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霸海风云》

第15节

作者:云中岳

高唐神女人影一晃,“铮”一声,铿锵的金铁交鸣,双剑相交,人影疾分,这鬼女人旋身,拔剑、出招、攻敌,一气呵成,急如电闪,奇快无匹,端的令人咋舌。

“好啊!老杂毛,你得死!”高唐神女用似笑非笑,语利却声柔的口吻昵声叫唤,但见银星飞射,剑气慑人,身剑合一猛袭栖霞子。

接着是一连串的易进暴退,剑芒如万道金蛇吞吐不已,人影难分,分不清剑招,辨不清人影的生死狠斗。

高唐神女的剑势,不但辛辣霸道,而且诡异绝伦,全是不走正轨的杀着,明明是向上化招,乘势下掠取敌的招势,却变成侧射上绞的奇异狠招,把雄峙武林盛誉江湖的武当“八卦剑法”,反衬得得出奇的平庸无用。

栖霞子乃是武当的元老中,功力超人的高手之一,江湖能接下他六十四剑的人,屈指可数,可是今天他暗暗叫苦,奇奥泼辣的八卦剑法竟然攻不出招式,对方的诡异剑术令他捉襟见肘,应付大感吃力,不由凛然而惊。

反之高唐神女出奇地活泼,奇绝的剑势宛若长江大河,怪招迭出,步步抢攻十分凌厉,主宰了全局,但见剑气飞腾,银铃似的轻笑时起。

两对绝顶高手生死相拼,全凭真本事硬功夫,桃花仙子已夸下了海口,说要让他们死得心服口服,故而不用邪门奇功置他们于死地,所以更为精彩。

旁观的武当少林人,全倒抽了一口凉气,六大门派的绝学雄峙武林,今天算是受到了严格的考验。

三五十招一过,优劣将判。

般若大师胜在沉稳凝实,桃花仙子则诡谲泼辣,起初老和尚以静制动的策略确是大为见效,但时间一久,桃花仙子的怪招迭现,那可以直透内家气功的阴阳玄玉掌,劲道逐步增加,老和尚那已臻化境的护身菩提禅功,可反震外力的旷世绝学也难以禁受,真气渐惭逸散。

般若大师愈打愈心惊,额上见汗,百步神泉固然可以与阴阳玄玉掌分庭抗礼,可是最耗真力,一兴二衰三竭,不耐久战,想得到老和尚要糟。

一旁的逸云,凝神体会他俩拼搏,尤其注意桃花仙子那刚柔并济,可破内家真气的阴阳玄玉掌,脑中灵光屡现,便心无旁鹜,参悟一种奇异的绝学。

梵音掌,乃是至刚至猛刚多于柔的纯阳奇学,可惜梵音一起,对方便有所警惕,稍弱的高手固然会心血下沉,无法抗拒,可是功力已臻上乘的人,亦知所趋避,或者闻声远离,一溜了之,长处也成为短处了。

自从服下了龙貅丹黄,阳极阴生,经九幽界人一点醒,他己能控制梵音的发敛,力道也突增,功力更增加了三成左右。

自得到玄阴寒玉功的心诀后,他虽然不想练这种半人半鬼半仙的无上绝学,但经碧芸一提醒,他口中不言可是心中不时盘算,无日或忘,另创奇学的念头,不时在脑海中萦绕,阴极阳生,相克相生的至理,他经常在不断思索,有意无意间他已在暗练玄阴寒玉功。

可是他一时还没悟出应如何格两种极端相反的奇功,取长补短揉合成一种无上绝学,直至天心大师坐化之前,传了他以柔聚力,以刚发劲的罕见奇学天心指,他智灵之钥已经打开了智慧之门。

他不时在想,假使能时阴时阳交替行动,以练天心指的心诀调和经脉,分聚之际以至柔之力行功,定能避免玄门最惧的走火入魔,即内家高手所谓的真气走岔,岂不有利无害?何况自己任督已通,已有一半功力,还怕什么?

桃花仙子的阴阳玄玉掌一出,时刚时柔时阴时阳,变化随心,劲道奇猛,在旁人看来,仅觉凛然心惊而已,在他,不啻醍醐灌顶,智珠在握,困扰在心的死结突被解开来,灵智一清,豁然贯通。

他悟力超人,不由狂喜,一面注意两人攻招化招,一面以天心指心诀聚运真气,先运阳刚,再变阴柔,两种不同的旷世绝学,间歇地运行全身。

他身躯腾起阵阵淡雾,俊面上时红时白,一双虎掌时屈时伸,时而就指平举。

所有的人,都将心提到了口腔,探身淌汗注视这对绝顶高手生死相搏,谁也没留意他的变化。

只有一旁的碧芸,她根本不管别人的死活,一颗芳心全关注着她的云弟弟,天塌下来也不关云弟弟以外的事。

她在逸云行功到紧要关头之际,发觉了他奇异的举动,和令她心悸的神色,突然讶然低声问道:“云弟弟,你……你怎么了?你……”

