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八极游龙》

第09章 生死荣辱

作者:云中岳

柳彪的武功和江湖经验,比惊鸿剑客高明多多。

他唆使惊鸿剑客用情网掳获霸剑奇花,自己隐身在屋上戒备,防止有人前来撞破好事,居高临下监视屋上屋下,尤其留意屋上的变化。

如果吕、许两女从外返回,一定会从屋上回来的,他必须制造一些事故,把两女引开去。

但他所看到的,不是两个人,而是四个,飞越屋脊速度甚快,远在第五间屋顶,便可看出不是妇女,而是身手矫捷身材壮伟的男人。

真不妙,是向他隐藏的屋顶掠来的。只要接近至三丈内,他就无所遁形了。

屋顶不能真正的隐身,爬伏在瓦扰中,决难逃过接近人的眼下,更何况来人有四人之多。

除了两女,他没有朋友。

要来的终须会来,不能避免的事必须面对面应付,他长身而起,长剑出鞘。

“慢来!”他沉喝,“有何贵干?请教。”

四人倏然止步,两面一分。

星光下看得真切,是四个青衫人,剑插在腰带上,都留了胡子,年纪不小了。

“哦!是你。”为首的人似乎认识他。

“阁下认识我?”

“你是惊鸿剑客的随从柳彪。”

“正是区区在下。”他深感惊讶,“亮名号,清说明来意。”

“不必,你就称我赵太好了。”为首的人替同伴亮假名,“钱二、孙三、李四,很好记。”

“不要在柳某面前弄玄虚,阁下。”他油然兴起极度戒心,剑开始发龙吟。

“反正我们不是你的敌人,不需弄玄虚。”赵大的话的确平和,不含敌意。

“从许州到此地,认识在下的人为数甚多,似乎全都是敌非友,阁下的假名就非常可疑了。”他不敢松懈,严辞诘责,“夜深前来踩探,显然心怀叵测,必有不足为人道的阴谋,从实道来。”

“在下要见霸剑奇花三位姑娘。”

“有何贵干?”他心中一跳,暗叫不妙。

不管是敌是友,这时都不能让这些人会见三位姑娘。

“不关你的事,姓柳的。”赵大的口气,显然对他没有多少好感。

“三位姑娘在敝少爷的保护下,当然任何事也与在下有关。”

“你主仆两人保护她们?”

“当然。

“你太瞧得起你自己了吧!”赵大嘲弄地说,“要说她们保护你们两个,在下倒还有点相信。”

柳彪是行家,当然心知肚明。

夜游鹰被三女追得亡命逃遁,而夜游鹰与惊鸿剑客却斗了个势均力敌,只要一比较,就知道到底谁保护难了。

论名头,当然惊鸿剑客高而且高很多,吕、许两位姑娘,甚至连绰号也没混到手呢!江湖朋友还不知道她俩是老几。

但论真才实学,惊鸿剑客就不敢吹牛了。

“少在柳某人面前胡说八道,阁下。”柳彪当然不承认事实,只有硬着头皮搪塞。

“赵大,不要和他缠夹。”钱二大声说,“我赶他下去,你先下去办事。”

“硬闯?”柳彪心中大急,剑向前升起,“得问在下肯不肯。”

“是吗?”钱二淡淡一笑,手动剑出鞘,踏前两步,剑迎面缓缓伸出。

“铮铮铮铮!”剑鸣震耳,火星飞溅。

柳彪连对三剑,每一剑仅将伸来的剑震偏两三寸,一触之下立即快复原位,对方的刻上似乎没有反震力,而他剑上所发的强大劲道,击中时有如泥牛入海,一去即自行消散溶化了。

对方的剑如果再伸长,他除了闪避别无他途。这是说,他封不住对方长驱直入的剑。

屋上发生事故,屋下的人怎敢置之不理?

霸剑奇花的房中,灯光明亮春色无边。

她已迷失在激情中,娇喘吁吁脸红似火,闭上了凤目,浑身呈现反射性的*挛,理智已不复存在,先天的本能反应主宰了她的肉体,淹没在情慾的浪涛里。

惊鸿剑客已利用熟练的技巧,用双手的挑逗激起她无边情慾,巧妙地卸除了身上的一切,再技巧地一件件卸除她的衣裙,她即将成为一座不设防的城市。

羊脂白玉似的美妙胴体呈现在灯光下,她快要被剥光啦,最后一件长亵裤,正在魔手的操纵下,缓缓向下褪除。

剑的震鸣传入,三声剑鸣有如暮鼓晨钟。

发泄情慾固然重要,性命更重要。

惊鸿剑客在五年扬名立万期间,到底曾经占有过多少女人,连他自己也数不清,甘心情愿将身子交给他的女人,各式各样的数不胜数,所以,杨一元说他甚有女人缘,半点都不假。

这说明他不是一个急色鬼,调情挑逗的技巧,已臻炉火纯青境界。

像霸剑奇花这种性情高傲,自负急躁,却又热情似火,未经人道的少女,不动情则已,情一动就不堪收拾,怎禁得起他的挑逗?

