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霸海风云》

第10节

作者:云中岳

叶若虹为了援救九天玉凤,将一切后果置之度外,竟在半途相候,要设法接近全真子等待机会。如想用明里劫夺之法,不啻以卵击石,那是不可能的事,他只好接纳葛如山的意见,相机接近,与全真子走在一路,等待时机。

对面六个猎人,已快降下对面的山岭,距谷底只有里余了,可以清晰地看清人的面目啦?

突然,从洛南方面,五个奇形怪状的人正往下赶,沿小道降下山谷。

主仆俩一看清五个人的形状,心中大惊,葛如山说:“糟!这几个妖怪,果然到了中原,麻烦得紧。”

“不好,如果他们是助太叔权而来,万一认出师祖叔的本来面目,一切都完了。”叶若虹惶然轻叫。

葛如山将铜人的布套除下,说:“山海之王不知除恶务尽的道理,将这些恶魔赶人中原,大事不妙。公子爷,如果他们发觉你师祖叔的身份,必然有惨烈的恶斗。请问,你是否出面?”

叶若虹剑眉一轩,断然地说:“为了她,我非出面不可。”

葛如山若无其事地说:“我早料到你要出面的,准备了,你不后悔?”

“如山,什么话?”叶若虹板起面孔说。

葛如山淡淡一笑,说:“意思极为简单,英雄难过美入关,如此而已。请记住:用游斗之法,养精蓄锐,行李卷到路上再去,咱们不可泄露在这儿等候的痕迹。”

两人着手拾夺结束,而等事故发生。

来的五个人,竟然是仙海人屠容若真,罗浮真人武康,猪婆龙曹五娘,红衣喇嘛拉卜活佛,金鹫赫连西海。

这五个狐群,见重夺仙海海心山的希望已绝,便拼当东下,正式进入中原创业。到了长安,遇上了金毛吼景泰,大家都是老相识,自然相见极为投机。金毛吼是有心人,便将日来的变故一五一十说了,最后请他们赶来相助,在高手如云的太叔权一群人中,山海之王岂能活命?

五个凶魔一听山海之王已到了中原,正与中原武林为敌,焉得不喜?便答应先至华山访友,再赶赴商州。

五个人到了华山,访友未遇,便走洛南弃商州,想赶上这场热闹,可是已迟了数天,他们不知详情,仍向下赶。

在两岭脚的山谷下,劈面通上了全真子六个伪装的猎人。

全真子并不认识这五个凶魔,但看了他们的穿着打扮,便知他们是山野魔头,必将有事故发生了,也许他们是太叔权请来的恶寇呢!

怎么不是?仙诲人屠腰中的纠龙棒,赫连西海的鹰盔和护身甲与缘眼珠,无一不是令人触目惊心的招牌。

仙海人屠和拉卜活佛并肩走在最先,已看到对面缓缓而来的六个中年猎户,有三个人肩囊上,搁着两条獐子,和一头小熊,死去不久,似甚新鲜。

商州附近野兽极多,熊虎最多。冬月之际,猎户四出猎熊,熊白是商州的贡品,每年须送三十斤至京师。贡献熊白,就是冬天熊背上的特殊白肉膏,夏天里肉膏即消失。大概熊白味极鲜美,皇帝极为欣赏,每年要贡三斤,数目不算多,但运至京师却麻烦得紧,路太远了,可以和杨贵纪的“一骑红尘妃子笑”媲美。

夏天的熊肉不好吃,但獐子却是最肥美之时。仙海人屠五个人,自入中原之后,久未吃野味,口中正淡出鸟来,一见了两头肥獐,食慾大动。

猪婆龙的猪眼,眼皮厚眼睛小,但目光却犀利,首先便发现了别人猎得之物。她蓦地抢前,伸出肥手一拦,猪眼乱翻,用刺耳的嗓音叫道:“慢走!娃娃们。”

全真子走在最先,吃了一惊,心说:“果然来了,看来麻烦得紧。”但他满脸堆笑,哈腰笑说:“老婆婆,请问有何见教?”

猪婆龙咧嘴杰杰笑,说:“娃娃,你看日色下午了么?”

全真子上百年纪,经过化装易容,被人叫做娃娃,心里憋了一肚子火,但他重任在身,这怨火发不得,一发就万事全休,只好忍着一口恶气,陪笑道:“是的,老婆婆,日色不早,午间了。”

“那就是了,瞧那儿有一座树林,正好到树下歇会儿。”

“老婆婆,小可要赶路入山,晚间出猎找生活,可不敢担误,不用歇息了。”

猪婆龙猪眼一翻,踏前两步说:“呸!谁教你歇息?你们快给我们生火,将獐子剥了,烤给我们裹腹。快走,树下去!”

