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霸海风云》

第07节

作者:云中岳

九真观中,奇门阵法已经一一发动,中原狂生夏津与两名同伴,闯入梅林生死未卜。

中原狂生夏津,就是在七盘弯被桃花仙子掳走,失陷桃花宫,被华逸云率天魔夫人入谷救出的人。他也是亡命花子的好友,是少林晚辈中不可多得的英才。

独眼狂乞听啸声,便知是他,所以要出面救人。岂知山海之王身法太过迅疾,贸然闯入梅林。阵法一变,便失陷在阵中了。

老花子一看事已至此,已没有他考虑的余地,为了武林道义,义无反顾,也就不顾厉害,长啸一声,腾身飞扑阵中。

他的啸声,并未传人林下,一近浓雾,山海之王的怒吼已经消失了。他感到脚下一动,知道已经堕下林梢,不等他站稳,罡风已经迫到胫骨之前了。

他缩腿上跃,乌竹杖一记“野战八方”扫出,在枝叶纷飞中,他降下林底。

黑暗笼罩住一切,身外虚无飘渺,耳中但听风雷四起,不辨东南西北。

“完了?这些牛鼻子真不等闲,我被因住了。”他喃喃自语,一面运动护身,运天聪耳注意身侧动静。

他已听到身后传来极为轻微的足音,有人欺近了。他向左伸手,摸到一根岔枝。由岔枝的形态中,他知道左前方有一株老梅树,便放轻脚步,向那儿接近。

梅林枝杆交织,并不高,人行走其下,不时可碰上一些横枝。他矮下身躯,向树杆上一贴,利用树杆掩住身后,如果有人接近,一触树杆他便会发觉的。

他将乌竹杖向前斜伸,等待先前由后面接近,目下变为由前接近的人。他要擒住一人,方有出阵的希望。

轻微的足音几不可闻,近了,但不仅是在前面,而是由四面八方传来。

“我落在重围中了。”他想。

他蹲下了,杖贯真力,准备一拼,任何一方先接近,他就由那方面贴地攻出。

且说山海之王入阵之事。

他向下降落的刹那间,薄雾突升,枝叶中,一把寒芒四射的长剑,正向他踝骨上扫到。

剑来势奇疾,剑气丝丝发啸,已不容许他有思索的时间,也逗发了他的怒火。

在怒啸声中,他一掌下拍,双足一收,由侧方急射而下,直穿林下飞堕。

“蓬”一声响,奇猛的掌力,将枝叶震倒一大片,长剑亦一闪不见,浓雾一卷,已掩住了一切。

山海之王心中一凛,在隐隐风雷四周漆黑的境遇中,确是不便,往那儿闯?

他突然大喝:“老丈,你在哪儿?”

声浪只向上传,没有人回答。他耳力之佳,已经修至化境,眼已失效用,耳力仍在,只是那讨厌的风雷声,不时扰乱了神智和听觉,麻烦得紧。

“哼!有人来了,不知是敌是友?”他仍能听得极为轻灵的足音,发觉有人从四面八方向他欺近。

他运起神功护身,双手外张,准备扑出,掌心发出时冷时热的气流,浑身肌肉逐渐绷紧。他像一头面临挑衅的狂狮,眼中异彩闪烁。

“什么人?开口说话。”他沉声喝。

没人回答,足音更近。他厉喝:“再不做声,便将后悔。”

接近的人,大概知道他不好惹,由刚才在树顶发掌的光景看来,要挨上了岂不完蛋?能禁受得起的人,恐怕天下间找不出几个哩?

一声剑啸,身后递来一支长剑。

山海之王心中一动,屹立如山,让剑扎近。

剑并未再进,在近身之前突然撤走了。

同一瞬间,三支长剑从浓雾中伸到,近身约一尺方见剑影,分上中下三处攻到,疾如迅雷。

山海之王知道是敌非友了,突然向后暴退,伸食中二指向后急点,天心指绝学出手。

“叮”一声脆响,刚撤回的长剑突然中断。接着“哎……”一声惊叫,有人倒下了。

指劲击绝长剑,余劲将持剑人的右肩外侧掠走了一块皮肉,稍偏些儿,左肩就完了。

指出,人反向前扑,迎着三支跟踪攻到的三支剑影,一声虎吼,连拍三掌。

这三掌,一无掌风二无声响,但浓雾突以奇速向外急卷,如被狂风所扫,浑雄无匹的潜劲,向外怒涌。

剑的主人不是庸手,突然振剑暴退,剑出龙吟,一闪即没。

接着两声闷响,“哗啦啦”巨响续之,两棵老梅树齐腰而折,“扑”地倒下了。

树一倒,蓦地风雷之声转厉,狂风呼呼,整个梅林全在撼动,黑雾滚滚,枝叶纷飞,枝叶狂舞的声浪,似乎是附近有干军万马在呐喊冲杀,令人毛发直竖,心魄下沉,真像到了地狱之中。

