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霸海风云》

第19节

作者:云中岳

桐柏山在近数十年来,就不许闲人走近。山上的强人,也不在附近吃窝边草。这一来,小民百姓反而托山寇的福,至少不受鸡鸣狗盗的騒扰。鱼肉乡里的土豪劣绅和污吏,也不敢自找麻烦惹事生非。人不犯我我不犯人,逸云和两位姑娘,抱定这一宗旨,第二天策马上道。

山径并不经过桐柏山下,在峰商十余里将一个小村庄,山径在这儿分道。往西北,到新改为泌阳县的大道。往南,是进入桐柏山的山径。

泌阳也叫泚阳,旧县治在今唐河县。明代没有唐河县,泌阳也不在今县治,乃是进入南阳的大道。

三人经过岔路口,怪,除了村民,看不到半个岔眼的人物。早些天他们的行踪早经透露,为何没有人出面找麻烦?难道说,太叔权以黑道盟主的名位两次受辱竟能一笑置之,龟缩不出来了么?

没人找麻烦,也好,反正急于赶路,只好放过他们。

过了桐柏山,山势下降,连绵小峰迤俪而下,以幅肘之形态伸展。

那年头人口不多,这一带山区极少大集镇,走上四五十里不见人烟亦非奇事。

马儿轻快地向下奔驰,山径在山口密林里回旋。日色近午,渐近平原丘陵地带。

三人在一处溪流清澈,草木葱笼的山谷内休息,将马儿放了缰,卸掉嚼环鞍桥,纵入溪旁草地。

酷阳当顶,但在山区来里却十分清凉。

逸云洗净脸手,往浓荫下一躺,向两位姑娘说道:“酷阳当顶,这一个时辰中最为炎热,歇会儿小睡片刻,免得太阳晒黑了你们的玉肌。呵阿!我也得躺躺。”

他刚闭上眼,一只鸡腿儿几已塞入他的口中,只听如黛笑道:“吃饱了再小睡,舒服著啦!”

“谢谢你,真也饿了。”

三个爱侣倚依偎一起,将一包烧卤干粮吃了,净过手再舒散地一躺。

逸云低声说道:“明天巳时初,我们可赶到南阳府,弃马火速驰往南召,后天一早就动手诛去五霸。黛妹,走熊耳的路,该你去找了。”

如黛说道:“这一带我不熟,要让我找路,我只能走回襄城,出汝州到洛阳,沿洛河回家。”

“走这么远,天!耽误大事哩。”

碧芸接门道:“那也是无法之事。伏牛山庄在南召之西八十余里,正在群山之中。伏牛亦名天息,这一代全是蛮荒丛莽,人烟绝迹,奇禽异兽横行,连方向也无法弄清,自然无路可走啦!”

逸云沉思片刻,说道:“深山大泽阻不住我们,可以向北出嵩州,近多了。”

如黛笑道:“哥,哪儿有嵩州?该叫嵩县,改了哩!”

“小妖怪,你就会挑毛病。”他……把将勉揽入怀中,“喷”亲了她一吻。

在姑娘羞笑中,天空中突然响起一声高吭的鹰鸣。

“咦!像是海东青的鸣声,这儿没有此物。”逸云一跃而起,窜出林外抬头远眺。

东南天际,一个金光闪闪的鸟影,以奇捷的神速,直向悠悠白云深处隐去。

如黛在他身畔说道:“可能是金鹰,南荒最罕见的灵禽。”

碧芸若有所思地说道:“听人说,在江西境内,曾经出现过两头,不知是谁豢养的。”

“别管什么鹰,我们好好歇息一会……咦!那是什么声音?”逸云突向左方密林深处侧耳倾听。

密林中,传出两声深长的叹息,像是负伤野兽行将气绝的呼吸,也像老年人濒死的喘息。

三人的耳目极为敏锐,逸云尤为精深,他突然以迅捷的身法,向密林中钻去。

两位姑娘不再思索,跟踪便追。

林深草密,视野不广。逸云艺高人胆大,向声源处急扑。进入三五十丈,他发出一声惊呼,向一株古木下奔去,那儿巴发现了人影。

古树下,仆倒着一个黑衣人,右肩血肉模糊,浑身血污狼藉。

逸云抢近,将那个人翻过来一看,倒抽了一口凉气说:“完了,晚啦!”

那人穿着对襟青绸裤褂,证明他不是当地土著,年约四十出头,身材雄伟,白脸无须,倒是一表人材。右肩骨碎肉绽,直抵右胸,仍对看到肺叶里汩汩流出的血水,和不住冒出的泡沫,嘴角的血沫已泛紫色,小血泡缓缓的沁出,呼吸似已停止了。

逸云在他心坎上按了一掌,大声说道:“朋友,你身受暗器爆伤,凶手是谁?在哪儿?”