全真子暗暗叫苦,烤一个獐子,起码得两个时辰,那怎成,岂不担误脚程么?便故意装成愁眉苦脸,恳求道:“老婆婆,小可确是不能担误入山,诸位如要獐子,小可愿意奉送。三弟,将獐子解下送给老婆婆。”

老婆婆一声怪叫,厉声说:“你小子找死!谁耐烦自己去弄?你听是不听?”

全真子怒火上冲,他这一辈子也未受过这种恶气,而且修养功夫也末到家,顿时有点冲动,便待发作。

仙海人屠突然阴阴一笑,说:“小子,你还是乖乖听话的好。我叫仙海人屠,你可知道人屠两字的含义么?”

全真子心中一震,骇然而惊。想当年矮神荼屈平凉仗一把金钩横行西疆,崆峒派人才济济亦无奈他何;矮神荼的师兄,岂是省油之灯。听这骇人的名号,就知他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哩!

仙海人屠仍往下说:“替咱们弄点吃的,弄得好,放你们活命,弄不好,小心你们的脑袋。”

全真子一咬牙,估量着实力,以六对五,数量上占优势,论实力则相去甚远;为了背上的俘虏,认命啦?这口恶气忍定了,便说:“小可的烤法不够高明,是否适合诸位的口味……”

“废话,别罗愫,走!”老婆婆叱喝。

全真子向同伴举手一挥,向路仍树林走去。

罗浮真人不愧是个老江湖,他已看出蹊跷,怎么这六个人眼神不时湛湛有光,而脸上却不带任何表情的?

他没作声,暗中留了神。

全真子到了树下,命众人将身上沉重的猎具网囊堆在一块儿,他的大背囊放在中间,分泥人手拾柒生火剥獐,一阵好忙。

五个凶魔在树荫下一躺,喝口水解背囊作枕。只罗浮真人坐在一株大树下,倚树假寐,不时用那半闭的鹰目,留意着六个人的举动。

全真子在堆木柴,背对着五个怪物,用传音入密之术,向对面的同伴说:“松师侄,你准备用你玄规师兄的葯物。”

玄规,就是死在七盘弯的百毒真君玄规,这家伙离经叛道,专使用毒物计算对头,是武当最阴险恶毒的一个人,武林大名鼎鼎。可是他在七盘弯,被神剑伽蓝宰掉了。

松师侄淡淡一笑,表示知道了。

一个时辰后,獐子已冒出阵阵浓香。四个人招呼獐子和控制炭火,全真子和松师侄在一旁往来踱步,心神不宁,担心有人从商州赶来寻找。

猪婆龙已睡了一觉,这时突然醒来,她毛病来啦,点手儿向全真子叫:“娃娃,你过来。”

全真子一皱眉,只好向她那儿走,低声下气问:“老婆婆,请问有何吩咐?”

老猪婆翻身仆卧,将沉重的虎尾鞭搁身边,说:“帮老娘捶背,重些儿。”

老道气得几乎发疯,心中暗骂道:“你该死一万次,我成全你,等会儿你将受到万箭穿心之惨,方消贫道心中之恨。”

他默然在她庞大的肥躯旁坐下,一股腥膻臊味真往他鼻孔里钻,熏得他几乎把早上吃下的食物全部呕出,心里的难受就不用提了。

他捏了拳头,信手往她背心轻捶,老肥猪婆突然叫:“怎不扯起衣尾?连这点规矩都不懂?”

老道根得直咬牙,没话说,他将她的衣尾向上一抹,露出老猪婆背上老母猪一般的黑皱服肉。老道只觉心头作恶,真想一掌把她拍成肉饼。

拳头点了十数下,老猪婆又叫了:“重些,一手捶一手拍,不是叫你抓痒。”

老道心中暗骂:“就要重些儿,用掌更好。”

他用了半分劲,掌下之际,暗中弄了鬼。武当算得上是内家拳的鼻祖,也是弘扬点穴术的先进,一百零八手点穴术天下闻名,各种封经闭穴的手法,武林无出其右。

老道的修为已臻化境,他的手法尤其歹毒霸道。老猪婆一身肥肉,经穴不易找,但略一用力,当然毫无困难。背后的经脉以督脉为主,左肩是太阳小肠经的一部份,左背有足太阳膀胱经的一部份,包括脊骨两旁三寸,每一节脊骨皆有双膀。这些经穴,有些足以令人一沾即死。老猪婆瞎了眼,够她受的。

老道在捶拍之际,用独门手法替她下了最歹毒的拘魂帖,专等她收到帖子的时间到来,出一口无穷怨气。

另一方面也有了变化。罗浮真人虽老姦巨猾,却找不出进一步的破绽,其他五个老道,像是没口子的葫芦,始终木然无语,绝不交谈。

他看不出破绽,鼻中却嗅到了肉香,便起身走近,蓦地拔出长剑。

四老道吃了一惊,同时一怔。罗浮真人咧嘴大笑,问:“快熟了吧?”