山海之王心中一震,依稀,他曾经遇过这种奇异的境地,曾经带着一个极为熟悉的人闯过。

他神智恍惚,想不起在哪儿,也想不起是什么人,四周奇异的变故,对他不生丝毫吓阻震慑之效,反而激起了他的怒火。

他手按在衣底的晶莹小剑靶上,发出一声震天长啸,但见光华一闪,舞起八尺大的芒影,向前飞卷。

乖乖,他这一发威,草木含悲,山石遭劫,所经之处,梅树一扫而空,从他左掌发出的奇猛劲道下飞跌两侧。

所谓左道旁门,如果人的心智不乱,脑海中的前情往事又不能清晰地照现。心中一无牵挂,而且一无所推,内心不受所感,外魔自消,其法自破。鬼怪固能惑人,如果其人心中并无鬼怪,所行可质天日,没有任何鬼怪可以惑他。

山海之王不但功臻化境,往事一无印象,所行所事无愧于心,胆识过人,对自己功力修为的自信心尤为强烈。在仙海斗蛟龙,诛神色,勇往直前,无畏无惟。这些小幻术想惑他,真是太小看人啦!

“糟!这家伙是人是鬼?退!”有人在远处叫。

山海之王他不上当,不向人声追,挥舞着神剑认定一个方向闯。他灵台清明,不受干扰,入园前他已看清梅林并不大,向里闯不会错的。他身法够快,剑利势猛,掌力通玄,冲势所经处草木辟易,山石飞腾。

一冲错之下,眼前一亮。光华乍敛,他收了剑,手中多了一根六尺长的老梅枝,枝粗如儿臂,十分趁手。

眼前是一处点点荷池,假山林立的七八亩大花园。身后,是那古怪的梅林,已经七零八落,惨不忍睹。

林缘旁,一个身穿道袍的身影,手持长剑,正踉跄奔出林来。山海之王身形一闪,到了老道身侧,伸手便抓。

老道可能已经受伤,眼见灰影扑到,本能地闪身出剑,猛拂伸来的大手。

“哼!”山海之王冷哼一声,掌一沉一翻,“叭”一声拍在剑身上,剑着掌立折。大手抢进,一把扣住老道的右臂,向怀里一带。

老道惊叫一声,临危拼命,左掌猛推,到了山海之王胸前,小天星掌力骤发。

他不出掌运内家真力倒没事,掌力一发,只觉如击钢墙,奇大的反震力直震心脉,手掌骨寸裂,但肌肉未伤。

“哎唷……”他狂叫一声,扑倒在地。

山海之王带着老道的右臂向怀里一拉,向下一按,老道仆倒在地。他哼了一身,说:“刚才林中的四个人呢?”

“不……不知道……”老道虚弱地叫。

“你敢不说?”

“贫道确……确是不知。”

“你不说悉从尊便,但得问问我愿意与否。”他手上加了一成劲。

老道只觉右臂上的大手,不像是人手,而是个烧红了的大火钳,直痛得他啮牙咧嘴,浑身大汗如雨,身上每一颗细胞都在跳跃,每一条肌肉都在抽搐。他尖叫:“你如果是英雄好汉,不该如此对付一个仅供巡风看守之人。”

山海之王冷冷地说:“我不是英雄,也不是好汉,你如果不把他们的下落说出,你等着就是。”他又略用半分劲。

老道“嗯”了一声,晕厥了。

“老丈,你在哪儿,”山海之王向梅林中大叫。

没人回答,他挟了老道,闪入梅林。林中零落,哪有半个人影,先前那阴风惨惨大雾弥漫的异象,已经消失净尽,每一株梅树干上,皆设有一个大竹筒,还泄逸着一缕青烟。

他搜遍了梅林,在东南角发现了一个可容一人出入的地洞。他将老道放下,一拍他的脊心,指尖扫过人中,老道便悠悠转醒。

“这里面藏了些什么?”他指着洞穴问。

老道浑身仍在抖,翻着白眼说不出话来。

“你再不说,怪不得我下重手治你。”山海之王厉声说。蹲下身躯,一指头点在老道的气海穴上。

老道身躯略一扭动,急促地说:“那是通路,可通后殿。”

“有多长的地道,”

“有里余,远着哩!”

