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霸海风云》

第13节

作者:云中岳

两人沿溪向上走,到了一处小湾流,姑娘纤纤手儿向湾岸那三棵阔叶巨树一指,娇笑道:“近午了,小冤家,在那儿歇歇进膳,如何?”

“汝令焉敢不道?亲亲,此地景色如画,真也该歇歌了。”

“油嘴!”姑娘拧了他一下面颊,甜甜地笑。

两人纵至树下,逸云放下水囊和食物包,解下革囊做枕,往下一躺说道:“这儿的草柔软如絮,啊!真舒服。”

姑娘解下龙渊剑,忘情地扑倒在他宽阔的胸膛上,笑道:“百花谷比这儿好上万倍,我将带你遍历花海蕊山。”

“这个海和山不是更好么?哈哈!”他将姑娘掀翻在地,上下其手,吻得她浑身发软,姥成一团。

他俩在树下享受旖旎风光,上游峡谷之间,却隐下重重杀机,乐极生悲,大祸将至。

良久,姑娘发乱钗横,青衫半卸,粉面红霞,似嗔非嗔地擂了他一粉拳,坐起用青衫下摆掩住一双粉腿,嗔道:

“冤家,你顽皮着哩!起来,吃饱了得赶路。”

逸云笑嘻嘻地坐起,姑娘将一个油光闪闪的鸡腿往他口中一塞,扑哧一笑道:“你这张嘴最坏,塞住了看你还坏不?”

小俩口恩恩爱爱缠缠绵绵吃了一顿,洗漱过后并躺着相拥歇息,半个时辰后方结束上道,沿小溪向上游走去。

这半个时辰中,小溪上源峡谷附近,安下了许多小玩意,端的步步生险。

先前追踪他俩的人,是祁连阴魔和花和尚。在童子拜三老山,三个凶魔被鸿钧鼓弄了个晕头转向,九幽异人虽然功力并不高,但以一比一还能应付裕如,加上了鸿钩魔鼓,却能取得绝对优势。三凶魔空自暴跳如雷,却只能徒呼荷荷,前后六天,不但疲于奔命,也几乎一个个迷失神智掉下万丈深崖。

自从来了逸云,九华鬼虺首先呜呼哀哉,祁连阴魔硬拼一掌,凛然而遁。花和尚心中有鬼,也怕梵音掌要他的老命,一见逸云便斗志全消,只有望影而逃的份儿。其实论功力,他相差不远,逸云想惩治他亦不是易事。

他师父朗月掸师的告诫言犹在耳,只好望影而逃。

两凶魔并不知九华鬼虺己死,而且对九幽异人的玄阴寒玉匣不死心,在附近潜伏待机,却碰上逸云和姑娘出山。起初他们并末发觉,待逸云长啸致意,两凶恰在音波必经之山头,闻声便飞赶而来,终于遇上了。

花和尚心中害怕,但祁连阴魔却将逸云恨之切骨,要不是这小子打岔,九幽异人那晚绝跑不了,何况还挨了一记重掌,几乎丢人现眼,他怎忍得这口气?

祁连阴魔既名之为“阴魔”,除了练阴毒奇功以外,为人更为阴毒,心狠手辣,睚眦必报,心思也更为阴险,便如此这般一商量,决定宰了逸云,擒住明艳照人美如天仙的小妞儿,享受一番再说。

两人都是色中饿鬼,花和尚更是大名鼎鼎、好色如命的婬憎,两头色狼见了绝色无伦的如烟,尤其她外面仅穿了一袭青衫,腰带系着长创,胸前双峰怒突,小腰弱不胜握,更要命的是青衫下那双修长晶莹、宛若白玉精雕的腿,简直是令人惊心动魄。那年头,想看女人的大腿,除了自己的黄面婆在被底偶或可以看到以外,势比登天还难见的东西嘛!

两头色狼也知逸云不好惹,摸清了两人的去向,便决定到前途等候,暗算明攻双管齐下。

终于他们在前面峡谷相好地形,开始动手布置天罗地网。祁连阴魔的包裹内,尽多准备对付老狐狸九幽异人的小玩意,这时可派上了用场。

第一关是沾有奇毒的银蛛丝,人兽一触即倒。第二关是满地牛毛刺,踏上了准完蛋。第三关是一丛伸出路中的绿草,草上涂了百毒赤腹蛇涎,只消一沾身,绝无幸免。

这三关那是极平常而极不为人注意之物,谁都不会注意这种平常的事。也由于太平常,收效也极大。可致人于死的凶猛禽兽,杀人不多,而不注意卫生、细菌之人,却如恒河沙数。

第四关最歹毒,那是由路旁两根铜管中,散发出来的无形毒烟,名叫销魂软香,嗅入鼻中即浑身发软,*火如焚。这是花和尚的无价至宝,也是他糟蹋女人的采补奇珍,独步天下,举世无匹。

