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霸海风云》

第18节

作者:云中岳

桃花仙子发足狂奔,直向蛇山西麓飞射,离开玄都观已有两里左右,在一座矮林中停下了。

星光闪烁,江风徐扬,站在矮林前,可以俯瞰静如死的武昌城。城外江流像一条巨大的怪蟒映着星光,鳞甲反射着银辉。江边的黄鹤楼像一个巨人,正站在巨蟒旁,默默地倾听着巨蟒的脉搏,听它诉说着千万年来,世事的万千沧桑。

她放下崔荑,风目中寒芒像午夜寒星。高唐神女默默地在崔荑身畔坐下,探囊取出丹葯给她服下,并运掌力吸出谷粒,半晌方幽幽地说道:“大姐,你恨他么?”他,当然是指逸云。

桃花仙子没做声,但夜静如水,万籁无声,可以清晰地听到她一声幽幽的深长叹息。

“别恨他吧!大姐,他对我们也算是情至义尽了。”高唐神女颤声轻说。

“不!我该恨他的。”桃花仙子突然尖锐地叫。

高唐神女浑身一震,怆然一叹。

桃花仙子续往下说:“二妹,这数十年来,我们从未败得这般狼狈,一世英名尽付流水。更糟的是,竟然败在一个rǔ臭未干的少年之手,而且……而且……是一个对异性最易动情的少年,像他这种危险年龄的少年,竟然藐视我们的绝代容色,怎不教我心疼如割,自尊自信全然丧失无存?”

“大姐……”

“条条大路到长安,我要放手一干!”桃花仙子任性地叫。半晌又说:“我要他向我低头,像狗一般匍匐在我的脚下。不管任何手段,我必须完成这一心愿。”语气坚定,斩钉截铁,不容人怀疑她语中的含意。

“宫主,你……”崔荑也吃惊地叫。

桃花仙子无动于衷,续用坚定深沉的话气往下说:“首先,我必须倾全力争取武林霸主的宝座,方能对他恩威并施,自然而然地令他就俘。”

高唐神女摇头说道:“大姐,这是不可能的……”

“其次,我要引诱他找我,然后将那两个小丫头弄到手,不怕他不就范。”

“宫主,那会引起他的怒火啊!”

“要登上武林霸主的宝座,我们必须改弦易辙,先将武林英才罗为已用,然后……哼!目下正有一大好良机,金面狂枭乃是色中饿鬼,他逃不掉我们的掌心。”

“大姐,那老魔不会上当的。”

“他会的,等会儿听我安排。要引诱那冤家找我们,也不是难事。”

“只怕他再也不会找我们了!”

“二妹,你即过江到运花湖,通知三妹放信鸽返回桃花宫,着封二姨即率全宫人马散布天下,网罗人才收为羽翼,放手去做。同时着金鹰传信怀玉山,带我的手书请师姐按计行事……”

高唐神女惶然地问道:“你是说,请玉珊姐下山?”

“是的,前年她就对我说过,她静极思动,不愿枯守恩师的墓园,要到江湖一见世面。”

“玉珊姐要是进入江湖,那……那多可怕啊!”

“不用担心,她这一甲子苦修,不但己获无上心法,而且性情亦大为含蓄了,她不会像跟随恩师之时,那样心黑手辣啦!她在江湖是个生面孔,由她出面无住而不利。”

“但她的艺业仍可被人看出端倪。”

“你多虑了。她的玉罗刹名号知者绝少,在这一甲子苦修中,已悟出不少奇学,阴阳玄玉掌已经到了登峰造极不着形迹之境界。连她那两个徒儿徐佩和钟琳,亦已有超人的造诣,就是那一对灵禽金鹰,三五名一流高手也难匹敌,我想请她如此这般……”她声音极低,只有她两个人知道。

良久,高唐神女突然问道:“大姐,你会见过那金……”

“当然,花和尚身上的东西我全知道,可惜我认为是赝品,故而轻易地放过了。”

“恐怕那老魔加意提防……”

“在玉珊姐手中,任何提防亦是枉然。你只消按计准备,偷天换日之事不用你操心。”

“那我先走一步,尔后会合之处……”

“留心我的暗记,事办好立即跟上。别忘了,叫封二姨多带信鸽,务必克期赶办,只有月余时间了。”

“大姐,今夜你的行踪……”

“我要盯住他。明儿见!”

