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八极游龙》

第39章 恐怖绝域

作者:云中岳

勇气这玩意稳定性非常靠不住,会随各种变数而呈现不同的面貌。

一个一言不合,便拔剑而斗,将生死置于度外,不问一切后果的人,并不表示他勇气超人,天生神勇。一旦他陷入足以引起恐怖的绝境,他可能是最早崩溃的一个。

视界源俄,各处不断传出此起彼落的惨号、呻吟、求救种种声浪。

烟雾消散的速度缓慢,天气炎热而没有风,人在视界模糊的地方快速移动,有如鬼怪幻形,陡外出现怎能分辨是敌是友?

这就是可引发恐怖的绝境,谁也不知道刀剑暗器从何而来,碰上了只有一击的机会,这一击必定人鬼殊途。

混炖宫召集大批牛鬼蛇种,作决定性的孤注一掷。这些牛鬼蛇神当然不乏高手名宿,也难免有二三流的人物参与。

这些人都不是怕死鬼,人多势众勇气百倍。其实,应该称之为乌合之众,能胜不能败,胜了勇气吞河岳,败了如山倒。

杨一元与小雅轻功超绝,行动如一,凡是发现人影,都是他俩的敌人,立即行雷霆一击,不怕杀留自己人,不需要分辨时方是何人物。

混饨宫的人,却不能胡乱出了攻进,怕误伤自己人,等发觉不对,生死已经决定了。

久而久之,惨号、呻吟、求救等等声浪此起彼伏,这些人的勇气便迅速沉落,随即产生恐惧,恐惧会令人产生不由自主的激烈反应,一有所觉便发射暗器,反射性的挥动刀剑攻击,无暇考虑对方是敌是友,反正任何威胁生命的征候,皆必须抢制机先加以消除。

这就是不可测的恐怖绝域,人人自危。

时间一久,任何信心十足的超绝高手,勇气都会大打折扣。胆气稍欠的人,必定会产生逃出绝域的念头。

百绝头陀便是其中之一,他已经失去拼命的勇气。

杨一元不登屋,反而住屋中钻,在烟雾蒙蒙中潜行,脚下无声无息,用听觉和感觉找出目标,杨一元用新月小环刀远攻,小雅用剑近博。

直透五六座房屋,所经处成了血肉屠场,行动无声无息神出鬼没,望影攻击得心应手,到底毙了多少人,是些什么人,他俩也一无所知。

救人如救火,时不我留;他俩必须以快速度,找寻霸剑奇花囚禁的地方。

像在云雾中飘忽的幽灵,攻击所能看到的活动形影。

各处此起彼落的惨叫哀呼声,引起牛鬼蛇神们一阵阵騒动,连最有耐心的人也沉不住气,有些人惊恐地冒险抢出救助或寻找同伴。

情势大乱,死神已经控制了这些凶冲恶煞,死的恐怖让这些人胆落,聪明人开始逃命,魂飞胆落尽快脱离险境,四面八方落荒而逃。

他们却不知道,玉虚视外围,已布下了天罗地网,等候他们进网入罗。

飞越一座院墙,向仍有淡烟弥漫的院子飘落,向下一蹲以减少目标的刹那间,便看到两丈外烟雾依稀中,人影突然幻现。

来人速度相当迅疾,似要跳墙外出。

杨一元向下一扑,双手先一刹那射出两只新月刀环。双手一触地,立即飞跃而起,龟跃的身法轻灵美妙,迅捷如电行雷霆接触。

小雅则从右侧电射而出,长身而起剑发起风雷。

是五个相貌狰狞的人,伏牛山最凶悍的匪酋,使用的全是份量沉重的鬼头刀,分别是五座山寨的寨主,每个匪酋皆拥有两三百名喽罗。

两只新月对环,分散使是四把新月小飞刀,一崩之下,前面三个悍匪发出狂叫,脚下沉重,像大姑牛似的向三丈外的院墙冲,砰然大震中摇摇若坍的。

杨一元扑倒了第四名悍匪,双手扭断了悍匪的颈脖,膝盖撞毁了对方的下阴,倒地后猛然抱住悍匪大翻滚,把悍匪“噗”一声怪响,第五名悍匪一月砍下,砍在被翻至上面的同伴背脊,把悍匪几乎被拉成两爿。

小推的剑扶风雪而至,一剑贯入悍匪的左肋,入体尺余。

杨一元拉开死匪,一跃而起,手向左面的房舍一指,挫低身形轻灵地窜走如飞。

小雅傍着他窜走,脚下更为轻灵。

刹那间支手了五悍匪,五悍匪根本不知道是如何死的。除了五悍匪的叫号外,他俩没发出任何声息。

窜入厅堂,鬼影俱无。

“找偏僻的房舍。”杨一元低声说:“留心可作为囚禁人的地方,我先进去。”

悄然潜入后堂,光线一暗。烟雾淡薄,视界已不受限制,在连陈的房舍,普遍光线不足,有些根本没有用户采光,大天也得悬灯笼照明。

“两个死人。”小雅向前一指:“我们没来这里,会有死人?”

