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八极游龙》

第04回 游龙解困

作者:云中岳

杨一元在店门整理坐骑,即将动身北上。

烈日炎炎,午后不久,店前没有任何旅客,只有两名店伙,帮他检查马鞍袋是否系妥。

附近系有几匹健马,几头健骡,堆放了一些杂物,不见有其他的人活动。

“客官其实不必急于就道,这时正是最炎热时光,”一名店伙好意地说,“在小店再歇息半个时辰岂不甚好?坐骑也好歇脚呀!”

“再不走就有麻烦了。”他检查马肚带,“晚上也无法赶到长葛县城投宿啦……

混蛋!”

随着喝声,他左手抄住贴胁而过的一支铁羽箭,大旋身飞跃而起,猛扑刚逃入店门的人。

已相距在四五丈外,不可能追上了,那人突然从店门内悄然掠出,发箭之后立即转身飞遁,奇快地逃回店内,店内是藏匿的好地方。

他颓然止步,瞥了铁羽箭一眼,纳在腰带上,虎目中涌起重重疑云。

夜游鹰没有向他行刺的任何理由,竟然反常地用铁羽箭暗算他,岂不可怪?嫌所树的强敌不够多?这家伙应付霸剑奇花三女已经力不从心了。

他不认识夜游鹰,而且他拒绝了八臂金刚的请求。

“不可能是八臂金刚搞鬼。”他扳鞍上马喃喃自语,“该死的!必须有人负责。

好家伙,我会查出结果的,走着瞧。”

蹄声得很,他穿城而过,出了北关,轻快地驰上北行的大道。

很少有人冒着灼人的烈日离城赶路,他的匆匆离城北上,确令有心人措手不及,乱了章法。

第一批骑士驰上北行官道,已经是半个时辰以后的事了。

接着,第二批骑士也向北赶程。

十里接官亭,孤零零地静静矗立在炎阳下,附近野林围绕,官道穿林而过。

走长途的马,是不能急驰的,尤其是干旱炎热时节,那是给自己找麻烦。

两批骑上都是策马急驰,可知必定急于追及目标。

亭在路右,亭口树了一支三脚木架,上面是了一块木板,上面用木炭写了四个字:“你来了吗?”

路当中,也竖了一根木柱,也挂了一块白布,用木炭写了四个字:“欢迎送死。”

急驰了十里路,健马已口吐白沫。

“什么人在恶作剧?”老远便缓下坐骑;接近至两丈内的骑士冒火地叫,“路中立桩,口气不善,有意吓唬旅客,真该死!”

是无上散仙道宏,下马摘下了白布,一脚踢碎了木柱,看到背面也写了五个字:“观音升天处。”

骑士共有八男女,三个女的最抢眼,同样美丽,同样佩剑挂囊,身材喷火。

一穿紫红,一穿朱红,一穿桃红,穿桃红的女人。皮护腰上方的飞针丝穗更为醒目,正是那天与杨一元打交道的绯衣女郎,以妙观音的身份和他打交道,其实并没通名表示是妙观音。

上次死了一个和尚,这次换了一个年约花甲的带发头陀,和另一个头大腹圆的大和尚,所佩的戒刀份量相当沉重,可不是在山中用来砍草木开路的刀。

无上散仙也有一个同道,是年约四十上下,美得近乎妖媚的道姑,徐娘半老风韵犹存,薄薄的青绸道袍,走动间不时显现动人情慾的曲线。

“是他!”穿桃红劲装,身材曲线玲珑的妙观音牵着坐骑走近。指指亭口的板,“他在这里等我们,怎么可能未卜先知?”

“咱们先搜路在面的树林,他一定在这里。”无上散仙咬牙说,“人不可走散,大家小心。”

“且慢!”头陀急叫,“道友,会不会是缓兵之计?或许他知道咱们会追来,散布疑阵引咱们上当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他知道众寡不敌,咱们已经查出他只有一个人,在这里穷搜,恐怕他已经远出十里外了。”

“如果他真的躲在此地呢?”老道拿不定主意,“让他反蹑在咱们身后,法兄,咱们永远追不上他了,追在前面,犯了追踪者的大忌呢!”

“先搜一搜岂不安心些?”道姑同意老道的意见,“真不能犯了追踪者的大忌,避免他蹑在后面弄鬼,反正耽误不了多少时刻的,以后仍然可以追上去,他跑不了的,路只有一条。”

“好,搜。”头陀叫,立即将坐骑牵至亭旁的栓马桩系马。

还没出发,州城方向蹄声震耳,第二批骑士即将驰到,远处尘埃飞扬。

以青巾蒙住口鼻。以便避免吸入尘埃的骑士,正是夜游鹰金百禄,眼中涌出不安的神色。

“是他们。”夜游鹰向事后的树林徐徐移动,“我得避一避。”

“站住!”头陀沉喝,“是要捉你的三个小女人?”

