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八极游龙》

第08章 群魔乱舞

作者:云中岳

一天、二天、三天……

长葛县、洧川县、尉氏县……

避开郑州和开封,杨一元要从归德府过大河。过河后走曹州,便是山东地境了。

这里的官道,虽然也相当宽阔,但比起南北大官道差了十万八千里,道上旅客车马愈来愈稀少。

这一带仍是旱灾区,烈日如焚赶路十分辛苦。

妙观音真不敢桀骜不驯,不敢忽视杨一元的警告,以免皮肉受苦,更怕经脉或穴道被毁。

似乎,她完全失去逃走的念头了。

这天薄暮时分,进入小小的李官镇。再东行十余里,便踏入归德府的睢州界了,同时也是归德与开封两府的地界,出事两不管的问题地段。

两人仆仆风尘面带倦容,在镇中唯一的小客栈投宿。

小客栈有三进,只有唯一的一间小上房,其他全是大统铺,一切简陋,住就往,不住拉倒,住就不要嫌东嫌西,小地方一切从简。

安顿毕,妙观音毫不客气,占了内间洗漱,似乎她才是主人。

杨一元习惯于浪人生涯,毫不介意妙观音的态度,吩咐店伙准备茶水,准备食物,有条不紊,除了菜油灯盏之外,他要店伙准备了五支牛油大烛。准备停当,妙观音也就穿了衣裙出来了。

“该死的,你这胆小鬼。”妙观音一面擦拭黑油油,湿漉漉的及腰长发,一面向他发牢騒,“不走通都邑走小路,衣食住行无一周全,我这辈子那吃过这种苦,你存心坑死我吗?”

“你是大大有名的女强盗,劫的金银珍宝可用车载斗量,活得像个贵妇,用别人的血养你的命,当然没吃过这种苦。”杨一元大马金刀在方桌前坐下,指指桌上的食物,“我很知足,硬馍烙饼加上肉脯野兔腿,在我来说已经是珍馐了,吃就吃,不吃拉倒,你真的死了,我如释重负得多念几句阿弥陀佛,带你那用盐腌了的头颅到济宁州,我两三天就可以赶到。”

“你真希望我死?”妙观音在对面坐下,俏巧地将秀发挽了一个懒人髻,“我这么一个大美人……”

“貌美如花,心如蛇蝎。”杨一元撇撇嘴,“你死不死我一点也不介意,我只介意办事是否尽了心力。比方说,我很少用剑,真要到了非用剑不可,招一发我只管自己是否已经尽了心力,发后的结果,毫下影响我的情绪,对方的死活与我无关。我如果不走小路,跟来的人那有机会救你呀?”

“你真认为单人独剑,就可以对付我那些人?他们都是威震天下的名宿至尊,无一庸手。”

“这就是我让他们有机会跟来撒野的原因。”

“你的意思……”

“杀一个少一个江湖祸害。”杨一元语气阴森,虎目中冷电湛湛:“你师父那些猪朋狗友,没有一个好东西,全是为祸天下,杀人如屠狗的血腥屠夫,我哪有闲工夫踏破铁鞋,制造借口一个个找来杀?他们好不容易啸聚在一起,在我来说真是天假其缘,千载难逢的好机,笨女人,你还不明白吗?”

“咦!你……”妙观音大惊失色,只感到脊梁发冷,室中闷热,汗出如浆,她却感到彻体生寒,甚至开始打冷颤。

“我们赶路时快时慢,可以让你们的人经常得改变计划,这一来,人必定逐渐聚在一起。走小路的好处,是可以知道你们到底有多少人。我知道,你们必定不许我渡河,要在大河的这一面,把我埋葬掉,而且必须在睢州之前解决我。因为睢州有两条路过河,你们无法估计我所走的是那一条。今晚,至迟明早,是时候了。”

“你好阴险,也好狠毒。”妙观音倒抽一口凉气,“但你一定没料到,跟来的人实力是如何强大,就算你有三头六臂,也难逃大劫。”

“是吗?今晚就可分晓,进膳吧!谁也不敢保证,明早是否有命吃早膳呢!至少现在还可以饱餐一顿。”

“你听我说……”

“女人,闭嘴。”杨一元脸色一沉,“这件事已成定局,没有再说的必要了。”