第五关简单,如果前四关无效,则起而攻之,凭武功一搏。

两凶魔布置完毕,喘过一口气,祁连阴魔折了两根草,一长一短,捏在手中仅露一端,向前一伸说道:“和尚,咱们拈阄了,看谁先偿甜头,免得临时争论,伤了和气。”

花和尚看了他一眼,两根草并非全同,这里面大有文章,只要摸清对方心理,便可以稳操胜算。可是两人都够姦猾,相处不久,双方只凭运气决定了。

祁连阴魔见他不住打量眼神和脸色,大为不耐,说道:“别费心了,各凭运气。”

花和尚忽然说道:“我来做筹。”

祁连阴魔恶狠狠地说道:“你不信任老夫么?”

花和尚一看不对,心中暗自冷笑,大手缓缓伸出,向草茎徐徐仲二指一拈,突然向上一拔。

“长的!那妞儿的甜头我该先尝,你拣破罐儿。”

祁连阴魔阴阴一笑,手掌缓缓摊开。

花和尚气得将草茎向前一扔,飞射十丈外,一跺脚,恨恨地转身往草丛里一钻。

祁连阴魔也扔掉草茎,得意地微笑,也隐入一旁草丛之中,屏息以待。

不久,下面出现了逸云和姑娘的身影,两人手挠着手,慢慢向峡谷口飘来。

银蛛丝细小透明,在草上向上飘扬,排成一列,恰好在进入峡谷口的最前面。

距银蛛丝前面两丈余,草丛中伸处两株小树,粗如儿臂,但却有丈余高。离地三尺处,光亮的树皮上插着一段两寸长革茎,入木近寸,那是花和尚愤怒中扔出之物,这家伙的功力,比摘叶飞花还高明三分。

逸云和姑娘飞掠而来,只听逸云笑着说道:“芸,我们要不要赶快些?入黑之前须赶到木屋,你就可以脱下青衫着你旧时衣杉了。我觉得,你这身装束倒是合适,哈哈!”

“啐!你当然觉得合适,还发疯呢!”姑娘擂了他一粉拳,并伸手拉青衫下摆,想将粉腿掩住,但白费劲。

逸云笑声一落,一只鹰隼突然由左面山林飞掠而下。山坡上疏林之中,突然射出一只黑白羽的山雀,尖叫着向右急逃。

鹰隼来势奇急,凌空下扑。山雀向下一沉,想贴地窜入右侧山坡密林之内逃命。

“吱”一声急叫,山雀向侧一闪。鹰隼忽一转翼,两爪已抓住山雀,正想向上急升,突然“卟”一声掉下地来,冲势未消,直滚出三尺外方行停止,爪一松,立即停止挣扎。

原来在下扑的刹那问,触到了银蛛丝。

逸云刚掠到小树下,心中一凛,倏然止步。鹰隼凶猛绝伦,怎会忽然毙命的?他突然说道:“等会儿!这里有古怪。”

他一侧首,突发现树上的草茎。练武之人头脑要比常人机警,耳目特灵,岔眼事物绝不放松,身临险境更是小心留神。他伸手一拔,倏然变色。他举向姑娘面前说道:“草茎深没近寸,孔圆而草不损,这是内家高手以摘叶飞花手法射出之物;而且草茎色泽未变,这人如不是就在左近,即是去之不远。”

他折下一段树枝,双耳运天听之术留意四周动静,徐徐走近鹰隼,用树枝拨动察看。

鹰隼仍在抽搐,但双日紧敛,气息奄奄,浑身无半点伤痕,而那只小山雀,爪创入心已是死了。

他站起跨前一步,诧异地说道:“似是中毒,怪事!”

两根银蛛丝在他脚前微扬,好险!

他用鼻孔略嗅,毫无异状,便向姑娘说道:“事态不寻常,确是可疑。我们由林边走,记住搜进!”

江湖人说“搜进”,有两种搜法,一是并搜,一是前后连搜。不管如何按法,人与人之间的相距,至少亦在五至两丈之间,这是江湖人不成文的规定;可以搜索较广地面,也可避免被人一网打尽。

逸云首先向左右山坡掠去,姑娘紧了紧龙渊剑,在三丈后腾身便追。

两人这一搜,三关小埋伏全告落空。暗中待机的两个凶魔,急得直冒汗,暗骂鹰隼该死。

花和尚心中凛然,那草茎是他扔的,他当然知道闯了祸,还道祁连阴魔不知此事,他暗叫侥幸不已。

祁连阴魔怎能不知,把花和尚扔草之事恨得牙痒痒地,心里瞎骂秃驴可恶!