是一处格局有如穿堂的小堂屋,前面有一间卧室。房门是大开的,而门外躺着两具死尸。

“是道姑。”杨一元看清了道袍,“似乎她们内部出了问题,我们的确不曾来过这里……有人来了。”

两人贴在墨根下,光度不足,不易发现。

玉虚观主恨透了杨一元,对这种软硬不吃的大男人,她一切软硬手段皆无用武之地,在她来说,这是她最大的挫折与侮辱,难怪她恨之切骨。

她一生中,没有人能抗拒她的要求。

她付出可怕的代价,几乎可说一败涂地,玉虚观眼看要不属她的了,而且被杨一元破了她的内功,她的心血毁于一旦,伤心、绝望、愤怒……她快要崩溃了。

她无法参与五行绝域的搏斗,只能带了两个道站躲在密室,等候杨一元落人五行绝域,或者等候五行绝域败没的凶讯。

好漫长的等候,好恐怖的等待。

不断传来的厉叫和惨号,把她胜利的希望逐渐破灭勾销。终于,她突然想到自己的处境了。

没有人真正不怕死,她也不例外。

逃,这是唯一活命的途径。

杨一元也许会放过她,要杀她早就给她一剑了。

但那个小美人会冷酷无情剑劈两道姑的情景,她想起来就发抖,小美女肯定会冷酷无情宰了她。

藏身的密室并不怎么隐秘,很可能被杨一元所发现。更糟的是,杨一元可能用火攻的威胁。

领了两个保护她的道姑,小心翼翼奔向她认为可以安全逃脱的地方。

“观主,你的寝宫已经进宫大仙所占用。”稍年长的道姑,一面走一面提出了不安的问题,“你这时闯进去,可能引起误会,怎么办?”

她的住处称为寝宫,难怪布置得如此豪华,称为宫,可知卧房的面积相当广宽。

“不要担心,他不会呆在寝宫里扮胆小鬼,毕竟他是主将,能贪生怕死躲起来等结果吗?”她是一观之主,知道一个领导人该采取何种行动应付事故,“那是唯一安全的地方,我们非去不可。”

“观主能保证这个杨小辈找不到寝宫?假使他真的丧尽天良放火,寝宫同样难逃火劫。”

“那是逃至现外的地道口。”

“通往观外的地道?”

“不错。”

这两个保护她的道姑,不知道她的寝宫有地道,可知不是她的亲信,不知道寝宫的秘密。

“宫大仙知道吗?”道姑颇感惊讶,“我是指地道。”

“不知道。”她含糊其词,“我不信他能真的是无所不知的地行仙。”

“哎呀!和尚。”另一道姑向左侧一指惊呼,“会不会是普化大师。”

那是一个光头尸体,穿了青色增常服,远在三丈外的走道折向处,头向这一面,可以看清光头前面的戒疤。

百绝头陀俗名是普化,玉虚观的道姑们只知道观主与百绝头陀有往来,却不知道两人有亲属关系。

“不是,是他的知交铁罗汉用非,湖广隋州光化寺的增人。”她不用看也知道不是百绝头陀,头陀是带发的,“很不妙,这和尚禅功盖世,普通兵刃及身必被震毁,却械尸在这里,可知杨小辈实在可怕。老天爷!妙观音害人不浅,偏偏与这种人结怨,她真该死。”

“老天爷保佑!”道姑惊恐地向天祷告,“千万别让可怕的孽障把我们拦住。”

“我们真的需要老天爷保佑。”另一道姑不住打冷颤。

奔近寝宫,便看到门是大开的,门外躺着两具道姑的尸体。

“天哪!他来过了。”玉虚观主在十余步外僵住了,失声惊叫,“宫大仙恐怕……,恐怕已经遭到不幸了,那两个道姑,是他的贴身亲信。”