乡村小镇,人们早睡早起,但天气炎热,天黑之后,土地放出热量,更为炎热,无法成眠,都跑到屋外的大树下纳凉,有些人干脆在院子里大树下一觉睡到大天亮。

杨一元却早早就寝,一张草席铺在房中间作床。

从许州动身以迄今晚,他一直让妙观音睡床。而有几次妙观音故意仅穿胸围子,暴露那动人心弦的肉感胴体引诱他,反而遭到他的白眼,甚至粗鲁地把她摔到床上,摔得眼前发黑。

他刚躺下不久,妙观音却像猫一样滑下床。

“今晚你不能离开。”他安睡不动,说话清晰沉静,“逃出去通风报信,也来不及了,你也找不到他们。记住,我已经警告过你了。”

妙观音吃了一惊,急急缩回床上。

一灯荧然,这盏灯不熄,一定跑不了。

一阵摸索,抽出几条席草,紧紧地缠成一团,默运真力猛地悄然掷出。

微风飒然,草团距灯还有一尺,竟然被微风吹偏了,跌在桌旁毫无作用。

有决心的人,不会因挫折而灰心。

片刻,她从床尾掀开蚊帐溜下床。

杨一元咳了一声,身躯却纹丝不动。

她蹲了片刻,屏息已待。

慢慢移出床尾,正要拼全力跃起,撞破小窗逃走,不能慢慢移动了,时不我予。

杨一元又咳了一声,不是清醒了的咳声。

胆气一壮,她飞跃而起。

灯焰摇摇,她身在空中,小窗不足两尺,眼看要破窗飞去。

“噗”一声响,背心挨了一掌,脖子同时被扣住了,完全失去抗拒反击的力道,落入一双铁臂中。

是杨一元捉住她的,摔落床中立即用绳索捆住她的手脚,哑穴被制,她叫喊不出声音来。

“你想耗费我的精力,以便让你的人痛宰我吗?”杨一元一面捆绑一面说,“你一定睡不着的,可以在床上等候着热闹。你留心听,各村落传出午夜的驴叫声,就是你的人快到了。鸡一啼,那就是破晓啦!你等吧!我得睡一觉养精蓄锐。”

她想说话,已经没有机会了。

驴子很讨厌,午夜总是嘶叫一番,吵死人。

房中点起了五支牛油大烛,按五方位安置。

木桌移至窗台下,菜油灯散发出暗红色的光芒,即使有六处烛火,房中的光度仍然亮度不足。

房门是虚掩着的,窗扇也是撑起的,任由入侵的人长驱直入,来去自如。

妙观音一直不曾入睡,一直留意着杨一元的动静。

突然她发现铺在地上的草席是空的,杨一元不知何时已经不在了。

她想喊叫,劳而无功,想滚下床,却浑身动弹不得,只急得心乱如麻,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赶来会合的人愈来愈多,百绝头陀几乎把在河南地境活动,或者途经河南的同道友好,全都请来助拳了,人数已经超过三十大关。

实力空前庞大,是近年来最盛大的一次妖魔鬼怪大集合,牛鬼蛇神大聚会,盛况令知情的江湖人士心中栗栗,深怕影响江湖情势。

闻风赶来看热闹的人,知趣地远远跟在后面看风色,避免太过接近滋生误会,惹了任何一方皆可能出意外,至于其他有心人,行动也十分谨慎。

妙观音与夜游鹰,已经成为不受注目的人了。

霸剑奇花三位姑娘,对杨一元带了妙观者走小道的事深感困惑,走通都大邑,纠众抢救的机会并不多,凶魔们都是神憎鬼厌的大人物,有些更是官府有案的要犯,毕竟有所顾忌,不敢公然聚众活动。走偏僻城镇,这些人就无所忌惮啦!

果然不错,沿途不时发现超越她们,公然赶到前面聚会的凶名昭著高手名宿。

惊鸿剑客主仆,和她们走在一起,对这位嗓门大胆子小,仗义相助的名剑客,除了霸剑奇花表现得热烈欢迎之外,吕飞琼与许纯芳姑娘皆不假以词色,表现得相当冷淡,爱理不理,保持疏远态度。

