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八极游龙》

第07章 痴情难尽

作者:云中岳

三女挤在申菌英的上房中,四更天还不想就寝,找店伙彻了一壶好茶,准备秉烛待旦。申菌英受了几处皮肉小伤,元气一复,小伤算不了一回事。

她们不是不想睡,而是想等前院客房的杨一元返回。

各怀心事,都不想流露内心的秘密。

申函英的一颗芳心,仍然留在刘家,不知道惊鸿剑客是吉是凶,一开始恶斗,她就不知道惊鸿创客的动静了,难免心中挂念。

“许姐。”吕飞琼亲热地挽住许纯芳的肩膀,“他既然拒绝帮助我们,为何又暗中跟去救应?”

他,当然是杨一元。三个姑娘们在秘室,说起话来百无禁忌。

“去要妙观音。”许纯芳凤目一转,言不由衷,“我看,他是死心塌地爱上了这个荡妇。”

“是吗?”昌飞琼笑笑,“以他的人品才华,那荡妇不需他勾搭,我相信只要他伸一个手指头勾一勾示意,那荡妇将以闪电似的速度投怀送抱,你信不信?”

“他拼命追那荡妇,荡妇却拼命达。吕姐,你的看法不攻自破,不是信不信的问题,事实证明你的看法完全错误。”

“我感到纳闷的是,他为何要爱上这么一个臭名满江湖的婬妇?”吕飞琼黛眉深锁,“我想,如果没有其他原因,他也未免太反常了。”

“也许他们是同类。”许纯芳噗嗤一笑,“一个是江湖荡妇,一个是风流浪子,气质相投,才堪匹配呀!我想,荡妇之所以逃避,可能与他追求的手段有关,哪有声势汹汹强抢,能博得女人欢心的?”

“喂!你们烦不烦呀?”申函英推了许纯芳一把,“你,尤其可恶。”

“申姐,我可恶。”

“是呀!”

“为何?”

“就算他是风流浪子,用粗鲁强横的手段追求一个荡妇,也与我们无关呀!毕竟他曾经一而再救了我们,而且对我们保持君子风度。就算他真是一个好色邪魔,我们也不宜讥讽他呀!”

“是啊!他如果是好色邪魔,我们离开他远一点就好了,我绝不说一句有关他的闲话。”吕飞琼神增轻松,“而且,我也不打算回避他。”

“你不怕他影响你的声誉?”许纯芳问。

“我信任我的眼力与直觉。”

“怎么说呢?”

“他绝不可能是风流浪子。”

“凭什么判断?”许纯芳急切地追问。

“我那样无礼地逼他,他不但不记仇,而且一再援手,是个宽宏大量的真正男子汉。而且……”

“而且什么?”

“我不相信我们三个人,才貌比不上年华将逝的妙观音。而他甚至不曾多看我们一眼,甚至看到申姐赤身露体,眼中竟然毫无表情:“你要死啦!别扯上我,羞死了。”申函英满睑通红,大发娇唤拍了吕飞琼一掌,“吕姐,我看得出,你很喜欢他呢!”

“我否认。”吕飞琼羞笑,“如果有机会,我会像你喜欢惊鸿剑客一样,全心地喜欢他,可惜他不会对一个小丫头动心,而我……我又不可能成为荡……妇……”

“皮厚。”申菌英又拍了她一掌,转向沉默的许纯芳:“许姐,你想什么?”

“我想……”许纯芳若有所思,“他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,武功深不可测,处事大而化之,也处处显出他是一个老江湖,为何江湖道上,从没听人提及杨一元其人,岂不可使?一定有人知道一些风声,我要查。”

“怎么查?”吕飞琼轻摇滚首,“这里所接触的人中,有超拔的高手,有威震江湖的凶魔,有声名狼藉的邪道黑道恶贼,有江湖的牛鬼蛇神,可是,没有一个人知道他的来历。”

“我去找我爹的朋友打听,我爹就是见多识广的老江湖。也许“也许什么?”

“向他探口风。”许纯芳不假思索地说,“甚至我会帮他追妙观音。”

“你敢?”