逸云正在紧要关头,两种神功将合流,在生死玄关作猛烈的升沉,作生死须臾的缠结,假使姑娘要不知利害推动他的身躯,后果将不堪设想。

她的声浪虽低,但一旁的如意道婆和亡命花子皆听得真切,闻声转首望去,不由大惊失色叫着。

姑娘不见逸云答话,心中大惊,跨前一步,惶急地伸掌想去挽他,纤掌距肩不过半寸。

突然,人彤一闪,如意道婆一闪而至,在一发千钧中抓住她的手,将地带开一旁说道:“你一劝他,我们全得死在桃花谷。”

老花子一横杖,挡在逸云身前变色地说道:“这孩子,好不知厉害,竟然在这种危机重重之际行功,实在叫人忽死。”

巫山怪姥也到了,她向众人叫道:“结阵自卫,千万别让人碰触他。”

人影疚闪,纷纷掣剑结成圆阵,将逸云圈住。

桃花仙子和般若大师,正以绝学舍死相搏,罡风内劲直荡五六丈外,逐渐向这儿靠近。

天魔夫人和众女一结阵,少林武当一众门下全都一惊,弄不清发生了什么变故,人群一阵騒动,掣兵刃之声不绝于耳。哗动起来。

如霞八女全都是明艳照人,美似天仙的大姑娘,虽没有桃花谷的少女们穿得那样少,但罗衫儿薄,浑身曲线玲珑透露,玉肌隐约,粉面含春,孕育着万种春情,十分惹火,她们出现在这婬窟之中,怎不令人起疑?

那些被救醒来的两派弟子们,本已不明就理,先前没有师门长辈的令偷,不敢安动,这时见众女拔剑一团,认为她们也是桃花谷的妖女,要抢先发制人的机会呢。

有人在大叫道:“先毙了她们!”

“阿弥陀佛!毙了她们!”叫的人更多了。

众人中突然窜出八名老道五名和尚,还有三名俗家弟子,向前掣兵力一拥,怒叫着攻上。“”

如霞尖叱一声,与两侧的杜少春,如雯,舞起朵朵银花,首先截住五名和尚。

密谈大师突然回头大喝道:“退下!谁叫你们妄动?”

五名和尚向后急撤,怔住了。

同一瞬间,激斗中的桃花仙子发出一声娇啸。

桃花瘴里突然响起咚咚鼓声,刹时浑天合仪大周天奇阵,三人一组仅披纱巾的少女,突然涌出阵外,数量不下二十组之多,她们右手舞剑,左手剑诀中挟起一根绯色小管,每一组三方分立徐徐舞近,形成合围。

在舞动之际,由粉肩垂下围在腰问的桃色轻纱巾,迎风飘摇,妙处时隐时现;令人看了绮念横生,*火骤升。

这一群天魔女一出现,除了修为高深的弟子以外,绝大多数的人,全都双目喷火,如痴如狂不克自持。

“南无阿弥陀佛!唉!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,我佛慈悲!”

苦行大师突以佛门狮子吼禅功,发出了撼人神智的禅唱,果然将大部分行将入魔的弟子惊醒了。

也在这一瞬间,突变已生。

桃花仙子只道少林武当的弟子,迁怒于逸云,所以暗中加害她心目中可佩的俏郎君,更要袭击护卫逸云的八女。

她与若般大师较量,柑距十来丈,看不清这儿的真实情形,但逸云那奇异的失神景况她可看到了,只道他已受伤,不然何以呆立不动,反而要夫魔夫人和八女护卫于他?