那大汉得逸云内劲一冲,似乎渐渐苏醒,睁开眼神已散的双目,吁出一口气,微弱地说:“桃……花……他”

双目一合,吁出最后一口气,双足略一抽搐立告气绝。

碧芸说道:“这是夺魄桃花所伤。”

“我们搜!”逸云怒火上升,循血迹直奔西南。

他们的兵刃始终带着,不需准备。这是向东北伸展的一座山谷,林下阴森,转出密林,侄发觉一条不为人注意的小径,循小溪直出大道。

逸云循小径向里闯;左盘右折深入里余。远远地,突然看见山根下耸立着一座两进木屋,外面有一排木栅围绕,栅门紧闭。

逸云一眼就看出栅门外草木有打斗的遗痕,一走近便嗅到触鼻的血腥。他飞越围栅进入院子推开大门。

他倒抽一口凉气,切齿道:“这妖妇!罪该万死。”

两位姑娘飞射而来,逸云还来不及阻止,两位姑娘已经惊叫出声,飞退出栅。

大厅中,并排儿躺着八具尸影,脑袋已经失踪,下体仍可看到污秽,阳具缩入腔内,仅有些小在外。

厅壁上,挂着一条白布,上面用鲜血写着两句话:“牡丹花下死,做鬼也风流。”

逸云越过大厅,穿天井到了后进,推开门,他只觉气涌如山。

这是一间刑室,老虎凳上死了一个骨瘦如柴的小伙子,浑身无一处好肉,致命之伤是胸口的一剑。

松筋床上,有一个面色厉极瞪眼张口的半百中年人,也是浑身血污,手脚被绷得加长了许多,致命之伤也是当胸一剑。

挂钩上,挂着两名赤躶躶的男女,也是浑身血污,痂痕累累,早已气绝多时.

壁环上,一左一右扣了两个肌肉结实,古铜色肌肤,闪闪生光,赤身贴壁吊扣住的大汉。他们的下体污迹末净,但阳具并末缩入。两人胸前,被人用烙铁烙了四个字,每人两个:“报应昭彰。”

字深抵内腑,字迹与大厅布上的十个字体相同,似出诸同一人之手。

由尸体上看,这些人的死亡时间,恐怕已有一个时辰以上。但死于林中那人,伤口似乎不超过一盏茶时分,岂不可怪?

他无心再行细搜,取出火折子就刑室放起一把无情火。房屋距树林甚远,不怕波及山林。直待火舌冲顶,他方转身出屋。

三人一面走,逸云一面说:“这妖妇太过分了,有一天我会找她算帐的。”

如黛心如铁石。她嫉恶如仇,却气呼呼地说道;“哥,听你所说屋中的景况,那屋中的主人也不是好东西,死有余辜。”

突然,十丈外一株参天古木上,飞起一声银铃似的轻笑,笑声一落,有人说:“小妹妹,快人快语,好一句死有余辜。”

三人抬头一看,浓叶繁枝中,突然升起一个粉红色的半躶人影,以奇妙的轻功卓立枝头,向三人媚笑。

半点不假,就是那位向道学挑战,穿著奇少,令人心动神摇的桃花仙子。她仍首次出现桃花谷时的装扮,光天化日之下卓立枝头,确是惹火。

“妖妇,我要看看你的心肝是什么颜色。”逸云大吼,身形凌空直上,飞扑树梢。

桃花仙子神色一正,叉手而立。

逸云上了树梢,伸手便扣。

桃花仙子晃身避开,喝道:“住手!”

逸云厉声道:“那些入与你有何深仇大恨,你竟如此对待他们?你得还我公道。”

桃花仙子不屑地一笑,说:“凭什么你管本仙子的事?”

逸云道:“凭一个‘理’字!杀人偿命。”

“我的事用不着阁下插手,中间恩怨用不着你过问。在玄都观我们曾经有约,你我今后之事谁也不许过问。今天你向本仙子伸手;毁约的是你。”

“谁与你约定了?莫名其妙!天下事天下人管,你这种惨无人道的人,华某怎能不管?”

“唷!出道不到三天,便以侠义英雄自居啦!本仙子不和你缠夹,请记住:毁约的是你,咱们已经是生死对头了,打!”

