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霸海风云》

第26节

作者:云中岳

“你说吧!最好连你们的名字全说出来,太爷替你记上。”

“这儿的土名儿,叫做舍身崖。至于咱们这几位老兄弟。不必告诉你,免得惊破了你的狗胆了。”

“不说也好,反正你们全是些浪得虚名之徒,污我之耳。这儿没有崖,倒是你们最好的葬身之所。”

“替你自己担心吧!我们会替你招魂。”

“你们是一起上吧,抑或单打独斗?悉从尊便,太爷奉陪。”

“呸!老夫岂是倚多为胜之人?”左首一名老家伙怒叫。

“少打肿脸充胖子,你们传信的人不是说有十面理伏么?到底你们来了多少人,只有你们清楚。”

“十面埋伏是不错的,那是怕你逃走,防微杜渐不得不然,你如不打主意逃走,我们的人不会拦你。”

“少废话掩饰了,你们上!”逸云大叫,在下首一站。

“狂小子,你专与咱们黑道英雄为难,今天你非死不可,老夫要掏出你的心肝下酒。”

名家伙阴森森地说完,大踏步而出,突然伸出鸟爪也似,的黑漆大手来,劈胸就是一立掌击出来了。

逸云屹立如山,任由如山潜劲袭到。

老家伙吃了一惊,也心中狂怒,突又加了三成劲,猛切逸云肩井及左胸。

“叭”一声暴响,逸云骤然一掌拍斜,硬接来掌,疾似惊雷,双方皆慾制对方死命,拼上了。

双方所立处坡度并不大,老家伙在上,按理这一记歹毒的黑气毒掌,定然将狂妄的小家伙毙在掌下的。然事实却大谬不然,双方雄奇的掌力一接触,老家伙被向后震退四五步,几乎一交跌倒。

逸云一掌未将对方震倒,也心中暗凛,轻敌之念顿消,揉身欺上大喝道:“好厉害的黑气毒掌,可是在下不怕毒,再拼两掌。”

老家伙被少年人用炙热如焚的奇异掌力,几乎被震伤内腑,黑气毒掌回头反奔,差点儿把他自己伤了。

逸云凶猛地拍到,他正将真气迫住,事实上禁不起雷霆一击,不由老脸泛灰。

“我接了!”右首一个瘦长老鬼出声扑出,双掌疾推。

“砰砰!”四掌接实,腥风与寒流乍合乍分,内力骤发。

老家伙挫腰后退,“噗”一声坐倒,那冷如万载寒冰似的奇异潜力,由他的掌心直攻心脉,气血立时凝滞,只冷得他挥身颤抖,脸色死灰。

四个人一伤一惧,只一两招便胜负立判,天聋矮叟和另—名老鬼,全惊得脸上变色。天聋矮叟一把挟起受伤老鬼叫道:“退!等会儿再收拾他。”

两人各扶一人,向上面急退。

“哪儿走?留下命来!”逸云叫,如影附形迫近他们身后。

“砰”一声闷爆,天聋矮叟脱手扔出三颗毒烟弹,同时爆散,青烟腾起如雾。

同一瞬间,草丛中飞出两根标枪,和一把三股托天叉,来势如电向逸云射到。

逸云对毒烟总多少有点顾忌,不知祛毒归元散是否可以克制那些剧烈奇毒,所以只好向左急闪,暂避毒烟。

他身法之快,有如鬼魅幻形,脱离了毒烟,三把射来的重家伙亦同时落空,但老鬼们已经逃出十丈外去了。

他向前一纵,大吼一声双掌齐扬,神奇的天心指绝学出手,并向前一掌登出。

三个用叉枪突袭的人,有两个应指使向下爬伏在地上,他们刚刚爬起,脑袋便已经洞穿一个孔。

那一掌真力有如怒涛狂涌,最后一名大汉大概知道跑不了,也刚爬起便双掌同推,迎个正着了!

“砰砰!”人影飞起,“噗”一声尸体在五丈外落地,大汉不但双臂齐肩散裂飞射,胸前也血肉模糊。

由于三贼一阻,四老鬼已经远出二三十丈去了。

逸云毫不迟疑,急起直追。在林缘之旁,看看追及。

林缘突然响起一声厉喝,现出了十四个人影,正中间,是在雷峰山逃掉老命的祁连阴魔左钧呢!