她心中狂怒,故而传谕进攻,由于这一闹,般若大师首先遭殃。

般若大师力拼百招,气血逐渐衰竭,拳风仅能发至一丈左右,大汗直冒,身法己现迟滞之状了。

“你们这群卑劣的家伙,接招!”桃花仙子怒吼,双掌突然加了三成劲,身形转疾,狂风暴雨似的挟忿猛扑。

只一刹那问,她攻出八掌挥扫五腿,攻破阵阵令人窒息的拳风,贴身猛扑,劲烈而力可推山的拳劲,全被她一一化去,她那神奇的阴阳玄玉掌,排山倒海而至。

般若大师骇然倒退,连捣八拳却退了三丈。

霖烈的内家暗劲,已经接近逸云,挡在前面的老花子和如意道婆,一只玉如意和一根花子杖不住以内家真力向前急震,将迫近冲到的潜劲一一震散。

可是袭来的暗劲潜流,愈来愈猛烈,如意道婆和老花子额上见汗,暗暗叫苦不迭。

“送你归西!”桃花仙子娇叱,双掌一分化去般若大师攻来的一招“渔阳三挝”,抢进五步攻出一招“上下交征”。

般若大师哼了一声,三拳落空他也霍然心惊,招到,他左掌下拨由下拍来的一掌,兜心又连捣三拳。

岂知桃花仙子已横了心,左手一圈变拍为托,将刚猛的掌风向上震催,乘势突然反掌向前随身猛吐,右手仍然不收招,吸引老和尚的右掌。

她身形快逾电射,在双掌相接的瞬间,左足疾飞,快得令人肉眼难辨。

“砰!”“啪”!“噗”!三声同起,“砰”是掌劲拳道相接,“啪”是双掌相扑,“噗”是她莲足小靴前的钢尖儿,踢中老和尚左手肘关节,菩提护体禅功,竟然挡不住她那怪异的一足尖。

老和尚大吼一声,竟被震飞两丈,肘骨血流如注,可能肉绽骨折了,要不是他禅功够火候,不但臂飞,人恐怕也被一点一端之奇招将胸肋踹穿。

他身形一定,摇摇慾倒,正要跌入如意道婆的身前。

老道婆百忙中伸手去抓,岂知被巨大的潜力一撞,竟然站立不牢,向后面的逸云倒冲了过去。

碧芸大惊失色,尖叫一声双手一伸,向老道婆侧方肩上猛然冲去,她已用了全力。

她这一冲,恰是时候,两人向侧一冲闯,在逸云右侧擦衣而过,一发之差,几乎撞了逸云倒下。

同一瞬间,亡命花子一低头,将左肩向老和尚一撞,巨大的潜劲将他硬生生反震三步,总算将老和尚的倒势止住了。

震天大吼突然响起,苦行大师和大悲僧双双枪出,禅杖和方便铲一拦;同声念:“阿弥陀佛,女擅越不可赶尽……”

“秃头,你们上!”桃花仙子怒叱,青芒一闪,一把青芒电射的宝剑神奇地到了手中,两面一张,一招“平分秋色”分袭两人,身形仍向前直射,她想走近逸云察看他的伤势。

两僧只道她要追袭般若大师,怎能让她如意?杖铲罡风怒号,一绞一点劲道如狂风既倒。

响起一声龙吟,人影三下里一分,各退三步。

“不愧少林掌门!接招!”桃花仙子怒极,桃腮泛白,“贴地盘龙”飞抢苦行大师的下盘。

“打!”大悲僧一声暴喝,踏前三步斜视里一铲挥出。

另一面,高唐神女已经刺倒了栖霞子,正与那两位丰满美艳的少妇,三剑合壁来去如电,和武当的三剑追魂与八名老道生死相拼。

而正面的武当少林众弟子,正被那群躶女将他们追逐引入阵中,有些被迫得逐步后撤,渐退到天魔夫人这一面。

所有的躶女无一庸手,尤其那挑红色的小管儿,飘出极为诱人的浓香,配合那无双迭荡粉脔雪股的荡劲儿,所有的高手们神智大乱,似乎力道尽失。

惨号之声此起彼落,杀声如雷。

天魔夫人十五名男女结成的阵势,渐被人潮冲动,情势殆危,他们不能将近身的两派门人杀源,不杀又无法止住他们往这儿冲撞,真是苦也,

而桃花瘴内那一群躶女,由崔嗌率领,也载舞栽行杀出,将两派的几名首要围住了,两派的人,首尾不能兼顾。

正在千钧一发间,两侧梅林中,杀出金眼龙龙成一群少林俗家弟子,和江湖浪子等一群武当俗家英雄,近五十名高手一加入,情势略稳;

但麻烦也来了,竟然有人向逸云这一面攻到,一言不发便放手枪攻。

金眼龙在大珠台,被逸云一招毁了两节金枪,衔恨切齿永铭心头,他怒吼一声,用新接好了的金枪扑到。

首当其冲的是如云,她娇叱一声挥出一剑。

“铮”一声响,妞儿斜退三步,金眼龙手腕一紧,金芒如电猛地兜心便刺。

碧芸吃了一惊,赶忙侧扑而上,娇叱一声,光华飞旋。

金眼龙知道龙渊剑的利害,无暇收始如云,身形疾闪,顺手挥枪横扫碧芸双足。

这时,逸云刚刚将两种神功溶合,浑身的薄雾已敛,生死玄关中,两股回异的奇功,齐头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5节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霸海风云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