声出掌动,一掌拍出。逸云知道她的阴阳玄玉掌了得,身形一闪,晃身便抓。

岂知桃花仙子攻出的是虚招,“刷”一声穿林而下,以进为退溜下地面,向谷中林深草茂处一窜,走了。

“妖妇!你走得了?”他往下一沉,展开流光遁影绝学跟踪便追。

两位姑娘也娇叱一声,穿林而入。

虽然是光天化日之下,可是山谷密林之中,草木繁茂;桃花仙子大概早有准备,只追了百十步,便失去了她的踪迹,不知躲到那儿去了。

三个人将人追丢,感到十分奇怪,这妖妇确是了得嘛,逸云心中暗凛。

等他们回到路中,大树下的食物包已经不翼而飞,三匹骏马踪迹不见,还好,三个马包仍在地下,也许是妖妇故意留下的。

逸云说:“我们中了调虎离山之计,那妖妇有人始终盯住我们的行动,我们得步步提防。”

丢了马匹,他们只好步行,解开马包每人收拾一个小包裹,丢掉不必要的杂物,重行上路。

逸云和碧芸倒没有感到什么,小如黛可恨得牙痒痒的,她不住嘀咕:“哼!下次撞在我手,非卸掉她两条残腿。”

“嘻嘻,小妹妹,你来卸卸看?”右侧密林中传出娇滴滴的语音,那是高唐神女。

如黛不顾一切,闪电似掠入林中。

“来啊!这儿。”溪流对面人声又起。

逸云一拉碧芸,说道:“不好,我们身入重围,不要管对岸的人,快追黛妹妹。”

两人衔尾飞逐如黛的身影入林,逸云一面大喝道:“黛,小心埋伏!”

“打!”右侧传出喝声,三朵夺魄桃花一闪即至。

逸云暗暗心惊,火速拔剑,信手抖出一朵剑花,“卡卡卡”三声脆响,十五瓣花四散崩飞,由于这一阻,如黛的身影已经消失。

“接着!”身后的碧芸一声娇叱,射出五枚花蕊金针,向闪入丛草的一个淡淡身影飞袭。

逸云本想追踪山石后发射夺魄桃花的,但一听碧芸娇叱,即行转身,扑向草丛中。

一条淡淡身影,发出一声轻笑,向高与人齐的草丛中一闪而没。逸云凌空扑下,下面人影已杏。

他叫道:“这儿各处有地洞,别上当。”他用燕子掠身法贴草梢退出草丛,已经不见了碧芸的踪迹。

碧芸的花蕊金针落空,正想掣剑扑出,逸云已经循针飞逐,她只好向后面戒备。

在她一转首之间,突然纤足下劲风袭到。她忙向上一跃,一掌下拍。下面,一段树枝来势如电,分毫之差,便击中她的足踝。

她心中大怒,向树枝射来处闪电似扑去。

这一带全是茂草矮林,只消一转身就可以隐去踪迹,人行走其中,但听枝叶簌簌发声。但真也奇怪,四面八方都是枝叶声发出,不知对方到底埋伏了多少人。她急追而去,只一闪,人便已隐没在茂草之中。

逸云回身反掠,不见碧芸,不由大惊,高叫道:“芸姐!芸姐!”

“嘻嘻!叫得多亲呢呀!”声发自右侧,接着半躶人影倏现倏隐,像一只惊鹿向草丛一钻,形影俱杳。

逸云置之不理,反向左侧腾空而起,踏着树梢急搜。

“打!”身后锐风倏啸,五朵夺魄桃花飞舞而至。

“打!”左侧同时娇叱,两柄回风飞电录成弧形射到,端的快逾电闪。

“打!”正前方也同时飞起三朵绯色桃花,飘飘然阻住去向,并泄出不易发觉的袅袅青烟,这三朵桃花不像夺魄桃花,来势和色彩迥然不同,像是落花飘零,悠悠荡荡似乎迎风吸至。

逸云大惊,这不是那晚荒园之中,突然飘至因而被擒的奇怪桃花么?那里面可以泄出无形无色的空灵暗香呢!

他赶忙屏住呼吸,向下一沉。

五朵夺魄桃花和两柄回风飞电录像是长有眼睛一般,嗤嗤数声尖啸,也向下一沉,如影附形飞舞而至。

逸云一沾树枝,“老猿坠枝”向下一挂,“簌”一声向林左飞射,折向钻入草丛中,急扑回风飞电录射出之处,将追袭而来的七枚暗器摆脱。

在这奇快的刹那问,他已由百宝囊中取出一包祛毒归元散纳入口中,发出一声震天长啸,身剑合一扑去。

那儿没有人,伽蓝剑过处草木纷飞,现出一座巨石,石上被人用金刚指上乘内功,划了一个简单而神似的躶体美女,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9节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霸海风云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