“为何不敢?”许纯芳推杯而起,“我去看看他回来没有,我担心他去追妙观音不想回来了。”

“说不定陷身在刘家呢!”申菌英显得忧心忡忡。

“放心啦!那一群妖魔鬼怪在他面前,算得了什么?那些妖魔鬼怪如果不用妖术,也奈何不了我们三把剑呢!”许纯芳说完,出房走了。

“砰”一声大震,穿紫红衣裙女郎被丢翻在床上。

她在返回农会后,已卸下夜行衣梳洗过,有警时她已经就寝,匆匆穿了衣裙仗剑外出,身上没带有其他物品,连百宝囊也来不及携带。

目下她连剑也不在手中,没有任何可用的兵刃暗器防身保命。

穴道已经解开,只是肚腹被杨一元坚硬的肩膊顶得受不了,余痛仍在。

她一蹦而起,下了床抄起床前的春凳。旅店的春凳比条凳仅长了一尺左右,正好用作兵刃。行家一凳在手,足以应付五六个人围殴。

杨一元好整以暇,悠闲地挑灯,在灯盏上多拨了几根灯草,房中大放光明。

剑往桌上一捆,大马金刀在桌旁落坐,虎目炯炯盯视着抄凳准备发威的美丽女人,脸有邪邪的怪笑,像俯视爪下羔羊的猛虎。

“女人,不要妄想在我面前撒野。”他就壶口喝了半壶冷茶,“你这种女人就是生得贱,欠揍。我揍起女人来,除了不打坏脸蛋之外,下手不留情,是有名的摧花怪手,什么地方都揍。”

女郎吓了一跳,果然抑止扑上的冲动。

“这才乖。”他邪笑:“到济宁州迢迢千里,我可不想把你揍得像一条病狗,一天走不下五六十里,哪一天才能赶到?”

“该死的杀千刀混蛋!”女郎凶狠地说,“我绝不会跟你到济宁州。”

“你要到的,妙观音。”他嘿嘿笑,“你是一个坚强的女光棍,现死如归的女亡命,不会怕上法场。济宁州的刽子手刀法很了不起,刀过头落不会痛的,那家伙五代衣沐成了刀神啦!”

“你少做清秋大梦。”

“哈哈!我的梦不多,有一定是好梦,赶快睡吧!明天得赶路呢!”

“你……”妙观音瞥了木床一眼。

“你睡里面。”他脸一沉:“如果敢有所异动,我制你的经脉或穴道,剥掉衣裙,睡!”

“你去死吧!”妙观音尖叫,猛地冲上抢凳便扫。

他一把抓住凳脚,手一振,妙观音大叫一声,似乎手中的凳成了毒蛇,虎口慾裂,急急放手。

“你真敢撒野?”他丢掉凳。

炒观音飞跃而起,撞向放下的窗扉,要破窗而走,跃势轻灵美妙,有如仙女飞天。

他上次误提的假妙观音,是绝羽飞天艾红姑,轻功之佳媲美仙女飞天。

纤手距窗扉不足三寸,双脚便被抓住了,一声惊叫,身形翻腾反飞,砰然一声大震,再次被摔翻在坚硬的大木床上。

两劈掌劈在她的双肩,她被压倒在床上。

她尖叫,手抓脚踢。

片刻间,衣裙被剥掉,身上只剩下胸围子和柔软的亵裤,躶露的肩臂与高耸的胸膛,深深的*沟发出男人心荡神摇的魔力。

杨一元对肉感的胭体毫不介意,将剥下的衣裙绣带丢在床脚。

“再不识相,我一定把你剥光。”他凶狠地说,“从现在起,除非赶路,不许穿任何衣物,赤躶逃走,不引暴动才怪。你虽然是众所周知的婬妇,我不信你敢赤躶躶逃走,哼!”

“我给你拼了!”妙观音再次蹦起向他飞扑,那半躶的曲线玲戏胭体真够礁的。

杨一元冷笑一声,一掌按在她高耸的左rǔ上,手比她的手长半尺以上,她的手根本沾不了身。

她被按床口,掌落在胸腹上声如连珠花炮爆炸,打得她眼前发黑,浑身痛楚难当,在杨一元的双手控制打击下,尖叫挣扎像离水的泥鳅。

窗门被人从外面掀开,窗口出现许纯芳的面庞。

“杨……兄,不……不要再打她了。”许纯芳惊恐地叫,“你……

你既然喜……喜欢她,怎能用强迫的手段虐待她……”

“你说什么?”杨一元停止接人,扭头惑然问。

“你……你……”许纯芳粉睑通红,回避他灼灼逼人的目光。

床上,妙观音摊手摊脚像是翻白的鱼,胸围子的系带断了,高耸饱满的玉rǔ暴露在灯下,连身为女人的许纯芳,也感到惊心动魄。

“你说我喜欢她?”杨一元追问。

“不是吗?”

