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霸海风云》

第10节

作者:云中岳

只听降龙僧以不徐不度、庄严清晰的嗓音说道,“章施主,贫僧不是不按江湖规矩,存心捣乱。想当年,五怪血洗开封群英镖局,一百三十六名无辜男人,无一幸存;侠义门人,誓与五魔势不两立,晃眼将近三十年,章施主当不会忘怀。目下独脚老魔既敢公然出山,还惧老衲这区区二十余人吗?况且,武林中也有成规,除了帮派升堂,或是执法祷师,不许外人参与之外,其余无不欢迎外人参加。独脚老魔既然举行出山大典,更应让外人一观盛典之威,为何坚拒老衲前来观礼?”

三步追魂一字一吐地说道:“袁兄出山大典之日,并举行加盟之礼,故绝不许外人偷觑,此乃江湖禁忌。大师所请,恕难如命。”

金眼龙隆威沉声道:“那么咱们就动手,咱们乃是寻仇而来,哪管这许多闲事?”

亡命花子也叫道:“按江湖规矩,必须将咱们这一群消灭净尽,你们方可举行出山大典,不然将我们置于何地?未免太狂妄了。”

三步追魂阴森森地说道:“你们少不了一死,大可不必急在一时。”

降龙僧沉声道:“章施主是打定主意不让老衲上去了?”

三步追魂和妙手飞花左手一伸,袖底紫铜管露出管口,正对着众人。三步追魂嘿嘿冷笑道:“子午六阳针为武林一绝,任何人也无解葯可救,专破内家气功,能避得开针雨之人未曾有。谁要先闯,且试试章某能否伤得了他?”

降龙僧哈哈朗笑道:“少林派虽算不了什么,可是菩提禅功也不算雕虫小技。阁下自问,能否伤得了老衲吗?”说完,向前跨出两步,寿眉一轩,神目如电。

三步追魂心中一凛,但仍阴阴一笑道:“大师如果您迫在下出手,休怪章某心狠手辣。即使你有所恃,却无法阻止贵门下死伤。”

金眼龙掣下金光闪闪的两截金枪,向降龙僧说道:“师兄,何必和他斗口?咱们倒得试试子午六阳针,是否真有鬼神莫测之能。”正在双方准备动手的刹那间,众人身后已传来一阵轻甜的笑声,有人在说:“云哥,这些人在做什么?”

众人一怔,但谁都不敢分心回头瞧。三步迫魂这一群人,却看得十分真切,那是两个俊逸绝伦的书生,正轻摇折扇提着衣尾向上走来。

两人正是逸云和如黛。逸云呵呵一笑,答道:“他们在打架哩!我们走,别怕,不惹他们就是。”

小径上,一众侠义门人全将小径左右占住,中间留出只容一人通行的空隙。两人一前一后,排众直上,直抵金眼龙和降龙憎身后,逸云说道:“借光,小生要上山去走走。”

左侧的亡命花子一见逸云,不由一怔,心说:“又是这书生,这船巧?小黑子不见了,换了一个更倜傥的小书生。尹成,尹成!你终日打雁,却教雁啄瞎了眼睛,他竟是深藏不露的高手。”

他心中一动,突然叫道:“小兄弟,且等会见,人家不教上去哩!”

逸云冲他一笑,道:“小生足迹遍及天下名山,还没听说不准人经过之路哩!老丈别笑话了,这里不是禁地嘛?”

金眼龙右移一步,方看清身后的逸云。他好意地说道:

“小哥儿,快退!这儿凶险,目下不可往前走。”

亡命花子突又心中一转,说道:“龙兄,让他俩走。读书人不是呆子,让他见识见识也好。”说完,向金眼龙连递眼色。

正说话间,山上奔来一个灰色人影,一晃即至,好快!他身形一定,众人才看清那是毒僵尸古奇。他一翻阴森森的鬼眼,向三步追魂说。道:“让他们上,生有时死有地,大珠台正是他们肝脑涂地之所,他们选对了。”

说完,啧啧狂笑,令人毛骨悚然。笑完,转身定了。三步追魂大手一招,也率众贼转身向上掠夫。

向天台上,一排虎皮交椅之前,摆着一张雕金长案,上面摆着一个巨大香炉,和一切法器等物,案前还有一把长剑,和一把光芒闲闪的巳首。两侧分列着十六名执事小贼,一色大红劲装,手上各执着香烛纸幡一类物品。

东西两棚,坐满了前来加盟的黑道强寇。东棚之上,赫然高坐着天魔地煞两夫人和如烟八女,只是不见如意道婆和巫山怪姥,如烟八女今天打扮得更是娇艳绝伦,一色银纱云裳,珠翠满头,肩上没披小坎肩,却微露粉颈和胸前一处三角形雪肌,衬着高耸的*峰,令人见之心动神摇不克自持。