“快退,观主。”一名道姑脸色苍白,根到的手不住颤抖,“他……他一定在里面等你……”

“他不可能在一处地方逗留过久,寝宫内应该没有他。”另一道姑持相反意见,“我去看看。”

“一起走。”玉虚观主硬着头皮说。

一名道姑先走,悄然贴在门旁,小心地伸头往里瞄,突然侵住了。

里面的门侧,也有一个人露出半边面孔往外脑,对上了眼,双方都压住了,然后同时将头缩回。

“里……面有人,好……好多人。”道姑惊慌地说。

“什么人?”玉虚观主脸色大变。

“宫……宫大仙的人。”

“罢了,要来的终须会来。”玉虎观主失声长叹,认命地举步入室。

共有八个人,圣手无常、降龙神僧、一名道姑,另五人是赶来助拳的牛鬼蛇神。

“你来得好。”圣手无常显然刚到片刻,八个人皆汗流浃背,气喘如牛,指着被卡住的半闭门,“我这里的人死的死了,活的失了踪,这座暗门是怎么回事?”

玉虚观主心中有数,也大感困惑。

这条事急逃生的地道,只有她的两个亲情知道,外人知道的,只有她的表亲百绝头陀一个人,头陀是她的诸多姘头中,感情最深的一个。

可是,头陀为何故意破坏暗门?

“这……”她惶然支吾。

“虚云仙姑,你最好说明白。”圣手无常胜一沉,语气凌厉。

“地道。”她不敢不说。

“通向何处?”

“西面的树林,长约两里,下面建有一座斗室,藏有木板,一个人可支撑半月。”

“妙极了。”圣手无常大喜过望,“贫道正打算把这里所留驻的人带走,从观后脱身呢!”

“宫大仙,杨小辈……”

“别提了。”圣手无常惨然说,“没料到这条号称所向无敌的死龙,竟然采用黑道人的恶毒手段,不讲武林规矩,闷声不响用暗器下毒手,可把咱们打惨了。贫道这几个人,同伴死伤殆尽,自始至终,竟然没有一个看清他的形影。天哪!我……我与他不共戴天!不共……戴……天……”

“他来了两个人。”玉虚观生最先与杨一元小雅打交道,另外知道的两个道姑,已被小雅杀死了。

“在混饨宫,他有小子同伴。”

“是一个美如天仙的小姑娘。”

“我会找他的,我会请人相助……”

“宫大私,还有人敢帮助你吗?”玉虚观主惨然苦笑,“据我所知,那个颇有侠名,号称风流剑客的振武国少国主,先后请来不少该园的知交高手名宿相助,最后再也没有人敢出面,帮助她对付八极游龙了。你那些朋友,死伤之惨空前绝后,这次事故消息传出,恐怕敢和你来往的朋友就没有几个了。”

“你和头陀的交情……”

“我为他付出太多了。”

“你仍会帮助他,召集朋友帮助他,是吗?”

“也许吧!”玉虚观主不敢不敷衍,“我的人也死得差不多了,天知道还有谁敢帮助我?日后的事,日后再说吧!”

“对,日后的事,日后再说,君子报仇,十年不晚。现在,脱险第一,观主,请领路吧!。

“下面斗室备有松明火把。”玉虚观主领先便走,“要想在下面歇息,人太多,支持不了两三天……”

“坏了,杨小狗很可能找到此地来,怎能在下面歇息?”跟人的圣手无常害怕的心理表露无遗,“此仇不报,何以为人?只要我不死,我会重建混饨宫。”

杨一元与小雅来晚了些,也不知这里是玉虚观主的寝宫,更不可能知道寝宫里发生的事故,鬼使神差间到此地来,正要超前察看,却发现有人接近。

来的是两个道姑,和一个彪形大汉。只要稍看一眼,便知道这两个道站是被大汉押来的。

大汉相貌狰狞,手中的盘龙护手的份量不轻,而且两面开锋,不但可当钩使用,也可作硬碰硬的砍劈,但却不宜使用刀招,因为前端太重,重心在前,挥动时浪费精力,能使用这种重兵刃,必定臂力超人。

看到尸体,两道姑惊骇地越趄不前。

“就……就是这里。”一个道站惊恐地指指十余步外的寝宫门,“是……是观主的寝宫。”

“领我走。”大汉叱。

“死……死了人,里……里面……”

“死人有什么奇怪?太爷曾经一口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39章 恐怖绝域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八极游龙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