他心中暗骂,本能地一咬牙。

逸云已用天听之术凝神注意,咬牙声一入耳,他突然飞掠而下,高叫道:“什么人?站出来说话。”

声出,人到,到了无形的销魂软香弥漫之地。后面的姑娘还没弄清怎么回事,并未追来。

逸云往峡谷口一站,等待隐伏的人现身。忽然他感到浑身一热,慾念在脑中油然兴起,丹田下一股*火向上爬升,下身小怪物蠢然而动。

他出身杏林世家,经验也够,心中骇然,突向飞扑而来的姑娘大喝道:“快退,这里有人施毒!”

他已无法运劲,气血涣散。但他毕竟功力浑厚,龙貅丹黄也略有祛毒之效,销魂软香葯力发挥还不至太快。

他拖着沉重如山的脚步,移动了丈余,并伸手掏出革囊中盛祛毒归元散玉瓶,可是手一软玉瓶落地,他也随即转侧倒下了,恰将玉瓶压住。

他感到*火如焚,难以忍受,幸而龙貅丹黄发挥了些小功效,使他不至于灵智尽失,一面强抑*火一面拼命运功,勉聚真气。

姑娘大吃一惊,她尖叫一声,想扑近逸云,但逸云叫她退,她略为犹豫,逸云一倒,她可顾不了一切啦,尖厉地大叫,向前扑到。

花和尚拈阄失败,本已老大不愿意,一看逸云中毒倒地,他更不愿意啦!要让小妞儿也中毒势将被祁连阴魔大获稗益,转到他和尚上阵,小姐儿怕不早成了个活尸?二水花和尚已不愿捡,捡活尸他更不干。

他私心一起,便大吼一声飞起扑向小妞儿。

祁连阴魔只道和尚卖乖,也大喝一声飞掠而出。

姑娘一见两魔,叫声“苦也”!掣下龙渊剑急射而出,剑芒怒张剑发龙吟。

“和尚,退下,是我的!”双掌一分,阻住和尚。

花和尚一见龙渊剑,有点发毛。冷笑一声回头便走,先收起泄香钢管,奔向逸云。

祁连阴魔功力比姑娘高出不可以道里计,玄阴寒魄诛心掌独步武林,每一掌出手阴风激荡,力可摧山,要真拼,姑娘绝支持不了三招。可是姑娘见逸云已经倒了,生死末卜,也许已步了鹰隼的后尘了。她存心拼命,与凶魔誓不两立,加以神剑在手,如虎添翼,她咬牙切齿凶狠地进招,将生死完全置之度外。

祁连阴魔心有顾忌,他要的是活美人,而不是死尸,所以不能速下杀手。想近身活擒,龙渊剑千古神刃他怎敢冒险以身试剑?加以姑娘不闪不避,身剑合一拼死进招,老阴魔确是无可奈何只能用四成功劲周旋。

老阴魔掌出如风,八方游走,不时乘隐急扑,狞笑之声刺耳难闻。他一面用掌震开重重剑影一面得意地叫道:“小心肝,乖乖弃剑投降,有你快活的,我老人家绝不亏待你。你人美,功力也不弱,跟我老人家到祁连,传你一身绝学。嘿嘿!真妙!”

语音未落,他闪开点来的无数朵剑花,闪电似地由左面欺近,挫身急捞姑娘的大腿。

光华猛地旋身,“落花缤纷”光华飞洒而下。这一招凶狠而霸道,千百朵晶芒银星迅捷地急射。

老阴魔捡不着便宜,“嗤”一声抓到一片青衫下摆,贴地飞退,脱出了万千剑影。

青衫下摆一掉,姑娘的粉腿完全暴露在外。她里面只芽亵衣,下身只穿一条形如肚兜的小衣儿;在急速地旋转出招之际,几乎可以看到大腿根,晶莹洁白匀称无暇的粉脔雪股,在烈日下放射出无穷诱惑力。

老阴魔只觉魂飞天外,浑身气血贲张,眼中的*火阵阵外射,张着大口直淌口水。

他目眩神移,手脚一慢,差点儿挨了两剑,他气呼呼地叫道:“小心肝,我不伤你,乖乖听话,不然你将……”

“老鬼,不是砌就是我活1”姑娘粉面铁青地厉叱,剑出“万花吐蕊”绝招,千百朵光华飞射,疯狂地攻去。

老阴魔不在乎,他身形缥缈,倏忽游走,不住由剑芒的空隙中抢近,指爪并施急似迅雷,把姑娘急得几乎要吐血。

两人盘旋三十余次照面,各出四五十招,姑娘已是头脑昏沉,灵智将失。

而花和尚在一旁发出的狞笑,和逸云微弱的语音,更如无数钢刀,在她心头猛戳。

花和尚奔向逸云,他一脚踏在逸云胸腹之间,阴阴笑道: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3节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霸海风云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