他们在小蛮腰鸾带之上,皆佩着长剑,不时向棚中人含笑颔首,秋波脉脉含情,令每一个和她们照面的人,都感到;色然心喜,神魂颠倒,都认为小妞儿在向他暗送秋波呢。

降龙僧和众侠一到,东西两棚之人,正都纷纷站起,大为诧异。

天魔夫人和众女,脸上皆泛起令人难测的微笑,这微笑之中,却流露出令人悚然的神色。

八女之旁,站着金毛吼景泰;拘魂无常詹化;和鼻头掌心敷着金创葯刚逃回来的满天花雨狄云;洞庭八寇;还有几个狞恶的老少。

侠义道众人,一见东西棚全坐满了人,便在西棚左右两端一分,各占地势戒备。

亡命花子向降龙僧低语一阵,老和尚一双神目,向天魔夫人和八女,注视了半晌。

众女心中全都一震,他们感到老和尚的目光,似若穿人肺腑,而且极不友善。

逸云和如黛大摇大摆走在最后,还没有到呢。

突然金锣“当当当”大鸣三下,沉重的声浪宣传九霄。台前三个阴阳先生,突以高亢的喉音大喝道:“午时三刻,日影中天;时辰已到!”

台上人影乍现,由台后首先出现了桐柏山主摄魂魔君太叔权庞大的身躯。

这一瞬间,逸云和如黛恰好到了。众人全神贯注台上,未留意两个书生到来。四周担任警戒的小贼,虽看到也末介意。逸云突然呵呵大笑道;“怎么?这儿在打罗天大醮,超渡亡魂吗?好啊,有得瞧哩!但看排场却又不像哪!”

如黛也变着假嗓子大叫道:“哪里是打醮?一无道士,二无和尚,台上十六个人穿的虽是红衣,却不是道服袈裟嘛!”

逸云又高声说道:“道士和和尚都在台下,瞧,那不是?但他们没穿法服,怪!”

如黛又接口道:“他们都挂刀背剑哩,干啥?”

两人这一肆无忌惮一叫嚷,登时引起一阵騒动。

如烟八女眼中泛起惑然之色,却替两个书生干着急。

台上的摄魂魔君蓦地大吼道,“两个小狗子什么的?来人哪,宰了他们。”

西棚中飞掠出两个人影,刀光一闪,向两人扑到。

“哎哟!”两人突然狂叫一声,扔掉刀掩住右肩。踉跄地站稳。

灰影一闪,亡命花子已经掠到,他向逸云叫道,“小兄弟,退回!让他们先举行大典……”

“大典如举行,你们还想办事?众恶一加盟,试问你们能在百余人中侥幸么?”逸云突用传音入密之术说。

“趁他们还未加盟,三心两意之际,正好先行发难。再等?你们只有死路一条。”如黛也用传音入密之术说。

亡命花子心中一凛,也恍然大悟,拱手一礼道,“老朽鲁莽,不识高人,恕罪!承教了。”

便又向降龙僧叫道:“事不宜迟,我们动手。”

降龙僧略一迟疑,耳中突听到清晰的语声:“众贼如加盟,全力齐心,危矣!为何迟疑?”

降龙僧如大梦初醒,大踏步而出,高叫道:“阿弥陀佛,老钠请见袁施主。”

台上人影急飘,出现了毒僵尸古奇、三步追魂章钧、和十八年踪迹杳然的独脚天尊袁天雄,还有三名奇形怪状的老鬼。独脚天尊厉声叱道:“老秃驴,你真要闹场捣乱吗?”

降龙僧一顿方便铲,也厉声道:“袁天雄,开封群英镖局一百三十六口,尸首早已化泥,你还活着,天理何在?天涯海角,你能躲到几时?你下来,老衲要向你讨个公道。”

“谁在这儿撒野?”

声如巨雷,令人气血为之一涌,随即出现一个面如淡金,身材奇伟的怪人,两只大眼眶,中有一双四面漆黑天中间金芒闪闪的眼珠子,高颧骨,削颊尖嘴,两个黑洞洞的大鼻孔,灰发蓬然,兜腮戟须。乍看去,九分像鬼,只有一分像人,也像一只枭头。

他身穿灰色长袍,袍上全是掌大的黑斑,特宽特大,看去不像是长袍。

怪人一出现,全场鸦雀无声,透出阵阵深长呼吸的声浪和寒噤之声。

降龙僧倒抽一口凉气,暗叫道;“这魔头竟在此出现,大事休矣!”

