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霸海风云》

第21节

作者:云中岳

原来逸云借手足击水的反震力,向右一冲,五指像钢锥,插入潭壁一掌之深。潭壁乃是天然岩石,下宽上窄,潭口阔不过两丈,但底下却有十来丈大小,深有二十丈左右,潭水冲如万载玄冰。

他一手插入石壁,一手拉住姑娘右手,半截身躯浸在水中,只觉寒气侵骨。他心中大骇,赶忙运玄阴寒玉功护身,以寒抗寒,总算将寒气驱出体外。

可是姑娘可不成,她牙齿捉对儿厮打,颤抖着叫着:“哎……哥……冷死……我……了!”

逸云大惊,左手一举,叫道:“坐上我的左肩,别让冰浸着。”

“不行!你……你也浸在……在水里,我……我不能累……累你。”

“我不怕,我有玄阴寒玉功可以抗寒。快!”他向上一提手,将姑娘扔起五尺,手一托姑娘臀部,置在肩上。姑娘已经冻得浑身硬冰冰,已经无法动弹。

他心中暗暗叫苦,问道:“黛,你能动么?”

她微弱地答道:“我……我麻木……不灵,伙……快……死……了。”

这真是苦也!确是上天无路,入地无门。而上面却传来隐隐人声,入耳清晰:“妙极了!这项个小子死得真够运气,免了曝尸暴骨之惨。快回去禀告谷主。”

另一人说道:“且慢!我似乎听到下面有人声,恐怕那两个小子功力超人,还未沉尸潭底里呢2”

“二哥,你真是太过多虑了。寒水潭胜似弱水,鹅毛不浮,而且冷似万载玄冰,一浸身即成冰棒儿,不死何待?功力再高也是枉然。”

“这两人确是了得,一招之下,即将我们同时震飞,死了确是可惜,走吧!回去复命。”

“你们走吧!我和李兄弟在这儿守候。”这是第三个人的声音,中气十足。

逸云心中叫苦不迭,听话音,这鬼潭真深着哩,而且潭壁光滑如镜,滑不留手,更向内倾斜,壁虎功游龙术全用不上劲,何况他只有一个手可用,还得带着被冻僵的黛妹?

他在思量自救之道,时间耽搁不得,真力用尽则大事去矣!何况冻僵了的姑娘也需急救呀!

临危拼命,他只有冒险。首先,他双脚运劲,足尖不时狠点。他功臻化境,内力可化铁融金,一阵猛踢之下,成了两个踏脚孔,暂时支撑着身子,压力大减。

接着,他运足神功,先天真气以劲厉无俦的神奇潜力,由他口中激射而出,攻向右壁。

不久,壁间现出一个小小凸出的岩尖,四面陷化成粉,深有半寸。他一口咬住岩尖。全身贴实石壁,试出力道足以支持两人,方撤出右手。

右手一自由,他心中略定,拔出伏鳌剑,向右壁攻去。

他本意是削出石级,冒险升出潭口。伏鳌剑无坚不摧,绝壁穿洞胜任愉快,可是他不敢大块地切割,恐防石块落水时的响声惊动潭上看守之人,他只能细心切削成小小碎屑,洒落水中。

首先,他得先挖一个洞窟,将姑娘放置在内,方能放手去干,像目前这般用劲,势必力竭而同归于尽。

伏鳌剑可切石断金,无坚不摧,不消多久,切豆腐似的挖成一个六尺穴洞,深有一尺,但不能藏人,他续向内挖。深入两尺之际,突然他发觉刃尖似被更坚硬之物所阻,运转不灵光,虽可切割,可是十分费劲。

他心中一怔,暗说:“难道里面不是石头么?”

管它是与不是,反正非往里挖不可。池一咬牙,功行右臂,一阵子猛砍锐戮,但见火花飞溅碎石纷飞。

这一来,发生了石块溅水的声浪,突听上面有人说道:“李兄弟,听,下面是什么声音?”

逸云吃了一惊,赶忙停手。

李兄弟倾听良久,说道:“没有呀,谢兄。”

“我分明听见水响,岂不邪门?”

“咱们用石块乱射一阵,也许那两个小子功力奇高,附在壁上呢。”

“不会的,潭壁连蚂蚁也爬不住,又冷又滑,人受得了?”

