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八极游龙》

第40章 夙愿结缘

作者:云中岳

刘夫人最为机警精明,她独自退在一旁作壁上观。她与圣手无常在地道间打交道,情势所迫地不得不妥协,但一出地道,她就与圣手无常的八个人,保持适当的距离,见机行事的态度相当明显。

玉虚观主三个人,被圣手无常的两个人押在后面,形同囚犯,随时都可能受到无情的打击。

百绝头陀只有三个人,另加上惊鸿剑客与柳彪,还得派妙观者看守着霸剑奇花,实际能动手拼搏的,只能有四个半人。

柳彪只能算半个人,甚至比不上一个三流高手。

玉虚观主成了人质,百绝头陀的处境十分恶劣。

地道口在小陡坡下,坡下是野草生生的空旷荒野,四周树林围绕,距玉虚观已远在两里外,中间隔着里宽的树林,因此看不见玉虚观,被树林挡住了视线。

先后钻出地道,百绝头陀知道跑不掉,不得不断然作困兽之斗。而且玉虚观主在对方手中,在情感与道义上,他都不能溜之大吉,何况溜走的成功率低得可怜,圣手无常的道行比他高。

圣手无常心中极感愤怒,但脸上仅有阴森的神色流露,与一般正常人的暴跳如雷不同,是属于阴险冷酷,喜怒不现辞色的人。

“似乎,咱们只剩下这几个人了。”“圣手无常阴森的目光扫视众人一匝,“而且有三四个还不是我们的人。”

百绝头陀也沉得住气,等候对方爆发。

“其他的人,是四散而走的。”百绝头陀尽量控制住情绪,因为知道自己是欠理的一方,“从地道脱身的,恐怕就是这几个人了。”

“杨小狗只有两个人。”

“已知的有两个人。”

“而我们人多势众,每个人都是有头有脸,武功超绝的高手中的高手,人数多了数十倍,竟然失败了。”

“确是失败了。”百绝头陀居然失声喟叹。

“你知道原因吗?”

“我们没有一个人,能够与杨小狗的武功抗衡。一群羊,绝不可能对付得了一头猛虎的。”

“你搏了,这不是原因。”

“不是吗?”

“失败在你身上。”圣手无常语气渐厉。

“道友,你这话公平吗?”百绝头陀冷笑。

“你丢下仍在拼命的同伴,是不是走得太快了些。”

“你也不慢呀!”百绝头陀当然不肯认错,“你看,你是跟在我身后出来的。”

“我是最后眼看同伴死伤殆尽之后,最后撤走的。由于你贪生怕死先撤阵逃走,杨小狗才能以雷霆万钧的声势,如入无人之境,从侧后方贯入主阵,不费吹灰之力,从后面在刹那间,杀死我的主阵七星主。”

“胡说八道,我撤走时,你的主阵已经毫无声息,除了死尸已没有活人了。道友,不要用这不是事实的理由诿过于我,不要输不起,你用这点理由责难我,以掩饰你的失败,算什么有担当的主事人?咱们失败得已经够惨了,难道你还想要残余的人.自相残杀死光了才甘心?”百绝头陀大声分辨,逐渐沉不住气了。

“你丢下同伴撤走是事实,你强辩没有用。”圣手无常也按捺不住怒火,就快要爆发了,“任何人都可以临危脱逃,你不能。”

“你能?哼!”

互相指责如果没有第三者排解,最后必定会走上争吵动武的不归路。

“当初引来八极游龙干预,是你惹来的横祸飞灾。既然知道他的身份,又知道这小狗可怕,在五子与五方揭谛朱大法师遭劫之后,就该断然处置,把妙观音交给他的。我曾经在归德派人劝过你,你坚决拒绝,结果导致混沌宫的毁灭。现在玉虚观又步上毁灭后尘,把咱们最后的希望勾消了,你怎能在决死关头中怕死逃走?

你……”

“混蛋,你这话简直狗屁!”百绝头陀忍无可忍,怒火似山洪暴发,“派出门人子弟在天下各地作案,以充实混沌宫将来扩建各地下院的财源,不论成功或失败,都不能怪作案的人,谁知道八极游龙会出头管闲事?你能预先知道八极游龙在何处,要在该处作案的人回避吗?没知识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我的门人并不知道八极游龙出面干预,千辛万苦把作案的金银珠宝缴交,发现有人追踪,不到混沌宫藏匿,反而把人往南阳引,以免累及混饨宫。在首山,武功禅功比我高一倍的风雷神僧,一剑也没接下就丢了命,我才不得不派人催请你们赶来相助,怎知道你们七个可以移山倒海的神仙,一下子就死了六个?我的门人妙观音没有错,你把责任推到我头上,简直无耻!无耻!”

