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八极游龙》

第05回 误捕婬妇

作者:云中岳

三女潜伏在亭左的树林里,愈等愈心焦。

蹄声得得,一人一骑从路对面的树林穿林而至。

“他来了。”许纯芳一蹦而起,“难道他把所有的凶魔收拾了?申姐,找他讨夜游鹰的消息。”

健马小驰而至,在路中勒住疆。

“咦!你们还没走?”杨一元颇感意外。

“他们呢?”许纯芳反问。

“上了大当。”杨一元苦笑。

“上了当?”

“那鬼女人的啸声,是逃走的信号。”杨一元拍拍脑袋,“我这笨脑袋,好像愈来愈不管用了,居然以为是求救催请同伴回来信号,像个大傻瓜一样守株待兔,真得找人把脑袋修理修理啦!”

一领疆、健马转向州城。

“他们应该向北远走高飞,你怎么反往回走?”许纯芳提醒他,“看来,你的脑袋真该修理修理了。”

“唷!你比我聪明?”他扭头笑问。

“至少不比你笨。那个女人是往北走的,可知他们必定在前面等候会合。”

“会合后一骑八人向北逃。”

“当然。”

“能比马快吗?走长途能用跑的?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逃匿的人,什么地方最安全?”

“这个……”

“城里,聪明的姑娘。”他怪腔怪调,“像我这种人,是不能在城里闹事的。”

“抢女人,当然不敢闹事。”许纯芳撇撇嘴。

“任何事都不能闹,包括抢女人。即使在大街上碰了头,我也只能光瞪眼。陈州的八臂金刚,带了人追缉夜游鹰,他就不敢在州城执行公务,因为摩云神手在官府中有极大的影响力。连公门人也不便执行公务,我这种清清白白的外地人敢造反?所以,躲在州城最安全了。”

“咦!你知道陈州所发生的事?”

“八臂金刚找到我,要求我协肋。”

“那你……”

“那不关我的事,我可不是行决仗义的行道者。哈哈!再见。”

“等一等……”

“你们检查他们的坐骑,看看有装备否?他们根本没有北上的打算,以为追上我三两下就可以把我摆平了。你们等吧!哈哈哈

蹄声急骤,健马绝尘而去。

没落案的人,躲在城内最安全。

即使是神僧鬼厌的宇内凶魔,也不敢在城内大庭广众之间闹事,伤人杀人掳人,都是铁定落案的重大案件,一旦在官府落案,今后就成了见不得天日的流民了。

夜游鹰在陈州落了案,但他只怕公门中人。

而百绝头陀这些人,公门人奈何不了他们,他们不曾落案,妙观音当然也改变了身份,无所畏惧。

一旦在大庭广众间打打杀杀,官府闭城捉拿凶手,很可能瓮中捉鳖,所以公然闹事是江湖大忌。

两个生死对头在街碰上了,动手打打架无关宏旨,拔剑拼命可就得冒被捉拿法办的凶险了,出了人命,不论杀的理由如何充分,都可能上法场抵命。

因此,大多数江湖人都喜欢住在城外,出了事易于远走高飞,不至被堵在城里瓮中捉鳖。

然而,他们一切的恩怨是非,都不希望受到官府干预。

杨一元重回南关外,这次住进了颖阴老店,摆出姜太公在此的阵仗,明白表示继续执行降妖伏魔,逃的人就躲在州城内外,不达目的他不会上当离开。

晚膳时分,他出现在颖川酒店。

店堂中旅客云集,三间店堂几乎座无虚席。

他在窗台的一桌,叫来了酒菜。天大地大,吃比天大,吃饱了晚间才有精力办事,他对任何事都不操之过急,反正白天不是打打杀杀的时光。

这是一张小食桌,可以坐四个人。

已喝了一壶酒,两位食客径自在两侧就座,一男一女,也叫了酒菜各吃各的。

他一眼便看出,扮成普通中等人家主妇的女食客,是那位徐娘半老,风韵犹存的美道姑。

男食客年约半百出头,身材魁梧相貌威严,穿一袭宽青衫,倒像一位仕绅。

两男女身上没带有刀剑,可知并没准备动武。

只有不知死活的笨蛋,才会在酒店中拔剑而斗。

“你不准备放弃吗?”女食客笑吟吟问,笑容又妖又媚,眉梢眼角流露出成熟女人的妩媚风情,即使性情暴躁的男人,也不便吹胡子瞪眼睛反脸相向。

他从无上散他向霸剑奇花示威时,知道道姑是极乐仙姑。这位风流美道姑名号响亮,十余年来被坑得人财两空的江湖俊彦,为数众多,谁也无奈她何,一向独来独在,专与一些初出道小有名望的佳子弟鬼混,所以绰号作极乐仙姑,真实的姓名连她最亲密的姘头也毫无所悉。