“没错,是她们。”夜游鹰吓了一跳,弄不清头陀为何火气这么大。

来的五匹马渐来渐近,五骑士已可从衣着上分辨,没错,霸剑奇花三女,还有惊鸿剑客与柳彪。三女的骑装也是三种颜色,水湖绿、墨绿、月白。

妙观音这一面的三女,是紫红、朱红、桃红。

一冷一热,对比鲜明。冷的是清纯的玉女型佳丽,热的是热力十足的喷火艳姬,泾渭分明,代表了两种令男人最喜爱的女人类型。

“你给我听清了,不要丢贫僧的脸。”头陀的确怒容满脸。

“大师……”夜游鹰进退维谷。

“你已经是贫僧的同伴,已经在贫僧有效的保护下。”头陀傲然地说,“就算是天下的绝顶高手来了一大群,贫僧也无所畏惧。”

“她……她们来找我……”

“不管她找谁,有贫僧担当。挺起胸膛来,拿掉你脸上的遮羞布,你将发现那些敢在贫僧面前撒野的人,会有何种结局。”

“好吧!”夜游鹰无可奈何地拉掉蒙口鼻的青布,不敢违抗重回原地。

他口中顺从,心中却咒骂,头陀的吹牛,引起他的反感。一个杨一元,头阳这些人已经应付力不从心,所以请他合作,要他用暗箭行刺杨一元,居然厚着脸皮吹牛,说不怕来一群天下高手。

头陀的傲慢态度,也引起他的反感。目下头陀人多势众,他识趣地不敢激怒头陀,表面不得不尽量表示顺从,反正目下真需要头陀这些人壮胆。

搜杨一元的事并不急,眼前的事需立即处理,男女在亭前一字排开,阵势威盛。

有僧有道,有男有女,和尚头陀,老道仙姑,男贼女盗,一应俱全。

骑士们勒住了坐骑,五男女凌厉的目光,在这八个气氛诡橘的男女身上转,把夜游鹰看得心中发毛,暗暗叫苦,这些人全是为他而来的。

第一个下马的人是霸剑奇花,牵坐骑到了路旁在树下系马。

气氛一紧,双方在亭外的广场面面相对。

“干什么的?有话就讲,有屁就放,头陀我替你们评评理。”百绝头陀声如沉雷,怪眼彪圆,说的话粗野刺耳,怎么看也不像一个出家僧人。

“本姑娘要这个人。”霸剑奇花用手向排尾的夜游鹰一指,“原以为他躲到摩云神手刘大爷的田庄去了,没想到却去找了你们这许多人助拳,果真是神出鬼没诡计多端,难怪我一直就无法掌握他的动态。头陀,你犯不着帮助这凶残的恶贼挡过逃灾。”

两人都狂傲,怎么也谈不拢的,更无理好评,碰上了就注定了要走上你死我活的绝路。

“小女人,夜游鹰已在佛爷的有效保护下,你什么也别想要,你要的只是一个男人。”百绝头陀愈说愈不像话,“一个能把你治得服服贴贴的男人,免得你仗了几分姿色和几手鬼画符武功,在江湖像饥渴的母狗,到处追逐男人。”

“这个男人就是贫道我,嘿嘿嘿……”无上散仙道宏阴笑着举步向前,鬼眼中有贪婪的*火在燃烧,“头陀好福气,收了两个比花花解语,比玉玉生香的美丽女徒,贫道万分羡慕。小女人,你是个可造之材,贫道喜欢,贫道看上了你,贫道要你……”

一声剑鸣,眩目的剑光向前一指。

老道一惊,急退两步剑迅速出鞘立下门户,没料到霸剑奇花的手法如此快得不可思议,几乎为了想接近出手擒人而挨了一剑。

迸射出的强烈彻骨裂肌剑气,也让妖道吃了一惊。

“申姑娘,小心……”柳彪急叫,“他是凶名昭著的无上散仙道宏,剑上所发的罡气火候已有五成,全力发剑必定风雷乍起,你的剑可能一触即折。”

“五成火候的罡气,何足道哉?”霸剑奇花一点也不知道谦虚,说的话霸气十足,“散仙算得了什么?大罗金仙也吓不倒我。老道,运起你的罡气御剑吧!本姑娘一直没碰上真正的高手名家,深以为憾,今天可能碰上了,但愿你真有惊世的真才实学。”

