加上吃错葯,所以胡言乱语。”杨一元嘲弄他笑说,“我又怎么欺人太甚啦?开始向我挑衅的人是你,你我的敌对情势并没有任何改变,见面不是你死就是我活,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呀!我还没动手呢!你怎么说我欺人太甚?”

“杨兄,得……得饶人处且饶人。”惊鸿剑客摆出低姿势,不再逞英雄:“你知道,我是被贼头陀逼上威船的,是个受害者,事非得已。其他的小意气之争……”

“不是小意气,是为了女人,那朵花。你不断以护花使者自居,不断计算我。”

“我认错,道歉,好吧?”

“你娘的!你不凶霸拔剑上,我还真奈何不了你这混蛋,因为你没有伤天害理的罪行把柄落在我手中,宰了你我又拿不到分文赏金。损人利己的可以做;损人又不利己的事做不得。”

“你是说……”

“我说什么,你最好留心听清楚,疏忽大党误解或面章取义,一定倒楣。喂!里面发生了些什么事?”

“那……那朵花和刘……刘夫人撒……撒野。”信鸿剑客脸红耳赤。

“你们溜了?”

“这”

“给我滚回去!”杨一元脸一沉,沉声断喝。

“你……”惊鸿剑客吓了一跳。

“你又大意听不清了,滚!滚回去,听清了吧?你们的纠纷必须尽快当面解决,免得打打闹闹你在我这,拿肉麻当有趣,误了我,的大事。”

“阁下,你不要以为吃定和了……”

“那是一定的,吃定你了,你不滚,我会用有效的办法要你滚。”

手动剑徐升,惊鸿剑容要抢制机先动手了。

慢了一刹那,小雅的剑出路比他快了些。

“滚!此路不通。”小雅笑吟吟举创,轻灵而沉用,有赫游名家的气势。

惊鸿剑客一怔,被小鸦美丽超绝的风华所吸引,身在险境,居然忘了安危,心中一荡,眼中涌起惊讶与贪婪的光芒。

“小心我挑出你的眼珠子。”小雅不笑了,对这种眼神大起反感,剑尖伸前半尺,快要接近对方的脸部,涌起怒意的脸蛋仍然吸引人。

柳彪跃然慾动,鬼眼乱转。

夜游鹰也作势发动,狭锋刀隐发龙吟。

其实,藏在掌心的铁翎箭已营劲待发。

“你一动,准死。”杨一元的目光,落在夜游鹰的脸上,笑意又涌,“因为我不会放过再次放冷箭的人,我的新月小飞刀,一定可以在你抬手的刹那间,无情地贯入你的躯体要害处。”

惊鸿剑客借杨一元发话,吸引众人分神注意的刹那间好机会,剑上升急排,“挣”一声击中小雅的剑。

他以为这一拂劲道十足,一定可以将这桥滴滴小美人的剑,震得向上扬,甚至可能把剑崩飞,就可以切入贴身,把小美人擒住作人质,威胁杨一元让路了。

可是,事与愿违,估计完全错误,小美人的剑不但没向上扬,他的剑反而被强劲的反震力,震得向下沉。虎口发麻,剑尖插地三寸。

人影迎面压到,幽行隐隐,眼一花,脆响似连珠花炮爆炸。

四记反正阴阳耳光并不重,小美人的纤手一点也不温润可爱,抽在脸上依然会痛,痛得他眼目金星,热辣辣真不好受,毫无躲闪的机会,太快了。

“呀……呢……”他暴退五步几乎摔倒,总算叫出声音,口角溢血,眼前金蝇乱飞难见景物。

“再不见机液回去,下几掌你一定会满地掉牙。”杨一元笑得邪邪地,“我这位可爱的女伴,对你这种风流剑客深恶痛绝,但她不想宰你,你与那朵花还有债要算,快滚吧,还来得及。”

“我要挑断你的脚筋,申大姐找你就容易多了。”小雅扬剑逼进。

这一进,左侧便暴露在柳彪的刀下。

惊鸿剑客一咬牙,拉开马步升剑。

他一动,柳彪立即乘机出剑,剑光似奔电,光临小雅的左胁助。

杨一元毫不介意,背着手视若未见。

小雅的身形略动,剑光也略动,然后恢复原状,挺剑仍向前徐徐迈步。

柳彪却随一剑走空的余势,斜冲出丈外,“噗”一声剑失手坠落在草丛中,右肩尖碎了,鲜血泉涌,连肩筋也断了,右手软棉棉地下垂。

“呵呵呵……”杨一元大笑,“我这可爱女伴的剑,一点也不可爱,叫魔剑,只会令人害怕,而你好可怜,也很幸运,在魔剑一击之下依然留得命在,真该庆幸的。今后,你玩不成剑了,也许可以练左手剑,你最好设法保全左手,不要妄想用暗器作孤注一掷。”

柳彪如见鬼惯般向后退,弄不清为何一剑落空反而赔上手臂的。

待机发射铁翎箭的夜游鹰,似乎更为胆落,旁观者居然不清,也没看清小雅是如何进剑伤人的。

“还有你!”杨一元向夜游鹰伸手一指。

夜游鹰是大行家,一切反应皆出于本能。对外界的庄炼错勤“以为杨一元伸手对付他,想也不想左手疾抬,爆发出激烈的反色铁翎脑被空疾飞。

槽,一箭落空,人出近身,已来不及有所反应了。

“你的手很每根讨厌,我替你进了抵债。”杨一元扣住他的左手肘,有骨碎声传出,“我对某个人有承诺,不能杀你,你选吧!有多远你就逃多远。”