他是享受女人的行家,不是*火焚心的蠢驴。

怀中的女人早晚会让他享受的,目下性命重要。

他一掠而起,火速跳下穿衣着靴,抓起剑便往房外闯,急急冲入院子。

首先便看到屋顶上有人,柳彪被一个青衫人逼得在屋顶八方闪避。另两人袖手旁观,像在看热闹。

一个青衫人正往下跳落,轻灵飘逸点尘不惊。

他不假思索,喝一声挥剑扑上了。

跳下的人是赵大,哈哈一笑拔剑信手挥出,“铮”一声狂震,封住他真力贯注的一招白虹贯日。

火星飞溅中,无穷大的震力直撼肩胸,他侧飘八尺,大吃一惊。

“是你这个名剑客啊?”赵大稳下马步,剑向他一伸,“掏出你的惊鸿剑法,别丢你振武园袁家的脸,小子,冲上来!上!”

他不得不上,知道柳彪在屋顶已被缠住,无法下来助他啦!

一声沉叱,身剑合一全力进招,一记凌厉的乱洒星出手,洒出了满天星芒,风雷骤发卯上了。

赵大沉着地运剑封架,赫然名家风度,从容挥洒只守不攻,前辈的风范令人肃然起敬,任由晚辈全力进攻,防守得天衣无缝,来一剑封一刻应付裕如。

一连串金铁交鸣震耳慾聋,打破了夜空的沉寂。

屋顶上的搏斗,也在激烈进行。

“你这厮剑招非常的阴险。”屋顶传下钱二洪钟似的嗓音,“御剑的内功也阴毒可怕,不折不扣的第一流超绝身手,怎么可能是随从?你不是振武园的武学,我要掘出你的根底来。”

他心中暗暗叫苦,心一虚便想到逃命。

许纯芳浑身血污,怎能再前往踩探?

两人一接近集口,便听到金铁交鸣的声浪。

“糟糕!”吕飞琼心中一急,脚下一紧拔剑在手,“魔头们来了,有点不妙。”

两人沿小街急窜,从小店的侧院越墙而入。

钱二的语音,恰好清晰地传到。

吕飞琼正要从小院子跃登屋顶,却被许纯芳兴奋地一把抓住了。

“不要上去,吕姐。”许纯芳喜悦地说,“先回房,我换了血衣再出去。”

“他们好像支持不住……”吕飞琼大感焦急。

“不要紧。”许纯芳拉了她钻入厢廊,“是我爹的知交好友。”

“你老爹的好友?”

“对。听口气,好像他知道是我们的人,交手的人一定是柳彪,这家伙本来就阴沉莫测。”

最先经过的房间是霸剑奇花的,三女各有房间,虽则人情同姐妹,但投宿时一向各拥居所,保持个人的隐私,也避免蜚短流长。

“哎呀!”吕飞琼突然惊呼。

许纯芳抢前一步,也到了霸剑奇花的房门口。房门大开,惊鸿剑客走得匆忙,房门没掩上,灯光外泄,在门外就可以饱览房内的春光。

灯火明亮,花丛老手不喜欢在黑暗中享乐。

大床上的粗蚊帐是收起的,霸剑奇花仍然光赤着动人心弦的胴体,侧躺着时扭动曲线醉人的娇躯,显然有点神志不清,口中仍不时发出奇异的呻吟。

金铁交鸣连绵震耳,她却充耳不闻。

“老天爷!”冲入的许纯芳惊叫,吓坏了。

吕飞琼一跳便到了床前,一耳光把霸剑奇花打得浑身一松。

“申姐,你……”吕飞琼怒叫。

“嗯……”霸剑奇花鼻中发出奇异的声音,凤目不时张合,浑然忘我,挨了一耳光也浑如未觉,对吕飞琼的怒叫毫无反应。

吕飞琼大怒,纤掌又举起了。

“不可!”许纯芳心细些,抓住了她的手焦急地说,“有点不对,吕姐。她对外界没有反应,梦魇了,或者……或者中邪……”

“哎呀!不对,不是中邪。”吕飞琼把亵裤快要褪至双膝的美妙胴体翻平,“浑身似火,香汗隐隐,你看她脸上的表情,是否出奇地美丽,美得很怪?”

