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霸海风云》

第13节

作者:云中岳

山海之王见如黛似要昏倒,用手将她挽近,手一触灵台穴,便感到有点不妙。等到他的手按住了命肾二门,再触及冷冰冰的肌肤,心中一凉,便问叶若虹这手法是否为武当门人所下,若虹便据实说了。

山海之王记忆力特强,便继续问:“是六盘山出现的那两个灰衣老鬼?”

“正是他,有救么,”

“经脉将绝,生机已断,除非有奇迹发生,无能为力。”

“这奇迹是指——”

“除非有夺天地造化的奇葯,太难了,按脉理,她早该……只因曾服过奇葯,元气残存,而且求生意志特旺,故能支持至今。”

老花子突然接口:“老弟,还能支持多久?”

“不会超过五天。”山海之王沉重地答。

若虹长叹一声,说:“白骨神魔陆老前辈说过,她可支持五至十日。”

“白骨神魔来了么?”老花子惊问。

“不但来了,而且救了我们一命,更赠周姑娘一颗丹丸,说可多支持五天。”

“他不追究周姑娘?”

“不,他自认错误,对我们极为友好。”

“他为人本性不坏,只是太残忍了些,不过人在妻子死亡后,变得残忍也是常情。”

“他还告诉我们,要想周姑娘复生,必须找到玉麟丹。”

老花子跌脚道:“我也是到河南府找玉麟丹的,事主的一个护院,是我的朋友,我去晚了一步,他死了。玉麟丹失踪出事的次日,河南府只有金毛吼那王八蛋出现,我认为他可疑,立追至高泉山,被他溜了。是否是他所为,仍难断定。我们且到河南府一走,可能找到线索。”他向低头打开包裹的山海之王说:“老弟,我们跑一趟河南府找玉麟丹。”

山海之王自顾自取出他的人参,信口答:“好,玉麟丹是啥玩意?且先让周姑娘服下人参,保住元气再说。”

他将姑娘平放在地,用指力将人参捏碎,取水壶扶起她喂送入口。姑娘知觉仍在,半倚在他腕中,她恍惚地感到早年的岁月倒流了,回到她和他相处的日子了。

人参服完,他在她身畔坐下,一面去掏革囊中的玉瓶,一面说:“周姑娘,我再让你吃一颗丹丸。”

玉瓶中倒出了一颗指头大的丹丸,清香扑鼻,姑娘道:“雪参寒魄回生丹?”

“咦!你象是知道哩。”山海之王说,又道:“我一直不知这丹葯之名,你怎知道?”

姑娘真正的绝望了,他已经成了另一个人,一切都忘了,已不是当年的他了,便幽幽一叹道:“我该知道,但愿你也知道。”她把他手中的丹葯吞下,泪如雨下。

山海之王困惑地站起,突对老花子正色道:“老丈,我有事请教。”

“请说,老弟。”

“老丈记得咸阳官道中,左右二曲两个老匹夫么?”

“怎不记得?他打了你一枚淬阴蜮毒血的暗器。”

“他曾问我是否姓华。在高泉山茶亭,金毛吼和天聋矮叟,也见了我露出惊容,惶然问名号。老丈你对我说了许多有关神剑伽蓝逸云的往事,说他有一把会发三尺剑芒的小剑。对这些事,我十分困惑,难道我真是华逸云?为何我凡事茫然?”

他向若虹招手,说:“叶老弟,你见过华逸云?”

若虹摇头道:“家师曾见过。”

“葛兄,你呢?”山海之王问。

“没见过。”葛如山摇头答。

“周姑娘……”

“我是他的妻子,不必问我。”姑娘答。

山海之王拔出小剑,光华倏现,照人须发毕露,问:“是不是这把剑?”

姑娘挣扎着站起来颤声说:“这把剑名为伏鳌,鞘色深黄,剑靶透明,出鞘时晶芒三尺,挥动时寒流扑面,光华四射,乃是九幽异人夏老前辈所赠。这把剑,在武林威名显赫,任何曾经与我夫君交手过的贼人,或者是友好,皆可告诉你这一把剑就是伏鳌剑。”

山海之王点点头,惑然地说:“华逸云死在太白山庄,为何却出现在仙海古道之上?也许真是我,可是,我为何记不起三年前的任何事情?”