“放弃?开玩笑。”他酒意上涌,笑得邪邪地,“世间最可悲可怜的事,就是办事半途而废,有始无终,我可没有这种坏德行。”

“济宁州张家既然与你非亲非故,你也不是白莲教张世佩的人。”

“对。”

“你到底为什么?”

“管闲事呀!”

“为一千两银子赏金,对不对?”

“一点也不对。”他摇头,“仅仅为了查线索讨消息,我就花了三个多月工夫,花了一二百两银子,本大利小,这种玩命的买卖能做吗?我又不是傻瓜。”

“那你为什么?”

“你真不懂?”

“所以问你呀。”

“我这种人,天底下为数并不太多。我这种人,也做不了什么大事,所行不配称道德,行事无关益世事功,所以只能遨游天下浪费粮食,只好找些闲事来管,以作为活在世间多少有些用处的借口自我陶醉。既然伸手管了,就不甘菲薄管到底,决不会半途而废,证明我不是一个伪君子假丈夫。这是我个人理由,懂不懂你心里明白。”

“我们的朋友,将愈来愈多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我不介意。”

“你贵姓?”

“杨,杨一元。”

“绰号是……”

“没有必要。”他拒绝透露绰号。

“你出道几年了?”

“有关系吗?”他笑笑,“你极乐仙姑交情广阔,面首中全是江湖知名人物,赶快去查我的根底,就可以针对我的弱点对付我了。你们不知道我的根底,这是我注定了可占的优势,我何必自示弱点?呵呵……”

“晤!似乎你真知道我的底细。”

“不多,不多。”

“我请你放手。”

“不。”

“开出价码来,请你放手。”

“绝不,我不是唯利是图的人,不谈价码。”

“也许我的身价,不配和你谈价码,这位如何?”极乐仙姑指指对面的青衫人。

“他是哪座寺庙的大菩萨呀?”

“老夫不是菩萨,是鬼王。”青衫人愈听愈冒火,终于发作了,声色俱厉,“我阴山鬼王邓宣威的要求,是不容抗拒的。小辈,老夫管了你的闲事,管你是否介意,老夫对付狂妄的小子是毫不留情的。”

杨一元脸色一变,停杯放筷虎目生光。

“原来是名震天下,天府八鬼王之一。”他呼出一口长气,语气阴沉,“手中托天叉重有四十八斤,勇冠三军号称录鬼屠夫,是川北巨魁扫地王的第一悍寇,两膀有万斤神力。扫地王兵败梓川,你是杀出重围的第一人,逃入中原又横行了十年,五年前突然失去踪迹。阁下,我的消息没错吧?”

“没错。老夫不是失去踪迹,而是落脚在南阳南召县的百重山,目下是鹿鸣山的山主。”

“仍是叱呼风云的强盗?”

百重山在南召县南八十里,是绵垣百里的山区,鹿鸣山是该山五主山之一。

“老夫老矣!不打算东山再起。”

“那你为何不死?你杀的人已经够多了。”杨一元冷冷一笑,“如果你想用过去的声威杀气,吓唬我这狂妄勇敢的年轻人,你是打错主意了,你真不该管我的闲事。

要求我放手,免谈。”

“小辈…”

“你不要穷吼叫。”杨一元无礼地拍桌,“我不是绿林强盗,你不能把我当小辈。

阁下,我已经表明态度,拒绝任何胁迫与要求,你们可以走了,不要打扰在下的酒兴。”

“老夫明天午正,在十里接官亭等你。”阴山鬼王也愤然拍桌而起。

“你等吧!没兴趣。”杨一元一口拒绝。

“你怕死?”

“不是怕不怕死的问题,而是你们的信用不可靠。”

“什么信用?”