“咱们也得试试,也许他们比蚂蚁还厉害呢。”

“也好,去找根绳索来,绑一块磷光石放下去搜索一下,我先用石块试试。”

“噗通”一声,一块拳大卵石,在逸云身侧尺余,挟着甚强的力道,闪电似射落潭中。“噗通”又是一个。

第三个石块,撞在顶端五尺之上,“叭”一声火花四溅碎石落了逸云一头都是。

他暗叫一声苦也!心说:“我得加快些,等会儿放下磷光石,便无可遁形,不被他们用巨石砸死才怪。”

说快就快,手一用劲,一戳一绞,再向外一挑。这次他用了全力,声势雄伟。

同一瞬间,上面已起了人声:“两块捆在一起,较为光亮些,快啊!”

“叭哒”一声,一块大石砸在对面岩壁上,石屑火花飞溅,潭口青芒乍现。

逸云用劲向外一挑,他用了全力,就在同一刹那,上岩壁突然塌下,“轰隆隆”声中,水柱直冲两丈,潭水如沸。幸而上壁倾斜度甚大,一寸之差,几乎将他和如黛砸成肉泥,危极险极。

上面的人大叫道,“下面怎么了,快放下磷光石瞧瞧。”

磷光石现出潭口的一瞬间,逸云双足一点,右手剑一按,人似灵猿翻上了崩塌之处。

一阵奇冷的罡风由塌洞中呼啸而出,逸云无暇细看,抱着姑娘向里一滚,突觉后面悬空。他大吃一惊,赶忙伸手一扣石壁,幸没跌入洞内。

两块海碗大的磷光石,捆在一条指儿粗的长绳上,“刷”一声放落潭面。“扑通!”在水面一沉一升,便绕着潭面旋转。

青芒将十余丈潭面,照得一片惨绿,仍可清晰地看清一切,但见乌光闪闪的岩壁,光滑如镜像处身在一个奇大的长颈玉花瓶之内。

“谢兄,你那一块大石用劲太大,把潭壁击得塌哩,好浑厚的内力。”上面有人说话。

当磷火石不时掠过崩塌洞口,洞内刮出的阴风将石吹得不住飘荡。

另一个人说道:“也真怪!我仅用了五成劲哩。”

“潭里鬼影俱无,那两个小子恐怕己向阎王爷报到了。”

磷火石又转了好几圈,方徐徐上升。

“谢兄,走吧!这里用不着我们了。”

“好吧!那三个东西已由快刀手陶家兄弟两人领见谷主,敌友不明,咱们得小心戒备。”

“那老秃头不是好东西,三年前曾来过一次。凭他那决料,哼!要和谷主翻脸,快刀手陶兄又有事可做了。”

语声渐远,终至隐不可闻,证明他们已经走远了。

逸云这才定神打量所处境遇。这是一个大洞,伸手不见五指,阴风彻骨奇寒,呼啸吹向潭中。他知道,这个奇怪的石洞,既然有寒风吹来,定然有入口,绝不是死路,这是一线生机,也许有救了。”

他掏出火折子一晃,在火光摇曳中,他看出里面是天然形成的洞窟,乃是千万年以前地下水冲激而成的水道。阴风由左面吹来,大部份吹入寒水潭,部份仍向右侧吹去。这说

明了入口处在左侧较低的所在,出口定在较低之处。反正两面都有出路,需要凭运气一闯了。

洞壁石质如同乌钢,比一破岩石坚硬得多,反映着火光,像是黑色琉璃,难怪伏鳌剑要受阻了。

他收了火折子,背起姑娘滚下洞中,轻声问道:“黛妹妹,你能听到我的问话么?”

“可……以……可是……我……除了……灵智,毫无……所有了。”

“徐徐运气,我马上找地方替你驱寒。”

“不成!好……好冷啊!你……你在哪……哪儿?”

“我背着你呢!”他口中在答,心中却暗叫“完了!”她连身在哪儿也不知道,岂不完了?他感到背上是一块万载。寒冰,而不是他活生生的黛妹妹,再挨片刻,那还会有救?不冻成冰美人才怪。

怪的是寒潭之水,浸在身上并不是冰;但比冰更冷上十余倍。更可异的是上来了这许久,衣裤仍是那么奇冷奇湿,并不结冰,但令人心血凝结。

逸云一直用玄阴寒玉功抗寒,仍觉寒气袭人,姑娘已被冻僵,怎受得了?

他用耳风声引路,向右侧急走,并不时擦亮火折子,搜寻背风的洞窟。

不久,果然被他找到一处横洞,洞不大,甚为干燥。他放下姑娘,动手为她卸掉湿衣。

姑娘微弱地叫道:“哥,你在……哪儿?火……火!我要火!”

逸云惶乱地答道:“忍着点儿,我替你驱寒,我在你身边。”

她嘎声叫道:“我要火!火!”