“快了,还得片刻。”一个老道答。

“唔!香料不错。”罗浮真人猛嗅,高兴地说。

“这是在长安购到的五香,确是不坏。”

“我先尝尝。”罗浮真人说。

“不,还未熟。”老道急忙阻止,且在心中叫苦。

罗浮真人哼了一声,说:“贫道从不听人的话,任意而为。”

剑一挥,一条獐腿立断,他用奇快的手法一点,腿末落地,已被他用剑穿住了。他退在一旁,不管热油烫嘴,用手抓住,往口里猛塞。

“唔!不错,味调得正合口味。”他一面吃一面称赞,右手握着长剑,走向猎具堆称之处。

六老道的心,全在扑通扑通乱跳,暗叫苦也,

果然苦也!罗浮真人一脚踢飞一个兽笼,直走到全真子的巨大背囊前,将剑向背囊一指,扭头叫道:“里面是啥玩意?重甸甸地。”

“那是衣物,道爷。”一名老道站起来说。

“打开看看。”

“道爷……”

“打开!”罗浮真人怒叫。

全真子一看事急,挤啦,猛地一声叱喝,向前飞扑。

老猪婆—把没抓住,爬起叫;“娃娃,你敢发横?”

她抓起虎尾鞭,突然“哎呀”一声尖叫,“砰”一声跌倒在地,狂叫着满地乱滚。

仙海人屠一跃而起,一声怒啸,抓起纠龙棒抢出。

全真子去势如电,扑向罗浮真人,怒叫道:“小辈你该死一万次!”

罗浮真人大惊,扔掉獐腿怒叫道:“好家伙,你果然是真人不露象……”

叫声中,他抢前一剑刺出。剑出一半;他只感到头晕目眩,心头作呕,腿一软,“砰”一声向前扑倒。

六老道飞快地从行囊和猎具袋中,拔出藏在里面的长剑,向前急射,迎向三个凶魔。

全真子手中的长剑寒芒如电,剑气直迫三尺外,龙吟之声乍起,他迎着仙海人屠,狞笑道:“老猪狗!这儿是你埋骨之地。”

仙海人屠是个识货的人,看到剑上异象,心中一凛,倏然止步说:“咦!你练有八成以上的罡气,你是谁?为何藏头露尾?”

“我是我,纳命!”

“你说早了些,我老人家擒住你,不怕你不说。”

全真子不敢用八卦剑法,一声怒吼,连攻五剑,罡气怒发。剑气发腾,剑芒如银虹飞舞,向老魔罩去。仙海人屠冷哼一声,纠龙棒左崩右砸,屹立不动,“铮铮”数声脆鸣,五剑俱解,他阴阴地说:“你再攻五剑,不伯你不露出狐狸尾巴。哼!八成火候的罡气,不成气候,老夫要将你活剥了。”

两人一阵急攻,人影依稀。老道手中剑确非凡品,可是敌不了纠龙棒,棒前四枝完好的龙角,专找他的剑身,他知道绝不能被锁住兵刃,不然大事去矣!

另五名老道每两人对付一个凶魔,一人背起了背囊,在旁准备应变。

金鹫赫连西海根本不避招,护身甲剑砍在上面,如中钢壁,毛发不伤。他的金枪凶猛辛辣,宛若神龙出没,但见金芒闪缩,四面八方全是枪影。枪乃兵中之祖,在他手中威力倍增,把两个老道迫得团团转,只有招架之功,并无还手之力,甚至近身不得。

拉卜活佛的佛手杖,也威风八面,宛若雷电闪鸣,每一杖皆重如山岳,急似惊雷,叱喝胜扑,势如疯虎,把两老道迫得只有八方游走,仅堪自保而已,

全真子眼看大事不好,突然大吼道:“乾坤合仪,稳下来!松师侄,撤!”

四老道立即一变,双剑合壁,一攻一守,配合得恰到好处,将金鹫和拉卜活佛牵制住了。

背起背囊的是松师侄,他立即向林中一窜。

金鹫一声虎吼,突然攻出两枪,人即向左方腾空而起,像头大鹰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0节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霸海风云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