她的话,不但刺伤了老道,也刺伤了惊鸿剑客和柳彪。连她的两位女伴侣,许吕两姑娘,也听得脸色不豫,心中不是滋味。

无上散仙勃然大怒,也心中暗栗。

玄门绝学罡气,是玄门降妖伏魔的至宝,与先天气功不同,极为霸道。先天气功以护体为主,虽则火候精纯时也可外发伤人,但威力有限,三击两击便一衰二竭。

罡气是玄功的一种,有两成火候便可外发伤人,离体时有雷霆万钧的声势,有如挟风雷君临,无坚不摧,以攻击为主。练至七成火候,刚猛的气势转变为阴柔,阳极阴生举手投足可以伤人杀人于无形,手发或御刃,一触目标威力迸发,甚至可以震裂人体。

一般的正宗先天气功,是无法与罡气相比的。

霸剑奇花这些傲世的话,不啻表明她的奇功绝学,不但不伯七成的罡气,而且有必胜的把握。

这也是妖道心栗的原因,其实妖道并没练成罡气,如果练成了,怎会被扬一元所吓跑呢?

在江湖扬名立万的人,哪一个不吹嘘自己身怀绝学?反正吹牛并不犯法,谎称自己练成罡气,至少可以吓唬不少胆气不够的人。

伤人杀人的技巧和方法,千奇百怪,有些与武功无关,用一根绣花针也可以杀人。

至于武功绝技,更是形形色色,各种奇技异能林林总总,各有所长生克各异。谁也不敢保证,霸剑奇花是否有可克制罡气的绝学。

妖道的剑,开始发出隐隐风雷似的啸吟。

霸剑奇花的剑,是可以列为宝剑级的精品,似乎有隐约的五彩光华闪烁不定,也传出似是天风簌簌的异鸣,光华闪烁流转,有诡橘莫测的慑人心魄威力。

一声娇叱,霸剑奇花豪勇地发起抢攻,比男人更豪勇,霸气十足,剑光似横空匹练,陡然迸射光芒,发出眩目的激光。

无上散仙一剑封出,风霜乍起。

一声金鸣,激光突然汇聚成一丝再次迸发。

一声狂震,无上散仙斜窜出丈外,火星飞溅中,妖道的大袖突然裂成三块布帛。

“咦!”头大腹圆的老和尚惊呼,“昊天神罡!道友,不能硬碰,交给我!”

戒刀出鞘,老和尚一跃而上。

两剑震飞了无上散仙,惊鸿剑客与柳彪脸色一变,有毛骨悚然的感觉,做梦也没料到姑娘如此高明,霸剑的绰号果然名实相符。

神罡对禅功,两人火杂杂缠上了,戒刀涌发绵绵刀山、狂野地冲入激涌的剑海中。

一声长啸,百绝头陀挥动青禅杖,冲向两位姑娘,像一头疯虎。

惊鸿剑客不假思索撤剑,别无抉择。

“不好。”柳彪拉住了他,语气惶急,“是百绝头陀和九杀僧,夺魄魔香可怕,嗅人丝毫立即昏倒,快走,迟恐不及。”

“陈叔,这……”惊鸿剑客迟疑。

“走!”柳彪断喝,拉了他飞掠而走。

“陈叔,她们……”

“自己都保不住,你还管她们的死活?”

柳彪自称姓柳。惊鸿剑客却称他为陈叔,可知柳彪的随从身份是假的,姓名更是有可疑。

两人不敢去牵坐骑,窜入林中如飞而遁。

缠斗中的霸剑奇花,剑术确是霸道绝伦,老和尚的戒刀,无法封锁无孔不久的剑影,只能八方蹈隙周旋,表面上看,刀光飞腾狂野无匹,其实都是虚招。

百绝头阳与紫衣女郎,也缠住了吕、许两女。

十招、二十招……

一声金铁交鸣,霸剑奇花的剑脱手飞上半天空,身形踉跄向前冲,突然向前一栽。

一声狂笑,老和尚抓小鸡似的将她抓起,她双目紧闭,脸上毫无表情像是死人。

第二个倒下的人是吕飞琼,许纯芳最后也倒下了。

剑术再神奇,在某些场地威力也无从发挥。

三女被捆了手脚,吊在横枝上,双脚悬空,想用劲也无从着力。

有力也用不上,背部的督脉身柱已被制住了。

无上散仙与穿朱红衣的女郎,在一旁坐在树下看守,其他六个人,已在附近搜寻惊鸿剑客和柳彪,也全神贯注搜寻杨一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4回 游龙解困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八极游龙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