十里接官亭,也就是午间三女被擒的地方。

“她知道。”杨一元指指极乐仙姑,“在襄城,在下蠢蛋似的应约前往。她们却一哄而散,毫无了断的诚意。我这人也许佯狂玩世不拘世俗,但有关生死大事不喜欢闹着玩。没有必死了断决心的人,不配与人订约,你们只能欺骗找一次,没有下次。”

有担当的江湖人士,不轻于言诺,所谓大丈夫一诺千金,言出必践。不论订何种约会,就意味着要当堂了断双方的纠纷,三刀六眼当堂解决,除非有一方妥协屈服,不然必须你死我活彻底了断,不能拖延,更不能一走了之,约会是最后决定生死存亡的终极手段,不是闹着玩的。

“是老夫与你订约。”阴山鬼王强辞夺理。

“阁下,你最好识相些。”杨一元虎目彪圆,“不要让在下于大庭广众间,公然侮辱你,我与你无冤无仇,你在四川称王杀人如麻与我无关,我根本就不认识你,你凭什么要和在下订约会?就算你是他们的助拳人,你也该由主人出面打交道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你走吧!我只要大声叫出你的身份,许州的公人就会一涌而至了,不但你成为江湖朋友讽刺的不守规矩老贼,我也会被看成受嘲笑的胆小鬼。”

“老夫会找你的。”阴山鬼王愤怒地离座。

“我等着你呢!”杨一元冷冷一笑。

极乐仙姑目不转瞬盯视着他,眼神怪怪地。

阴山鬼王盯他的眼神,却凶狠极了,似要将他生吞活剥,脚下沉重,领了极乐仙姑走了。

三女本来就住在颖阴老店,与杨一元的上房隔了一座院子。

天黑了,是黑暗族类活动的时刻了。

任何耸人听闻的事故,以要没有尸骸,没有苦主,没有目击证人,都是无法着手追查的事故,即使事后有人投诉报官,也是无头公案。因此事故通常在夜间发生,见不得天日的人,夜间是他们的天下。

上房中一灯如豆,杨一元独自在房中品茗。

房门没上闩,是他故意下上闩的。

在天下玩命的人必须随时小心,绝不会犯房门不上闩的错误。如果一时大意忘了,很可能因此而丢掉老命。

房门悄然而开,因为门柱曾经倒入一些点灯的灯油,转动时不会发出声响,是有意将油注入的。

一个人影闪入,随手掩上房门,脚下轻灵如猫,接近却是大大方方的。

“不去找他们!”来人低声问。

他是背向房门而坐的,有意让人侵的人接近。

“时辰末到。”他沉静地说。

“何时?”

“等他们互相残杀光之后就无处藏身了。”

“他们不一定会互相残杀。”

“会的,公爷。”他已经知道来人是八臂金刚,“摩云神手两面敷衍,不会再提供庇护所。夜游鹰显然已正式投效百绝头陀,摩云神手当然不可能协助百绝头陀那群人。你知道,有些人是眶毗必报的。”

“对,百绝头陀那些人,每一个都是睚毗必报的凶残妖魔,绝对忍受下了小地头蛇的反抗。”

“他们并不急于对付我,因为还弄不清我的底细,更被我折回来找他们的行动所惊,更不敢妄动。所以,他们必须防止摩云神乎,进一步与惊鸿剑客合作,必须宰了这条地头蛇,许州的其他地头小蛇,才不敢不听他们的。”

“我明白了,这反而会引起小地头蛇的恐惧与愤慨。”八臂金刚是真正的老江湖,是江湖朋友口中的“衙”,“兔死狐悲……”

“不,是chún亡齿寒,结果,他们就没有可靠的藏身处了,我就可以得其所哉,获渔人之利。”

“那夜游鹰……”

“他是非常机警聪明的,会很技巧地保全自己,所以你很难把他弄到手。去找霸剑奇花吧!真的,她们可以助你一臂之力,她们今后上当的机会减半。你们有志一同,目标一样,下要怕碰年轻貌美姑娘的软钉子,其实她们并不如外貌般骄傲自负。”

“好,承教了,我去找她们。”

“请从窗口走,外面有人来了。”

八臂金刚略一迟疑。

最后他不但不跳窗而走,反而向上跃升,手一搭横梁便消失了。

这种虽则可称本地最大客店的房屋构造,其实并不怎么高级,上房设备仍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5回 误捕婬妇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八极游龙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