百绝头陀豁出去了,愤怒地大叫大嚷。

“你们都冷静好不好?”玉虚观主惶然急叫,“我的玉虚观被波及遭了无妄之灾,现在也不后悔。失败已成定局,现在指责这是谁的错已无意义。只剩下几个人,正是发富图强,团结一致准备东山再起的紧要关头,再互相指责,必定死无葬身之地。如果小狗发现地道追来,我们即使不自相残杀,也会死在他的暗器利剑下,省些劲保存元气吧!再不走可能就来不及了。”

“先把地道口给堵死。’惊鸿剑客目下是武功最差劲的一个,提起杨一元就心里直发抖。

他这一打岔,把紧张的气氛减弱了许多。

圣手无常和百绝头陀,也悚然而惊,剩下这几个人,哪禁得起杨一元一击?

“馊主意。”圣手无常瞪了惊鸿剑客一眼,乘机下台阶收剑,“咱们全力飞奔远走高飞,片刻间可逃出两三里。堵住地道口,片刻也无法弄好。走吧。先离开再说,头陀,我道歉。”

“罢了。”百绝头陀本来就心中有愧,圣手无常向他道歉,他被激起的怒火和愤恨,便烟消云散,“道友,咱们仍有可用的人力.樊家庄仍可潜伏,金银也容易筹措,等杨小狗远离疆界之后,咱们再着手东山再起,不出三年,混沌宫将……”

东面二十余步外,高与肩齐的草丛中,两个人走出长身而起,怪笑声同时传到。

“我的事还没有着落,怎么会远离疆界?”缓步并肩而来的杨一元声如洪钟,虎目中神光湛湛,“我已经在这里看了老半天,希望你们自相残杀打起来,我也好省些劲,岂知空欢喜一场,真没意思。”

“你这狗东西,真要赶尽杀绝吗?”圣手无常大骇,嗓音全变了。

那天晚上七个号称妖仙的超绝高手,同时行法全力一击,结果死掉六个。他见机逃走,而且受了伤。

十绝诛仙阵人更多,结果如何?

现在这几个人中,有几个能派用场?

“大概要的。”杨一元拔剑出鞘,神色庄严,“除恶务尽,这句话颇有道理,虽则天下之恶,是除不尽的。但总该有人出面去除,不然保证会成为罪恶世界。你们,就是一群禽兽。”

“我跟你到济宁州投案。”妙观音推开经脉被制的霸剑奇花,一挺高耸酥胸向前走,真有女英雄女光棍的气概,与视死如归的豪情。

杨一元虎目炯炯,打量这个相当熟悉的美丽女人。

不错,是随无上散仙在店找他的那个红衣女人。

他曾经两次捉到这个女人,也两次放走这个女人。

在首山,他把另一个女人看成妙观音。这个女人是绛羽飞天艾红姑,被他捉到了,空欢喜一场。

另一个被他误认是妙观音的人,是辣手红绡张文锦。

也许,这个两度捉放的妇人,是真的妙观音了,不会再被愚弄啦!

但他可不敢断定。这女人到底是真是假。。

“你是妙观音?”他冷冷地问。

“我就是妙观音梅含芳。”女人傲然地说,“我杀人越货,敢作敢当,与其他的人无关,我跟你到济宁州投案,你满意了吧?”

“哦!就算你真是妙观音,但你似乎不懂除恶务尽这句话的意思,或者是故意装作不懂。”

“我懂,所以挺身而出跟你去投案,你没有再伤害其他无关的人的借口。你八极游龙不是神明,你不能管天下间所有的事。混沌宫并没招惹你八极游龙,而且……”

“混沌宫招惹了我。”小雅扬剑接口,“所以我有权和他们讨一笔血债。”

“你是什么人?”妙观音沉声问。

“我叫蔺小雅,勉勉强强可以算初出道的武林人。”

“你讨什么血债?”