“这”

吕飞琼俯身在申菡奖的半启樱口喷了几下,粉脸突然红云上涌。

“老天,她口中呼出的气有怪香味,我……我……”她猛摇螓首,“许姐,我……我要辟香散……杨爷的葯散……”

仅嗅了几下申菡英呼出的气,她便感到气血有了变化,体内体外某些敏感的部位,所引起的变化陌生得令她芳心发慌。

许纯芳大惊失色,十万火急从百宝囊中取出小玉瓶,倒些粉末急急擦在吕飞琼的鼻孔下。

“也……也给她擦……”吕飞琼急忙叹气,伸手指指申菡英。

吕飞琼突然呼出一口长气,脸上的红潮徐退,立即动手替申菡英穿衣。

“天啊!是谁在造孽?”她声泪俱下,“许姐,千万不要把这情形告诉申姐。”

“她……她她……”许纯芳还没会过意来,对这种事她十分陌生。

“有人在她身上弄了手脚,是一种迷失灵智的动情葯,采花贼常用这种毒物,残害……天哪!申姐恐……恐怕已遭到……遭到不幸了。”

申菡英身上的热度,正以可喜的速度下降,艳红的光彩流转面庞,也逐渐褪色,呼吸也逐渐和缓了。

“老天!”许纯芳掩面哀叫,“我……我们不该留下她……”

外面已无声息,恶斗已经结束了。

“丫头,出来。”叫声清晰地传入。

“我爹来了。”许纯芳抹掉泪水,奔向房门。

小客堂中,许纯芳喜悦地替吕飞琼引见四位前辈。

她老爹许高嵩,真名叫许孟阳,颇有名气的云梦精舍主人,云梦四奇的老大,拙剑狂生许孟阳。

云梦四奇已在十余年前退出江湖,急流勇退四十岁不到就息隐家园。

他们在江湖行走了十余年,只“颇”有名气而已,表现并不怎么出色,老大的绰号“拙剑”就相当可笑。

当然,这是自嘲的绰号,剑并不真的“拙”,拙也就红不起来。

同来的三个人,是她老爹的老乡亲另三奇。

古云梦泽地域广大,洞庭以北河南以南都是古云梦,古泽消失,形成湖广的精华区。

云梦四奇的家散处湖广,本来非亲非故,闯出名号之后,便成了友情深厚的知交。

许纯芳的引见非常简单,只说出四奇的姓名,而且都是假名,更没说出云梦四奇的绰号。吕飞琼所知道的是:许纯芳的老爹许高嵩、葛叔宇虹、周叔日青、谢叔南云。

逐走惊鸿剑客和柳彪的人,是许高嵩和葛宇虹。

许纯芳对她老爹的突然出现,感到意外的惊讶。

“丫头,你以为老爹真能放心让你一个大闺女,单独出门在外胡闹?”许高嵩含笑向爱女解释,“让你出外见见世面,其实是你娘的意思。为父一生狷狂,并不认为女子无才便是德是良好的德性。

姑娘们关在家里绑起来养,连大门外的事也一无所知。出嫁之后,更是困死在宅子里,一碰上天灾人祸,铁定是死路一条。让你出外见世面,你知道你会遭逢与面对多少凶险吗?”

两位姑娘想起霸剑奇花的情景,只感到毛骨悚然。

“所以你出门的一年多时日,为父与关爱你至深的三位叔叔,也借机结伴邀游天下,重温当年傲啸山河旧梦。当然,我们不可能暗中跟在你左近,只能远远地留意情势的变化。你必须凭自己的智慧见识,面对千奇百怪的鬼蜮江湖,适应重重凶险,体会世间的快乐与哀愁。等你老了,绿树成荫子满枝,你再也不能仗剑在外兴风作浪,但你有辉煌的回忆,伴你度过快乐或困苦的崦嵫晚年,不至于白活了一生。”

“除非绝对必要,我们不会出面。”葛字虹说,“现在,是必要的时候了。”

“葛叔叔,什么必要?”许纯芳神色一变,知道情势严重。

“中州五子走到这条路上来了。”

“愁云岭混沌宫五妖仙?”吕飞琼打一冷颤,“这五个恶毒妖魔来做什么?”

“来帮助无上散仙和百绝头陀,他们都是茶毒天下,为祸江湖的一丘之貉。”许高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9章 生死荣辱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八极游龙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