“不成!绝不能要火,事实上也不能找到引火之物,真有火,我们都完了。”

他把她脱了个一丝不挂,长叹一声道:“天可怜见,愿我能救你!”

“火!火!我……我要……死了!哥……”她气息渐弱。

在阴风刮来的方向,传来窸窸窣窣和气息咻咻之声,隐隐地传到;假使留心倾听,就可听出有一头庞然大物,正由后面慢慢爬来;洞中音波传播不同,旷野不易测出距离远近,反正就在地下水道中,已是不容怀疑之事。

而在爬行喷气声中,竟然有频率奇高的尖锐啸声,没练过天听之术的绝顶高手,绝难听到这种高频率的尖啸。

这奇怪的地下水道中,毫无疑问,定然生长着奇异的生物,令人惊心动魄的怪物。

逸云一心救人,无暇理会其他。他也将浑身衣履脱光,吸入一口阴寒之气,引发了神奇的玄阴寒玉功。

真气一聚,他抱紧姑娘娇躯,口对口将玄阴真气度入姑娘经脉之中,仅用鼻息吸入空气。

冻僵之人,绝不能见火。他双手如冰,不时抽出一只虎掌,在她浑身各处徐徐摩擦,以活动凝结了的经脉。

以寒躯寒,正是救冻的良方。他慢慢地转换神功,由至

阴逐渐变为纯阳,体温以令人难觉的速度,逐渐转移,利用体温慢慢温暖她那僵硬了的躯体。

经此一来,他的功力无形中又精进了不少。

姑娘鼻中排出的寒气,愈来愈浓,寒毒由毛孔不绝地逸出体外,渐渐地气血可以流转了。

他知道她得救了,全神运功引导她的气血运行,逐渐加力,也逐渐加热。体内真气如得神助运转如潮直下姑娘丹田,导行于奇经百脉,几如怒潮泛滥。他一双虎掌交互的按揉,用外力驱引双管齐下。

良久,姑娘已可移动身躯了,但额得十分剧烈,证明她由麻木僵死之中,已可感到寒冷恢复知觉了。

逸云逐步转换纯阳的伽蓝禅功,加上他自己悟出,还没定名的绝学,体温逐渐增加,浑身渐渐地腾起阵阵轻雾。

姑娘恢复了躯体的知觉,彻骨奇寒的感觉逐渐消失,她颤抖着,手足用劲向逸云挤压,他体内的神奇体温令她感到舒适,虽则她知道两人都是赤躶探地,令人羞煞,可是她不得不向他怀里挤迫。

她羞意愈浓,百脉贲张,气血行走更速,体内寒毒排得更快,她已能主动地吸吮由逸云口中度出的元阳真气,助他运转导引了。

这时,爬行喘息之声愈来愈近,坚甲抢地之声震耳,那无声高频率尖鸣如在耳际,且可以听到鼓风飞扑之声。

不久,石甬道中现出rǔ白色的朦胧微光,这里面尘埃绝迹,并无反光之物,一眼即可看出,发光之源极强,不然不会看出光亮。

逸云心中大急,知道异物已近,抽出一手,摸索着将伏鳌剑置在手边,然后双手加紧揉动元阳真气源源引度,热流四荡。

姑娘终于停止了颤抖,她已感到百脉回春,生机勃勃,体内先天真气已臻精纯之境;在生死玄关问回旋激荡,浑身渐现汗迹。

光源已近,喘气之声如在耳畔,黑色的石壁映出焰焰光华,照亮着这一双紧抱着的男女。

扑翅之声益烈,刺耳尖鸣与怪兽喘气声应和,渐渐到了洞口,rǔ色奇光更盛了。

逸云心中一急,突然以全力度入一口真元。一股无穷内力顺丹田向下一涌。

姑娘只觉耳中嘘嘘作啸,灵台空明,浑身一震,生死玄豁然而开。先天真气冲开了生死玄关,像中电一般,却又浑身舒泰,飘飘然如羽化登天,真气活泼地任意所之,直抵经脉末梢,经外奇穴亦无远不届。

这一瞬间,洞口出现了两支电炬,大如碗口,rǔ白色的晶芒照得洞中纤毫俱现。而电炬之上有两双黑色薄膜急剧地扑击扇动,尖厉刺耳的啸鸣,就是由那儿发出的。电炬之下,两个可以开合的巨孔,不时喷气吸啜,一阵阵冷雾由孔中喷逸,其声咻咻,声浪直震耳膜。

上面那双薄膜,不时掠过电炬,致令电光不间闪动,鼓风之声因而形成。

怪兽身形无法看见,因电炬仅能向前照射。

逸云抽出一手,紧握着伏鳌剑把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1节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霸海风云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