“四个多月前,河对面卫辉府城北面的长葯集,三家村民三十六口被杀,三家各有一座美丽的少女失踪。集后的白马庙的老庙祝,认出寄宿的两个老道,是五方揭谛与圣手无常,留下他们杀人掳人的证据,随即被杀灭口。这三家村民,是本姑娘的远亲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我随杨大哥杀人混沌宫,目击你们残害女人的滔天罪行,所以我无法接受任何人的狡辩,不需提出任何罪证逼你们承认罪行。

我只有一件事可做,那就是讨取这笔惨无人道的血债。”

“妙观音,你任何说辞,也改变不了我们除恶务尽的行动,不必浪费口舌了。”杨一元接口说,“也许辣手红绡,没把我向她所说的话转告给你们。”

“她转告什么?”

“就算她不曾转告,你们也该心里有数呀!你第一次追踪到南阳,我便看出你与百绝头陀的关系,因此故意表示放弃往回走,主要的目的,就是把你们这些牛鬼蛇神引出来除恶务尽呀!我并不知道百绝头陀是混沌宫的赞助人,发现之后,不啻天假其缘,我还能放弃除恶的机会不去温沌宫吗?你太蠢。”

圣手无常一群人,总算知道败亡的前因后果了。

“狗东西!你真阴险。”圣手无常咬牙切齿,左手拂右手剑上下一伸,剑高举拂下垂,举步上前,“今天不是你就是我,咱们拼死你这条为害天下的死龙。”

百绝头陀一咬牙,举杖并肩上。风雷神僧立即跳出。绛羽飞天艾红姑也举剑而出,与妙观音比肩应敌。

圣手无常的六名爪牙,四面合围。

玉虚观主却悚然后退,两道姑立即左右扶持掩护她退走,脱出圣手无常的控制,她也不可能上前参与围攻。”

刘夫人是最冷静的一个,悄然向呆立在圈外的霸剑奇花接近。

杨一元与小雅徐徐移位,两人保持背部相向,应付围攻的阵势,任由对方合围,冷静沉着信心十足,举起的剑光华熠熠隐发龙吟。

如果没有信心,肯让这些人布阵围攻吗?

合围刚成,剧变已生。

“乾坤始奠!”传出杨一元一声震天沉喝。

双剑一分,上下急旋,突然向东发起排云驭电似的快速抢攻,爆发出满天雷电。

围攻可以对付双方实力相当的人,却对付不了武功高出甚多的无双高手。没有人能有效地挡住突围的人,其他四周的绝对无法同时用兵刃集中攻击,所以一冲必垮,围攻绝顶高手,是极为危险的事。

东面的三个人,两断头一折双脚,一冲便垮,合围立即崩溃。

雷电侧卷,罡风剑气有如狂风乍起。

阵势大乱,洒出漫天血雨。

应付群涌而来的群殴,用剑刺是十分凶险的事、贯入一个人体,拔出剑并非易事,这电光石火的贯体时间,另一人的兵刃很可能同时到达了。

杨一元与小雅不用刺击,剑使刀招,神功注入剑身,所以起招突围的刹那,把三个人的头和脚砍下来,。”

摧枯拉朽,土崩瓦解。

“铮”一声狂震,小雅崩开圣手无常的长剑,扭身反击剑长驱直入,一声轻响,拂尘中断。

她不该贪心,第三剑紧迫强攻,招发跟着排云荡雾,用的仍是砍劈狠劲。

中断的拂尘,突然涌发黑雾,中有无数绿色的火星火焰狂啸而出。”

她感到眼前发晕,看不见圣手无常,却看到一道金虹陡射升起,向她的胸口处破空疾射。

糟了,她的剑已收不回来。也无法用掌拍击金虹,似乎左手已失去举起的力道。

眼看要被金虹贯胸,却发现一条金龙出现在眼前,那传说中的龙,似乎与图画上或建筑上的雕龙极为相似,巨大的形影历历在目。

金龙的一只巨爪,抓住了金虹。

好真实,不是幻觉,金龙的爪真像鸡爪,更像鹰爪。金虹似乎有近丈长,在龙爪中挣扎、扭动、伸缩,就是无法挣脱,像被老鹰抓住的蛇。

一眨眼,一切异象消失了,黑雾与绿星绿焰倏然消失,神智一清,看到圣手无常正以手掩额,惶乱地踉跄向后急退。

她弄不清是怎么一回事,不由自主地冲上、出剑,反应出乎本能。她只有一个念头:毙了妖道。

她却没看到,圣手无常的双手所掩的前额中心,有一个创孔,有红白液体从掌下缘漏出。

剑毫无抗力,毫无阻滞贯入圣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40章 夙愿结缘第[2]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