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八极游龙》

第38章 烟腾雾涌

作者:云中岳

两人像在云间漫游,手牵手神态悠闲。

小雅手中有剑,杨一元的剑插在腰带上。

“要有耐心。”杨一元温柔地轻抚她的肩背,几乎要把她搂在怀里,“让她们去急。境由心生;所以许多大画家,借画笔把心境画出来,画上的山水仕女,皆与实际的情景不同,只好用画出神韵来替自己的作品辩护;其实他们一辈子也没看过画中那种类型的山水。

现在……”

“三哥,我明白你的意思。”小雅脸上绽放出令杨一元感到心弦为动的可爱笑容,绵绵的闪亮日光专注而火热,“我们可以想像,正处身在华山绝顶的云雾里,天地之间……”

“天地间只有你和我,只有两颗紧倚在一起的心。”杨一元感情地在她耳畔低语,温柔地在她的项分亲了一亲,“不管我们身在何处,有你在,我就不会感到孤单。天下间任何一处角落,不论这角落是美丽或污秽,我们都会携手同心,并肩迈步甘苦同尝。不论在哪里,在华山的云雾间,在朝天寨的地底深处,我感觉出我们的心都曾经在一起,不因各处一方而消失心灵的契合。小雅,我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双爱侣。”

杨一元充满感情的语音。像轻柔的和风,飘向她的耳际,飘拂在她的心湖上,湖面荡漾着令人心醉的涟漪,湖面下却隐藏着汹涌的情涛。

一阵红潮迅即冲上她的双颊,一阵暖流分散至全身,她觉得兴奋的心脉,跳动的节拍加强了一倍,感觉中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声。

她将发烫的粉颊,紧贴在杨一元坚实的胸膛上,感到无比的快乐和温馨,似乎天地已不复存在,只有两颗心飞翔在云雾间,情意绵绵,交流只有他俩才能了解的心语。

她觉得好满足,觉得她已拥有了幸福和快乐,与她所爱的男人心灵契合,圆满得她不敢奢望。

她说不出任何语言,发不出任何声音,此时无声胜有声,她只知道自己狂喜地紧倚在所爱的男人怀里,她拥有了整个世界。

好静,烟雾涌腾中没有任何声息,眼前一片灰蒙蒙,没有其他光亮、色彩。

她不但感觉出自己心脉搏动的节奏,也可以听到杨一元的心跳声。

墓地,她感觉出杨一元的心跳突然加强你快。

这瞬间,的像豹子般脱出杨一元的拥抱,弹跳而出的同一刹那,她的剑撤出了满天雷电。

杨一元同时向下一挫,双手连续挥动,新月小环刀砍风旋舞的声浪十分劲厉。

几个新月小环刀从她身右飞旋而过,然后一分为二,旋势更剧,在烟雾中根本看不见这种小小的新月飞刀,速度太快了。

有惨叫声传出,她的剑也先后贯穿两个似人非人的鬼影。鬼出看不真切,她完全凭感觉挥剑。

片刻的暴乱发生很快,结束也快,四周再次沉寂,烟雾似乎更浓了。

血腥味随风飘散,她被一具仍在抽搐的尸体绊了一下。隐约看到一丛花树,这才发现已进入另一处陌生的院子了。

杨一元仍然牵着她的手,仍然以沉稳冷静的步伐,稳定地一步步向前走,不介意身在何处。

“你怕吗?”杨一元握住她的小手紧了一紧。

“有一点儿。”她微笑,“有你在,心里很踏实。”

“脚下放轻些。”

“是的。”她脚一慢,着地无声。

“用听觉,最好用感觉。”杨一元用传合人密术在她耳畔叮咛,“无声无息,就可以争取机会相等的胜机,仔细听,右面十步外有人。”

“晤!只听到了。”

“左面也有,在擦拭小物体。”

“对,好像……”

“镖。”杨一元说:“镖藏在手掌,手掌会因紧张不安而冒汗,所以会本能地将镖擦拭汗渍,以免发射时失去准头。”

“暗器很讨厌。”

“对,很讨厌,我要他们动,你留意扑向。”

“我准备好了。”她止步,徐徐向下蹲。

杨一元缓缓取出一把制践,也向下一蹲。

第一枚制线抛出,第二枚……

移动的声音,与暗器被风的锐冲,分别左、右、前方传出,向制线落地传出声响的地方攒射,至少有四个人在连续发的暗器。

她贴地鱼跃而出,向倏然看到的模糊人影探剑攻击,一剑便砍断了一个人影的一条腿,伙地向们急滚,又一剑贯入一个人影的小腹。

“啊……”惨叫声刺耳。

她伏在一丛桂树下,听到上空传出暗器乱飞的各种尖锐破风声。

“哎……”