“不是。

“你……你一直就用武力追她……”

“因为她值一千两银子。”

“什么她……”

“她身上背有七条命的债。”

“哎呀!”

“你的胆子很大,进来。”

她真的胆子很大,为求真相她丢开羞态,掀窗而入,顺手扣上窗子。

“请……请盖住她……”,她背着灯火说。

“我知道。”

转头一看,棉被已盖住了那令她心跳的铜体。

“她……她是……”

“妙视青梅含芳,心狠手辣风騒放荡的女强盗女浪人。”他粗鲁地说,“三个多月前,她在山东济宁州作案,杀了一个大善人一家七口,劫走了巨万金珠,被官府追急了,逃往梁山泊寄家口,投奔白莲教四大金刚之一的张世佩。张世佩吞没了他的金珠,怕官府查出白莲教的底细,要将她交给官府,当然交死的。她事先得到风声,盗回金珠逃回南阳,找她的师父百绝头阳护庇。我追踪了三个月,要将她押往济宁州法办。现在,你明白了吗?”

“这……”她面红耳赤,“杨兄,我……我道歉,我误会了。”

“不必道歉,姑娘们心眼多,只会往坏处想,不怪你,你可以走了。”

“今晚,谢谢你。”

“免啦!”

“你……你一位男士……”

“男士又怎么啦?”

“押解一个大美人,千里迢迢方便吗?”

“她飞不了。”

“别人怎么说?怎么想?”

“我不是为了别人说别人想而活的。”

“杨兄,那会影响你的声誉。”

“我从不在钓名沽誉上计较。”

“有我帮你押解,是不是方便多多?”

床上的妙观音尖叫一声,掀棉被几乎要跳起来。

“你这小浪货是什么东西……”炒观音尖声叫骂。

杨一元举手疾挥,一耳光把她打倒。

“你这种人有两种通然不同的性格。”杨一元叉住她的咽喉,压抵在床柱上怪笑,“一是心狠手辣凶残的女暴君,挥剑杀人连眼皮也不眨动半下;一是妖艳柔媚的可爱荡妇,让你钟爱的男人忘了生辰八字。所以,要把你整治得服服贴贴,要比驯服普通的人多花三五倍工夫。我是很有耐心的,但可不敢保证所用的手段,轻重好坏是否得当,所以你必须注意我的情绪变化,以决定反抗的程度,应该何时适可而止,知道吗?”

手一松,妙观音像斗败了的公鸡。

“你不要得意!”妙观音狠盯着他,“得意不了多久的,头陀会带人来救我,我的朋友将闻风而至,你将无时无刻不得安宁,随时准备去见阎王。”

“是吗?”

“一点不错,而且非常肯定。我敢绝对保证,我不会跟你到济宁州,更不可能上济宁州的法场。你抓到我不是幸运,而是最糟的噩梦。”

杨一元不再理会她放设,也没留心她所说的话有何语病,客气地送许纯芳出房,拨开几根灯芯,房中一暗。

搬出春凳加上两张条凳,在壁角和在睡下了,包裹和刻作枕,片刻便沉沉入睡。

他这种人,什么地方都可以睡。

妙观音一直留意他的举动,明亮的媚目涌起怪怪的神情。

“他回来了吗?”吕飞琼问。

“回来了。”许纯芳喜悦地反手掩上房门,“回来许久啦!”

“阿弥陀佛!幸好他平安无恙。”申菌英心中一宽,由衷地说,”

如果他在刘家有些什么差错,我会负愧一辈子。”

“许姐,你笑得像怒放的春花。”吕飞琼拉许纯芳在一旁坐下,“有什么喜悦的事?为他的平安无恙而心花怒放?”

“也许是吧!他带回一个人。”

“难呀?”

“妙观音。”

“哦!他如愿以偿了。”昌飞琼大感失望,“他与那种女人在一起,日后蜚短流长……”

“吕姐,我们都误会他了。”许纯芳得意地说。

“他把妙观音抢来了,误会?”

“他把那荡妇打得乌天黑地。”

“什么?用强?”吕飞球与申菌英同感吃惊。

“我亲眼看到了,精彩绝伦。”许纯劳笑得花枝乱抖。

“你没阻止?”

“事情是这样的……”许纯芳不再卖关子,把经过娓娓道来,最后说,“他捉杀人的女强盗,我们捉杀人黑道匪类,目标不一样,但仍算是志同道合。我们把他想得那样糟糕,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7章 痴情难尽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八极游龙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