他想挥狭锋刀反击,彻骨奇痛却让他挥不动刀,发出一声痛极的厉叫,撒腿落荒狂奔而逃。

最近的树林,也就是最佳的脱身处。

他神智仍不曾痛昏。自然选择最近的树林逃命。

“那是通往法场的路,好走。”杨一元在他后面叫。

他痛得天昏地黑,那种慢慢捏碎手肘的痛楚,是十分令人难以忍受的,刮刀砍断一根手指,与慢慢压碎一根手指,痛过的程度相差有天渊之别。

他听不清杨一元的活,本能地向树林飞奔达命。

惊鸿到客双顿已经变色,抚了气色灰败的柳彪向院墙退。

小雅的剑,逼他门非退不可。

杨一元跃在墙头,向现内处眺望。

小推在回拉着他的手,脸上有可显的笑容,一点儿也不在乎即将发生的、可能极为惨烈的恶斗。地对物一元充满信心,妖魔鬼怪伤害不了她心爱的人。

上次十绝大阵,已经证明杨一元也有遇险的可能,但有她在旁照料,危险将会减至最轻程度。

“毫无动静呢!二哥。”她仔细察看各处隐蔽的角落:“申大姐和刘夫人进去许久了,仅有惊鸿剑客主仆逃走,似乎里面鬼出仅无,会不会是他们改变计划了?人都乘拂晓时分溜走啦!”

“已经证实三妖四怪五悍匪,在昨晚入暮时分秘密赶到的,之后便失去踪迹,可知圣手无常不可能临时变计。只要我们一闯进去,十绝诛他大阵的故事必定重演。”杨一无语气肯定,“他是很有耐性的,却不知道我的耐性比他的火候更精纯。”

“我对妖术仍感到心怯……”

“我在等,午间妖术的效用大打折扣,而且三妖四任五悍匪,都不会妖术。所以我猜想这无常明白过行比我差,不敢再冒险和我讲道术了,将以武功搏斗围攻为主,暗器与妖术为辅,这将是一场空前绝后、残忍猛烈的罕见大搏杀,所以我希望你和八臂金刚那些人……”

“休想。”小雅白了他一眼,“你再说,我……我会生气的。”

“有时候看你生气的任用作,也怪好玩的啦!”杨一元逗她,伸手拧拧她的小鼻尖。

“不理你啦!”小雅羞笑,“我……哦不会对你生气。”

“我担心圣手无常几个首脑的妖术,对你造成伤害,所以……”

“我会避开那几个人。”

“我有更好的办法。”

“三哥的意思……”

“尽快除去那几个首脑。”杨一元眼中,杀机怒涌,冷电湛湛:“为了避免那些人伤害你,我会毫不迟疑用雷震手段除去他们。我并不积极追索妙观音,用意就是造成机会,铲除那些长率为世除害,我不会手软的。”

外面树林传来一声嗯哨,两人立即飘落退走。

夜游鹰左手废了,不能使用铁翎箭啦!碎了的左肘痛楚剧烈,动一动就痛人心脾,碎骨头不断刺激肌肉,痛苦也就影响右手的活动能力。这就是说,他已经无法用右手全力挥刀搏斗了。

树林在望,脱身有望。

发疯似的奔人树林,拼命往林深处急窜,窜出十余步,他突然僵住了。

前面的树下,站着三个人,他认识其中一个:陈州的捕头八臂金刚包志毅。

“你终于来了。”八臂金刚阴笑着说。

他想回头逃命,身后部传来一声提醒他注意的轻咳,扭头一看,是两个挟了三弩的青衣入。

三弩,也就是可发射三支劲矢的轻型小匣管,是山兵作战的利器,射程仅及一石弓的三分之一,但一发三支,短距离内极难躲闪。

两具三弩指向他,相距仅支五六。

“你……你们……”他心胆俱寒。

“我不必把你带回陈州,海捕公文明白指示死活不论,死,我在南阳备案,带了你的首级回陈州销案。当然啦,我不想在这个大热天,带一颗发臭的死人头赶路,除非你坚决求死。”

那位不怒而威的中年人,似乎有点不耐。

“包兄,把头砍下用盐腹妥就不具啦!’中年人似在催促人臂金刚赶快下手,“带一个武功高强的恶贼赶路,担惊受怕十分危险呢!他跑了不要紧,说下定他宰了你再跑岂不太冤?砍啦!南阳的盐井不贵。”

“我……我跟你到……到陈州……”他刚没了,活一天算一天,以后有的是机会,以后说不定能获得进走的机会,至少进了死回牢,也可以活到秋后。

一般死刑囚如果不是罪大恶极,灭绝人伦的就地立决罪,通常每年秋后,天气凉爽才上法场执法行刑,所以判决状写明秋后决,也称秋决。

八臂金刚的手,沾了身那就大势去矣!

只有八臂金刚一个人,陪同杨一元和小雅在林中交谈,其他的人都躲起来,附近似乎毫无声息。

“百绝头陀的确在里面,还在一个将龙神僧。”八臂金刚将从夜游鹰获得口供说出,神色有点不安,“人的确不少,分布在各处埋伏。夜游鹰地位低,不配自由在各处走动,所以不知道圣手无常到底在不在内,反正他的确看到有不少人走动。”

“一定在。”杨一元肯定地说,“这期间,见方都在用心计,积极布网张罗,制造各种假象,散布真真假假的消息,目的就在制造有利决战的好时机。他已经概略了解我的性格,十绝诛仙大阵失败,他只有倾全力孤注一掷的力量,决不敢作分散袭击打算。这一掷,也就是决定他生死存亡,混饨宫能否重建的决定性关头,所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37章 再入玉虚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八极游龙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