“明儿见!”高唐神女动身走了。

逸云打出的谷粒,仅在崔荑的下肢皮肉造成轻伤,服下葯已无大碍。桃花仙子等高唐神女去远,方扶崔荑站起。

蓦地她突然转身,只见由玄都观方向射来一个黑影,好快!只片刻便到了十丈之内。

星光下,可以看出那是一个光头和尚,灰袍飘飘,毫无声响发出,鬼魅似的一晃即至。

他们看清了和尚,和尚也发现了他们。

和尚站住了说道:“阿弥陀佛!原来是桃花宫韩宫主。”

桃花仙子冷冷地说道:“哼!朗月,你也来凑热闹么?”

“和尚没有你那么傻,竟会去闯武当的七星大阵。”

“你敢情是躲在一旁袖手旁观?”

“我和尚比你们高明,来得最早,走得最迟,收获倒是不少。”

“你为何不参加他们的群雄大会?”

“哈哈!我和尚一向独行其是,要我去捧粟老鬼做盟主?他是啥玩意?举我和尚做盟主倒值得一试。”

“那么,你是想对付本仙子了?”

“岂敢岂敢!我一听他们说出是你,倒要教训他们一顿,呢。俗语说,胳膊是往内弯的,你我同是风月人物,彼此志同道合,你我该联手的,宫主意下如何?”

桃花仙子心中一动,但脸上神色丝毫末变,说道:“你要本仙子也捧你做盟主?”

“哈哈!宫主差矣!我和尚对虚名不感兴趣,爱的是风流快活,讲求实惠。要是宫主有兴,和尚倒愿为你尽力,武林中有一位美艳的女盟主,倒是一大佳话。”

“哼!你不怕本仙子的素女玄牝吸髓功?”

“我和尚的补天大乘功又怕过谁来?”

“咱们要不要较量一番?”

“呵呵!两虎相斗,必有一伤,咱们较量不得。我和尚倒是诚心,宫主,咱们各取所需,共参风月,各得其所,岂不两全其美?”

“你计算得倒是够精,哼!多你一个和尚,济得甚事?”

“举目江湖,能与我和尚一校长短的人,可说寥寥可数,你小看我和尚了。”

“至少你今晚的缩头行为,可以证明你胆小如鼠,不成气候,怎配佐本宫主做武林盟主呢?哼!”

“宫主,不是和尚今晚胆小袖手旁观,事实……是……”

“是要本宫主出乖露丑?”

“宫主别用这些话扣人,和尚绝无此意。除了那姓华的小狗,任何人和尚也敢招惹。”

“你怕那华逸云?”

“不是怕他,他是我和尚的师侄,我这师叔怎能和他一般见识?”

“咦!华逸云也是你南海一脉?他不是四海狂客之徒?”

“那小狗的师承,至今我亦无法弄清,但他是我师兄龙吟尊者之徒,却是无可否认之事。”

“哦!怪不得你怕他,梵音掌确是风雷掌的克星。”

“胡说,和尚岂真怕他?”朗月有点不悦。任何人都不愿被人揭疮疤,所以他不高兴。

“不怕他就好,你真诚心助本仙子取得盟主之位么?”

“当然诚心,粟老鬼挟天子以令诸侯,但仅能骗驱五大门派。黑道朋友在大珠台,亲见他处死洞庭八寇,内心极是不愿,心怀恐惧。咱们何不乘机收买人心,恩威并施,网罗英雄先建立根基,异军突起争霸……”

“咱们一言为定。和尚,你可以拉拢多少朋友?”

“朋友不在多,我的朋友一个可以当百十人用。”

“是哪些……”

“都是和尚的至交,武林中的奇人。像龙首上人色空,文珠方文圆明,一阳子红叶,七星掌厉岳等等。这些人,老一辈的人大多知道。”

“他们都没死?”

“活的很好,不过极少在江湖亮名号。”

“只有月余时间,你能找到他们?”

“不劳费心,准成。”

“我信任你,咱们忠诚合作,两不相亏,准八月十五太白山见面会合。”

“宫主,信物。”朗月禅师向她伸手。

桃花仙子将腰带上一朵红玉桃花,递到和尚手中,道,“桃花宫的姐妹,已将你视同自己人了,凭此信物,你可以得到她们的照顾。”

“我朗月禅师也将为你效力,容再相见。”他匆匆走了。

一直沉默的崔荑,叹口气说道:“这个鬼和尚甚是姦滑,要是让他知道花和尚死于桃花宫,岂不是引火自焚?我么……”

“你放心啦!那天我不杀花和尚,就是要假手武当少林的徒众,这些斗智之事,你还得好好下功夫哩!”