亡命花子脸上泛上青灰,他附耳向逸云道:“不好!这是与祁连阴魔齐名,字间闻名丧胆的魔头,金面狂枭粟飞。早数十年前传说他已死了,想不到竟会在这儿现身,大事去矣!”

逸云淡淡一笑,轻声说道:“这魔头交给小生。请转告少林诸位门人,敌众我寡,可和他们叫战,较量个人功力,切忌群斗。”

亡命花子折到降龙憎身畔,低声商讨去了。

如黛却高声道:“咦!台上的东西到底是人是鬼?多吓人哪!”

“当然是人,可是鬼气冲天,要说他们是鬼,亦无不可。瞧!那个高个儿真可与僵尸媲美,几可乱真;不同的是,他还有一口气在。”逸云哈哈地笑,语中极尽挖苦。

金面狂枭和毒僵尸,全被气得怒火如焚,金面狂枭金眼怒睁,阴森森地说道:“小畜生,你该受剥皮抽筋之祸,你是谁?师门何人?”

逸云轻摇历扇,没理他,却向降龙僧大声道:“老和尚,你们请退开一旁,小生要办事。”说完,又用传音入密之术说:“大师可在一旁待机行事,晚辈先诛此魔。”

降龙僧合掌一礼,念声“我佛慈悲!”举手一招,率众人退在一旁,四面散开戒备。

逸云面向台上的金面狂枭哈哈一笑道:“小生乃是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,说出来污阁下之耳,不说也罢。你,出言不逊,无礼已极,滚下来让小生剥你的皮瞧瞧。”

如黛也呵呵一笑,用折扇儿向毒僵尸一指,说道:“活僵尸,你下来,小生看你是真的僵尸呢,抑或是吓唬人的怪物?下来!”

金面狂枭赫然震怒,向独脚天尊大怒道:“天雄,拿下他,要活的。”

毒僵尸突然说道:“师父请息怒,待徒儿擒下他们。”

他还来来得及下台,洞庭八寇突然飞掠而出。

金面狂枭大吼道:“站住!什么人?”

洞庭八寇惊得倏然止步,老大躬身答道:“晚辈洞庭谭其,为老前辈代劳,拿下这两个小辈小狗。”

金面狂枭阴阴一笑道;“你不能破了我老人家的规矩。念你们意出至诚,饶你们一次,每人留下一臂,给我滚!”

洞庭八寇大惊,面面相觑做声不得。

金面狂枭一见他们迟疑,即向毒僵尸一举手,灰影一闪,快如电闪射到。只听惨号连声,洞庭八寇尸身向四面抛散,腥风四扬。

金面狂枭太过自信,他想在这一群亡命之徒中,树立自己的统御权威,故而以杀鸡儆猴手法杀了洞庭八寇。这一来,反而民心尽失,所有的恶寇们全都寒心,对老魔悚然而惧,顿萌退意,谁还愿意替他卖命?

金面狂枭弄巧成拙,得到了相反的效果,真是天意,便宜了一群侠义道英雄们。

毒僵尸一举击毙洞庭八寇,身形未定,如黛已收了折扇,嘻嘻一笑中闪身前扑,一面叫道:“狗咬狗,不坏。好啊!看小生也劈了你。”

毒僵尸冷哼一声,大袖倏扬,攻出一招“上下交征”,腥风左上右下同时疾卷,尘土飞扬,罡风锐啸。

如黛嘻嘻一笑,功力已提至十成。昨晚她吃了大亏,就是要找机会报复,一上来就全力进搏竟用上了“奔雷八掌”盖世绝学。

袖风凌厉地攻到,腥风触鼻。她的家传绝学“朝元真气”已弥漫全身,夷然不惧,闪了声“打”!

第一招,“电闪雷鸣”。但见啸声如电,急如闪电,罡风像是排山倒海般向前急涌,百十只掌影向前急拍,直透袖影。

毒僵尸吃了一谅,大袖舞成一道力道无穷的钢墙,想全力自保。但听殷雷连鸣,劲风接触时的震呜触耳谅心。

奔雷八掌端的奇奥绝伦,“电闪雷鸣”一招刚过,已将毒僵尸迫退了丈余之遥。

老魔好不容易接了一招,向侧飞飘丈余,厉声道:“枭狗,你会电雷掌,你是普陀的风雷僧门人?”

如黛叱道,“滚你的风雷掌!打!”腾身猛扑,又是一招“奔雷震妖”,端的急似谅雷,声势之雄,令人心悸。

毒僵尸大吼一声,运起僵尸功,双袖似铁,腥风如山.两人一接触,殷雷之声大起。

逸云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0节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霸海风云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