“劳驾,带路。”他一把将老道抓起,往洞里一塞,自己也向下一钻,抓着老道腰间丝绦,一步步向下斜降。

穴向西南斜下,愈走愈宽阔,下沉十来丈,现出了平坦的甬道,阔五尺高一丈,人在内走十分方便。着脚处像是石板,太黑了,不知是石板呢?抑或是利用原来的石山辟出来的?

山海之王目力虽佳,但亦无法透视八尺外的景物,没有任何微弱的光源,连猫鼠亦无能为力。

他推着仍不住哼哈的老道,向内急走,走不到十来丈,身后突传出石槽滑动之声。他冷笑道:“不错,好老道,今天咱们俩在这地底石道里死定了,可惜陪葬的人不多。”

老道咬牙切齿地说:“有我陪葬就成,贫道算不了什么。”

“我也算不了什么,但在你未死之前,我会好好治你,你先准备了。”

正走间,突觉脚下一沉。人向下急坠。老道哈哈一笑,他右手梅枝向右急伸,身胁右倾。

“嗤”一声,梅枝钢锲入壁中近尺。接着“噗”一声响,老道的左右同时按在山海之王的躯骨上。“哎唷……”老道狂叫,肘骨像要碎裂,痛得他杀猪般叫起来。

山海之王垂挂在棍上,向上一撑,先提着老道腰带,将他扔上穴外,再自己翻上,拔出棍,说:“好把,我也不要你带路了,先整治你一番,我再找路捣你们的龟巢。”

老道想挣扎,但不可能了,筋缩穴上按上了一个指尖儿,冷冰冰似是万年冰雪。

他顶门上飞掉了三魂,竭力大叫:“你也是武林中顶尖儿高手,为何用这种手法对付我?”

山海之王真气未发,说“顶尖儿高手在贵观中多的是,卑鄙下流更超人一等。哼?你要不带我找到同伴,你苦定了。”

“你做梦。”

“我没睡着,看谁做梦。”

真气一发,首先,老道的右脚向上收,浑身肌肉跳动,钢牙铿得格支格支地响。在挫牙的空隙里,他仍骂:“你……你不是人,是……是恶……恶魔,报应不……不久临……临头……格支格支……你……你杀……杀了我……我不……不怨你。”

接着,左腿又开始上收,他终于支持不住,一声狂叫,晕了过去。

山海之王暗暗佩服,收指用掌,在他双脚上一阵揉动,已缩短的脚慢慢复原,老道也悠然醒来。

凡是经过缩筋手法整治过的人,重则致命,轻则残废,十分歹毒。山海之王及时解救,虽不致残废,但三两月之内,如果调养不当,仍会残废,留下终身大患。

他用推拿手法替老道松筋,半响方住手站起说,“你是个硬汉,也是英雄,我不杀你,你走你的。”老道盘坐在地,勉强运气调息。

山海之王不再管他,点着棍儿向前走。

“施主且慢!”

“我姓山名海,你记住了!”山海之王停步转身,冷冷地说。又道:“日后要找我,可在江湖……”

“施主请勿误会?”老道打断他的话。

“你有话说么?”

“是的。施主如答应贫道不损毁敝观,贫道可指引施主救那三位闯阵之人。”

“四位。”

“有一位已死了。”

“谁?”

“一个中年人。”

山海之王心中一宽,他并不想损毁九真观,如果不是为了救中原狂生,和老花子还不打算闯人呢!便说:“依你。”

“大丈夫千金一诺,贫道信任你。”

“我山海之王一诺,比干金贵重得多。”

“什么?你……你是山海之王?”老道惊叫。

“半点不假。”

“你是仙海附近那位山海之王?”

“是的,你像是知道我呢,”

“天,你何不早说。”

“说,哼,没有机会,你那鬼阵法不会给我机会。”

“气极道人是贫道的师伯,你可认识?”

“当然认识,在仙海他幸而没和我动手。”

“施主为何夜闯敝观,尚请见告。”

山海之王本想说出是为九天玉凤而来,但他忍住了,他不能误了老花子的大事,便说;“为了救人。”

“救谁?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7节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霸海风云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