崔荑整了整衣襟,叹口气道:“宫主,我们何去何从?”

“走吧!他该将事办完了!”

两人隐起身形,回头向玄都观掠去。

其实她们料错了,玄都观早已沉寂如死,连尸体都已收拾过了。

逸云和两姑娘赶走了桃花仙子,便奔向紫虚阁台阶,不用他们开口,全真子已经将奄奄一息的天涯孤姥派人抬来,交与逸云带走。

一位五天,天涯孤姥完全痊愈,她老人家坚拒逸云三人的盛邀,自往天渡海角飘零,也走上了关洛大道。

送走了天涯孤姥,即接到从南召传来的书信,告诉逸云天魔夫人已经到了伏牛,伏牛五霸现正逗留在太白山,在近期中可望返回召集党羽。希望逸云速来伏牛,一举歼灭五霸。

由于五霸中老五花花太岁已死,目下为保持五霸名号的完整,新加入递补老五的人,叫做青面狼曹进,据说功力比花花太岁还高。

逸云一接书信,翌晨便与二女束装上道。

他们逗留前后六日,江湖中已经沸沸扬扬.风风雨雨,各地武林朋友不分昼夜奔忙,暴风雨已在蕴酿中。

群魔袭击百花谷,绿衣剑客助遗孤重出江湖之事,已经传遍了江湖。

桃花谷的女妖们出现在每一角落,像野火向四处蔓延。而天魔地煞两夫人就是当年的花蕊夫人和百花教主。边消息也是由桃花谷的女妖们口中传出的。

华逸云大闹蛇山玄都观,屠杀武当七星剑阵一百五十人,力敌三派高手,挫折黑白群雄,赶走桃花仙子,这消息传播得极为迅速,武林中像起了一声晴天霹雳。

不知是谁,替这位武林后起之秀,编造出许多神奇的传说,从大珠台捣散群魔大会,直到大闹蛇山,他成了神乎其神的人物了。

至于他的相貌,也人言人殊,有的说他是一个文弱书生;有的说他面如锅底,眼似铜铃,是个夜叉一类的人物。

人言人殊,愈传愈广。但他持有伽蓝剑和一把小巧的神刃,却是说法一致的。

好事之徒,竟然给他加上了一个动听的绰号:“神剑伽蓝华逸云”。

从此,替逸云带来了无穷烦恼。人怕出名猪怕肥,盛名之累确是可怕。

由于他的同伴一是百花教主的女儿,一是扫云山庄的孙女,而他却同时与黑白道为敌,所以他的立场和行径,确是太令人猜疑,故而毁誉参半,是非不明,再经有心人在暗中加以渲染,中伤,造谣,他的处境十分尴尬。

在替天涯孤姥疗伤的五天中,一有余暇他就思索和苦练他悟出的奇学,并指点两位姑娘用功,进境甚速。

也在这五天中,他脑中悟出奇异剑法,也行将成熟。这套剑法,他揉和了如黛的飞龙和碧芸的梅花,自己的游龙,龙吟尊者的伏魔慧剑等等,体悟出纯明至阳之理,另辟途径,开创绝学,终于参悟其中秘奥,神奇的剑法深深地印在他的脑海之中。但时机未够成熟,他还未将这套剑法告诉两位姑娘。

第六天一早,三人束装就道,买了三匹骏马,沿官道进入河南布政使司。

河南,古豫州之域,地当大河之中,这是我国精华之地。在明朝称河南布政使司,下辖八府州。由湖广入豫,最大一条官道的第一关就是武胜关。

由武胜关走伏牛,有两条路可达。一是西行走桐柏山北麓,经南阳进入伏牛山区,一是走襄城宝丰,直入山区抵南召。两条路,以第一条为近,可是桐柏山乃是黑道盟主摄魂魔君太叔权的巢穴,此路危险。

逸云和两位姑娘,不知危险为何物,他们走桐柏山这条小路,他们要赶赴伏牛。

对江湖的传说,他们略有耳闻,但毫不在意一笑置之,让他们去乱吧!

一早,三匹健马踏着晨曦,沿桐柏河北上,进了连绵起伏的山区。

逸云已问清路途,一马当先,一面走一面说道:“黛妹妹,摄魂魔君的巢穴里,有些什么人物?”

“我弄不清,反正听人说,那儿高手如云。”

“他们不惹我们便罢,要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8节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霸海风云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