“呢”

狂号声此起彼落,多处地方传出压抑性的呻吟声。

她耐心地留意倾听四周的声息,随时准备扑出。

“救……我……哎……”她的左方传出叫喊。

有急促的脚步声人耳有人抢出抢救伤者。

她伏地跳跃像青蛙,循声出剑手下绝情,剑刺中一个人影,立即贴地滑走。

“噢……我受伤了……”被刺中的人摔倒在地狂叫呼救,她看不见人,仅能听到人体在地面挣扎的声息。

地弹指发声,连弹三响。

烟雾涌动,口哨声贴地传来,人影也贴地蛇行而至,是杨一元。

“你不要紧吧?”杨一元急切地问。

“还好。”她心中一完,杨一元无恙,”好像有一枚可旋转的暗器,掠过我的有耳外侧,好险。”

“不知他们哪位仁兄,替妖道出的馊主意。”杨一无靠紧地伏下,“利用烟雾布阵埋伏。大概认为他们赢我们动,稳操胜算,却不知对我们不利,他们也没得到好处,征有众多人手,却把每个人都变成瞎子,反而无从发挥。”

“也收到把我们的精力,加快消耗的好处听!”

“其实,他们该毫不迟疑集中人手,以泰山压印的声势,大胆向我们围攻的。”

“上次你破十绝诛仙阵,吓坏他们了,所以希望用最少的损失,赚得最大的胜利。”

“我想,妖道已看出烟雾也对他们不利,要改变计划补救了。”

“你是说……”

“烟雾停止施放了。”

“晤!的确看不见不断涌腾的现象了。”

“所以我们得准备应付围攻了。”

“能围得住我们吗?”

“如果被堵在绝地里,当然能。但他们忽略了,我们活动空间大得很呢!”杨一元指指上空,“当烟雾将散时,我们上屋顶。这里的房屋连厢叠栋,屋顶有如可以八方纵横的空旷斗场。”

“先上去好不好?”

“先上去会被他们提早发现,先期市围再通我们。不要急,他们如果不能提早发现我们,就会向某一处集中,我们可以任意选择有利的方向,四面八方加以逐点蚕食。”杨一元胸有成竹:“他想,他们有些人沉不住气了,情势对我们有利,先进去制造有利情势。”

不但烟雾渐散,也可以听到动的人声了。

霸剑奇花心中明白,这次她走到了路尽头。

论武功剑术,她天下大可去得,涉及旁门左道,她英雌无用武之地。百绝头阳的武功个比她高明,邪术却足以摆布地。

她被邪术逼离斗场的后一刹那,冲动村急,远离妖术威九圆控制的瞬间,神智恢复了一部分,所以她依稀感觉出,最后击中她的人是惊鸿剑客。

她感到无比的激愤和后悔,没料到最后仍然我在惊鸿剑客手中。

一盆冷水淋醒了她,猛然醒来,看清了此处的绝境,她发出了绝望的叹息。

这是一间豪华的卧室,仅那座有橱有柜,珠帐锦褥的雕花大床,就比五公贵胄的床华丽名贵多多,几乎像一间精美豪华的小宝,异香扑鼻,金碧辉煌。

床前那张春荣,也是雕了龙凤图案,上钢锦褥的精品,增加作为摆放大物外的多种功能。春凳的春字,本身就含有暧昧的春味,房中有这种大凳妙用无穷。

她就是被摆放在春凳上的,手脚被拉开用丝带捆住系在四条凳脚下,仰躺在凳上妙相毕呈,衣用一经水,把曲线显突得更为夸张,更为撩人情慾。

房中间的华丽圆桌四周,四个人坐在锦墩上,围坐四周品茗,但四双怪眼皆以她为中心集中,怪眼中燃烧着炽盛的*火。

她有被人剥光陈列的感觉,虽则他身上在担仍是完整的。

已没有意愤存在,只有将被凌辱而死的摧心痛苦。

她认出一个人:圣手无常宫天豪,目下混饨宫余孽的真正主脑。

另三个皆年约半百,不穿道装穿仕绅的宽大绸长衫,头上却流道警,有点非驴非马。

圣手无常穿得更阔气,用云雷花纹图案滚边,有模有样,手中多了一柄华美的拂尘。

春凳左右,是两个美丽的年轻女道姑,像两个行刑手,负责料理我上的囚犯。

“是很不错。”圣手无常不住点头狞笑:“是个有八分姿色的好人才,难怪袁小辈迫不及待要把地弄上床,羊肉没吃到却惹到了一身膻。”