柳彪是胸有城府的人,察言观色已知道毛病出在何处。事实上惊鸿剑客的表现,也的确令人失望,在许州的两次拼搏,惊鸿创客委实不像一个名实相符的剑客。

杨一元不是按站投宿的,跟踪的人料不定他的意向。

霸剑奇花五个人,也因此而不按站投宿。

这天在通许县东二十里的惠民集,最看惊鸿剑客不顺眼的许纯芳姑娘,终于与惊鸿剑客起了冲突,潜伏的内在不满化为表面不快。

惠民集只是一处小市集,不是集期显得冷冷清清,两家小客栈门可罗雀,她们是仅有的旅客。

已经打听出杨一元两人,在前面不足十里,很可能在前面找村落投宿,因此她们必须找地方投宿歇息,姑娘们不便在路旁的郊野露宿。

投宿还没安顿妥当,许纯芳便提议要派人到前面打探,以证实杨一元两人在何处落脚,以及凶魔们的举动,便遭到惊鸿剑客的极力反对,认为这是打草惊蛇的笨作法,对他们不利。

在店中的食厅晚膳,许姑娘旧事重提。

柳彪既然是名义上的随从,不能与主人同席的,独自在厅角占了一桌,叫来了酒菜自斟,本来平常就很少说话,也没有发言权,沿途像一个幽灵,对主人的事从不当着三女面前发表干预的意见。

“我得到前面打探。”许纯芳放下筷子,神情有点不安,“如果不知道前面情势,怎知凶魔们的动静?夜游鹰是最机警的老狐狸,我们连凶魔们的动静都不知道,更无法知道这恶贼的动静了。”

“许姑娘,不要固执好不好?”坐在对面的惊鸿剑客,最近两天性情愈来愈焦躁,说话不再低声下气,“你会惊动那些老魔的,会把他们引来。咱们只能在一旁等候机会,等那头鹰落单再捉他,而且必须出其不意抓了就走,惊动老鹰后果可怕呢!”

“像这样远远地跟在一二十里外,与又聋又瞎有何不同?连赶来看风色的人,都赶到前面去了。”许纯芳的脸色自然不怎么好看,她对这次追踪,惊鸿剑客的一切意见都有反感,因为惊鸿剑客已成了事实上的司令人,“凶魔们固然可怕,但我们仍然来了,如果心中已有怯念,又何必跟来自讨苦吃?申姐,你真的心怯吗?”

霸剑奇花怎知道惊鸿剑客心怀鬼胎?惊鸿剑客也没将在十里亭碰上夜游鹰与可怕的巫山神魔,双方交手的经过说出,因此不知道这位大剑客心中害怕。

其实她心中也感到不安,上次失手被擒受辱,在刘家又险些丢命,对凶魔们怀有戒心,心理上饱受威胁,只不甘心放手而已。

“许姐,我们真的要小心。”霸剑奇花两面为难,“反正天已黑了,打探不出什么来的,明早我们早些动身,所看到的情势是不是更明朗些?”

“明早大家都动身,我们能看到什么?夜游鹰地位低,一定会派到最前面,与杨爷保持接触,我们被隔断在后面,永远无法看到这恶贼的动静。”许纯芳的语气有明显的不满,“我去走一趟,午夜以后才能返回。”

“不能去!”惊鸿剑客已感不耐,声调提高了一倍,“你会打草惊蛇,你会…,”

“你可以不去,不要阻止我去。”许纯芳也心中火起,“你如果怕凶魔们找到此地来,何不退回县城安顿?捉夜游鹰是我们的事,我非去不可。”

“你会连累大家……”

“你可以脱身事外听!”许纯芳冷冷地说,“你报被踹一脚之仇,比找夜游鹰更为急切。目下群魔乱舞,杨一元几乎可以预见,必定凶多吉少,没有急切找他的必要了,而我们缉拿夜游鹰的事,是无可改变的,如果因而连累到你,我道歉,但仍然要进行,只好请你退出了。”

“你这是什么话?”惊鸿剑客怒叫。

“我和你一起去。”吕飞琼离座,不啻火上添油:“许姐,带上丹丸葯散。”

防辟迷香毒物的丸散,许纯芳带在身上珍逾拱壁,如非必要。

她会不使用,她的内心中,似乎感觉出杨一元就在她身边,丹丸葯散就是具体的代表形象。

“不许你们妄动!”惊鸿剑客跳起来。

“好笑!”许纯芳不屑地说,匆匆走了。

“少爷。”柳彪及时过来打圆场,“两位姑娘知道敌势过强,会特别小心的,放心吧!我到各处走走,另一客店可能会有道上的朋友投宿,是敌是友,没摸清底细我有点不放心。”

一面说,一面向惊鸿剑客打眼色示意,立即出了食厅,出店打听消息。

这表示这家店中,只剩下惊鸿剑客与霸剑奇花两个人了,打出的暧昧眼色,只有主仆两人才知道其中用意。

院子有一株大槐树,是旅客纳凉的好地方,设有长凳供旅客使用,人少也可以躺在长凳上睡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8章 群魔乱舞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八极游龙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