仇人相见,份外眼红。逸云也不和他废话,掣下伽蓝剑猛扑而上。

十四名字内狠贼一声怒叫,纷纷抢出林来。天聋矮叟也放下重伤老鬼,回身反扑。

要真说群殴,真正接触的人并不多,功力差劲的人加入群殴,反而碍事。这一十六名都是武林中顶尖儿人物,但要对付逸云这位高手中的高手,仍然感到人多碍事,施展不开。

逸云已将生死置之度外,叱喝一声展开绝学抢攻,但见他来去如电,飞腾扑击八方腾跃,褐影怒张,人似神龙矢矫,所经处人影四面闪让。

但这些家伙是有计划的诱敌行动,一沾即走,向林中逐渐退去。一入林中,行动大受拘束,逸云的身法大受影响,没有在空旷地段如意了。

祁连阴魔和天聋矮叟在南面,两人联手,似乎并末用全力,在引诱逸云步步深入。

这时,天空中一头金鹰,正向这儿疾飞。

逸云上山的小径上,现出了一群少林僧人的身影。

那先前见过的五名道俗,也去而复来。

官道西面,桃花仙子与百花教主等人,也以全速向这儿急赶,桃红色的劲装十分醒目。

官道东面,也有许多武林朋友,向这儿急掠而来。

林子的最南一面,是一处深崖,这儿才是“舍身崖”。

已到了山巅密林顶端,那是最南一面。祁连阴魔和天聋矮叟边斗边退,另十四名凶悍恶贼也步步后移。

第一批由官道赶上密林中草坪的人,是少林弟子十八名,由碧眼行者率领向上冲到,和四涌而出的二三十名悍贼短兵相接了。

第二批到达的是回头而至的道俗五人,他们刚拔剑放例截出的八名恶寇,进至草坪边沿,后面也就到了桃花仙子众女。

道俗五人一看众女赶到,为首老道回身大吼道:“妖妇,天下不算大,咱们又狭路相逢了,今天不分胜负绝不罢手。”

他一面说,一面迎面一截。

桃花仙子走在最先,她惶急地叫:“松溪老道,咱们在宝丰拼斗两日的帐尔后再算,目前本姑娘有要事待办,闪开!”

“你这妖妇还有要事?哼!是要会合祁连阴魔么?”右首那身穿银色短褂的清瘤老人冷笑着道。

桃花仙子火了,纤指戟指老人,叱道:“无尘居士,老东西你少胡说八道。祁连阴魔布下陷阱,正要引你的师侄身临绝地,你还有暇在这儿和我夹缠?”

无尘居士一怔,随即怒道:“妖妇胡说!老夫那儿来的师侄?”

“哼!你孤陋可怜,华逸云乃是令师兄龙吟尊者的得意门人,不是你的师侄么?”

“真的么?”另一个魁伟的银衫老人讶然问。

“千真万确,林岛主,你们再缠夹,华逸云危矣!”

两银衫老人一声不吭,向身侧两个中年人一招手,长啸一声,向山顶如飞而去。

松溪老道一面展开轻功赶上,一面朗声说道:“妖妇,如果此事不真,咱们给你没完。”

桃花仙子已无暇和他斗口,率众女向山巅急赶。

穿越草坪,到达南面林缘,林中涌出了一群凶猛的蒙面人,当关截住众人。

“杀!迟不得。”桃花仙子急叫,挥剑急上。

五位道俗已相信桃花仙子确是与祁连阴魔为敌,也大吼一声放心猛扑。刹那间,但见血雨纷飞。

碧芸心中最急,挥龙渊剑奋身猛扑。剑芒一映的瞬间,两个金衣老人似乎心中一震,这正是他们的师兄龙吟尊者的兵刃么。两人和那两名中年大汉,不约而同向姑娘一靠,翼护着她杀开一条血路,向山巅冲去。

后到的是一群正邪皆有的两起人,在草坪中火辣辣地各找对象,在叫骂呼喝之声中,干上了呢!

整个山坡上杀声震天,形成混战,刀光剑影闪耀,人影虎跃龙腾,好杀。

逸云这时已将十六名恶贼毙了五名,他从容挥剑,杀着时出,紧跟着祁连阴魔和天聋矮叟,奇快地追逐。

突然,祁连阴魔发出一声长笑,不再后退,在电光石火似的瞬间,攻出三剑,剑气锐啸中,他的身形突向下一沉,消失在地下。

天聋矮叟也在同一瞬间,攻出三枪,鸭舌枪嘴喷出一阵毒烟,三颗毒弹也同时爆炸,和其余九名大汉同时在长笑声中挫身,没入地中。

逸云正运剑一振,毒烟一到他略一怔神,突觉身后有警,异声慑人。

他大吃一惊,猛地回首一望:

身后,是左右二曲老、毒龙掌潘志、阴风客易城、祁连阴魔之徒五毒阴风汪修全,久不见面的金毛吼景泰、桐柏山二寨主铁胆诸葛孔襄……一大群,在土中突然冒出来,各展绝学遥遥发掌与及各色暗器,向逸云背心攻去,

这些人的身后,有十六名手持水火筒的劲装大汉。

这些人几乎全是逸云的手下败将,但合力一击,声势骇人听闻,锐不可挡。

逸云向上一纵,半空中扭头一看,不由骇然一震。

十六支水火喷筒,八支火龙和八条腐肌蚀骨的毒液线,正以雷霞万钧之威,成弧形向他奇快地袭到。

血肉之躯岂敢和这些玩意抗衡?他一咬牙,手足齐登,越过树梢向前疾飞,身后烈火将树化成一片火海。

他身在半空,后退无路,惊叫—声,向前面百丈深渊急坠而下。

身后,响起了桃花仙子和芸姑娘绝望的遥远娇呼,和祁连阴魔得意的狂笑,和。一阵兴奋的沉喝:“大事已了,咱们撤!让他们拼死,死一个少一个;天下是我们的了。”

逸云坠下百丈深潭,按理他绝无侥幸的可能,可是他已有一次飞坠死寂河的经验,加以功力也大非昔比了,所以他仍能泰然无惧的,沉着地应变,半空中提气轻身,手足齐动,向崖壁反掠过去。

深潭水色黄浊,水势湍急,水面向上飞迎。他坠下二三十丈,已经贴近了石壁。

“嗤”一声轻响,伽蓝剑没入壁中,他的手指也嵌入石中,悬挂在崖壁上。

崖上,山风呼啸,大火冲天,整个树林陷在火海中。崖边,一块石砷屹立在火中,碑上有三个大字:“舍身崖”。

他一面向右侧潭崖逐尺下降,收剑用掌指步步向下移,心里面不住暗忖:“这也好,他们以为我葬身舍身崖,我却先期赶到太白山庄,暗中杀他们个落花流水,剪除他们的羽翼,岂不快哉哼!老阴魔,你的算盘打得不够精。”

他冷笑了几声,飞快地向下降落。

崖上草坪仍有人在火海中厮杀。逸云却昼伏夜行,神不知鬼不觉地到了太白山庄左近。

他在心情紧张中坠崖,没听到桃花仙子和芸姑娘的惊呼。

太白山,在渭河南岸绵瓦东面。唐代大诗人杜牧的“长安杂题”上写道:

“洪河清渭天地浚,太白终南地岫横;样云映辉汉宫紫,春光绣画秦川明。”

身为陕西人,不知“终南”“太白”;就算是白活了,过了终南山,以西那段丛山峻岭,就是太白山。

山在凤翔府所辖眉县之南,古人将终南太白并列为一,叫太乙或太壹,其实大谬,并不是一座山。古谚说:“武功太白(武功即眉县),去天三百。”接岫连麓,足有五百里,主峰高有一千三百三十余丈,确是陕西第一高蜂。这座山的神话和神仙典故委实够多,不说也罢!

这天是八月初九日,距中秋节还有六天。

除了一部份负责联络,供作奔走役使的人以外,大部份的人都远离太白山,猬集在古城长安寻乐。

他们也知道,在刀口上混饭吃,为名利赴汤蹈火的人,对生命的存投不必太关心,也不容许有太多的留恋,在这生死存亡的重要关头,放浪自己也是人之常情。所以大部分的人,都聚集在长安,对这座行将段落,已失去汉唐光辉的历史名城,抱着凭吊古人和凭吊自己的心情,作一次自己行将陨落的欢乐巡礼。

长安,是当时天下三大名城之一,城周四十里,虽则比不上南北两京的幅员,可是也只有这座城是四方整齐的。

整座城只有长乐、永宁、安定、定远四座门,城中央有在洪武十七年新建的三层高宏丽壮观的第一高楼——鼓楼。至于“九市九街九陌,闾里一百六”的古老故城繁华,已经大部淹没了。

东南西北四条大街上的客店,大部份已住满了人,而那些真正的武林高手,却分散在各地宫观寺庙名胜之区寄宿,不时可以在市中发现他们的踪迹。

昨晚,长乐里一家客店中,住进了一个身材魁伟,面目黝黑的壮年人。他随身只有一个小行李包,裹着一把褐色长剑,身穿两截褐衣,没系腰带,腰身鼓鼓地,显然里面藏有革囊和防身短家伙。

他身高七尺以上,一双星眸一如常人,两太阳穴也并末高高鼓起,脸上一无表情,仅在他那从容的步履间,看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6节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霸海风云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