“刚才你就曾经狂叫黛姑娘的名字,老弟。”老花子接口。

“我叫过了么?”山海之王讶然问。

“你确是叫过。再想想看,老弟。”

山海之王摇头苦笑道:“脑中一片空白,无从再想。据救我回仙海的老蒙人遗下的话说,我浑身衣衫焦黑,身上,留一剑一囊,囊中……”

姑娘接口道:“囊中共有大小两囊。大囊有两个玉瓶,一盛雪参寒魄回生丹,一盛可解百毒的祛毒归元散;小囊外绣小凤儿,内盛米谷豆三种平常之物,但这是作暗器之用的;这小囊乃是我在辰州府所定造。”

山海之王在衣下解下革囊,映着剑光说:“确是不错?我真是华逸云?”

“你是的。”姑娘心跳着答。

山海之王突然收起革囊,用心在她脸面上细看,好半晌方摇摇头,说:“我经常为恶梦所缠,梦中似乎有两个模糊影像,和两只令我狂乱的眼睛;可是却不是你!”

老花子突然接口道:“周姑娘,用你以前的眼光看他,用当年爱他时的眼光看他;用不着顾虑有我们在旁,也许这样会唤回他的记忆。”

说完,他向若虹主仆招手,缓缓向后退开。

由于确实证明了山海之王的身份,姑娘心中愈来愈兴奋,她渴望着投入他怀里。已死去三年余的爱人,突然重新出现在眼前,是那么确切,她还用得着顾忌?尖叫一声“云哥!”向前一扑。

山海之王突然感到一阵寒颤通过全身,“铮”一声伏鳌剑落地,手触她的身躯,如被电殛,睁大双目向后退,额上冷汗直冒。

他又开始迷失了自己,那久潜在内心深处的自疚之念,主宰着他的神经,依稀中,他看到如黛正跪倒在地,紫电剑正向颈下—扬。

“不!不……”他狂叫,逐步后退,又叫“我错了,别怪她……”

姑娘没站稳,扑倒在地,绝望地叫:“云哥,没人怪你……”

蓦地人影一闪,一个人影从溪旁窜出,直奔向地下的伏鳌剑,好快!

老花子大吼一声,向前冲去。

可是晚了,来人已抄住伏鳌剑,顺手一拂,涌起一道光幕,寒气一涌,老花子被迫得向后急退。

光影中,可看出原来是只有一条腿的匝哈活佛。他右手支着一根树拐,左手舞着伏鳌剑,一拐一拐地向山海之王迫近,脸上神色厉恶,几若厉鬼,凶狠地骂道:“小狗!还我的腿来,我要将你碎尸万段,方消心头之恨,纳命!”

喝声中,他向前一纵,越过地下的姑娘,光华向前倏张,飞刺山海之王。

他不来这一手,山海之王不会清醒,也许他狂啸着冲向山林之中,日后就不易找到他了。

光华射到,他立起反应,神智清明,向右一闪,俊目中神光外射,大喝道:“老猪狗,放下剑,让你逃命。”

匝哈活佛转身迫近,狞恶的说:“在五泉山你挨得起大印掌和摧心掌,可是你挡不住这把剑。瞧,剑是你自己的,死在你自己的剑下,你该暝目了。”

说完,扑上连挥五剑。

山海之王身形如鬼魅,泰然地避过飞舞的剑芒,象是个无形质的幻影,一面冷笑道:“贼和尚,你象是在梦呓,即使你会以气御剑术,也别想沾我一根汗毛,五泉山暗算我的债,我还未向你讨取,反而在金蟾腿下救你一命,你却恩将仇报,你还算是人?放下剑滚你的蛋,我再饶你一次。”

“小狗,你临死还在发狠,着!”喝声中又攻五剑,他只有一条左腿,行动仍然快极。

山海之王这次贴身闪招,找机会出手夺剑。

坡上端,三条人影飞掠而下,奇快的到了斗场,原来是全真子和死剩的两个玄字辈门人。

老花子和若虹主仆,飞快地绕道截出。

全真子看清了伏鳌剑,他只觉血脉扩张,这把剑,不知喝了多少武当门人的血,令他触目惊心。

剑在喇嘛僧手中,正在迫攻山海之王。再一看地下趴伏着九天玉凤,还没死。老道心中狂喜,等到喇嘛僧杀了山海之王,喇嘛僧也将只剩半条命,一条腿成得了什么事?人剑两得,今晚可走了运啦,他向两个门人叫:“毙了那狂花子,若虹这小畜生最好生擒,我对付山海之王。”

他向前扑近,想先抢九天玉凤,两个玄字辈门人,接住了老花子若虹主仆,舍命狠拼。

山海之王一看老道扑到,老道眼睛注视着九天玉凤,岂能瞒得了他,不能不冒险了。

匝哈活佛急疯了心,十余剑无功,用劲过猛,右腿伤口进裂,痛得他直咬牙。这时,山海之王正抢到他左侧,妙极!机会来也,蓦地一声虎吼,一剑斜挥。

山海之王也正等他出剑,身形后倒,双脚前封,一勾一拨喝声“倒”!