“地的武功出类拔萃,只要稍加琢磨指点,床上功夫一定也是超群的。师兄,头陀方面……”那位双耳招风的人,说起话来声音沙哑,“只怕他不肯割爱。”

“头陀敢与师龙争?废活。”另一个长了狮子大鼻的人阴笑。

“人虽然是擒住的,但他难道不知师见在当家做主吗?他招惹了八极游龙,再饨宫可说是我在他手中的,任何事他也无权发言过问,他敢争?哼!”

“话不是这样说,三师弟。”圣手无常说,“大家部为混饨宫筹措财源,妙观音作案,不幸碰上了八极游龙多管闲事,不是她的错。

头防是聪明人,不会坚持据为己有的。何况我大公无私,让这朵花担任日后欢乐宫的小领班,要享乐大家有份,没有什么好争的。三师弟,你一直对头阳有成见,目下势恶劣,需要众志成城,你得捐弃成见,不要时时流露不好不好?”

“过去的事,现在重提已无意义。”圣手无常总算知道目下情势不利,必须顾全大局,不愿手下爪牙怨天尤人而离心离德,“头陀跟去看结果,大概快要回来了。交代前面的人,头陀一来就请他前来商议。”

“快不了的,师兄。”三师弟极不情愿地站起准备离座;说的话仍有火气,“头陀的能耐,不见得比刘夫人强,他能盯得住刘夫人?

算了吧!我敢打赌,他一定像失掉幼羔的老羊,在各处穷找。”

“刘夫人应该很快捉住袁小辈呀!”

“可能吗?”三师弟有知人之明,冷冷一笑,指指春凳上的霸剑奇花,“这朵花的真才实学,比对夫人扎实高明,结果一如何?那位大剑客是不折不扣的机警精明胆小鬼,刘夫人能在房舍重叠的地方,捉得到那个大剑客?开玩笑。”

三师弟正要走,门外闯入一个老道。

“启禀师组。”老道恭敬地行礼:“普化大师回来了。”

“请他进来。”圣手无常欣然说。

三师弟重新坐下,哼了一声。

三师弟确有几分神通,至少也有知人之明。

惊鸿剑客或许不是胆小鬼,但在刘夫人面前,这位大剑客如果不扮胆小鬼,必定老命难保,所以逃走的技巧,比任何人都高明,穿房越会甚至钻狗洞,全力卯上了,轻而易举把刘夫人扔脱啦!

百绝头陀悄然蹑在刘夫人身后看结果,结果当然可想而知。

进入豪华的卧室,百绝头阳的目光,玉先落在霸剑奇花身上,心中一宽。

霸剑奇花的衣裙仍是完整的。而且室内有许多人。

百绝头阳是众所周知的色中饿鬼,连两个徒弟也是他的情妇,在混饨宫乐不思蜀,很少返回慧园寺参禅。

他在许州期间,便对霸剑奇花三个美丽少女留了心,可惜同是色中俄鬼的无上散仙过宏,宣布当仁下让争吃天鹅肉。

在许州,第一个捉住扬霸奇花的人,是九杀魔僧。这凶僧嗜杀,对女色兴趣不大,凶僧与无上散仙一起行动,因此慨然把霸剑奇花送给无上散他,贼头阳不得不暂时死了这条心。

现在,他可不想放弃了,霸敛奇花正是他捉住的。

圣手无常很够朋友,霸剑奇花仍是完整的。

中州五子与圣手无常、五方揭谛,是混饨宫的创建人。

自绝头阳、降龙冲僧、铁罗汉等等几个和尚,是混饨宫的赞助人,名义上虽然有些分别,其实权利与义务是几乎相等的,僧与道之间水rǔ交融,二十余年来一直合作无间,交情稳固狼狈为姦,对女人的品味。百绝头陀则明显地比不上几个老道高。

圣手无常对霸剑奇花的品评甚高,可知在百绝头阳眼中,这朵花肯定被认定是绝色,怎肯被圣手无常光品尝?冈此一看刘夫人失去目标,他便气急忙忙赶问排他列手的美丽天鹅了。

他心中一宽,这朵花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38章 烟腾雾涌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八极游龙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