匝哈活佛只觉左小腿如中烙铁,向前一扑,临危拼死,忍痛将剑向后一振。

山海之王没站起,大出他的意料之外,反而贴地横飘,一指儿前伸,一缕是风不轻不重,击中和尚的章门穴,剑脱手向下一落,山海之王到了,伸手恰好将剑接住。

剑到手,人亦暴起,飞扑刚到姑娘身旁的全真子,左手双指先出,一缕罡风先行射向老道肋下。

老道知道厉害,向前一冲,伸剑振出一朵剑花,护住身后。

“铮”一声,剑断了一尺剑尖,老道惊得顶门上走了三魂,伸脚一挑,姑娘上身向上一扬,被老道抄住了。

人到手到,他惊魂方定,将姑娘抱在身前,急向左横飘八尺,扬着断剑叫:“站住!不然我毙了这丫头。”

山海之王慢了一步,救不了人,不由火冒千丈,他站在丈外,伏鳌剑光华闪烁,沉声道:“放下人,让你逃生,你是谁?”

“先别问我是谁,快退去,你不要九天玉凤死吧,”

“不放下人,你将后悔嫌迟。”山海之王恶狠狠地说。随又转首向侧方叫:“退!到我这儿来。”

老花子与一名老道拼成平手,若虹主仆却支持不住,闻声同向这儿退来。

全真子色厉内荏,他已被吓破了胆。他的剑也是万中选一,吹毛可断的宝刃,竟然被山海之王的指风所摧折,实在令人难以置信。由指风,他想起了神剑伽蓝的天心指,再想到伏鳌剑,不由毛骨依然。

老花子和若虹主仆已经退到,两个玄字辈门人仍挺剑追来,气势汹汹。

“站住,谁不要命请上。”山海之王厉吼,声如炸雷,所有的人全都失惊,不得不止步。

两老道大吃一掠,震傈着后退,全真子更惊,他用断剑架在姑娘颈上,急叫道:“山海之王,你不要这丫头活命么?”

“放下她,你三人都可活命。”山海之王语气极冷。

“你退走,不然她便死在这儿。”

“你三人也同样要死在这儿。”

“咱们仍有脱身的机会。”

“你做梦。”

“事实如此,山高林密,夜黑如墨,你能追得到么?快退,不然她就死。”

“哈哈,她还有五天的寿命,早死五天亦无不可;但你们却还有几十年好活,而且我将杀上武当山,宫观成火海,血流漂杆,这就够了。”

“废话!你在做清秋大梦。我数三声替你送行,咱们用不着斗口!”

山海之王阴阴而笑,冷酷地说:“往下数,我在你第三声发出之时,将用以气御剑术贯穿你的心坎,将你的尸首拖到武当山,再往上杀。快数!”

全真子心中一寒,手在发抖。

“你不数,我替你数,二,”山海之王冷峻地沉喝。

光华一闪,伏鳌剑脱手飞升,在山海之王头顶上空三丈,绕飞三丈大的圆径三匝,在全真子的上空,共掠过三次,剑啸声摄人心魄,光华如电,三匝之后,方翩然飞落山海之王的掌心。剑一止,他说:“快,我等着你叫三。”

全真子只觉心向下沉,说:“这丫头还你,但须用本门叛徒叶若虹交换。”

山海之王冷哼一声,厉声道:“放你的狗屁!我放你三人活命,换一个只有五天生命的人,已经对你够客气了,得了便宜还卖乖,再噜苏我山海之王绝不饶你,快滚!”

全真子气得几乎要吐血,可是却又不敢再硬,他带来五个玄字辈门人,除了派一人回山之外,已死了两个啦:如果全死在这儿,连报信的人也没有了。他本慾挟人威胁山海之王就范,反而授人以柄,被人反制住了,这时想走也不易脱身,后悔也来不及啦:

他放了姑娘,退后五步,恶狠狠地说:“总有一天,你将死无葬身之地。”

山海之王示意老花子将姑娘带回,冷笑道:“你等着,我想死在武当山葬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3节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霸海风云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